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女子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黑來形容,一會兒紅一會兒紫一會兒鐵青一會兒又是黑,簡直比調色盤還要精彩。

卻讓蘇紫陌心情大好,戲謔的看着女子臉上多變的表情,她是否可以利用女子暴躁的脾氣來取勝呢?

“難道不是嗎?”蘇紫陌冷笑出聲,看着女子是滿滿的鄙視之意。

女子不想搭理蘇紫陌,陰毒的眼眸裏滿是殺意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知道,女子抱着必死也要殺她的決心,心下更是不敢大意。

“想殺我,那就來吧!”蘇紫陌冷冷一笑,好看的秀眉挑了挑,眉宇間風情萬種。

“那你就受死吧!”女子陰冷的說完,瞬間撕掉臉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副和蘇紫陌一模一樣的面容來。

蘇紫陌這下徹底的被驚住了。

她是誰?爲什麼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蘇紫陌可不會認爲,她和自己是雙胞胎,她能易容成剛纔的模樣,也能易容成她的樣子。

“蘇紫陌,這就是你以後的模樣,沐雲軒是我的,誰也搶不走。”

女子霸道的宣誓着,那臉上陰毒的臉色轉變爲自信的眼眸。

蘇紫陌被女子的的話噎住了,就憑她們一模一樣,她死了她就可以代替她嗎?這女子莫不是在做白日夢啊!

蘇紫陌冷笑了一聲,眉眼間盡是不屑:“你以爲自己真的能頂替得了我嗎?”

“只是你死了,看不到我頂替你的場景,我會“好好”的對待你的三個孩子的。”

女子冷笑着提劍擊向蘇紫陌。

蘇紫陌當然聽得出那好好照顧是什麼意思,這女人徹底的觸犯了蘇紫陌的底線,她死都沒有關係,但是她的兒女要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手中的玄冰雪練比利刀還要鋒利。

玄冰雪練在風中發出嘶嘶的聲音,無論是沐雲軒還是她的三個孩子,對她而言,已經成爲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反觀迎面用劍刺向她的女人,在她眼裏,什麼也不是,就如同一句屍體。

“砰!”劍和玄冰雪練相碰,既然能發出清脆的響聲,女子震驚的看着蘇紫陌手中白綾,明明是一塊布,爲什麼比她的劍還要鋒利。

她來不及多想,立即翻身,可玄冰雪練太長,她還來不及收回劍,手臂是已經被割出一道深深的傷口。

輕蔑的聲音冷冷地道:“小看你了!”

女子一身豔紅、鮮血不斷從持劍的右手處往下流,冷冽的盯着蘇紫陌手中的玄冰雪練看,眼底依然有着濃濃的不屑。

對上女子眼中的不屑,蘇紫陌微微笑着,“這就是你金玄期巔峯還是神玄期的修爲嗎?也不過如此,有什麼絕招儘管使出來。”

女子冷笑過後,也不氣惱,也不管傷口上血流不止的傷口,視線移了移,朝着蘇紫陌手中的玄冰雪練看去,面色溫地道:“讓你自信的就是你手中的這條白綾嗎?”

“你覺得我蘇紫陌闖蕩江湖兩年來,靠的緊緊是一條白練嗎?”蘇紫陌冷蕭的看着她,這個女人乍看之下,那雙陰鷙的的眼眸看着有些熟悉。

“既如此,就把你手中的寶物也給我吧!這樣雲軒就看不出任何異樣了。”

女子說完,丟掉手中的劍,十指合成八字,口中唸唸有詞。

蘇紫陌知道她在做什麼?

身手敏捷的飛上樹,風吹開蘇紫陌拂在臉頰前的髮絲,一張臉精緻更加的絕美。

蘇紫陌垂眸一看,果然是密密麻麻的黑蟲。

Boss欺上身:強行相愛90天 而這次的黑蟲顯然帶着濃濃的血腥味,那血腥味之間聞過的任何血腥味還濃烈。

她一定要撐到雲軒過來才行。

“蘇紫陌,爲了今天,我承受了太多,你今天不是,我便和你同歸於盡。”女子撕心裂肺的大吼。

蘇紫陌不管她,“火鳳。”蘇紫陌召喚出自己的神獸火鳳。

“主人。”火鳳一出來,看到地上噁心的黑蟲,琥珀色的眼眸也是一驚。

太虛天驕傳 “主人,這些是毒蠱?”

蘇紫陌微微一笑,“火鳳,原來你也認識?”

“主人,只有巫族心思不正之人才會養這些駭人的毒蠱。”

“不錯,帶我飛高一點,我要用霹靂雷炸了這些噁心的東西。”

蘇紫陌笑了笑,在邊境的時候,她讓家丁收集了一些硝石,硫磺,木炭,按照比例實驗很多次才成功的霹靂雷,這霹靂雷受熱便爆炸,威力驚人,她與其去蟲堆你找蟲王,不如把它們炸個稀巴爛。

“好!主人,你儘管炸,火鳳一定會飛得高高的。”

“走。”蘇紫陌縱身一躍,手中已經多了幾枚霹靂雷。

極美的容顏上,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女子看着蘇紫陌騎在神獸上,面色蒼白,這個蘇紫陌手中的寶物層出不窮,自己換一種方式殺她,她還能有應對之策,而蘇紫陌騎着的天妖火鳳神獸更是讓她妒紅了雙眼,心裏直罵蘇紫陌狗屎運,連天妖火鳳神獸都能契約到。

正在女子愣神之際,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遍了整個樹林。

沐雲軒最後一招,殺掉碧鷹魔獸,聽見爆炸聲,心裏一緊,瞳孔驟然鉅變。

“陌兒。”轉身朝着傳來爆炸的方向飛去。

這聲音蘇齊記得,是霹靂雷的聲音,蘇齊看着硝煙四起的樹林。

“火銀,往那邊飛,快一點。”蘇齊別的不怕,就怕孃親笨到把自己炸傷,好吧!

蘇紫陌,你到底做了什麼,讓你兒子會這樣認爲。

也難怪蘇齊會這樣想,沐雲軒感到蘇紫陌身邊的時候,只見蘇紫陌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沐雲軒眸光如利箭直射着硝煙瀰漫的地方。

“陌兒……。”

“咳咳……。”蘇紫陌緩過氣來,看了看火鳳,也沒有比她好到那去,美麗的羽毛被炸的破破爛爛得,和美根本沾不上邊。

聽到沐雲軒的喊聲,蘇紫陌看了沐雲軒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驚豔之色,打了那麼久,這丫的怎麼就一點狼狽都沒有呢?

“陌兒,你沒事吧!”他焦急又好笑的聲音清靈悅耳,彷彿山澗清泉,令人心曠神怡,蘇紫陌晃了晃神,回過神後,暗暗心驚,丫的,這樣也能被迷惑到。

沉聲道:“你看我的樣子像是有事嗎?”某女好無形象的拉了拉自己散亂的頭髮。

沐雲軒彎了彎脣角,好笑又不敢笑,她的模樣看起來的確是有事的模樣。

可是在沐雲軒垂眸隱去眼中笑意的瞬間,一把雪亮的匕首頂在蘇紫陌纖細柔嫩的玉頸處。

蘇紫陌要擡頭的動作聽了下來。

沐雲軒眼眸一驚,看着那把雪亮的匕首煞氣溢滿了全身。

“子虛道人?”

“聖主,要比誰的速度更快嗎?”

子虛道人目光如炬,神色凜然,臉上卻是一股難以掩飾的悲痛。

沐雲軒一聽,眼睛瞬間爆射出兩道厲芒。

看着那鋒利的匕首輕輕一緊,蘇紫陌白希的皮膚上滲出嫣紅的血來。

沐雲軒沒耐性和他僵持,手中的剛針早已經待定。

“你們是怎麼逃出來的?”

子虛道人雙目凸出,兇狠地瞪着沐雲軒。

“你以爲一個區區雲城的地牢就能困住我們父女兩人嗎?”子虛道人冷笑道。

“沐雲軒,那個詛咒會一直遺傳下去的,你僥倖躲過去了,你的嫡長子依然躲不過這樣的命運,這個女人就是一個掃把星,該死的人本來是她,可是你們兩人一起活了過來,那個詛咒便變成了不解之咒,你們沐家會世世代代都承襲着失去嫡長子的痛苦的。”子虛道人極盡瘋狂的說道。

蘇紫陌一聽,眼眸裏全是震驚,他的意思是,她死了詛咒就會破解,她活過來詛咒就破解不了嗎?他媽的,什麼狗屁,她纔不會相信這世間真有什麼永世不解的破詛咒。

沐雲軒眼眸裏滿是嗜血,手中的剛針雷電風行的彈出,只聽子虛道人一聲慘叫,抵在蘇紫陌脖子上的匕首落下,子虛道人的身體也瞬間往地上重重的落去。

沐雲軒快速的拿出藥幫蘇紫陌擦上。

“陌兒,痛不痛?”

緊張的眼眸,眼眸裏掩飾不住的心疼,都怪他,這種時候走什麼神啊!

“嗯!”蘇紫陌搖了搖頭,“看到你緊張的眼神就不痛了。”蘇紫陌就像一個撒嬌的小女人,滿是灰塵的臉上一點都不影響她的美。

沐雲軒愣了愣神,隨即笑開來,寵溺的捏了捏她滿是灰塵的臉頰。“你啊!淘氣。”

心裏卻暖暖的,柔柔的,這是她第一次對自己撒嬌,讓他怎能不開心,要不是時間和地點不對,他早就狠狠的寵愛她了。

“啊!沐雲軒,你把我當小孩子啊?”蘇紫陌嗔怪的看了看她。

“啊,唔。”難以置信地,蘇紫陌睜着晶亮大眼看着近在眼前的臉龐,他居然親她?這個瘋子,他居然在她滿臉是灰塵的時候親吻她。

直到蘇紫陌喘不上氣來,才稍微退離些她的秀脣但仍相貼着低語,四眼相對,沐雲軒的眼中滿滿的全是柔情。

沐雲軒心裏知道,自己對她上癮得無可救藥。

就是一個吻,也讓他有了很大的反應。

“唉!我就知道會這樣?”蘇齊站在火銀的身上,搖頭說道,她老孃果然把自己給炸了,就她老孃這模樣,他老爹居然也下得了口,蘇齊再次搖了搖頭,表示男人的世界他不懂啊?

沐雲軒並沒有因爲兒子的到來而放開蘇紫陌,黑眸難以莫測地凝視着她,最後卻是不語地伸舌輕舔被她咬破的上脣。

輕輕的刺痛讓蘇紫陌皺了皺眉頭。

沐雲軒心裏充滿了內疚,她對自己太狠了。

“爹爹,孃親,你們親夠了沒有,那邊好像來了很多人。”

蘇齊無語的搖了搖頭,這少兒不宜的畫面,爹爹和孃親怎麼也不注意一下呢?

“嗯哼!”蘇紫陌緋紅着臉,不自然的別開臉,不敢看兒子笑嘻嘻的臉。

“下去看看,那個口口聲聲說你是她的女人是誰?”

蘇紫陌後知後覺的想起正事。

瞪了沐雲軒一樣,這丫的每次一出現,那爛桃花便是一堆一堆的出現。

而且連帶她一起恨上了。

都說錢讓很多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可是這古代的男人有錢有勢,那是和誰都有緣,害的她差點連命都丟了。

“陌兒,對不起!”沐雲軒俊顏上一閃而過的內疚。

他好像是真的不斷的給她帶來麻煩,他們不去招惹,可是麻煩總是自動找上門來。

“算你還有點良心,走吧?”

蘇紫陌自動忽略蘇齊和火銀。

“火銀,你看看孃親那表情,好像還怕你呢?”

蘇齊垂頭喪氣的,孃親連看都沒有看他一樣呢?

“看她的樣子,沒那麼怕了,最起碼她沒有讓我們滾。”

“要是真讓咱們滾,就別想回明月山莊了。”

蘇齊歪了歪小嘴,爹爹和孃親的感情是好了,可是他的麻煩又來了。

沐雲軒和蘇紫陌走到被炸飛的紅衣女子身邊。

蘇紫陌蹲下看了看,從她的耳後把她臉上的人皮面具撕下來。

“啊!”蘇紫陌眼眸驚了驚!“凌秋水,她不是被關在雲城的地牢裏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剛剛看到子虛道人,我便想到他們父女可能已經逃出地牢了。”

“看來你那雲城的地牢也是如同虛設了。”

蘇紫陌譏諷的說道,這凌秋水死有餘辜,甩掉手中和她一模一樣的人皮面具。

蘇紫陌起身,尋找子虛道人的蹤影。

“子虛道人應該被摔死了。”

沐雲軒下手很重,子虛道人疼痛的時候是沒有辦法分身讓自己平安落地的。

果然,在不遠出來蘇紫陌看到了子虛道人的屍體。

“他死了,我還想問一問他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什麼那個詛咒還沒有破出,我活過來了,那又是什麼意思?”

沐雲軒弄清楚,蘇紫陌心裏總覺得不安心。

“陌兒,你放心,我會親自去巫族一趟,把事情弄清楚,櫟兒不會有事的,雲寒已經在查巫族根源了,相信不久以後就會有消息的。”

沐雲軒知道她心裏擔心,不管那個詛咒是否真的存在,她都要去弄清楚。

“這事關係到我們和櫟兒的生命問題,等皓月國京城的事情告一段落我和你一起去吧!這詛咒源於我,就由我去找出原因,我要親自找出讓我魂生異世的原因。”

“魂生異世,那是什麼意思?”沐雲軒不解的看着她。

“這件事情我以後再告訴你。”

不是她蘇紫陌不想說,而是說出來不會有人相信她。

就連沐雲軒也不一定會相信她。

“陌兒……。”沐雲軒想弄清楚,他聽着懸乎得很。

“大哥,大嫂,你們沒事吧!”

在國民男神心尖上放肆撒野 沐雲寒打斷沐雲軒的話,沐雲寒一身紅色衣袍,豔美絕俗,帶着子默,錦程,青楓和敬淮朝着他們走來。

“雲寒,怎麼回事?凌秋水父女兩人爲什麼逃出了地牢。”

沐雲軒陰沉的質問沐雲寒,他不是交代了要嚴家看管嗎?

“大哥,那凌秋水父子早在兩日前就利用隱術逃出了地牢,並且給地牢看守的人下了藥,錦程今天早上過去發現了不對勁,我們便四處派人搜索他們父女兩人的下落,剛剛聽到這麼響聲很大,就過來看看,沒想到真的是你們,而且還被凌秋水父子襲擊了。”

“你沒事吧!”錦程快其他幾人走到蘇紫陌的身邊。

看着她一身狼狽,他心裏有些擔心,怎麼每次見到她,她都處於危險中。

蘇紫陌一愣,沐雲軒和其他幾人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蘇紫陌本就覺得錦程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對勁,今天她得弄個清楚才行。

“錦程,你幹什麼呢?”子默拉了拉他的袖子,在雲軒面前,他這表現太離譜了一點。

錦程不理會,甩開子默的手,定定的看着蘇紫陌,她真的不記得他了嗎?

“錦程……。”蘇紫陌默唸着錦程的名字,猛的,腦海裏突然想起一個場景,蘇紫陌猛的看着錦程。

-本章完結- “你是那個被魔蜂追殺的錦程?”

蘇紫陌把錦程從頭到腳看了一遍,也難怪她認不出他來,那天他被魔蜂給蟄了,臉都是腫的,根本就沒有人樣。

“哇!沒想到你好了之後也是大帥哥一枚啊!”

蘇紫陌笑米米想走過去,被沐雲軒拎小雞似的給拎了回來。

“說話就說話,離那麼近幹什麼?”沐雲軒吃味的說道。

“啊!沐雲軒,你在敢拎一次試試?”蘇紫陌惱怒的回頭警告,多丟人啊!

錦程眼眸暗了暗,兩年前他在邊境遇到她的時候,她更加的清純唯美,她的青絲沒有現在這般長,穿着簡潔的紫色衣裙,頭髮紮成一撮馬尾,那笑容乾淨又純潔,那時候她救了他,在樹林裏陪了他一夜,照顧了她一夜,他記住了她,她卻把他給忘記了。

“你們怎麼認識的?”爲了弄清楚兩人的關係,子默努力克服沐雲軒陰沉的眼眸,勇敢的問了出來。

他就說錦程看夫人的眼神怎麼那麼奇怪,原來他們早就見過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