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們都是如此,更不要或處於靈力爆發最中心處的傲爽了! 第八百九十二章橫掃之勢。

「太強了,不愧是拓家的強者們,這等聯手之下施展出的攻擊,都不用說具體達到了何等強度,單單是這氣勢在爆發之時所產生的威勢便是如此強橫,實在讓人嘆服。」

感受到肌體都是被這股氣息吹刮地有些生疼,一名武者不由驚駭道。


顯然,他不是唯一一個生出這種感覺的人,他的聲音還未落下,便是有人附和起來:「對啊,尤其是那勇武二老,慘白色的劍光配合著深紫色的電弧,簡直要湮滅所有人的視線。」

「攻擊所涉及的範圍相當大不說,每一處的攻擊也是異常的密集,身處其中,就如同一個棋盤上的棋子,無論你怎麼逃,也無法脫離盤線,和下棋之人的掌控啊……」


「咱們還只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波及而已,若是這些攻擊所指是咱們,恐怕……」

在所有人看來,即便傲爽能夠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擊殺拓王,但那畢竟只是一對一的戰鬥,現在他要面對的,可是整個拓家,不用說勇武二老兩人的實力都有著超越拓王單人實力的趨勢,在他們的身後,還站著五十名左右半王境強者。

面對這般兇狠無比的攻勢,只見傲爽的雙眼之內,也是浮現出天空中那混亂的場景來,此時此刻,可以說他所有的能夠逃跑的路線都被封鎖,想要化解眼前的厄難,只能強行破之。

可強行破之的話,他能做到嗎。

「來得好。」

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傲爽並沒有在他們預想之中那般退開,而是在一聲狂笑之後,整個人猛然向前走出一步,看他這般舉動,似乎要面對面的,硬撼包括勇武二老在內的,整整五十名半王境強者的攻擊。

這小子,瘋了么。

絕大多數人,心中都是這種想法……

嗚。

而就在這時,一陣詭異的手吼之聲,卻是猛然自天空中響起,伴隨其一同而來的,是一陣陣莫名的深灰色氣息,這番氣息之內,蘊含著一抹濃重的殺戮之意,正是鱷煞之氣。

要知道,當鱷煞之氣第一次出現之時,就連魔天對此都是震驚不已,畢竟是來自於萬河之祖:吞天大鱷身體內的氣息,那股荒古而又讓人心神劇顫的意味,實力越強,感受的越位清晰。

而雖說初生牛犢不怕虎,這些武者大多數都是半王境武者,根本不知道這抹深灰色氣息到底為何物,可這也絲毫不妨礙,他們在感受到鱷煞之氣時,身體上本能做出的震顫反應。

不止是拓家的其他武者神色莫名,就連勇武二老這兩名名副其實的半王巔峰強者的眉頭都是深深地皺了起來,他們此時才猛然想起了一個問題,難道說,在和家主的戰鬥中,他都沒有使用出全力不成。

可在下一刻,一個讓他們心理防線都差點崩潰的場景,再度出現,那就是……

在傲爽的身後,猛然出現了一雙猩紅色的巨眼,起初,沒有人能知道那兩個宛若井口般幽深無比的巨眼究竟是什麼,可逐漸的,就當他們看清那仿若橫穿整個天空的輪廓之後,他們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

這是……一頭巨鱷的虛影。

這頭巨鱷,不知從何處而來,即便所有人都知道它只是一道虛影,可在見到之後,心中還是猛然震顫了一番,尤其是那雙漠視一切生靈,似乎要抹殺一切、冰冷無比的猩紅雙眸,彷彿穿透了萬千虛空,直達他們的內心深處。

「噗。」

一些境界較低的胡人域武者,甚至因此而直接吐了一口鮮~血,他們不是弱者,相反,他們自小便是生長在生存法則極為殘酷的沙漠中,他們當中幾乎所有人都經歷過生死間的搏殺,但,不知怎麼回事,在見到這頭巨鱷的虛影后,他們根本控制不住體內的氣血。

「大……鱷……滅……荒……爪。」


低沉無比的聲音,隨著傲爽的雙眼微微眯起,驟然在天空中響徹開來,一身充裕而又強橫的靈力徹底爆發開來的同時,無數股深灰色的氣息,也是如同江河入海之後再逆流一般,在天空中揮灑出兇猛無比的海浪來。

此時的傲爽,就如同那荒古之時的戰神,舉手抬足之間,莫不迸發出一股毀滅的氣息,裂天血戟雖然被他橫插於一旁的虛空之中,但他那整條右臂之上,都是覆蓋了一整片的灰色鱗甲,在身後那巨鱷虛影的烘托之下,整個場面變得更加混亂起來,可就在那灰色氣息衝擊之間,傲爽的右臂,猛然一揮。

這一瞬間,幾乎沒有人能夠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所有人都是感覺,傲爽那抬起的右手,仿若抓住了蒼穹一般,他這一揮手,時間彷彿都靜止了下來,就連被烏雲掩蓋住的太陽,似乎都完全失去了顏色。

拓家強者們的攻擊毫無差別性,傲爽的這招大鱷滅荒爪同樣是如此,在鱷煞之氣的繚繞之下,傲爽的整條右臂都是在空中無限放大起來,轉瞬之間,便是擁有了數十丈的高度,仿若一道貫徹古今的天碑,壓在了所有人的心弦之上。

轟隆隆。

只聽得巨大的轟鳴之聲傳來,沉鬱無比的灰色氣息,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是集體失聰,鱷煞之氣和殺意肆意席捲開來,一大片沙漠,都是被卷積起了大片的沙塵。

城鎮之內,幾乎所有房屋都是瞬間坍塌,這還不算結束,在鱷煞之氣的面前,什麼沾染著炎光的骨劍,什麼閃爍著紫色電弧的強橫肉體,都失去了原有的氣勢,當即便是被掀飛開來,就連不遠處的觀戰之人,都是被衝擊的吐血不止。

即便,有些人知道戰鬥一旦開始,必然會掀起不小的波瀾,為了不受到波及,他們早就退到了一個自認為安全的位置,當然了,其中還是有一些自命不凡的強者們,並沒有後退,或許是因為他們對自己的實力有著十足的認可,或許是因為什麼其他的原因,但,他們全部失算了……

仿若割麥子一般,所有人的身體都是不受控制地向後倒飛出去,算上原本便是被勁風掀飛的武者,此時,除了傲爽之外,竟然沒有任何一人能夠在穩穩地懸立於天空之上,這般場景,實在讓人心生畏懼。

「這……這真的是人類能夠擁有的力量,他只是一個少年啊,以一人之力,對抗整個拓家的武者,不僅沒有露出什麼敗象,更是在一招之內將所有人都震退。」

不怪他們如此想,在遠古殺場之內,最強者也就是半王巔峰而已,可哪怕是再強的半王巔峰,面對著勇武二老這兩名半王巔峰,再加上將近五十名半王,也不可能這樣強勢。

呼……呼……

而此時,傲爽也是大口喘著粗氣,胸脯劇烈地起伏著,剛才那一擊,他自然已經是全力施為了,並且因為是使用大鱷滅荒爪,即便他修鍊了大魔囚天功,但丹田內的靈力還是消耗了整整一半,這般消耗,即便是他,都有些承受不起。

可不得不說,效果也不是一般的好,這一擊之後,已經徹底起到了立威的作用,一招之內將包括勇武二老在內的五十多名半王武者放倒,這很容易讓人生出一種感覺,那就是……

在靈王境以下,若論單挑能力的話,他是無敵的。

當然了,這也並不證明,傲爽就有著以一人之力滅殺整個拓家武者的實力,雖然所有人都為傲爽的實力感到震驚,但他們也不是傻子,這般兇狠的攻擊,應該已經是這少年的極限了,本就經過了和拓王戰鬥的他,還能不能使用出剛才那招,恐怕都要另說。

右手一翻,自空間戒內取出了數十枚丹藥,並且一股腦的塞入嘴中之後,傲爽又取出了幾枚閃爍著特殊靈光的丹藥來,三枚丹藥,分別閃爍著土黃色、火紅色和淡青色的靈光。

這三枚丹藥,可以說是很有講究的,不僅是因為它們的價值都是不菲,而且,這也是傲爽第一次在戰鬥中使用出來,都是一種增幅丹藥,在短時間內,提升武者某一方面的能力。

土黃色的那枚丹藥,能夠短暫性地提升傲爽的肉體力量,而火紅色的那枚,則是能夠增加傲爽的肉體強度,也就是相當於一枚防禦丹藥,至於那淡青色的丹藥,能夠增加傲爽的反應速度,和身體速度。

別看只是臨時性地提高武者的能力,可如果是兩名實力相差不多的武者戰鬥,其中一人哪怕不是接連吞服三枚,只是吞掉一枚,恐怕都能起到瞬間建立起優勢的作用。

所以,傲爽吞服這三枚丹藥,一是為了能讓自己變得持久一些,第二個原因,就是想要多拖延一些時間了,在他的想象中,如果事情順利的話,西門無悲應該已經帶著大軍,行進了很遠的路程了,至於這次到底能不能儘可能地發揮這三枚丹藥的價值,就沒人能說得好了。

……

感冒了,相當嚴重,可以說是身心疲累啊,朋友們也多穿一些,最近這流行性感冒,可以說是鬧得人心惶惶。 第八百九十三章勇老的決定

一向穩若泰山,神色間不會輕易流露出任何錶情的勇武二老,在此時的神情也是有些難看,傲爽的實力,實在有些超出他們的預料和承受範圍,就在那在鱗甲包裹之下的巨大手臂出現在天空中的一瞬間,他們只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氣息。

怪不得家主即便是在火力全開的狀態下,都不能獲得任何建樹,這小子,確實有些邪門啊……

面面相覷,勇武二老的雙眼隨之微微眯了起來,因為兩人在家族內的地位問題,他們此次前來,並不是為了能讓拓家立威,只是要保住在場絕大多數的拓家之人,能夠安全趕來,並且安逸回去。

能不能立威,在兩人看來並不是很重要,畢竟拓家作為沙漠中三大勢力之一,存在的時間已經不短,哪怕猛然間失去幾名強者,也不會就此隕落,但如果照這個趨勢下去的話,恐怕拓家的損失還會擴大幾杯不止。

儘管眼珠轉了半天,可不得不說,武老還是沒能想出什麼有效的法子來,可就在這時,勇老得眼神卻是瞄了過來,於是乎他也是猛然想起,有老勇在,自己何須想什麼對策,只要問他就好了。

連忙問道:「老勇,怎麼辦。」

面色微凝,其實不用武老問,勇老從剛才那一擊之後,便也一直在思索著這個問題,只不過一直沒能思索出個所以然來,最好的辦法,莫過於兩人單獨出手,消耗傲爽的實力了。

一擁而上的話,不見得是什麼好事,因為傲爽到時候會沒有任何的顧忌,所有人都是他的敵人,可他們拓家之人就不是如此了,奮力出手之餘,還要謹慎一些,免得傷害到自己武者,如此一來,攻擊必然會變得畏首畏尾。

望向武老,勇老的聲音也是在綿綿細雨中化作了一道細微的絲線,悄然傳出了前者的耳中,僅憑這份凝音的功夫,便足以看出其不凡:「消耗戰應該會更合適一些吧,也就是車輪戰,雖然方法有些不盡人意,但確實一種最安全和實用的方法了,畢竟……」

而不待勇老的話說完,一道類似於咆哮的怒吼之聲,猛然自人群中傳了出來,聲若奔雷:「我的弟弟,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又招惹了誰,你真是在找死啊。」

眾人下意識地望去,發現也是一名來自於胡人域帝都家族內的強者,只不過這個家族並沒擁有怎麼強大的勢力,因此在看到此人之時,絕大多數人甚至都叫不出他的名字。

咦。

可見到這一幕場景之後,勇老卻是抿住了嘴,露出一副若有所思之色,環顧左右,當發現很多胡人域武者,也是流露出一種或是有些畏懼,或是有些憤怒的神情之後,他終是明白了什麼。

「老武,別著急動手……」

嗯。

聽到前者的話后,武老微微一愣,剛剛不還是說好使用一種車輪戰的形式將這少年生生耗死,難道又改變主意了不成,可不管如何,他還是接著話反問道:「怎麼了。」

「呵呵……」

回答他的,是一聲有些壓制不住似的笑意:「老武,難道你沒有發現,這小子有些煩了眾怒的前兆么,既然如此的話,咱們何不推波助瀾,讓他站在真正的風口浪尖上。」

起初,當聽到這抹笑意之時,武老的雙眉反而皺的更緊了,他都不記得,自己有多長時間沒有聽到過老勇發出的笑聲了,而在這種時候,不得不說,這道笑聲更是出乎他的預料。

可當他繼續聽到了接下來的話后,他這才明白了,為何勇老會笑出來了……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守得雲開見月明,兩人的心情,或許就是這兩句話的真實寫照,剛剛還為了這個少年無比頭疼的兩人,幾乎瞬間便是找到了一個突破口,由不得勇老不笑出來。

「可是……話又說回來,這種行為,會不會同樣犯了眾怒。」

心有擔憂之下,武老最終還是問了出來,現在拓家可是因為這個少年,接連損失了將近十名強者,正是外患之際,若再因此而招惹了沙漠中的其他勢力,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哼。」

勇老冷哼一聲, 山里人家︰巧手農妻腹黑夫 :「老武,難道你沒有感覺出什麼來么,這小子今日前來,根本就不是針對咱們拓家的,只不過家族內先前的幾名強者死亡,也只是因為求救煙花而已,而且,最開始之時,可是不止咱們拓家之人隕落……」

據情報上說,雖然拓家隕落的強者頗多,但也有著幾名拓跋家和胡人域皇家的人,槍打出頭鳥,最先站出來的,正是拓家,這也就使得,他們因此而折損了一名大將,拓王。

而事到如今,拓家如果再不惜代價,繼續當這個出頭鳥的話,他們無異於犯下了一個極為嚴重的錯誤,況且如今拓王已死,他勇老必須在這種時候站出來,決定接下來的動向。

「老武,在這種時候,咱們已經沒有那個必要,去在乎到底會不會引起眾怒了,難道你沒有發現,有些人,已經開始看起咱們笑話了啊……」

說到這裡,不僅勇老的神色變得陰沉下來,就連武老的面色,也是如同鋪上了一層寒霜,作為沙漠中三大勢力之一,再加上兩人那超人數等的地位,他們怎可能讓拓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看笑話。

「老勇,從一百年前,我就一直聽你的,今天我還聽你的,你說吧,究竟該怎麼做。」

一百年前,兩人共同攻打中原域時,勇老便是充當著一個智囊的身份,雖然他的個人實力也很強,但相較於武老來說,還是要差上一個層次,可這卻不證明,他的作用要比武老小,因為,他的頭腦要比武老靈光的多,甚至就連當年中原域的大將軍,對勇老都要高看一分。

「按照我說的做即可……」

望了一眼那邊剛剛吞服下數十枚丹藥,正在恢復實力的傲爽,勇老反而鎮定了下來,嘴唇微抿,給所有拓家之人傳音道:「下一刻,當我喊出『給我殺』這三個字時,所有人都給我狠狠地衝擊向那個小子,只不過,不管他有沒有做出還擊,你們都給我在第一時間退開。」

感受到聲音在耳畔響起后,拓家眾人神情一怔,可當他們發現,發出聲音之人是勇老后,誰都沒有說話,反而是靜下心來傾聽著,在拓王剛剛隕落的關頭,能夠讓眾人心服口服的,或許也只剩下勇武二老了。

「記住我先前的話,雖然先前的動作也很重要,但接下來,才是最為關鍵之處,不要盲目的退開,你們撤退的路線,要恰巧經過幾名或是拓跋家、或是皇家、或是其他勢力的人……」

勇老的話,實則已經說的十分明顯,而這般舉動,也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強行將所有人都拉下水,這趟混水,本就不應該由他們拓家之人獨趟,至於能拉下多少人,還是要看效果好不好了……

拓家能夠在沙漠中有著三大勢力之一的地位,其中自然是不乏精明之輩,幾乎一瞬間,便是明白了勇老得意思,隨之點了點頭,神色間也是流露出一種恍然大悟的神情。

而其他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做,但見到都有人點頭之後,哪怕是有著不懂裝懂的嫌疑,也是緊跟著點了點頭,難道,勇老會在這種時候特意詢問一下眾人,自己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見大多數人都露出一副明白的神情后,勇老也是暗自頜首,其實他又怎能不知道,其中絕大數人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還是擲地有聲,一字一句地厲聲道:「給……我……殺。」

咬牙切齒地聲音,似乎也在映襯著此時勇老那憤怒的心情,其中自然有些是因為家族內蒙此劫難的原因,還有一部分,是因為被人看了笑話的因素在內。

「殺。」

裝,自然也要裝的像點,勇老的暴喝之後,是眾人的齊聲怒吼,各式各樣的靈器,衝擊著四方的雨幕,種類繁多的攻擊,破碎著本就不堪一擊的虛空,骨劍與紫色電弧,也是再度呈現在眾人的眼前……

不過,明眼人還是能感受出,經過剛才傲爽給予眾人的重創之後,不管是一眾拓家之人,還是勇武二老,攻擊都不似最開始那般強橫,可不管如此,眾多觀戰之人,還是退到了一個較遠的距離,吃一塹長一智,就是這個意思。

……

輸了點液,但也沒好上多少,不知怎麼回事,當看到手背上的針孔后,心中突然升起一種感慨,西藥,或許還真是不比中藥,要是感冒還沒好的話,還真的去看看老中醫了。

還是提醒朋友們一些,多穿點衣服,現在不僅這天氣變幻無常,就連各種熱氣流和冷氣流也是不知啥時候就會到來。 第八百九十四章血龍劍!

見周圍眾多勢力的人手竟再度相繼退開,時刻觀察著四周動向的傲爽,雙眼隨之眯了眯,不過倒並沒有說什麼,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尤其是當他看到拓家之人露出一副環顧左右,似乎在等待著什麼時的神情時,那種感覺更是尤為的明顯。

你們不是看得很高興么?哈哈!想看我們拓家的笑話,必須讓你們付出代價!

揮舞著手中骨劍的勇老,一邊沖伐向傲爽,心中一邊暗想到,此時此刻,如果拋開拓家一眾強者隕落的話,他都不那麼嫉恨傲爽了,反而感到其他勢力的強者們,實在當不上強者二字。

哪怕是在最開始時,傲爽也不是就擊殺了拓家的強者,其中自然是有著拓跋家,甚至是皇家的人,只不過他們既沒有燃放求救煙花,也沒能來得及告知自己家族情況罷了。

可憑什麼,要讓拓家當這麼出頭鳥?

算上拓王的死,拓家在今天, 兌換小領地 ,這等損失,哪怕是拓家也承受不起,而現在,勇老就把這一切,都歸功於這些看熱鬧的家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