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辦公室裏。

容陌川深深的瞅着唐品馨,說:“剛剛是方學禮的電話,他說你媽跑去自首了,說所有事情都是她做的,與白晶晶無關。”

“什麼?她……竟然想替白晶晶頂罪?”唐品馨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她是不是當警察是白癡呀?隨便三言兩語就能唬弄過去。

人家抓白晶晶是有證據的,至少墮胎藥確實是白晶晶買的,甜點也是她做的,而且她足夠有動機。

“你放心,方局沒爲難她,只是把她勸退了。”容陌川高大的身體坐靠在辦公桌的邊緣,目光炯炯的盯着唐品馨。

唐品馨突然擡頭,迎上他的目光,說:“陌川,不如算了,我不想追究了,再說我們也沒有實質的證據證明是白晶晶下的墮胎藥,也沒有人看見是她下的。”

“算了?你心軟了?”容陌川蹙眉,審視着唐品馨的表情。

“那你說我還能怎麼樣?難道要看着她爲了奔波再次暈倒在路邊嗎?不管她認不認我,但,我無法眼睜睜的看着她爲了白晶晶的事情做蠢事。”唐品馨終究是心軟了。

“就當是還了她生我的恩情吧。”她又憂傷的低聲補了一句。

容陌川長臂一伸,把她摟入了懷裏,心疼的吻了吻她的額頭。

“好,就依你說的去做。”


說完,他拿出手機,給方學禮撥打了一個電話。

“方局,白晶晶的事情,我不想追究了。”

“這麼突然?”


“這其中的緣由,改天約你出來吃飯再詳談。”

“好,我明白了。”

“…..”

聊了幾句後,容陌川掛斷了電話,伸手捏着唐品馨的下巴,幽深的眸子細細的瞅着她,勾脣:“容太太,放心了嗎?嗯?”

唐品馨莞爾一笑,湊上去,輕輕的吻了一下容陌川的脣瓣,說:“大恩不言謝。”

“下一句呢?”容陌川邪魅的挑了挑眉。

“晚上再告訴你。”唐品馨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好,我等着。”

看到她笑了,他也跟着開心了。

“叩叩叩!”

門被敲響,唐品馨連忙從容陌川的懷裏出來,紅着小臉坐到沙發那邊,拿起桌面的雜誌裝模作樣的看着。

容陌川見狀,笑了笑,按下了桌面上的擴聲器,說:“進來。”

話音剛落,安勁推門而進,看到唐品馨時,微愣了一下。

“總裁,你讓我查的事情查到了。”


他一邊說一邊把手裏的報告交給了容陌川。

坐在沙發上的唐品馨豎起了耳朵聽着,目光好奇的往他們這邊瞅。

容陌川到底讓安勁查什麼事情?

怎麼一副神神祕祕的樣子?


容陌川解開了牛皮信封上的繩子,拿出了裏邊的資料,迅速的看了一遍,臉上露出了恍然。

“要看嗎?”他朝唐品馨揚了揚手裏的資料。

唐品馨放下手裏的雜誌,走了過來,問:“什麼東西?”

“你看了就知道了。”容陌川把資料交給了唐品馨。

唐品馨低頭,看着上邊的附帶的病歷複印件,握着紙張的手微微顫了顫。

原來,沈素心不是故意不認她的,病歷上寫着她十幾年前住過很長時間醫院,腦袋受到撞擊,造成失憶了。

病歷複印件上的日期正是沈素心離開唐家那天。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的腦袋受到了什麼樣的撞擊,纔會造成失憶?

唐品馨的胸口,頓時抽痛了起來。

對於沈素心十幾年來一直沒有回來找她,也瞬間釋懷了。

“因爲時間太久了,所以沒有找出沈阿姨受傷的原因,但,我去過白晟偉也就是白晶晶父親教學的學校瞭解過,白晟偉的前妻在生白晶晶時,難產而死,而白晟偉跟沈阿姨領結婚證時,白晶晶已經九歲了,而且經過DNA鑑定,沈阿姨跟白晶晶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安勁詳細的解釋着。

“啪嗒”一下,一顆大大的眼淚掉落在紙張上,唐品馨擡手擦了擦眼淚,轉身撲入了容陌川的懷裏,心情複雜凌亂。

“怎麼了?嗯?”容陌川自然的摟住了她的身體,低沉的嗓音柔柔響起。

安勁暗暗的瞅了一眼容陌川,發現自己還是無法習慣容陌川這副柔情萬千的樣子,他沒打擾他們,識趣的退出了辦公室。

“川,我想去見她。”唐品馨悶悶的聲音自容陌川的胸口發出。

“現在嗎?” 翻滾吧,樹懶總裁 ,十一點過了,這個時間點,沈素心應該還在警局裏,準備接白晶晶離開。

“嗯,可以嗎?”唐品馨擡起溼漉漉的眼睛,瞅着容陌川,模樣十分惹人憐愛。

“當然,走吧,我帶你去見她。”容陌川低頭輕啄了一下她的脣,改爲拉住她的手,帶她一起走出了辦公室。

……

半個小時後,容陌川的車子停在了警局不遠處。

果然沒一會兒, 地獄詭事禁言錄 。 唐品馨雖然坐在車子裏,但,已經感覺到沈素心濃濃的母愛了。

可惜不是給她的。

“要下車嗎?”容陌川轉頭問她。

突然間,唐品馨生出了膽怯,不敢下去了。

“不下了。”她搖頭,目光卻緊緊的盯着站在路邊等車的沈素心與白晶晶,露出了無比羨慕的表情。

爲了看得更真切,她按下了一丁點車窗。

“媽,他們怎麼會突然放了我的?”白晶晶疑惑的問道。

沈素心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說:“可能他們查清楚了與你無關,所以便放了你。”

“老天還是有眼的。”白晶晶突然神情激動,想起了自己多日來受的冤屈,不禁淚眼模糊。

“好孩子,沒事了,別哭。”沈素心溫柔的替她擦去眼淚。

“媽,我好怕見不過你跟爸,真的好怕。”白晶晶扁了扁嘴,撲入了沈素心的懷抱裏,沈素心雖然不是她親生媽媽,但,從小就沒有母愛的她,自從遇到了溫柔善良的沈素心,才彌補的缺失的母愛,所以她很珍惜她們之間的感情。

不是親生,勝似親生。

“別怕,有媽在,媽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沈素心也溼了眼眶。

她們的對話,隱隱約約的傳到了唐品馨了耳裏,雖然聽得不太真切,但,光看她們喜極而泣的擁抱,已經夠感人,夠刺激了。

“走吧。”她把車窗按了起來。

容陌川伸手揉了揉她的頭,說:“你也有我。”

唐品馨轉頭,感動的對他嫣然一笑,帶着淡淡鼻音,說道:“對,我有你就足夠了。”

“想吃什麼?”他寵溺的看着她。

“嗯?我想想。”唐品馨認真的想了幾秒,說:“我想吃火鍋。”

“行,馬上去。” 無妄災 ,發動了車子離開。

忽而,與沈素心相擁在一起的白晶晶不經意的看到了容陌川的車子,她眉頭不由疑惑的皺起。

他怎麼來了?


難道是他保釋自己出來的嗎?

“怎麼了?你看什麼?”沈素心發現了她的異樣。

“哦,沒看什麼,車子來了,上車吧。”白晶晶搖頭,剛好看到有計程車經過,她連忙招手。

上了車後,她愣愣的看着車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她被關了九天,在這九天裏,她度秒如年,想得最多的就是要如何報復唐品馨,如何拉上她一起死。

“等一下你回家先洗個澡,去去晦氣,然後媽媽給你做一頓好吃的,你看你都瘦了,媽媽好心疼呀。”沈素心心疼的接過白晶晶的手,輕輕的撫着。

“媽,你放心,我一定會讓自己好起來的。”白晶晶堅定的說道,目光裏閃過了恨意。

“嗯,要是你爸知道你沒事了,他一定很開心,對了,我給他打個電話,告訴他一聲。”沈素心一邊激動的說着一邊拿出了手機。

“爸是不是很生氣?”白晶晶小心翼翼的問道,從小父親就很嚴厲。

“你誤會你爸了,他向來口硬心軟,表面上對你嚴厲,其實心裏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好。”沈素心忍不住替丈夫解釋兩句。

“我知道,是我讓你們失望了。”白晶晶不由動容。

“知道錯就好,以後做事別那麼任性了,多想想我跟你爸,我們老了,禁不住嚇。”

“嗯,我知道了。”白晶晶乖巧的點頭,岔開了話題,說:“你不是要給爸打電話嗎?快打。”

“你看我這記性,一轉眼就忘了。”沈素心笑了笑,撥打了白晟偉的手機號碼。

白晶晶轉頭看着沈素心的側臉,她很感恩能遇上她。

……

火鍋店裏。

唐品馨與容陌川大快朵頤着。

特別是唐品馨,她已經許久沒這麼開胃了,不知道是不是化悲憤爲食慾,還是辣辣的湯底刺激了食慾,她不停的漱東西吃。

倒是容陌川,眉頭微微蹙着,額頭上已經大汗淋漓了。

每吃一塊,對不能吃辣的他來說,都是受罪,但,他又忍心掃了唐品馨的興,所以,只好忍着嗆人的辣,陪她一起吃。

吃到了一半,他的胃已經受不了了,感覺整個胃部都滾燙不已,燒灼着疼痛。

他放下了筷子,說:“我飽了。”

“啊?吃這麼少?”唐品馨沒心沒肺的問道,完全沒有察覺容陌川的不適。

“肚子不是很餓。”容陌川撒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