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色的內衣出現在陳楓的視線內,他完顧及不了男女之情,看着潘巧巧肩膀上那深深的拳印,心痛的同時,也將瓶中的藥粉灑在了潘巧巧的傷口上。

藥粉剛一灑下,潘巧巧的痛楚便減輕了很多,到最後,她竟然有一絲**的感覺,漸漸的,又變成了很舒爽的感覺。

就這樣,潘巧巧緊閉着雙眼,然後舒服地**了幾聲。

做完一切的陳楓見潘巧巧恢復了正常,剛放下來的一顆心此時也因爲眼前的情景變的不平靜了起來。

粉紅色的內衣,雪白的肌膚,這一切的一切都讓陳楓口乾舌燥,他儘量去控制自己的情緒,可越是這樣,他越是控制不住,尤其是潘巧巧那**聲,讓他不由地幻想了起來。

潘巧巧不但美,而且還屬於那種耐看的女孩,越看越好看的類型,最讓人不能忍受的是她那雙修長的雙腿,陳楓不禁看的有些癡了。

“陳……陳大哥!”

就在這個時候,潘巧巧突然出聲了,這讓陳楓嚇了一跳,可是隨之一看,這才發現潘巧巧的眼睛還在緊閉着,剛纔只不過是說夢話而已。

“陳大哥,不要離開……不要離開巧巧!”

聽着潘巧巧的話,陳楓傻了,他一直認爲潘巧巧是個堅強的女孩,潘巧巧給他的感覺一直都是那麼的堅強,而且特別的獨立,屬於很有主見的一個女孩,可是這一刻,在夢中的她完全成了一個無依無靠的小女孩。

陳楓的手被潘巧巧握住了,然的就在陳楓驚愕的情況下,潘巧巧竟然將他的手放在了胸前。

這一刻,陳楓完全傻了,甚至不知道反抗,更沒有忍心將手抽出,也許他內心也不想抽出吧,就這樣感受着潘巧巧那強烈的依戀,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那種褻瀆,因爲那樣,他會有一種負罪感。

*********************************************************

新的一週,新的開始,今天三更,這是第一更,呼叫鮮花、貴賓和收藏! 陳楓帶着潘巧巧離開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們就離開了,陳楓並沒有告訴潘巧巧她的傷勢,只是說去做一個比較特別的任務。

阮俊與楊萍留在了天合客棧,有老闆娘這樣的高手看着,陳楓也不會擔心他們兩個會出現什麼意外。

手中拿着一塊殘缺的地圖,鐵甲獅的背上,陳楓與潘巧巧兩人坐在上面也綽綽有餘,此時的潘巧巧已經沒有了昨天的那種虛弱,看起來和正常人沒有什麼區別,可是陳楓卻知道,這只是表面現像而已,半個月!半個月過後,藥效散失了作用,那麼潘巧巧將會再次陷入之前那種狀態。

“陳大哥,我們這次要去什麼地方?做什麼特別的任務啊?”

潘巧巧此時心裏也不錯,感受着鐵甲獅那狂風般的速度,享受着那風吹過所帶的舒爽感,心情不但好,還能和陳楓一起,這可以說是一種幸福吧。

“沼澤之地!”

陳楓看着潘巧巧的模樣,也露出了笑容,開口問道:“你對沼澤之地應該有些瞭解吧?”

“沼澤之地?”潘巧巧搖搖頭,然後說道:“我只聽說那裏和這裏不同,沼澤之地和它的名字一樣,到處都是沼澤,實力低下的人根本無法進入,而且那裏還有一些強大的星獸,好像很人有人進入那裏,我們去那裏做什麼?”

“光明果,這次的任務目標!”陳楓如實回答。

顯然潘巧巧不知道光明果爲何物,不過她可不管這些,能夠與陳楓一起去做任務,而且僅有他們兩人,對她來說,這就是一種幸福。

路趕的很急,就算是吃飯,幾乎都是在鐵甲獅的背上,一天下來,只有晚上的時候,他們纔會停下來,然後讓鐵甲獅休息一翻,這樣一來,鐵甲獅的壓力就比較大,不過做爲天階星獸的它,這點小小的壓力也算不了什麼。

四天半!陳楓他們一路急趕,僅僅只用了四天半的時間便趕到了所謂的沼澤之地,而且這一路上,也沒有遇到什麼星獸和所謂的愛鬧事的冒險者。

兩人還沒有進入沼澤之地的區域,便已經感受到了這裏的異常氣氛,因爲這裏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詭異。

沒有飛禽走獸,更沒有哪怕一叮點的動靜,可越是這樣,陳楓的心裏越是不安,因爲他不敢確定,不敢確定這裏到底有什麼樣的危險在等着他,未知的危險纔是最可怕的,這一點他知道的比誰都清楚。

他的後方仍舊是一片沙漠,可是前方卻是茂密的樹林,樹林裏積滿了厚厚的一層落葉,這巨大的差距給這裏的環境增添了一份神祕的色彩。


“陳大哥!”

潘巧巧此時也有些害怕,朝着陳楓的身邊移了移身體,陳楓心裏就算有認何的想法,此時也不能說出來,至少他還擔心潘巧巧。


“巧巧,我先帶你去一個地方,這段時間你儘量呆在裏面,可能會有些無聊,不過等我完成任務後,再接你出來!”

潘巧巧不明白,這次她陪陳楓來沼澤之地就是陪陳楓做任務的,可是現在陳楓竟然不讓她跟着,所以她以爲是自己哪裏做錯了。

陳楓沒有解釋,而是朝着她說道:“你先閉上眼睛,然後心裏什麼都不要想,也不要抗拒!”

潘巧巧雖然不知道陳楓爲什麼這麼做,也不知道陳楓要帶自己去什麼地方,可是這一刻,她相信陳楓,所以她聽話地去做了。

就在潘巧巧閉上雙眼的那一刻,陳楓拉起了潘巧巧的手,然後憑空消失在沙漠上,當他們再次出現的時候,兩人已經進入了黑龍界。

“主人!”

陳楓的身影幾乎剛剛出現,寶寶便跑了過來,她好像知道陳楓要來一般,可是當她看到身楓身邊的潘巧巧,頓時露出了可愛的表情。

她可清楚地記得,前一段時間,陳楓也帶進來一個女孩子,和麪前的這位一樣,都很漂亮,而且也因爲此事,她特地幻化了一坐城堡,而且她還和那位女孩成了好姐妹,從她那裏學到了好多東西。

現在陳楓又帶來了一個,不過看其模樣,年紀好像小了些,不過她可不會在意,有些開心地問道:“主人,這位姐姐是誰?你們是不是要進城堡休息?”

寶寶前面的話還很正常,可是聽到她後面的話後,陳楓的臉瞬間就紅了,連忙搖搖頭,而這時潘巧巧在聽到了寶寶的聲音後,也慢慢地睜開了雙眼。


眼前的景色讓潘巧巧震驚,別說在那荒無人煙的沙漠,就是在青平城,她都沒有見過如此美的景色,而且在不遠處還有一座超級大的城堡。

這一切就好像在夢中一般,可是潘巧巧知道,她不是做夢,之前陳楓所說的她還記在心裏,這就是陳楓嘴裏所說的那個地方,雖然她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但是這一切都和陳楓脫不了干係,至少她還記得,睜開眼睛的前一刻,她還呆在南大陸,沼澤之地的入口處。

“這是巧巧,你以後可以叫她巧巧姐。”

陳楓簡單地介紹了一下潘巧巧,然後朝着潘巧巧說道:“巧巧,你暫時就先呆在這裏,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問寶寶,她對這裏很熟悉,過幾天之後,我會來接你。”

“啊!主人剛來就要走啊?”

寶寶的聲音幾乎剛落,陳楓連跟她說話的時間都沒有,就直接消失在了黑龍界,而黑龍界內僅剩下了潘巧巧與寶寶二人,就連鐵甲獅,陳楓都帶出去了。

“哼!”

寶寶有些不滿,不過也僅僅只是不滿而已,見陳楓消失,她直接拉起了潘巧巧的手,如同主人一般,朝着潘巧巧說道:“巧巧姐,這裏漂亮吧,嘻嘻,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自來熟!

寶寶此時就是這種人,第一次見潘巧巧,就顯的如此熱情,反而顯的潘巧巧有些嬌情了,不過很快,她也適應了寶寶的性格,開始與寶寶在這裏遊覽了起來。

外界!陳楓與鐵甲獅再次出現在沼澤之地的入口處,如今沒有了潘巧巧的存在,陳楓做起事來也方便了許多。

按照老闆娘的話來說,這光明果生長在沼澤之地的最中心處,所以他要想得到這光明果,就必須進入這看似很平靜的沼澤之地。

投石問路!陳楓知道這沼澤地一定不像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也不知他從哪來找來了一個巨石,然後就這樣使力地朝着樹林中扔去。

噗!

巨石落下,發出輕輕的悶響,悶響暫時打破了這裏的安靜,接着,就看到那塊巨石開始下陷,然後慢慢地沒入那層厚厚的樹葉下方,再然後,巨石消失不見。

陳楓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種情況,就算他能漂浮在半空中,就算他體內的內勁可以支撐很長一段時間,可他也不敢就這樣進入眼前的這片樹林,誰知道里面會不會和這裏一樣,也許更加嚴重呢。

一時之間,陳楓開始範難了起來,看着眼前的這片樹林,就算他再聰明,也想不出一個好的辦法來,而且鐵甲獅那龐大的身軀還站在他的旁邊。

陳楓想不出辦法,索性將鐵甲獅收入了黑龍戒,然後直接坐了下來,他在等,反正現在還有十天半的時間。

當然,陳楓也不是瞎等,他在自己的周圍布上了一個很大的陣法,這是一個困陣,他的目的很簡單。

這裏不是沒有星獸嗎?他就想辦法將其吸引出來,其它的星獸他不敢說,他只要吸引到一隻能飛或者能夠在這沼澤之地自由行動的星獸,那麼他的目的達到了。

乾等也不是辦法,畢竟他不知道這安靜的地方倒底會不會真有星獸,所以這一刻,他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從戒指中取出了一塊碧眼狼的肉,然後架起了篝火。他要利用這香噴噴的狼肉來誘惑這些沒出面的星獸。

很快,在陳楓的操作下,手中的那塊狼肉便散發出一的濃濃的香味,在陳楓刻意的操作下,香味直接鑽入了樹林之中。

肉很香,而且香味傳的很遠,可是陳楓的目的卻沒能達到,在他第一塊狼肉烤的快要發焦的時候,他所期待的星獸仍舊沒有出現。

陳楓不死心,接着開始烤第二塊、第三塊……

一連五塊狼肉烤下來,陳楓終於聽到了一絲絲的動靜,這動靜的來源處正是那平靜的樹林。

因爲這裏很靜,所以這輕微的動作即使再輕,以陳楓的耳力也聽了出來,所以這一刻,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那烤肉的動作更加的熟練了起來。

嗷!

一聲興奮的叫聲從樹林中傳了進來,陳楓沒聽過這種叫聲,不過僅僅只聽這叫聲,陳楓便知道,這星獸是飛行星獸,因爲叫聲來自樹林上方。

飛禽!對付這種會飛的星獸,陳楓還真沒有特大的把握,所以他提前做好了準備,拿起手中已經烤好的五塊肉,打算在這隻飛禽過來時,直接就鑽入陣法中,只要有陣法的存在,就算這飛禽再能飛,也休想逃出一定的範圍。 人身,鳥嘴,鷹爪,兩隻翅膀彷彿雙手一般,平伸於空中,那鳥腿之上的羽毛就像鎧甲一般,那金黃色的翅膀配合着那半人半鳥的臉孔,看起來極爲不搭配,非常的怪異。

“這是什麼怪物?”

陳楓的額頭上豎起了一道黑線,看着這人非人,獸非獸的傢伙,他不敢想像,這個世界爲何還會有這種生物的存在。

“嘎!嘎!”

怪物發出幾聲怪叫,能聽的出來,它此時很興奮,從頭到尾,它的眼睛只盯着陳楓手中的肉,而陳楓本人它卻一點也沒注意到,應該說是根本沒將目光放在陳楓的身上

“嘎!嘎……”


再次發出了叫聲,這次它仍舊沒有動,而且它終於開始注意起了陳楓,盯向陳楓的眼神滿是期待。

陳楓一時間竟然傻了,看着這隻人不像人,鳥不像鳥的怪物,舉起了手中的狼肉,然後開口說道:“你想吃?”

陳楓問了一句廢話,他的話音幾乎剛落下,怪鳥便猛的點頭不已,這一點讓陳楓更加奇怪了,這怪鳥竟然聽的懂人話。

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這怪鳥有着超一般的智慧,而且看它的模樣,很顯然它接觸人類的時間太少,所以它纔沒有明搶,而是期待地盯着陳楓看。

陳楓拋出了一塊狼肉,怪鳥再次發出幾聲怪叫,然後嗖的一聲便朝那飛向半空中的狼肉飛了過去。

快、準,怪鳥展現的它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因爲陳楓根本沒有看清它的動作,幾乎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可他仍舊看不清。

那散發着香味的狼肉被怪鳥叼在了嘴裏,然後開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這個時候它的雙翅發揮了作用,像童話中所講的那般,那金黃色的翅膀竟然在這一刻當作手來使用。

一邊抓着狼肉,一邊吃着,它那吃肉的樣子,讓陳楓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實在是太香了,看着怪鳥的吃相,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狼肉,陳楓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美味能比它更香,更好吃。

很快,怪鳥便吃完了狼肉,用那金黃色的翅膀指了指陳楓手中的狼肉,意思非常明顯,它還沒吃飽。

陳楓真的被怪鳥的智慧打敗了,再一次將手中的肉丟了過去,然後開口問道:“你多久沒有吃東西了?”

怪鳥當然不會回答,不過它卻聽懂了,朝着陳楓怪叫了幾聲,也不管陳楓是否可以聽懂,然後繼續吃着狼肉。

總共五大塊狼肉,幾乎沒浪費多久的時間便被怪鳥吃的一乾二淨,它的這種吃法,以及它的食量讓陳楓心驚。

怪鳥看起來不大,頂多有陳楓身體的一半那麼大,可是它吃了如此多的食物,竟然還沒有吃飽,並且用那人性化的眼神盯着陳楓。

陳楓沒辦法了,五塊狼肉全部丟給了它,此時讓他再一塊出來,那無非是天方夜譚,不過陳楓也看出來了,這怪鳥根本還未成年,要不然它此時也不會如此乖巧,聽到陳楓說沒有狼肉的時候,仍舊不主動離開了。

就是因爲這樣陳楓才難受,如果怪鳥一出現便出**奪他手中的食物,他還有動手的理由,可是現在呢,打還是不打?

打吧?他還真下不了那個手,看着這人性化的怪鳥,完全就像看待一個小孩子,這讓他如何出手。

不打吧?他又降伏不了這怪鳥,降伏不了就不能進入沼澤之地,進不沼澤之地,他又如何得到光明果,這樣一來,潘巧巧就真的沒救了。

爲難!真的很爲難!

“要不這樣吧?”陳楓看着怪鳥那期待的眼神,開口說道:“你將我帶進沼澤之地,我給你烤狼肉,怎麼樣?”

陳楓本以爲怪鳥不會答應,可是他哪曾想到,這話剛一說出來,怪鳥一陣興奮的怪叫起來,然後便飛到了陳楓的身邊,趴下了身子。

陳楓很無語,他發現自從進入到南大陸以來,他幾乎沒有遇到過幾件正常的事情,每一次都會讓他吃驚一翻才行。

看到怪鳥的動作,以及那不大的身體,陳楓嘆了一口氣,然後直接跳了上去,然後雙手牢牢地抓住怪鳥的脖子。

怪鳥怪叫一聲,然後扶搖直上,就在陳楓有些不適應的時候,它的身體瞬間朝前飛去,陳楓只感到一陣涼風吹過,然後他便發現,後方的沙漠已經消失不見了,出現在他腳下的是那茂密的樹林。

快!實在是太快了!快到陳楓不敢想像,他自認自己的速度已經夠快了,可是與這怪鳥一比,簡直一個天一個地,更何況他的速度只有爆發時才能使出一段時間,而這怪鳥是一直保持着這個速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