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搓衣板跪爽了沒?”陳鈔票嘿嘿笑道。

“臭小子,你回來老子再和你算賬!”陳大洋怒道,他的確被跪搓衣板了,而且跪得還十分辛苦,用的不是瓦片兒什麼的,反而是直接跪在刀上面。

“嘿嘿!”陳鈔票笑了兩聲道:“你告訴我老孃和阿姨們,把在我們身邊的人,還有安排保護我的人撤走!包括你也是!”

“小子,你知道不,如果不是你老孃,你這次已經死了!”陳大洋說道。

“知道!但是我還是想你們把人撤走,我不想靠你們!即使我死了,我也不想靠你們,若天命在我,我則命不該亡,天命不在我,任憑你們如何扶持,我也難活!你們可以繼續監視我,繼續安插人在我的身邊,但是,我見一個殺掉一個,絕不手軟!我只想靠自己!”陳鈔票狠狠說道。

這時,陳大洋沉默了,許久後,陳大洋纔開口道:“你果真變了,殺了人,說話都不一樣了,好吧,我這就把所有人撤回來,包括你阿姨們的人!你老孃的我就不一定能撤回來了!”

“你告訴她是我讓的!如果她真的愛我,真的爲了我好,就把人撤回去,我只想靠自己,靠自己超越你!”陳鈔票堅定道。

“好吧,我告訴她,至於她撤不撤人我就不知道了!”陳大洋說道。

“嗯,我沒事兒了,拜拜!”陳鈔票說道,隨後就掛掉了電話。

“臭小子,居然和玩兒這套!”奢華的辦公室內陳大洋搖頭笑道。笑聲中有那麼一絲欣慰,又有那麼一絲無奈。

雖然只是短短几句交談,但這其中卻是有了貓膩,陳鈔票打這個電話主要就是爲了問一個問題,雖然陳鈔票沒有問出來,但是陳鈔票卻得到了答案。

陳鈔票想問他與柳風的關係有沒有被吳天華髮現,如果陳大洋阻止了,吳天華就發現了,如果沒有阻止,那就就是沒有發現,而陳鈔票得到的答案就是沒有發現。

因爲如果他被發現了,還去做這件事,他心中一直想做的事兒,那無異於送死。

到時候即使陳大洋想救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兒,畢竟在槍口面前,一切都會顯得很無力。

陳大洋不可能會讓陳鈔票真的去送死,因爲陳鈔票是他的兒子。

這天地下,沒有一個父親想讓自己的兒子去死。

“鈔票,看來你真的長大了!”陳大洋長嘆一聲,笑着說道,陳鈔票上道了,他的兒子上道了,至少懂得勾心鬥角,猜測心理了。

此時陳鈔票滿臉思索之色的躺在牀上,嘴角露出了微笑,這個問題完全是無聲勝有聲。

這是他第一次通過智慧在陳大洋那裏得到答案。

而且也是因爲這一點,讓陳大洋微微放下了心,畢竟從這個舉動看來,陳鈔票是很聰明的,雖然在某些方面還很稚嫩,只要有時間去慢慢磨練,日後必成大氣。

但陳大洋也有種被玩兒的感覺,向來都是他玩兒別人的,可是這次陳鈔票卻玩了他,雖然這是以親情爲基礎才成功的,一人願打,一個願挨而已,但是還是有些不舒服。


陳鈔票心中樂呵呵的規劃着以後的事兒,滿臉笑容,他很高興,非常高興,第一次和他老子勾心鬥角的。

這時,房門打開,凌菲蝶走了進來,隨後張口問道:“有人打電話來沒有?”

“沒有!”陳鈔票拿着iphone說道,現在的ihone不知道特麼已經是多少代了。

“哦!感覺怎麼樣?”凌菲蝶洗了洗手,然後拿出一個蘋果開始削。

“又好了不少了,再過幾天就可以出院和你出去約會了!”陳鈔票傻笑着說道。 半個月以前,他曾經無數次幻想着要和凌菲蝶出去約會。

可是那也只是想想罷了,根本就不是事實。

但現在真一切都變得真實了,說實在得陳鈔票還得感謝黃御風,如果不是他,估計兩人還是形同陌路。

雖然那只是一場鬧劇,但卻拉近了他與凌菲蝶之間的關係,而之後也是因爲凌菲蝶心中那份歉疚,導致兩人越走越近。

這時陳鈔票的手機又響了。

陳鈔票微微一笑,接起電話便叫道:“爺爺,我都想死你了!”

“臭小子,想我怎麼不給我打電話!”一個老人有些沙啞的聲音傳來。

“我這不是忙嗎!”陳鈔票說道,他自小就是跟着爺爺長大的,和他爺爺的感情最濃,而他的爺爺也是他最尊敬的人,也是他的逆鱗。

曾經有個小子罵陳鈔票爺爺一句,小樣兒的直接被陳鈔票給打個半死。

“忙忙忙,小孩子家家的忙個什麼東西,你爸說你住院了?身體怎麼樣?”老人繼續問道。

“放心吧,不礙事兒,有我爸在,我死不了,也殘不了!”陳鈔票說道。

“那臭小子,這次回來我非收拾他不可,居然眼睜睜看着你被人打!”老人繼續說道。

“爺爺,那小子是爲了我好!”陳鈔票直接把老子叫成了那小子,估計那小子他的老子聽到了會活活氣死,說不定還得把陳鈔票三肢給打殘。

“那小子沒你乖,爺爺本來想要看看你,可是人老了,腿腳不太利索了!坐車家裏的路也太爛了,坑坑窪窪的,我這把老骨頭恐怕受不了了……”陳鈔票爺爺說道。

說到此處陳鈔票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眼睛不禁溼潤了起來。

他爺爺是個老實人,雖然陳大洋成功了,可是還是一直住在老家的山溝溝裏不肯搬去和陳大洋一起住,而陳大洋則拗不過他老子,最後被辦法,只好將老人留在家裏,每個星期回去看看,讓十幾個人暗中保護陳鈔票爺爺。

本想給陳鈔票爺爺安排保姆什麼的,可是陳鈔票爺爺一個人生活慣了,不喜歡家裏有外人,結果一直都是一個人住,但陳鈔票的阿姨們,隔三差五都會回去一趟。

可是,人老了,身體自然一日不如一日。

一股悲涼涌上陳鈔票心頭,小時候他爺爺身子骨很硬朗,帶着他去田地捉泥鰍,挖黃鱔,捉螃蟹,種菜什麼的。

他的童年,最快樂的時光都是和他爺爺一起度過的。

一直到十五歲初中畢業,他才離開了他爺爺。


時間一晃,自己已經幾個月沒有回去看爺爺了。

一滴眼淚,從眼角滑落,他第一次是那麼害怕失去。

失去自己的爺爺,最敬愛的爺爺。

可是,人終有一死,即使科學再發達,也不能永生於世。

這不是小說,這是現實……

他的爺爺如今已經七十多歲了。

凌菲蝶看着陳鈔票眼角的淚水,不禁微微一愣,她從來都沒有看到陳鈔票這樣過……

這個世界上,他最在乎的就是他爺爺。

他老子在他心中的分量都沒有那麼重。

“怎麼了?鈔票?咋不說話了?”陳鈔票爺爺問道。

“沒,沒……”陳鈔票擦掉淚水,深呼一口氣,讓自己平穩下來,儘量不要讓他爺爺發覺他的聲音不正常。


“前兩天劉童過來看我了,他說你找了女朋友呢!等你傷好了,請個假帶回來我看看吧,我也看看我兒媳婦長啥樣兒,還想抱抱曾孫子呢,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那個時候!哎……”說道最後老人發出一聲嘆息,那嘆息之中滿是滄桑之意。

“一定會看到的!我會努力的!”陳鈔票想也沒有想到,他爺爺有任何願望,他都會不擇一切手段滿足。

即使讓他去找星星,恐怕他都要去做!

“這是你說的哦,我可等着呢!過幾天要把你女朋友帶過來讓我見見喲,爺爺我做好吃的給你吃!”老人笑了出來。

“嗯!再過兩三天我傷就好了,到時候我馬上就來看您,你孫媳婦兒長得很漂亮哦!”陳鈔票笑着說道,說話間看了凌菲蝶一眼。

凌菲蝶面色一紅,但也沒有說話。

“你可別像那臭小子那麼花心,老婆一個就好!真不知道怎麼的,我咋生出了那麼個東西,上次他回來,又帶了個女人回來!真想抽死他!”老人罵道。

“嗯,抽死那小子!”陳鈔票直接回道。

這時,還在世界某個角落看蒼老師系列電影的猥瑣男人直接打了個噴嚏。

“到底是哪個王八蛋罵我!”猥瑣男人大聲罵道。

不過話完,他的目光又被蒼老師吸引了。

陳鈔票則還在和他爺爺打電話。

不久後,陳鈔票掛掉了電話。

雙眼一閉,淚水滾落而出。

他發覺人好像挺無能,任憑他再厲害,好像都無法和時間對抗,時間會剝奪你的一切,而那一切就是生命。

命沒了,一切也就沒了。

陳鈔票也明白了,爲什麼古時候那些皇帝要去追求什麼長絲不老藥了。

人都是害怕失去的,無論是物質,權力,還是親人。

陳鈔票沉默了,他心情變得壓抑。

他發覺自己無論怎麼做,好像都不能將他爺爺的生命延長。

如果可以,他希望他的爺爺能一直活着,好好活着,看着他如何一步步的成長,超越他的老爸,站在這個世界巔峯層面,俯視蒼生。

“鈔票,你怎麼了?”凌菲蝶看着陳鈔票問道。

“爺爺他老了!”陳鈔票只是說出了那麼一句話,就沒有說話了。

凌菲蝶也不知道怎麼去安慰陳鈔票,任何人都抵擋不住時光。

凌菲蝶伸出手將陳鈔票的手握在手裏,兩人沉默不語,沒有說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

陳鈔票回過神來,看向凌菲蝶道:“過幾天可不可以請個假和我去我爺爺那兒一趟,如果你不願意也沒事兒,我找別人!”

“去裝你女朋友?”凌菲蝶問道。

陳鈔票點了點頭,道:“也算是約會吧!可以嗎?你可是我內定的媳婦兒人選!” “媳婦?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至少你現在還不滿足!”凌菲蝶說道。

“什麼要求?”陳鈔票問道。

“一共四個!”

凌菲蝶說道:“第一條,長得帥!”

“符合!”

“第二條,多金!”

“貌似沒有!”

“第三條,有頭腦!”

“符合!”

“有權有勢!”

“貌似沒有!”

“你看吧,第一條好像有些勉強……”凌菲蝶仔細打量這陳鈔票,隨後說道:“勉……勉強合格!”

陳鈔票翻了白眼,用得着那麼去強調麼?哥長得很帥,有木有?

“至於第三條嘛,看不出來,我覺得你挺傻!”凌菲蝶說道。

“納尼?我傻咩?”陳鈔票心中說道,但面上說道:“要傻也只是在你面前傻好不好,在別人面前我可是灰常聰明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