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着,切斷大腿骨筋,右手用刀刮骨,左手一點點將骨頭拉出!

等到兩條腿骨徹底抽出之後,整鴨再無一根骨頭,放在菜板上就像沒了氣的氣球一樣。

最後把鴨皮翻轉朝內,用水清洗的同時,注意觀察是否有漏水的情況,讓鴨子保持形體完整。

“呼..”

陳沖用手背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終於鬆了口氣。

只要有過一次經驗,那麼其他三隻家禽的去骨處理就會更加得心應手,畢竟去骨的手法都是一樣的,唯一的區別在於雞、乳鴿、鵪鶉的大小不同,處理起來的難度也不盡相同。

但,這些都不重要了。



體育館大屏幕的畫面剛好從美食街區域轉到了望江閣區域,但現場觀衆的思緒仍停留在剛纔陳沖給整鴨去骨的震撼之中。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在不傷及鴨子皮肉的情況下,取出所有骨頭,這個叫做陳沖的年輕廚師,每次出手都讓人眼前一亮。”

“與其說他是廚師,還不如說他是名穿着白大褂的手術醫生!”

“兄弟,你這個說法就有些瘮人了..”

“還好吧,我倒是挺贊同他這個說法的。你們看他剛纔去骨的過程,明顯對鴨子的骨骼結構瞭如指掌,這難道不像那些手術室的開刀醫生嗎?唯一不同的是,醫生的手術對象是人,而他的手術對象是家禽..”

“還別說,真有那麼一點兒意思。但是,萬一他對人體的構造也瞭如指掌呢..”

“臥槽,兄弟別說了。”

“說實話,如果不去看陳沖師傅的外表,單從這兩天展現出來的懸翻勺與去骨的技法看,我還以爲他是個侵淫廚道幾十年,有着豐富烹飪經驗的老廚師呢。”

“的確如此。”

“咦,你們看望江閣的羅峯在切什麼菜?我怎麼沒見過,”

衆人對陳沖的技藝進行了一番感嘆之後,終於看向了大屏幕,而畫面中,羅峯的菜板旁邊的容器裏,放着兩種特殊的綠色菜葉。

一種葉片呈卵圓形,上面亮綠色,帶有紫暈。下面淡綠色,苞葉大多無柄。

另一種葉片呈圓狀長圓形,葉片小巧,邊緣具有不規則的齒印。

說實話,在場大多數人別說叫出這兩種植物的名字,就連見過的人都少之又少。而且從感官上來看,兩種植物並不像是蔬菜類。

“這是啥啊?”觀衆席上,秋童盯着大屏幕看了好久,始終沒有看出名堂。

“我也不認識,沒見過。”周查理搖頭。

“虧你們還在我店裏吃了那麼久,忘了?”白阿姨翻了個白眼,道:“那個葉片成卵圓形的,叫做‘牛至’,算是香草一類,也以可預防流感,治中暑、感冒、頭痛、腹痛等等。另外一種叫做‘羅勒’,同樣如此,可以消食化溼、活血解毒,對調理腸胃很有幫助的。”

“老白,你都說是帶藥性的香草了,我們哪知道這些。”胡二胖子回道。

“我那些養生湯裏面,好多都加了中藥材的,這‘牛至’與‘羅勒’你們平時沒少吃!”白阿姨鄙夷道。

“哈哈,吃的時候誰會在意吃的什麼啊。”胡二胖子尬笑連連,不願再繼續糾結下去,於是趕緊換了個話題,“難道這個叫做羅峯的光頭小子也要弄一道養生湯不成?”

“可能性不大,因爲大部分養生湯都需要小火慢燉,這和比賽時間不符。”

白阿姨否定了前者的說法,目光看向畫面中正在切菜的羅峯,只見後者左手邊還放着一盤切成小丁的番茄以及一盤切成蓉的洋蔥與大蒜。

“他好像是打算做番茄醬..”

“番茄醬?”周查理摩挲着下巴,“不對呀,番茄醬我也會做,但沒有用到那個什麼‘牛至’和‘羅勒’啊?”

“所以你才坐在觀衆席上,而別人卻在賽場上。”白阿姨掩嘴偷笑,就連旁邊不認識的觀衆也忍俊不禁。

“好好看,好好學吧。”秋童拍了拍周查理的肩膀,神色古怪。



“峯哥,平底鍋燒熱了。”早就從食材區回來的小雅提醒一句,然後繼續忙着手中的工作。

聞言,羅峯剛好將牛至與羅勒全部切成絲,然後轉小火,將番茄倒入其中,同時加入兩勺橄欖油、牛至、羅勒攪拌均勻,再轉成大火繼續攪拌。

“峯哥,評委會不會不喜歡這種北半球風味的番茄醬啊?”七鴨問了一句。

“放心,加了牛至和羅勒的番茄醬更加百搭有層次,比普通的番茄醬效果好了不止一籌。而且在望江閣的時候,客人也對這種風味的番茄醬很滿意。”羅峯不急不緩的攪拌着,防止粘底。

“再者說,番茄醬只是‘鰲蝦刺身五味醬’中的一味佐料,稍後還要加工處理,才能形成真正的五味醬。唯一頭疼的是,這道番茄醬的做法估計要曝光了。”

話音落下,他看了眼竈臺前方的幾道身影,要麼是記者,要麼是主播,全都把鏡頭對準了自己手上的工作。

尤其是那兩個‘動物兄弟’,更是把自拍杆伸進了工作區裏,把桌上的所有配料完全拍了個遍,生怕錯過任何細節,可謂無孔不入。

“咳咳..”羅峯乾咳兩聲,但‘動物兄弟’根本不知其意,甚至那條‘該死’的鱷魚還厚着臉皮詢問了一下牛至與羅勒的用途,當真可惡。

給老子滾!

當然,這句話在羅峯的喉嚨裏轉了一圈之後又憋了回去,然後笑呵呵的說道:“這個叫牛至..”



沒有辦法,此時除了這兩個可惡的傢伙外,還有電視臺記者。而就算羅峯心裏再不爽,也得笑着解釋,免得讓廣大觀衆覺得他們望江閣小家子氣。

平底鍋的地步開始冒起白煙,番茄的甜香與香草的草本清香混合着散發而出,逐漸渲染出一股異域情懷。

羅峯將火再一次轉成小火,而自己抽空準備的另外一口平底鍋也燒熱了。

放入一勺橄欖油,將造就準備好的洋蔥末與大蒜蓉倒進鍋裏,轉中小火慢炒。

“大廚,請問這是在做什麼呢?”‘鱷魚’用一隻爪子抓着一個如櫻桃大笑的麥克風伸了過來,張開的大嘴深處,隱約能看見一雙人的眼睛。

“這是爲了讓洋蔥和大蒜充分變軟,同時將它們的味道徹底逼出來。”羅峯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這個步驟和那鍋番茄是一起的嗎?”‘鱷魚’繼續發問,而‘恐龍’則舉着自拍杆給了平底鍋一個特寫。

沒錯,是給了平底鍋一個特寫!

掌權人 你們TM的能不能專業點?能不能不要一直拍攝鍋?好歹給老子一個鏡頭行不行?搞得老子像個解說一樣!羅峯在心裏一陣腹誹。

由始至終,那個前肢與身體極不協調的‘霸王龍’就沒有拍過自己,看他的動作,要麼是在拍桌上的材料,要麼就是竈上的平底鍋,耿直得沒有多餘動作!

“是一起的。”他努力保持微笑。

“哦..”‘鱷魚’拉長聲音,而就在羅峯以爲他準備離開時,萬惡的麥克風又伸過來了,“準備做什麼呢?”

“鰲蝦刺身五味醬。”

“我不是問菜名,而是問現在正在製作的東西。”

聞言,羅峯額頭的青筋有那麼一瞬鼓脹了一下,但很快消失,黑着臉說道:“番茄醬!”

“哦,原來番茄醬是這麼做的啊。” 繁幸之味 ‘鱷魚’的嘴巴很長,幾乎看不見平行線以下的景物,只能彎腰調整角度,結果長長的嘴巴差點伸到平底鍋裏去,嚇得羅峯趕緊伸手推了回去。

“不好意思,忘了我的嘴很長。”‘鱷魚’尷尬的笑了笑。

“沒關係。”羅星強忍着想打人的衝動說道。

如果現場沒人,他真想就着手裏的鍋鏟插進鱷魚的嘴裏來一套打狗棒法。

“要不,你們去採訪一下另外兩個參賽隊伍吧,別錯過精彩內容哦。”

“那兩家現在都還在處理食材,沒什麼好看的。”‘鱷魚’沒聽出話裏的送客之意,如木頭樁一樣,杵在原地不動。

見狀,羅峯深吸口氣,有一茬沒一茬的回答着無聊的問題,然後將煮得差不多的番茄倒進容器中,又拿出一根帶有電線的金屬棒插在容器中,發出頻率極高的‘滋滋’聲響。

“這是啥?”

“料理棒..”

“幹啥的?”

“將番茄打成蓉..”

“爲什麼不用刀剁?”

“因爲方便..”

“這樣會不會沒有靈魂?”

羅峯的雙眼快要冒出火花了,這他嗎簡直就是靈魂拷問有木有?

“有靈魂的食物你敢吃嗎?”

“啥意思?”鱷魚服中的王雄心一臉懵逼。

羅峯迅速在七鴨疑惑的目光中抓了一隻活蹦亂跳的鰲蝦出來遞給‘鱷魚’,道:“給你,活的,有靈魂,吃吧。”

空氣凝滯,就在氣氛尷尬至極,‘鱷魚’張開嘴接了過來,然後原地蹦躂兩下,而在這一過程中,長長的嘴巴一開一合,彷彿在模仿‘咀嚼’的動作,引得現場所有人鬨然大笑。

“嗝..好吃!”

“我尼瑪..”羅峯徹底抓狂,單手握住麥克風,迅速將腦袋伸進‘鱷魚’嘴裏,對裏面那個傢伙說道:“你TM是猴子請來逗比嗎?”

“咋還罵人呢?我這不是配合你表演嗎?你瞧,現場氣氛多好。”王雄心在黑暗中看着羅峯氣急敗環的樣子,一臉懵逼的回道。

“表演個鬼,趕緊滾!別來老子的地盤。”羅峯從鱷魚嘴裏出來的手,臉上又是一幅笑盈盈的模樣。

“切,誰TM稀罕採訪你一樣。”‘鱷魚’和‘霸王龍’一晃一晃的轉身,同時‘鱷魚’的一隻前肢無力的垂下,然後一個黑影從張開的嘴巴中飛了出來,被羅峯穩穩接住,攤開一看,原來是剛纔被‘鱷魚’吃進去的鰲蝦。

“咯咯,看來鱷魚並不喜歡吃海鮮呢。”解說席上,主持人沐沐恰逢時宜的說道,再次引發全場大笑。 直播間的觀衆們也笑了,笑得狂刷‘老鐵666’,節目效果爆炸!

明明是技術專區,卻在上演搞笑系列;

明明在認真詢問,卻句句戳中痛點;

明明受訪者已經暴怒,主播卻在作死的邊緣來回試探;

不得不說,鱷魚兄弟,別搞我們!

與之大相徑庭的恐龍兄弟則相對安靜,除了最開始的動物內鬥之外,後面幾乎沒怎麼說話。

但不要以爲這很無聊,因爲‘它’總是在不經意間‘兇相畢露’,然後伸出那隻營養不良的‘前肢’,巨大的落差天生就讓人發笑。

總而言之,與Coo1醬那種理性或者說是帶有技巧性的直播方式不同,動物兄弟的直播極爲真實,沒有做作的表現。

而在如此情況下,這個相對冷門的新直播間卻如彗星崛起般,衝進了首頁前十,並且【皇帝】級別的土豪觀衆由原來的一位,增加到了五位,各種禮物收到手軟!

“我真擔心剛纔那個光頭青年忍不住揍他,注意安全呀,鱷魚大兄弟,且行且珍惜,哈哈哈..”

“@鱷魚,人生保險瞭解一下?”

“必須關注!”

“爲你點贊,經過你不要臉的詢問,我似乎已經學會了那種番茄醬的製作方法,一會兒就嘗試一下。”

“我還差一點學會,但不要緊,錄製已開啓,晚上仔細研究。”

“求分享!”

“+1!”

“主播好像還沒開通直播貼吧,怎麼辦?”

“沒關係,美食江湖吃貨五羣歡迎大家,想學技術可以進來商業互吹,羣號:3515..”

“加了,求審批!”



直播間人數:1206751(持續增長中..)

……

“周飛,我剛纔看見直播間有人說我很危險,這是啥意思?”王雄心與周飛二人離開羅峯的禁區後,‘鱷魚’將腦袋湊近‘恐龍’嘀咕道。

“沒有,他們開玩笑,你不用理會。”恐龍服內,周飛一本正經的鼓勵道。

經過上次‘見網友’時間後,周飛早就對王雄心的‘腦子’有了新的認知,不僅笨,還很二。放在平時的人際交往中,這樣的性格可能吃虧,但對於直播而言,簡直就是恰到好處,多一分都會讓人反感。

所以,即便知道王雄心剛纔的舉動有些魯莽,他也沒有明說,只要牽住那條隱形的‘繩子’,任由王雄心本色出演即可。

從效果來看,perfect!

一念至此,周飛看了眼光頭羅峯,心中默默說了句抱歉。



羅峯氣得青筋蠕動,在小雅與七鴨的安撫下,才平緩下來,然後趕緊將打成蓉的番茄倒進另一口炒制洋蔥與大蒜的平底鍋內混合均勻。

“小火不加蓋煮十分鐘,起鍋的時候加些鹽和黑胡椒碎,再放進冰箱降溫冷藏。”

“知道了。”小雅知道前者是在吩咐自己,趕緊點頭表示明白。

“七鴨,鰲蝦洗好端過來,該進行下一步處理了。”羅峯擼起袖子,看了眼搖擺着走遠的‘動物兄弟’,終於鬆了口氣。

這兩人再不走,他可能要提前患上高血壓了。

七鴨將一個大鐵盆放在羅峯身前,能看見其中被洗得一塵不染的鰲蝦在水中擺動尾巴,生機旺盛。

之所以將這種深海鰲蝦稱爲最貴的海鮮之一,除了它的生長環境外,其九倍於普通蝦含量的蝦青素是活性極強的抗氧化劑以及良好的消炎劑,同時還有大腦必須的營養物質不飽和脂肪酸以及多種礦物質、維生素和人體必需的氨基酸。

如此種種,可見其營養價值之高,之罕見!

而與傳統的龍蝦相比,深海鰲蝦的雙螯明顯要細長很多,整體色澤鮮豔清新,宛如紅瑪瑙與羊脂白結合,晶瑩剔透。

從味道來說,它的肉質之鮮嫩,口感之順滑,脣齒之留香,這其中任何一種都足以讓品嚐之人難以忘懷,讓他們明白什麼叫做真正的味覺享受。

因此,深海鰲蝦並不適合常見的烹飪手法,會破壞它得天獨厚的優勢。

“那個東西準備好了嗎?”羅峯伸手在水中攪了一下,立刻令所有鰲蝦扭動起來。

“準備好了。”七鴨點點頭,將一個很大泡沫箱端了上來,打開蓋子後,裏面頓時有白色的霧氣散發出來。

見狀,羅峯也不猶豫,把盆裏的鰲蝦撈出,統統放了進去。

“峯哥,你還是帶上手套吧。”七鴨神色擔憂。

“不,手套會干擾我的手感。”羅峯斷然拒絕,用刀在泡沫箱靠近自己的一側劃出兩個半圓形的凹槽後,將雙手伸了進去,當七鴨蓋上蓋子後,他的雙臂彷彿與泡沫箱融爲了一體,沒有絲毫白霧散出。

七鴨拿着一顆檸檬在菜板上切片,但目光始終在觀察閉眼狀態的羅峯,眼神有些焦慮。

剝蝦殼對於羅峯來說本來事件很簡單的事情,但鰲蝦的蝦殼很硬,加上雙眼看不見,很容易傷到手,而且..泡沫箱並不簡單!

羅峯此時完全沉浸在黑暗的世界裏,通過雙手的觸感,慢慢抓住一隻鰲蝦。

黑暗的世界裏,一隻鰲蝦被勾勒而出。

它的雙螯在動,很有力,腹足在掙扎,尾部在擺動,生命力極強!

“呼..”

羅峯輕輕吐出一口寒氣,找準鰲蝦的頭部,另一隻手握住鰲蝦的身體,然後左右方向各掰一下,泡沫箱裏立刻傳出兩聲清脆的‘咔咔’聲響,鰲蝦的頭部與身體分離了。

黑暗中的鰲蝦雖然腦袋沒了,可身體還在動。這是因爲越低級的動物,除大腦外的神經系統所承擔的簡單任務越多。

舉例來說,哺乳類生物的大腦是高度集權,一旦失去腦袋,就等於失去所有控制。而蝦不是,即便沒有腦袋,分佈在身體各處的神經單元都可以折騰出點事來。

取掉蝦頭後,羅峯又摸到蝦尾第一屆位置,同樣左右方向各掰一下,取下尾巴部分。

最後,剝掉身體靠近頭部方向的第一節蝦殼,輕輕捏住蝦肉左右抖動着,很容易就能將剩下的蝦肉全部取出。

蝦肉,還在動..

“峯哥,如果撐不住,就換我來。”七鴨小聲提醒道。

“放心,沒問題。”羅峯沒有睜眼,再次拿起另外一隻鰲蝦。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