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三魂陰陽鈴對李天霸也有制衡作用,可是今天不知道爲什麼,三魂陰陽鈴居然對屍王一家失去了作用。

這讓秦巖詫異無比。

半個小時後,馬騰飛等人回到了酒店。

爲了不打擾秦巖學習陰陽鬼術,馬騰飛給秦巖開了一間總統套房。

秦巖以前從來沒有住過總統套房,不知道里面是什麼格局,也不知道里面擺着什麼傢俱。

現在秦巖終於知道總統套房是什麼樣了。

原來總統套房不但比普通的標間功能多,而且裏面的裝飾裝修也比普通標間豪華的多。

總統套房裏面有會客廳,有棋牌室,有洗浴室,還有影音室。

其中洗浴室最豪華,有將近三十多平米。

一般人家的主臥也不過二十個平方米,至於衛生間一般只有五六個平方。

七八個平方的衛生間都屬於大的衛生間了。

洗浴室裏面分爲兩部分,學名叫做乾溼分區,一部分是更衣區,一部分爲洗浴區。

更衣區顧名思義,就是換衣服的地方。

洗浴區又分爲三個部分,一個是淋浴區,一個是浴缸區,一個是蒸房。

我去!這功能也太多了吧!比正規的洗浴中心都霸氣。

難怪人們都願意當有錢人,原來有錢人的生活這麼牛逼。

我以後也要當有錢人。

秦巖在心中感慨了一番,轉過身走進了臥室,準備好好研究鬼醫之術。

雖然秦巖現在很想泡個澡解解乏,但是幫助馬夢姍治療鬼疾可是重中之重,他不敢怠慢。

只是看了幾分鐘鬼醫傳承,秦巖就被裏面的內容迷住了。

他沒有想到鬼醫之術如此博大精深,就像那天空的繁星一樣浩瀚。

秦巖原本想好好的研究一番,只是他怕馬夢姍等不及,先翻開目錄尋找治療五鬼詛咒的醫術。

不一會兒,秦巖就找到了治療五鬼詛咒的醫術。

經過學習秦巖發現,治療五鬼詛咒的醫術實在是太簡單了,他只用了幾分鐘的時間就學會,並且融會貫通了。

打開門,秦巖看到馬澤洪和馬騰飛正站在門口聊天。

李天霸拿着手機不知道在和誰聊天,不但臉上掛滿了笑容,右手食指就像裝了彈簧一樣,不停地在屏幕上面點來點去。

秦巖初步估計,李天霸這速度,一分鐘至少一百個字。

一個唐朝的殭屍,不但學會了聊天,就連打字都這麼快,秦巖感慨無比。

至於馬嬌和馬夢姍不知道幹什麼去了,秦巖沒有看到她們。

“秦巖,你怎麼了?有什麼需要嗎?”馬騰飛還以爲秦巖出來要做其他的事情,他根本就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快就學會了治療五鬼詛咒的醫術。

最強掠奪女主系統 “師伯!我學會治療五鬼詛咒的醫術了,你讓夢姍師姐過來吧!”

“嗯?什麼?你學會五鬼詛咒的鬼醫之術了?”馬騰飛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

馬澤洪也一樣,他也不相信秦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學會。

從秦巖走進門,到秦巖現在走出來,前前後後不到二十分鐘。

用二十分鐘的時間學會鬼醫之術,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實馬騰飛和馬澤洪不知道,秦巖學會治療五鬼詛咒的醫術只用了不到五分鐘,剩下的時間他都用來欣賞總統套房裏面豪華的裝修裝飾了。

如果他們知道秦巖只用了不到五分鐘,肯定更加不敢相信。

“秦巖,這可是給夢姍治病,不是兒戲啊!”馬澤洪怕秦巖逞能,立即給秦巖提醒,希望秦巖能再回去鞏固複習一下。

其實秦巖此刻對治療五鬼詛咒的醫術已經滾瓜爛熟了,一輩子都不會忘了。

“師伯,師傅,你們要相信我!我真的已經學會了!而且已經融會貫通了!”

秦巖沒有想到馬騰飛和馬澤洪這麼小心謹慎。

“喂喂喂!你們兩個怎麼搞的?敢懷疑吾家主人,難道你們不知道吾家主人是近千年以來最閃耀的九陰九陽之體嗎?”

李天霸看不下去了。

他們懷疑秦巖,那就是懷疑他李天霸,實在是叔叔能忍,嬸嬸不能忍。

馬澤洪轉過頭向馬騰飛望去,想請馬騰飛決斷。

馬騰飛想了想,咬了咬牙說:“好吧!秦巖,我相信你!”

“師伯,師傅,那你們幫我準備這些東西。”秦巖將一連串需要的法器全部念出來。

“這些我們全都有!沒有問題!”馬騰飛說。

“那好,我們開始吧!”

“嗯!我去叫夢姍!”馬騰飛轉過身敲響了另外一間客房的房門。

不一會兒,馬嬌和馬夢姍出來了。

“夢姍,你師弟已經準備好了,你準備好了嗎?”馬騰飛問。

馬夢姍咬住嘴脣點了點頭,眼神複雜地看着秦巖,因爲她就要脫光衣服和秦巖坦誠相對了。

只是馬夢姍此刻還沒有下定決心,到底要不要將生米煮成熟飯。 此生唯你 秦巖站在浴缸前,將一包硃砂倒進水中,將一瓶墨汁倒進水中,再將九九八十一顆無色透明的玻璃珠倒進水中。

秦巖拿出槐木劍,站在浴缸前,使勁地攪動浴缸中的水。

不一會兒的功夫,墨汁和硃砂就融進了水中,水變成了天藍色。

“師姐,你坐進去吧!” 女扮男裝:囂張閒王 秦巖指了指浴缸。

“哦!”馬夢姍點了點頭,走到浴缸前開始脫衣服。

秦巖拿出四張符紙,分別貼在浴室的四面牆上,然後站在每一張符紙面前唸咒。

他怎麼不看我啊? 總裁蜜寵小嬌妻 我這可是在脫衣服啊!如果是別的男生,恐怕早就目不轉睛了。

馬夢姍一邊脫衣服一邊好奇地看着秦巖。

很多男生看到馬夢姍的時候,總是被馬夢姍的美貌驚豔到,他們恨不能眼睛上長出兩隻手,將馬夢姍的衣服扒光,好好的從上到下從裏到外看個通透。

難道秦巖對女人不感興趣?

不可能! 香絕天下:醫品皇妃 他如果對女人不感興趣,就不會和慕容雪菡那樣,馬嬌更不會懷上他的孩子。

難道是因爲我不夠漂亮,不夠嫵媚?

也不是啊!我也是大美女啊!秦巖的眼光再挑剔,也不可能對我無動於衷啊!

難道秦巖在假裝正經?等他給我治療鬼疾的時候再對我上下其手,那時候既能滿足他的慾望,又表現出君子風度?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還真有點看不起他!

我最討厭假裝正經的人了。

“咦?師姐!你在幹什麼?”秦巖唸完咒語,轉過頭看到馬夢姍居然已經將外衣全部脫掉了,只剩下了內衣內褲。

與此同時,秦巖在心中感慨起來:師姐的身材真好啊!這比例絕對是黃金比例!

就在秦巖欣賞馬夢姍黃金比例身材的時候,他突然看到了令他難以置信、難以忘懷的一幕。

一根毛居然通過褲頭冒了出來,顯得那麼扎眼,那麼拉風,似乎現在整個世界都是這根毛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要圍着它轉。

難道這是師姐的……

“我在脫衣服啊!”馬夢姍有點懵圈。

治療鬼疾之前不是要脫衣服嗎?難道我沒有做對?

“啊!哦!那個!這……”

秦巖正沉浸在欣賞一根毛的世界中,聽到馬夢姍的話後,立即回過神來。

只是剛剛回過神的時候,秦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咦?秦巖剛纔盯着我的那裏看什麼?我還穿着褲頭啊!他能看到什麼!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馬夢姍低下頭向自己的那裏看去。

什麼都沒有啊!真是奇怪!他剛纔爲什麼看的那麼專心認真。

嗯?這是?該死的!怎麼跑出來一根毛!秦巖剛纔肯定是在看它。

馬夢姍趕快轉過身整理了一下。

秦巖尷尬無比,伸出手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

暈死了!被馬夢姍發現了,她會不會覺得我是一個變態呢?

我也真是夠變態的,頭髮和汗毛不都是一根毛嗎?我爲什麼偏偏盯着師姐的那根毛看個不停。

這下玩完了!我在師姐心中的形象肯定變成了一個變態渣男。

馬夢姍轉回身,有些不好意思地問:“師弟,治療鬼疾的時候難道不需要脫光衣服嗎?”

嗯?師姐爲什麼這樣問,難道……

“師姐,難道有人和你說過鬼醫治療鬼疾的時候,需要脫光衣服嗎?”秦巖好奇地問。

“是啊!我在很多典籍上看到都是這樣描述的!”馬夢姍點了點頭說。

古時候很多鬼醫爲了佔便宜,都喜歡讓人脫光了衣服,然後給人治療鬼疾。

當然了,如果是男人的話,他們肯定不會佔便宜。但是那也必須脫光光,因爲只有這樣,才能形成行業規矩,讓所有的人以爲,凡是治療鬼疾都需要脫衣服。

秦巖嘆了口氣:“師姐,那些典籍不準的!只有中了鬼毒纔會脫光衣服,如果只是中了鬼咒,是不需要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現在能把脫掉的衣服穿起來嗎?”馬夢姍說。

“當然了!”秦巖點了點頭。

聽到秦巖的話,馬夢姍趕快拿起衣服開始穿。

只是馬夢姍剛準備穿衣服卻突然想起來一件事。

我不是準備將生米煮成熟飯嗎?我如果穿好了衣服,那還怎麼煮飯?

我到底是穿還是不穿啊?

馬夢姍陷入了艱難的選擇中。

“師姐,你幹什麼呢?趕快穿衣服下浴缸吧!要不然一會兒藥效就沒有了!”秦巖看到馬夢姍突然愣住了,還以爲馬夢姍怎麼了,立即提醒她。

馬夢姍回過神,“哦”了一聲說:“知道了!我現在就穿!”

算了!既然不用坦誠相對,我還是不要和馬嬌去爭秦巖了,我還是找一個其他男人吧!

想到這裏,馬夢姍咬了咬牙,十分不捨地開始穿衣服。

當馬夢姍擡起一條腿準備穿褲子的時候,她身子因爲沒有掌握好平衡抖了一下。

馬夢姍立即向前挪動了一下腳步。

不巧的是,馬夢姍踩在了一塊水漬上。

這塊水漬是秦巖剛纔用槐木劍攪動浴缸之後,從劍尖滴下來的,誰能想到恰好被馬夢姍踩到了。

馬夢姍腳下一滑,再加上右腿套在褲子中,根本沒有着力點,當即“啊”的一聲向前摔去。

“師姐!小心!”秦巖向前一撲,抓住了馬夢姍後背上的罩子。

只是馬夢姍畢竟九十多斤的重量,一個罩子根本無法承受這麼重的重量,後面的鐵鉤當即“砰”的一聲崩斷了。

與此同時,馬夢姍繼續向地面掉去。

秦巖眼疾手快,又趕快抓住了馬夢姍的褲頭。

馬夢姍穿的是比基尼,帶子更細,也“砰”的一聲崩斷了。

緊接着“啪”的一聲,馬夢姍摔在了地上。

秦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不但沒有救下馬夢姍,居然還分別扯斷了馬夢姍的罩子和褲頭上的帶子。

我去!這是怎麼搞的?

摔在地上的馬夢姍疼的輕聲喊起來,趕快轉過身平躺在地上,伸出手一個勁地揉摔疼的胳膊。

剛揉了兩下,馬夢姍愣住了。

因爲她看到秦巖的眼睛,就像鐵鉤子一樣,緊緊地盯着她。

不好!我曝光了!我還是和他坦誠相對了。 馬夢姍趕快捂住了下面。

可是剛剛捂住下面,馬夢姍突然想起來,自己上面也是一片空白。

馬夢姍又趕快捂住了上面。

捂住上面後,馬夢姍又想起下面也需要捂住。

看着馬夢姍一會兒捂住了上面,一會兒又捂住了下面,秦巖無語地搖了搖頭:

你三個地方兩隻手,無論怎麼捂都捂會漏一個,還是我轉過身去吧!

秦巖轉過身背對着馬夢姍:“師姐,你穿衣服吧!我不看你了!”

在說到“我不看你了”這五個字的時候,秦巖總覺得自己這句話表達的有問題。

什麼叫我不看你了?這不是在告訴師姐我剛纔看過她了嗎!

與此同時,馬夢姍也是同樣的心情。

哼!我早就被你看完了,你現在居然裝出君子的樣子說不看了。真是氣死我了!

你的眼睛剛纔可是就像鐵鉤子一樣,看完這裏看那裏。

秦巖!既然我已經這樣了,那對不起了,我這一輩子賴上你了!

想到這裏,馬夢姍準備和秦巖坦誠布公地談談。

“秦巖!你轉過來!我有話問你!”

“哦!”秦巖還以爲馬夢姍已經穿好衣服了,他轉過身向馬夢姍望去。

當秦巖看到馬夢姍什麼都沒有穿的時候,不由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馬夢姍:“師姐,你這是?”

“秦巖,你該看的已經看了,你說一說吧!你準備怎麼對我?”馬夢姍開門見山地說。

師姐這是要賴上我了?

有沒有搞錯啊?我只是看了幾眼,我又沒有用過,我至於要負責嗎?你以爲現在是封建社會啊!摸個手就必須娶走啊!

秦巖苦笑起來:“師姐,咱們現在可是新社會!”

馬夢姍說:“但是我很守舊!”

我去!還能不能友好的聊天了!你守不守舊關我屁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