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素,我怎麼在家裏?我記得我昨晚是在給你老爸守夜啊…”老媽見我醒了,疑惑的看着我:“難道是昨晚我睡着了?那也不會在這裏啊…”

我瞧老媽那眼神,分明就是在問我,昨晚是不是我去老房子了?我心裏膽顫,差點把這個給忘了!但我一想外面還有郭勇佳在,先來拿擋槍!於是我說:“昨晚我不放心你,讓郭勇佳去看看你,結果發現你睡覺了,他就把你揹回來休息了…”

我越說越小聲,裝出可憐的樣子,正好掩飾我的心緒。老媽看了我幾眼,倒沒有多想,只是嘆氣:“最近可能有點累了。”

我又安慰了老媽幾句,和她一同走了出去,老媽見郭勇佳在沙發上看電視,連忙笑着說昨晚真是太謝謝你了。郭勇佳張着嘴巴看我,顯然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因爲他知道我肯定不會把昨晚的事告訴老媽。我對他擠眉弄眼一番,郭勇佳倒也不笨,連忙說沒事沒事。

老媽又跟我們聊了幾句,我便開始問老媽:“老爸是不是我回來的那天死的?”

老媽臉色變了變,不過見我沒問老爸的死因,還是說了。

“回來的前一天晚上去世的,哎…”

我沒有意外,老爸肯定是晚上上吊自殺,白天老媽醒來的時候才發現,所以給我打了電話讓我趕緊回來,真難以想象,一個陪伴自己四十年的老伴突然在家上吊自殺,老媽當時的心情是什麼樣的…

不對,我腦子冒出一個疑惑。

“那個老頭你不是說是老爸的表哥嗎?他也是住在這裏?我以前沒見過他啊。”我可以確定我從小到大都沒見過這個人,雖然老媽說見過,那肯定很多年了,怎麼會在老爸死後突然冒出來?

“鄔大師啊,他是我叫過來的…”

我一愣,讓老媽說清楚點。

老媽回憶了一下,跟我解釋說,這個鄔大師本命叫鄔雲龍,也不算老頭,就是看起來顯老,其實才六十來歲,當初老爸跟老媽結婚的時候他還有來蹭過喜酒,不過這人年輕的時候是個混混,不學無術到處惹禍,老爸不是喜歡這個表親,一直都沒來往,只是隱約聽說這人後來犯事在牢裏呆了幾年,出來了倒是改邪歸正了,去廟裏當了道士,雖然沒什麼前途,但也比當社會敗類要好。

聽到這,我心裏暗自點頭,老爸是老師,更是個耿直的人,他不會和那種做事不正的人來往。

老媽繼續說道。

“我和你老爸早就忘了有這麼一個人,前不久他打了電話,跟你老爸談了很久,這些事我也是電話裏聽到的,他說學了幾年本事,現在專門幫人家看看一些詭異的事,說白了就是神棍,但是那會你老爸半夜吃老鼠的毛病我已經知道了,去了好幾家醫院查不出什麼毛病,這人好歹是自己家人,也見過,於是我就想讓他過來幫你老爸看看,結果他剛來兩天,還沒看出個啥,你老爸就走了…”

我心神晃動,原來是這麼一個事,看樣子,那老頭還真是我們自家人…

“阿姨,那人去世了,他怎麼還留在這裏?”在一旁聽我們說話的郭勇佳此時開口道。

我也好奇的看向老媽,按理來說這人確實有點本事,來看老爸看病,說不定能治好,可怎麼人一來,老爸反而死了呢?

老媽面色糾結了下,說道:“雖然人走了,但是這裏面還有一些事,我不方便說,安排後事的也是他,畢竟現在家裏就我和白素娘兩,沒個男人靠不住。”

老媽不方便說的事?那估計就是老頭交代老媽不要把老爸死因告訴我。

“阿姨,不瞞你說,其實我也是這一方面的行家,你可以讓他回去,這裏交給我就行了。”郭勇佳自信滿滿的朝老媽笑了下。

老媽不解的看着郭勇佳,顯然不明白他說這話的意思。不過我卻非常認同郭勇佳的話,那老頭不管怎麼樣,只要在我家裏,我心裏就是有點不踏實,他走了,有郭勇佳在這裏安排一樣。

我心裏有些竊喜,還好這次郭勇佳是以我男朋友的身份陪我過來,否則的話老媽還不定會答應!那老頭就算是親戚,也肯定沒有比自家女婿親吧?我偷偷看了一眼徐鳳年,他倒是沒有表情,只是安靜的聽着。

“阿姨,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我,其實我就是專門做這個的,上回我不是說我有殯儀館裏的朋友麼?”郭勇佳見老媽疑惑,又說道。

“那你上次怎麼沒說?”老媽似乎不太相信郭勇佳,還好奇的看了我一眼。

“這個事很多人覺得不是很吉利,我是怕阿姨你看不上,就沒說,不過我也打算瞞,準備結婚就改行,目前還在做。”郭勇佳朝我挑了挑眉毛,我有些無語的看着他,這話聽得也是在太露骨了,又不能拆穿他…

“小郭,你跟阿姨說實話,你到底是幹什麼的?我怎麼聽得有些糊塗…”老媽身子朝郭勇佳靠了靠。

“我也是道士,幫人看這些稀奇古怪的事,我記得之前有說過,我是個孤兒,其實我就是跟着道士長大的,也學了一身本事,說實話,我比昨天過來的那個老頭要厲害。”郭勇佳邊說邊點頭,頗有一點風範。

老媽聽了以後臉上陰晴不定的看着我,我輕輕點了點,意思說郭勇佳說的事真話。老媽沒理會我,又問郭勇佳道:“那你能不能說說,白素老爸是怎麼死的?”

郭勇佳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我也呆住了,老媽這是在套我們話?因爲老媽還不知道我們已經看過了老爸的屍體,怎麼會突然好好的問我們這個?

郭勇佳見我沒說話,便先開口道:“阿姨,白素老爸的屍體我也沒看過,怎麼死的我肯定猜不中啊。”

這話聽起來雖然很怪,但真實情況確實是這樣,可不能漏泄,讓老媽知道我們昨晚的事。

老媽怔了怔神,拍了一下額頭,尷尬的笑說:“我真是糊塗了,你也沒看過屍體,肯定是不知道的…呵呵。”

我見老媽似乎相信了郭勇佳的話,趁熱打鐵道:“老媽,那你就叫那個親戚回去吧,有他在這裏,一樣能幫老爸出殯。”

老媽有些猶豫,支支吾吾道:“人家好心好意來了,事情也交給他辦了,這時候再讓他走,不太好吧…都是親戚,很難做人的。”

我頓時啞口無言,老媽說的沒錯,做事最忌諱一半換人,尤其是做這種事,如果說老頭沒本事的話,那可以直接趕走,可我心裏明白,那傢伙不但有本事,而且還非常不簡單…

“算了算了,好好的趕走幹什麼,既然小郭也是做這一行的,那就一起幫忙吧,正好他們下午還要過來一趟,再商量一下你老爸的事。”老媽擺了擺手,就起身準備午飯去了。

我非常無奈,看來只能等下午老頭來了,私底下和他說說。

吃過午飯,老媽挨個打了電話通知,親戚們很快就來齊,還是和上回一樣,說是討論老爸的事,其實就相當開家庭聚會,大家都在抽菸聊天,根本就沒幾個人真正關心老爸。

老頭還是最後一個來,只不過和上次不一樣,他面色陰沉的看了我和郭勇佳一眼,眯了眯眼睛,再到老媽身旁低聲說了什麼,老媽立即面色一變,憤怒的看着我,擡手就給了我一巴掌… 她說的沒錯,有墨家四個老祖宗在,即便是那些隱世強者,也別想那麼容易闖進來!

墨九狸回頭看了眼帝溟寒,又給自己女兒使了個眼色。寶寶立即明白娘親的意思,走到帝溟寒的身邊,扯了扯他的衣袖道:「娘親要給舅爺爺他們治病,我們去外面給她護法吧!」

帝溟寒原本想留下來,可是看到寶寶難得主動跟他說話,立即笑著道:「好!」說著仍由寶寶的小手牽著他走了出去。

墨辰落聽到聲音回過頭,看到帝溟寒那張臉時頓時石化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看著墨九狸,指了指已經被寶寶帶出去的帝溟寒問道:「九狸,那個男人是……」

「唉……小舅舅我之後再跟你們解釋!現在你還是先幫我把藥材準備好吧!」墨九狸輕嘆一聲道。

她怎麼就把那妖孽那張臉給忘記了呢!還是等到大舅和三舅好了之後,一併解釋吧!現在想想,估計林月他們也都憋著一肚子的疑問,等人自己解釋吧……

真是個麻煩的男人!墨九狸在心裡暗暗道。

「月月,我現在給大舅和三舅療傷!你們暫時幫我守好墨府!」墨九狸想了想在心裡說道。

「是的,主子!」林月說道。

「主人,那個院子有黑衣人進來了!」這時,雲夏忽然在心裡對著墨九狸說道。

「什麼?幾個人?」墨九狸聞言臉色一變問道。之前雲夏控制了墨府所有的植物,留意墨府內的動靜,主要就是之前外公消失那個院子的情況。

沒有想到一直都沒有什麼情況,今晚卻忽然有黑衣人潛入了進來,能夠避開墨家四個老祖宗的神識,潛入墨府,他們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渠道,恐怕就是用了什麼隱藏氣息的丹藥或者法寶了……

「兩個黑衣人,似乎在找什麼東西!」雲夏說道。

墨九狸想了想然後走了出去,看了眼站在寶寶身邊的帝溟寒道:「把你的護法借我用一下!」

帝溟寒挑眉,沒有想到墨九狸會忽然跟他說話:「風護法!」

「主子,夫人!」隨著帝溟寒的聲音落下,風護法一襲黑衣的出現在墨九狸的面前。

墨九狸看了眼風護法的實力,微微點頭道:「你跟著它去那個院子看看,能抓住黑衣人最好,抓不到就看看他們在找什麼……安全第一!」墨九狸說著把一朵紫色的小花,交給了風護法。

「是,夫人!」風護法立即答應道,特別是夫人最後那句安全第一,讓風護法對墨九狸的崇拜又強了一分。

夫人果然是最好的,不但煉丹厲害,對手下也這麼體貼!

「娘親,我也想去!」寶寶看著雲夏帶著風護法離開開口說道。

「寶寶怪,你去了,誰給娘親護法呢?」墨九狸溫柔的看著寶寶說道。

「那好吧,我留下來給娘親護法!」寶寶想了想覺得有道理,於是答應道。

「保護好寶寶!」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淡淡的說道。

「放心吧,我會的!」 響亮的巴掌聲就好像一個信號,嚇得四周的親戚都呆住了,默不作聲的看着我和老媽,顯然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懵了,不是被老媽打懵的,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平時溫柔婉約爲什麼會突然打我,這老頭到底和老媽說了什麼,她纔會這樣?眼見一旁老頭一副奸計得逞的陰笑,看的我心裏癢癢,非常想上去揍他!

老媽打了我以後,臉上的火氣依舊沒消停,反而越燒越旺,她顫抖的手指着我,眼裏滿是失落和悲傷,原本就鬆弛的臉立即癟的下來,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我臉上火辣辣的疼,但我的心更疼,看見老媽這樣子,我焦急萬分。

“媽,你怎麼了?”我抓住老媽指着我的手,柔聲問她。

“白素!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去看你老爸,不要去,你怎麼就不會聽呢…”老媽推開我的手,邊說邊哭道。

“爲什麼你這麼大人呢了,說什麼就都不聽?你到底要鬧到什麼時候,你是不是就想鬧到我死你才甘心?”

老媽泣不成聲,說完這句話後也沒管我了,低着頭一邊抹眼淚一邊嘴裏喊着:造孽啊,真是報應,都是我的錯,居然生出這麼不孝的女兒…

在我發愣的時候,四周的親戚紛紛圍了上去安慰老媽,姨娘拉住我的手拍了拍,說趕緊上去安慰你媽,她這兩天已經很累了,等會傷心過度壞了身子可不太好,我張了張嘴,剛想說話就被老媽打斷了。

“你走吧,我不想看見你了,也不要說了…”

我急了,老媽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說明她是真的對我失望到了極點!郭勇佳立馬走到我身旁,低聲說道:先解釋清楚!

“媽,我到底怎麼了,你好歹也要說一下啊?!”我眼裏的淚水也嘩的一下流了出來,委屈的看着老媽,一副非要死個明白的樣子。

老媽一時沒回我,但在一堆親戚的安慰下,明顯好了不少。

“說什麼?這種事你有臉做了,我沒臉說啊!我太對不起你老爸了,養了一隻二十多年的白眼狼…”

老媽雖然沒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但是我聽到老爸這兩個字的時候,突然明白了老媽爲什麼會打我!我怒眼看向老頭,肯定是他和老媽說,我昨晚去老房子看過老爸的屍體,所以老媽纔會這樣!畢竟老媽極力隱瞞我老爸的死因,一而再的警告我,沒想到我還是去看了,難怪一直說我不聽話…

“打死不承認。”徐鳳年站在我身前,嘴裏這麼說着,眼神卻不善的打量老頭。

“媽,他是不是和你說我去看過老爸的屍體了?”我指着老頭,開門見山的問了一句,老媽和四周的親戚都擡頭看向我,那眼裏充滿了悲哀,還有厭惡!

“我真沒有去,是郭勇佳揹你回來的啊!”雖然對老媽撒謊不好,但是現在無計可施,只能先瞞着老媽。

“媽雖然老了,但是不糊塗,白素,小郭去老房子揹我回來,總不可能會動你老爸的屍體吧?”老媽搖了搖頭,臉上露出嘲笑的神情,不知道是在嘲笑我,還是在嘲笑自己…

屍體?我皺了皺眉,回想昨晚的情景,老爸的屍體我確實動過,他那一副猙獰的樣子,不就是我給安撫下來的嗎?我頭上冒出一絲冷汗,千算萬算,把這個給漏了!但是現在已經矢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我要是承認,以老媽現在的狀態,肯定連給老爸出殯的機會都不會給我,只能委屈郭勇佳,然後一口咬死!

我擡頭看了郭勇佳一眼,他對我眨巴了兩下眼睛,顯然跟我想到一塊去了。

“媽,什麼老爸的屍體,我昨晚真的沒去啊!”我裝作委屈,不解道。

老媽剛想說話,在一旁的郭勇佳突然開口:“阿姨,昨晚真是我自己一個人去的,你忘了我是做什麼的嗎?我看伯父那樣子肯定難受,於是幫他鬆鬆身子,白素哪裏敢對死人做這種事,你說是吧?”

老媽怔了怔神,看了看信誓坦坦郭勇佳,又見我一副委屈的樣子,面色糾結的沒有說話,顯然是郭勇佳的話進了她心坎,最後索性扭頭看向那老頭。老頭似乎對這場鬧劇毫不在意,陰沉的冷笑了幾聲,又附在老媽耳邊說了什麼。

我的心瞬間揪了起來,這老頭在我心裏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真不知道他還抓住了我什麼把柄!一定要找個機會讓他滾蛋!

老媽不知道聽了什麼,臉色一僵,看着我嘆了一口氣:“素素,告訴老媽,你到底去了沒有?去了就是去了,我也不想再怪你,如果沒去,那這件事就揭過去。”

開玩笑,這種事已經說出口了,這麼多人看着,我怎麼還改口?我想也不想就脫口而出:“我沒…”

“白素!”老媽面色嚴肅,打斷了我的話。

“這件事關乎到你老爸,更關乎到老媽的平安,你想好了再說,萬一你說假話,就讓老媽橫死!”

老媽的眼睛緊緊的盯着我,觀察我的一舉一動。

我心裏一抖,橫死是村裏話,意思就是非自然死亡,比如被車撞,被人殺害一類的,這類人往往壽命被強行終結,死後有很大的怨氣,會流連忘返在人間…

這下我爲難了,隨便說謊話還好,可是頂着去世的老爸,和拿生命當籌碼的老媽當賭注,我真的賭不起啊!我看向徐鳳年和郭勇佳,想聽聽他們的主意,他們兩人也是愣住了,徐鳳年攤了攤手,搖頭苦笑:“岳母爲什麼老糾結這個問題,完全沒必要,看來老頭肯定和你老媽說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

徐鳳年說的我也明白,可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怎麼說纔對!他們兩又對視了一眼,徐鳳年嘆氣道:“承認了吧,岳母也說了,承認了就不怪你。”郭勇佳也在一旁點頭,只不過他卻不是對着我,而是對着徐鳳年,也是怕人看出什麼問題來。

天哪,我心裏嘆氣,這兩個人男人根本不懂女人的心思,嘴裏說着沒事不怪你,可是看現在這個情況,能不怪嗎?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好不好!我也是女人,更是瞭解自己的老媽,老實人不生氣,一生氣起來比常人更倔!

我衡量再三,抱着僥倖的心理輕聲對老媽說道:“媽,昨晚我也有去…”

老媽自嘲一笑,後面所有的親戚臉色都變了,紛紛指責我爲什麼要過去,不是說好了不能過去,你這樣真的會害死你全家的,你到底懂不懂?

我都懵了,不就是看自己老爸的屍體麼?怎麼就扯上一家人的性命來了?

老媽剛要開口,我連忙打斷她解釋道:“媽,他是你老公,也是我老爸啊,你就是有一萬個理由,也不能阻止我去看望他吧?我這女兒當的失敗,儘讓你們操心,現在老爸走了,我也是爲了彌補自己心裏的一點遺憾,能看看老爸最後一眼,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這一段話,是我掏心窩講的,只是想讓老媽能明白一下我的苦境。

老媽沉默無語,半響過後才重重嘆了一口氣:“白素,你走吧,你老爸已經死了,這輩子就和你斷了緣分,出殯的事你也別管了,回去吧…”

“媽,你怎麼這樣啊!”我也急了,這是要趕我出家門嗎?

老媽擺了擺手,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姨娘的攙扶下回了房間,留下一個無比落寞的背影給我。

我楞住了,至今都想不明白問題,但我知道,絕對和老頭脫不開關係,我嚯的一下站了起來,也不管形象了,朝老頭一巴掌甩了過去… 帝溟寒點了點頭,即便她不說,他也不會允許任何人欺負寶寶一根頭髮的!

墨九狸見狀轉身走了進去,她本來想讓雲夏帶著林月等人去看看的,可是想到那些黑衣人的實力,跟雪封差不多。林月他們去的話,估計還未靠近就會被發現了……

於是,只好讓風護法前去!至於那妖孽,是因為她不放心寶寶,今晚本來就亂,如果在她給舅舅們治療的時候,再有情況,她怕自己顧及不到寶寶。

所以,必須要先保證寶寶的安全才行!而那個妖孽無疑是最好的人選……

墨辰落將墨九狸需要的藥材都準備好之後,又按照墨九狸的吩咐,將所有的藥材放入墨九狸拿出的兩個巨大的丹鼎……

在墨辰落身邊還跟著一個好奇的顧琰,墨辰落也不知道這傢伙從那裡冒出來的,剛才自己拿藥材回來,就被他攔住了,非要跟著他不可……

偏偏自己又不是他的對手,又擔心九狸等久了,只好帶著他進來了,心想九狸看到后,一定會收拾他的。

墨九狸看到一臉笑眯眯的顧琰時,只是微微頓了頓直接說道:「想留下就閉嘴看著,不想留下就滾!」

顧琰雖然滿肚子的話想說,但是看到墨九狸的臉色,知道她不是開玩笑,只能閉上嘴巴乖巧的點了點頭。

墨辰落見狀便知道這人九狸認識,便也沒在說什麼。兩人都是不錯的煉丹師,雖然對墨九狸讓他們做的事情好奇,卻也沒有敢說什麼,只是照做……

墨九狸讓墨辰落和顧琰,將墨辰風和墨辰雲兩人,分別放進裝滿藥材的兩個巨大的丹鼎中!

然後,喚出小黑分別到丹鼎下面,看著兩人被裝在丹爐裡面被煉化了起來!讓墨辰落和顧琰兩人震驚不已……

就連墨辰落也好想問問為什麼,卻又怕打擾到正在控火的九狸,硬是把話憋回去了!

「你知道她這是在做什麼嗎?」顧琰忍不住小聲的問著身邊的墨辰落道。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墨辰落說道。

「靠,你不是她舅舅嗎?你怎麼也不知道啊!」顧琰不滿的說道。

「我不知道有什麼稀奇的!你不是第一神醫嗎?你怎麼也不知道?」墨辰落鄙視的看了眼顧琰道。

他也是剛知道,這傢伙就是一直跟在天師大人身邊的天下第一神醫顧琰。真不知道這傢伙怎麼認識九狸的,又為什麼跑到這裡來的……

「廢話,你是她舅舅,你都不知道,我怎麼可能知道!」顧琰不爽道。他最近真是太不走運了,特別是遇到這個女子以後,他就變得更加不走運了。

難道真的是他太久不出來行走了嗎?為毛出了一個修羅九醫還不夠,又出一個墨九狸啊!這女人不但生了好友的孩子,還有這麼強悍的實力和煉丹術!真是讓他都羨慕不已……

而且,他好想看看她剛才煉製成功的九生丹啊啊啊啊,那可是經歷過丹劫的丹藥啊…… 老頭似乎早有準備,在衆人的驚訝之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那眼神像是在嘲笑我:自不量力…

“放開我!”我吼了他一句,看到他這副嘴臉,我心裏又火又氣,都是他跟老媽說了什麼不可告人的話,纔會導致現在這個局面,我恨不得打斷他的腿!

周圍的人回過神,紛紛上前拉住我的手,讓我不要亂來,可我沒管那麼多,反正現在都已經撕破臉皮了,我爲什麼還要給他面子?我惡狠狠的瞪着老頭,可他卻對我冷笑一聲,反手一擰,我身子晃動半蹲在地上,手臂被他轉了一個彎。

疼痛讓我清醒,可我並不服軟,目光如炬的看着他。徐鳳年和郭勇佳衝了過來,一個甩巴掌,一個踢腿踹他,老頭見狀直接退後,似笑非笑的說句:“不要逼我…”

“女人你也打,可真是畜生!”郭勇佳罵了一句,終究沒有再上前糾纏,而我拉着徐鳳年的手,對他搖了搖腦袋,示意他不要在這裏起衝突,我打他是因爲我一時氣憤,可他們如果動起手來,我知道肯定這老頭肯定會被他們打死,這裏這麼多雙眼睛看着,犯下命案的話,郭勇佳肯定逃不掉。

徐鳳年憤憤不平的怒視着老頭,說了一句滾。老頭嘿嘿一笑,絲毫不在意徐鳳年出口不遜,文質彬彬的對周圍的人點了點頭致敬,才案首挺胸的與我們擦肩而過,只不過他在我耳邊留下了一句話。

“頭七見。”

待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走出了門口,不知去向。徐鳳年扶着我起來,問我有沒有事,我搖了搖頭,對他強顏歡笑了下,心裏的火氣也慢慢平復了下來。

剛纔我一時衝動打人,也只有徐鳳年和郭勇佳在保護我,心裏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我看了看老媽的房間,想進去再說點什麼,畢竟她可是我親媽,怎麼可能說趕我走,就趕我走?僅當成是一句氣話。

姨娘正好從屋子裏走了出來,順手帶上了門,看着外面齊聚一堂的人納悶說:“剛纔你們在吵什麼?”衆人也不說話,只是看着我一個個搖頭嘆氣,我心裏有些悲涼,他們都是親戚,可卻一個個似乎都知道老爸的死因,在知道我去看老爸以後都教訓我,可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告訴我爲什麼不能去看老爸。

那種別人都知道的,只有自己不知道的心情,就好像心裏打破了醋罈子,酸的讓人連哭都哭不出來。

他們肯定是看猴子一樣見我回家耍雜技吧?

姨娘見沒人迴應她,上前拉住了我的手:“素素,別傷心了,你媽剛休息,你先回去吧。”

回去?這裏是我的家,我要回去哪裏?我揪心的看着姨娘,她是個嫉惡如仇的人,對我也特別嚴厲,我第一天回來就捱了她一巴掌,只不過在我最落魄的時候她卻還來安慰我,這纔是至親的人吧?

我忍不住悲傷,眼淚一下子落了下來,說道:“我媽真的趕我走嗎?姨娘,你去勸勸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看老爸而已…”

“哎,素素,我剛纔已經勸了,你媽現在很累,都不想聽,你還是先回去吧,這麼鬧下去也不是個事,或許你媽過兩天就好了,到時候頭七你再回來,還能給你老爸出殯送葬。”姨娘苦口婆心道。

淚眼朦朧的我,心裏有苦說不出,最後還是被郭勇佳和徐鳳年帶走,不過我們並沒有回家,而是出了村子在外面找了一家酒店暫且住着,我渾渾噩噩的倒在牀上,也不想去管別的,稀裏糊塗的睡了一覺,直到天黑了,才幽幽醒過來。

他們兩個也無聊的看電視,見我醒了讓我趕緊先吃飯,我肚子也確實餓了,把郭勇佳買的外賣一口氣吃完。人有了力氣,精神也好了一點,但我心裏還是很難過,只怕到時候老媽還是不肯原諒我,連給老爸的出殯的機會沒有了…

“你們說,我媽會不會主動打電話叫我回去?”我心裏沒有一絲安全感,只能向他們兩找點慰問。

“肯定會的,怎麼說你都是家裏唯一的孩子,女兒不更是和老媽親麼?你也別多想,等頭七來了,甭管你媽會不會給你打電話,你都要去送你爸一程,到時候人肯定都在,你媽真趕你走,他們也會勸阻的。”郭勇佳說了一堆心靈雞湯的話,末了還道。

“人心不都是肉做的麼,別亂想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