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也聽說過新進弟子排名第一的天才也叫莫東,不過他如何想,也還是沒敢把他認識的莫東認為就是那個第一天才。

而與他交好的人都知道歷好上次能從李凡手上安然無恙,都紛紛詢問原因。

歷好對莫東認識很複雜,為了搪塞朋友,就把莫東說成了一個認識的哥哥。

「哦。」

李凡聞言,臉上露出一絲嘲諷,「我把話放在這裡,就算是他祖宗來這也別想壞我的事情,而且我還要找他算賬呢,我倒是很期待你們把他找來。」

想到那日阻擋他強奪靈蓮子的人,李凡心中有恨意,如果說阻礙他成為天才的人,歷好為主的話,那個人就是副。

怦然心動:BOSS寵愛成婚 「我讓你變成瘸子。」李凡目中一絲狠意閃過,狠狠向歷好一條腿抽去。

歷好的朋友沒想到自己的威脅,反而卻李凡下手更狠了。

掌控現在 「你敢抽下去,我讓你腦袋開花。」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平淡卻又無法讓人忽視的聲音響起。 夜幕降臨,蘇心優從中午就開始沒出門的躺床上睡覺,一直睡到晚上七點多天完全是黑了下來,小香進來為她點上了燈她才醒。

蘇夫人知道她生氣了,於是不敢於來念叨她嫁人一事也就讓下人送些吃的進來,見她在床上安睡,給她整理一下被子,她的心也踏實了些吩咐小香守好小姐后回房裡去。

穿著緊身的黑色皮衣褲,手腕戴上她自己做的機械式收放自如的鋼絲飛鷹勾,一把手槍,兩腿側各一把後背腰上系著一把喊來小香。

「小香,你今晚躺我床上去,天亮你就如常起身不要等夫人來了你才起身。」

一看小姐這裝束就知道一個晚上肯定是回不來的了,她哭喪著臉說「小姐,你又要出去啊?不要了吧?你這樣會害死小香的。」

以蘇夫人這麼疼愛女兒,肯定不忍心對女兒用硬的,都是在一旁不停的勸說,蘇心優沒有理會小香哭喪的臉說「沒事,你死活不從被子里出來就好,夫人又不會將你硬是從被子里挖出來。」

「那好吧,小姐這是最一次喔!」知道自己是勸不住小姐的,只好頂著被夫人打死的危險送小姐出門去。

今晚月光有點亮真不是行動的好時機,不過她穿的是全黑色,頭髮也是束了起來,嬌小的蘇心優行走在夜色中如果不是高手一般的人是察覺不了來。

她很快的到了那個神秘的活人實驗室,這裡設在荒山野外,從裡面傳來痛苦的叫聲讓人毛骨悚然,就跟鬼叫式的,小鬼子還真是狠,這次她是來探路,知道這裡的地型之後再叫她的人一起來搗毀了這吃人的實驗室。

抬手放出勾爪固定在牆上,輕盈的往上跳讓勾爪帶著她上牆去。

慘絕人寰的叫聲不停的在院裡面那些小房間里傳出來,聲聲衝擊著人的耳膜,聽著都感覺到痛。

輕鬆的進入院子,幾乎每個房間都有人守著,時不時巡邏隊經過,單槍匹馬救人肯定不太容易。

好在院子不大就一間四合院,裡面的房間應該只有十間左右,不動聲息的躲在樹叢後面,想要一間一間的去看裡面到底是什麼。

守門的人像是見不到她般,她從他們前面樹叢經過都沒有發現,一般這種情況下不是他們的警惕性不好而是故意讓她放鬆警惕的。

她可以肯定有詐!

那行吧,趁他們還沒出手先撤,明晚請她的螞蟻大軍過來伺候他們。

只是當她轉身時,好像遲了,她背後十幾支槍對準她的,隨時準備將她亂槍打死。

「什麼人?」

對方說的是日語。

當年做殺手時她精通八國語言所以她聽得懂這些鬼子兵說的是什麼,只是她沒有回話,而是舉高雙,任由他們押著前進,隨時找機會用她的飛行勾出去。

「通知上校捉到一個闖入者。」

那群官兵看樣子是想要帶她去一個小房間,進去了想要出來可是有些難,在進去之前蹲下掃腿再跳起來甩出勾爪跳到屋頂去。

等那些笨兵反應過來對她開槍掃射時她都上了屋頂,只是她沒想的是這屋頂竟不能承起她的重量,一時間沒辦法跳了院外的掉了下去。

掉下去后發現屋裡一群人在等她,好像是早就設計好了她會掉下來般在這裡守著。

她尷尬的笑了「不好意思我根來想學夜間飛行,沒想到掉你們屋了,打擾了!再見!」

那些就這麼凶神惡煞目不轉精的盯著她看,她想再次飛上屋頂時,那不能承愛起她重量的屋頂自動封了起來,還真是專門用來逮她的。

難怪何弘翰說那女孩有問題,原來是這個問題,他們想要一下子幹掉兩個不好對付的人,幸虧他沒有來。

「蘇小姐,歡迎光臨!」原本不太亮的空間突然亮如白天,一個穿著女軍裝的漂亮女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並用中文對她說話。

看清女軍官的臉之後她才發現原來是那位呂夫人身邊的小丫環。

「是你!」

「哈哈哈,對就是我,是不是很意外?」女孩大笑,穿上鬼子軍裝的她顯得有幾分陰戾之氣,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善類。

落入日寇之手,她也是無話可說,神情淡定的說「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你不應該害怕嗎?」女官兵也是佩服蘇心優臉上的淡定從容反問她。

蘇心優冷哼「怕?難道我怕你就會放過我嗎?」

「不會!」

「然後呢?」

她面上輕柔的說「我來找你只有一件事情,非常簡單的事情,我的哥哥藤野君是被你所殺害,他從軍校出來一直在參戰爭,沒有時間娶太太,所以,我想讓你成為我哥哥的冥妻。」

「誰啊?」蘇心優故意記不起是誰,而後她想起來了,諷刺道「藤野君,喔,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用兩百支刺刀槍架在我脖子上都殺不死我的藤野。」

明明落到她手裡了還如此囂張,這女人簡直是逆天了!女軍官要被蘇心優氣死了,下令「給我綁起來!」

這麼刺激她是不理智的,但是她現在想趁亂跑出去,這女人肯定是全足了準備才會來找她。

女人以為將她關在房子里她就是砧板上的肉任割了,讓兩個人來綁她其餘的人用槍瞄準隨時開槍。

如果她真是這樣想就錯了,在那兩個人碰到她之際一個轉身越過他們來到女軍官的身旁想要一把鎖喉。

那女人也是有功夫底子的,閃過她手想要退到人群後面去,蘇心優更快的拽住她抽出腰背上的槍抵在她的頭上不屑的問她「還要綁我嗎?」

空氣一下子凝固起來,那些受過特訓的精英槍手還從來沒有看過速度這麼快的女人,快到根本沒看清她的槍就抵到了長官腦子上。

這一系列動作絕不超過三十秒,她沒想到這個女人的膽子不是一般的大,反應能力也是極敏捷的,她的手下都還沒反應過來,在這麼多槍口下將她劫持。

「不綁。」女軍官也是上慣了戰場的人,面對這麼厲害的女人,深呼吸,難怪哥哥會敗在她手下。

蘇心優目光森冷彷彿在給他們一個告誡,別惹惱我!

「放我出去!」

「放,放人!」女軍官也是害怕她會傷了自己示意她的手下退開一條路放人。 藤野櫻子聽了美男的話沒有再打她,而是用一種怨恨的眼神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後轉身走人。

等人都走完了,蘇心優才放出自己疼痛的表情,她娘的,敢打她,最好別讓她有機會出去,不然她會剷平了她藤野家族!

手上被鞭抽裂開的傷口在不停的流血,身上被那女人打了一針不知道什麼進去,內心火越來越盛,像是某種摧情的藥物,一種她從來沒有過的生理上的渴望正在她的身體里慢慢燃了起來。

可惡的女人,咬著牙任由那些葯在她的身體里發揮作用,額頭上的汗如綠豆般大一粒一粒的在她臉上冒出。

忍,她隱忍力是超強的,絕不屈服於這種葯下和發出任何聲音。

就在她忍著某種藥物的藥效時,屋樑上傳來何弘翰輕浮的聲音「嗨~美女,你這是怎麼了?嗯?」

抬頭見他正悠閑的坐在屋樑上像是在看好戲一樣望著她。

「滾下來放開我。」雖然是求他,但是她卻用的是命令的語氣。

帝國總裁,麼麼噠! 他像小孩子似的嘟起嘴不情願意的說「不要,滾下去摔得老疼了。」

「……」蘇心優無語了。

望著那個被藥物折磨得全身冒汗的女人不吭聲,他又說道「我救你,你怎麼報答我吖?」

「你想要怎麼暴打,我就怎麼暴打。」暴力對於她來說可是家常便飯。

他認真的想了下說「我還沒想好,想好了再跟你講。」

「行,等你想好了要我怎麼暴打你我再動手。」蘇心優跟他玩起文字遊戲起來。

講好條件后他才從屋樑上跳下去給她鬆綁。

他們沒有立即出去,而躲到了這屋子牆角里有個用來儲存食物的地窖裡面。

小鬼子應該是沒有發現這裡有這個地方,不然早就被打開。

裡面可是存了許多好酒,還有一些鹹菜什麼的。

「為什麼不出去?」

他老實回答「目前出不去」

蘇心優給他一個白眼說「你都能讓他們沒有任何察覺的進來了,還出不去?」

給她找了個放有乾草的地方讓她坐下,他側是四處看說「我是跟你一起進來你相信么?」

「….」相信怎麼不相信,只有他才會幹出這種事來,蘇心優再次無語了,身上的葯越來越厲害,在這冰冷的地窖中她的身體仍是沸騰的,她緊緊的抱住自己,奮力的與藥物作鬥爭,堅信自己能斗贏的!

這裡還真的是除了酒和一些鹹菜就沒有什麼了,他隨便打開了一瓶聞了下,是陳年的上好女兒紅。

他拿了兩壇過來,拿一壇酒推推她以示問她要不要的說「我跟薛副官約好了,他會三更時來攻打這裡,外面一亂我們才可以出去」因為藥物使得她身體極不舒服,她拿起酒便喝了起來,想借著酒的冰涼在降一下身體里的火。

誰知不喝還好,一喝不得了,更熱了,她熱到受不了的猛然一扔那瓶酒,還將那看著就噁心的白紅和服脫掉,扯下她的緊身衣領子,打開些好讓身體透下氣。

她的手受傷了,還在流血,何弘翰也是發現了,捉住她受傷的手說「你手流血了,我幫你包紮一下。」

本來是想直接抽回的,當他的手一碰到她時,就像冰能降她身上那沸騰的火,也就任由他為自己包紮。

只見他從梵風衣內口袋拿出一小卷繃帶和小瓶只有一次用量的類似消水的藥物給她上藥后包紮起來。

包紮好后,被他冷不防的拉開胸前的拉鏈,蘇心優整個人一斗,一手揮開他的說怒罵「流氓!」

何弘翰無辜的作投降狀說「我就只是想看看你身上有沒有傷,你穿著這皮衣不打開傷口很快就會化膿。」

「不用你管。」此時她身體越來越堅持不住了,說這句話都是從牙縫裡出來,難受得雙手握拳,面色潮紅。

「好我不管你」以示他是正人君子的遠離了她一些距離,好心的提醒她「不過我覺得你現在是真的需要我幫忙不然你會一直非常的痛苦。」

相信自己能堅持的!蘇心優沒有再理他強忍住身上某些生理上的強烈渴求,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這樣讓她真的非常難受。

是她太高估了自己的隱忍能力么?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痛苦的對他說「過來,幫我!」

「你確定?」她果然是堅持不下去了,不過他沒有有立即走過去而是反問她。

「別廢話!」她像被一千隻螞蟻鑽心,被火燒那般難受,她寧可死也不要忍受這種痛苦。

心裡更恨藤野櫻子,最好不要栽在她手裡,不然她會在她身上打十針這種葯!

何弘翰走了過去「先說好了,事後不許找我算賬,我現在可是在幫你。」

沒等她再回話,不客氣的吻住她那好看的櫻唇。

蘇心優本想是一腳踢開他的,卻被他的唇傳來那冰涼給收了回來想要踢他的想法。 第一百三十七章懵逼的李凡

這是誰的聲音。

誰敢這麼狂。

李凡的實力、資質、背景都是大部分外門弟子仰望的,如今這個聲音可以說完全沒有把李凡放在眼中。

眾人都看向某處,連正在修鍊的蛻凡境界弟子都睜開了眼睛,因為那道正飛奔來的身影速度太快了。

「這速度。」蛻凡境界瞪眼,他們自問自己拍馬屁都趕不上這樣的速度。

連蛻凡境界都如此,更別說真武層次,他們只感覺眼中一花,那道身影就飛掠了幾十丈。

而且從山頂飛掠,等於是御風飛行,就是驚鴻一瞥的飛仙人物。

「什麼時候外門出了這樣的人物。」

「難道是李才輝一級的?」

「……」

有人疑惑,有人猜測。

這一個多月來,新進弟子的三位天才,李才輝、葉曉瀟、沈星澤每天的修為的進度都不一樣,聽說如今這三人正在向蛻凡巔峰境界,可能到年底的話就能突破到靈動境界。

到那時,三人將會進入府天門內門。

這般修鍊速度,讓一眾弟子汗顏,而他們也知道,過不了多久,這三人就會在精英榜上留名。

李凡臉色驚異,他也被這般速度嚇到了,不過李凡到底有底氣,他臉色恢復平靜。

「在這外門,除了李才輝他們,還沒有人能阻得了我李凡辦事。」

李凡雖然意識到這是一位高手,可心中卻無懼,不說有門規保護,就說他李凡怕過誰。

「誰都救不了你的腿。」 愛你勝過偏執 李凡冷笑,那一腳重新抬起,對歷好踩去。

而歷好臉色蒼白,不僅是失血,還有卻是被嚇到了,他知道李凡絕對能打殘他的腿。

「是莫東嗎?」歷好呢喃一聲,他苦笑自己在危險關頭竟然出現了幻聲。

這時,那道身影落到精英聖山上,隨即如一道閃電影子,突躥過來。

「這……他還帶著一個人。」眾人看到一處空地上多了一個人,他們的臉色就震驚起來。

毫無疑問,這是剛才那道身影留下的一個人,而一個人速度快到這樣已經恐怖,竟然還帶著一個人。

李凡殘忍一笑,對著歷好的腿踩下,然而他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彷彿凝固了。

抬起的腳如何也落不下去。

「你的耳朵聾了嗎。」隨著這個聲音,李凡看到了自己身邊多了一個人。

這個人就淡淡的看著他,可李凡心底卻一顫,而他也覺得這張臉有點熟悉。

「你是誰?」李凡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