米婭破天荒誇讚了楊白起。

當然,嚴格來說應該是誇讚了中國文化。

「那是自然,原諒我並沒有把原來的意思完美翻譯過來。

讓我欣喜的是,米婭小姐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美麗,說話也更好聽了!」

楊白起當着EHK電視台其他工作人員的面,反誇起米婭來。

「相比以前,你倒是成熟了許多,越來越有魅力了!」

米婭毫不怯場。

「天天看着你們,我也受不了,不得不成熟啊!」

楊白起意味深長,目光開始在米婭身上逡巡。

果然有料,而且料很足!

楊白起暗暗放肆點評了一番。

米婭臉色開始變得不對起來。

之前她就很討厭楊白起這種不禮貌的行為。

畢竟,美女都喜歡別人暗中觀察她的嫵媚,像楊白起這種lsp,毫不避諱地盯着看真的讓人很反感。

本以為這小子經過幾個月的「成長」會知道收斂,想不到卻是變本加厲。

米婭只感覺楊白起像是有透視眼,目光所及之處,湧起一陣說不清道不明的奇異感。

「身經百戰」的米婭也開始不自然起來,白皙的皮膚微微泛紅。

在楊白起眼裏,這一幕真是充滿了異域風情。

賽后能多多見識一下這些姿本豬義世界的腐朽墮落畫面,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美事!

「楊,你對安切洛蒂怎麼看?」

正沉浸在幻想中的楊白起,聽到了米婭冷冷地提問。

這感覺,就像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冷水一樣。

這就開始了?

楊白起回過神來,看到了米婭冷若冰霜的面龐。

這尼瑪!

果真天下的女子都一個樣,剛才還跟自己調笑呢,轉眼間就成了便秘臉。

咱們繼續商業互吹難道不香嗎?

為何非要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真是掃興啊!

「我覺得這樣的問題很沒意思,卡爾洛(安切洛蒂)先生無論在人品上還是能力上都是世界足壇眾教練中數一數二的存在,他執掌拜仁后的戰績可以說明一切!」

楊白起直接開始了「拍馬屁」模式。

不過他說的倒也沒錯。

今年夏天,安切洛蒂接替瓜迪奧拉成為拜仁主帥,過去四場比賽(超級盃、德國杯以及兩場德甲比賽),拜仁打入22球且一球未失。

楊白起是真沒想到安切洛蒂能夠這麼快就讓拜仁踢出自己的風格。

「沒用多長時間,拜仁已經有了卡爾洛先生的影子,就個人而言,我非常吃驚,」

楊白起繼續吹。

「在場上,我能明顯感覺出來區別。」

「我們踢得很有壓迫性,而且順利完成了從瓜式拜仁到安式拜仁的轉變。」

「一切發生地如此之快而且很成功,這是對這支球隊實力以及可塑性最好的褒獎。」

楊白起侃侃而談。

「那你又怎麼看雲達不來梅的維克托(斯克里普尼克)先生?」

米婭就是要搞事情,她面帶戲謔地看着楊白起。

「……」

楊白起真想直接沖着米婭來上無數拳,一陣輸出。

這麼高挑的大洋馬,被按倒在地一陣「毒打」,應該能讓她哭很久吧!

「維克托先生毫無疑問也是一位優秀的教練,我對他印象深刻,這輩子我都忘不了他!」

楊白起滿含深情道。

「我們注意到,你在進了一個球后,跑到場邊跟球迷合影,這真的好嗎?」

米婭繼續找茬。

「我覺得很好!」

楊白起霸氣回懟。

他不知道,不僅僅是米婭關注到了這個慶祝動作,新聞發佈會上的安切洛蒂同樣因為這個動作遭到現場記者的盤問。

剛才拜仁客場4-0擊敗沙爾克04的戰鬥,楊白起本賽季首次登上聯賽賽場就很快為球隊攻入第一球。

進球之後的「中國壞小子」跑到場邊跟球迷玩起了自拍。

「我們生活在社交媒體時代,我當然希望隊員們在比賽當中保持專註,但有些時候還是會發生這種事情。」

安切洛蒂為楊白起做辯護。

「他這場比賽踢得很好,這是他從中國國家隊回歸之後的第一場比賽,這次我不會放在心上的。下一次或許他可以喊我一塊,我們一起來個自拍。」

安切洛蒂表示,雖然他更希望隊員們將注意力集中到場上,但像這樣的慶祝方式也無傷大雅。

隨後,米婭問到了楊白起本賽季的打算。

「本賽季我肯定會遇到一些困難,當對手了解我之後,他們會在我面前安排更多的防守球員,可利用的空間變小了。」

「但這就是足球的一部分,你的前面不可能永遠一片坦途。」

楊白起難得謙虛了一回,算是對自己要面臨的困境有所認識。 李哲看了白薇一眼,然後笑著對小喬說:「今晚你們倆多說說話吧,我去陸家嘴那邊住。」

「好吧!」小喬聽他這麼說,也只好點了點頭。

李哲走了后,白薇對小喬:「我去洗個澡。」

小喬一聽,笑著說:「薇姐,要不我們一起洗吧?我們還可以互相搓背。」

「那……好吧!」白薇遲疑著點點頭。

不知怎麼的,她覺得小喬的眼神有點怪怪的。

拿了洗漱用品,換洗的內衣,小喬、白薇兩人一起去了浴室。

這個澡洗的時間有點長,足有一個小時。

白薇裹著浴巾從浴室里出來,臉紅紅的。

這個小喬,怎麼總喜歡動手動腳的。

小喬看著白薇,一臉的羨慕之色。

白薇的身材太好了,那麼大!

她低頭在自己胸前看了一眼,輕嘆了一口氣。

差距也太大了!

她雖然經常吃木瓜,喝牛奶進行食補,李哲也多次幫她做按摩,但效果卻有限,還是平平無奇。

「我先去睡了。」白薇被小喬看得有點不自在,就準備回客卧。

「薇姐,你和我一起睡吧?」小喬伸手拉住了她。

「還是分開睡吧。」白薇婉拒說。

她怕小喬還會動手動腳。

「還是一起睡吧!我們多聊聊天。」小喬拉著她不鬆手。

「好不好嘛?」

白薇拗不過小喬的撒嬌糾纏,還是被她拉到了樓上的主卧。

主卧很大,有30平米。

床也很大,2.2米的大床。

房間裝修高檔,床邊的落地窗前,有一張小圓桌,兩把木椅。

桌上放著茶壺和茶杯,坐在這可以一邊欣賞窗外的景色,一邊品茶。

一來到卧室,小喬就把浴巾脫了,只剩下兩件性感的黑色小內衣,然後拉開被子鑽了進去。

白薇也拉開被子,上了床。

見白薇還裹著浴巾,小喬說:「薇姐,你也把浴巾脫了吧,穿著睡不舒服。」

「好吧!」白薇猶豫了一下,也把浴巾脫掉了,只剩下兩間普通白色內衣。

在白薇胸前看了一眼,小喬又是一陣羨慕。

不過,白薇很快拉上被子,蓋住了姣好的身材。

白薇躺下后,調整了一下枕頭的位置。

突然,她愣了一下。

枕頭上有一根3-4厘米長的頭髮,烏黑油亮,一看就是男人的頭髮。

這是李哲睡的位置,他的枕頭。

想到自己睡得是李哲的地方,枕的是他的枕頭,白薇心裡微微有些異樣的感覺。

就在她愣神的時候,小喬湊過來,摟住了她。

「小喬,你摟著我……你怎麼把內衣脫了?」白薇驚訝的發現,小喬身上光溜溜的,什麼都沒穿。

「穿著內衣睡,不舒服。」小喬笑著說。

「薇姐,要不你也脫了吧,你這麼大,束縛著不難受嗎?」

她說著,伸手就要去解白薇的內衣。

白薇連忙抓住了她的手,「小喬,你別這樣!」

「薇姐,你這樣束縛著對身體不好。」

「你別動手了,我自己來。」

白薇也把內衣脫下,放在一邊。

小喬又湊過來,抱住了她。

「小喬,你別鬧了!」白薇推開了她。

我們都是女生,你怕什麼?」小喬有點好笑的說。

白薇看了她一眼,心說女生之間也不能過於親密了。

要不就有點不對勁了。

「薇姐,你的……怎麼這麼大?」小喬想了想問。

「你知不知道有什麼變大的方法?」

又大手感又好,太讓人羨慕了!

白薇輕搖了搖頭,「太大了,負擔重,又麻煩,挺煩惱的,我寧願像你那樣小一點。」

小喬被凡爾賽到,無語了。

真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啊!

她好想擁有這樣的煩惱。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