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厲承蒼也看到了他,只是他的眼神只有冰涼。

瓏五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竟然是偽女主和男主大人。

那不成這個智障和偽女主還有什麼淵源,比如恩怨情仇小話本之類的。

要真是那樣她估計就要做掉一個了。

系統:!!!

[小姐姐人家就看了一眼!]

瓏五:[嗯,所以我也只是考慮一下,沒有付諸於行動。]

系統:小姐姐最近太溫柔,它都忘了她是個多兇殘的小姐姐了。

空間里的小鯨魚撲扇了兩下翅膀,似乎是想找一下存在感,然而瓏五已經把系統屏蔽了。

瓏五覺得她還真得查一下,不然她不放心,雖然知道騰梟那個智障不會喜歡別人,但她就是不喜歡。

厲承蒼還不知道她因為他的一個眼神已經想了這麼多了。

頒獎典禮結束后,還有慶功宴,不過這個不是必須參加。

厲承蒼並不是一個愛熱鬧的人,所以準備提前離開。

「我帶你去見個人。」瓏五到厲承蒼的車邊。

「是虞司令?」厲承蒼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嗯。」瓏五點頭。

「這太快了吧,再等等吧。」厲承蒼道。

他們才在一起一天,她就帶他回去。

而起,以他現在的身份地位,還有他們之間將近十歲的差距,怕是虞司令也不會同意的。

「那好吧,隨你。」瓏五隻是覺得正好回來,就直接介紹了,倒也不著急。



「你和陶江江有什麼關係?」瓏五問厲承蒼。

「誰?」厲承蒼被問蒙了。

瓏五,不是偽女主?那就是男主大人了?

「你今天在台上看的是傅征?」瓏五換了個人。

提到傅征,厲承蒼的表情變了一下。

瓏五:還真是男主大人。

厲承蒼停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我和他曾經是一起在軍區的隊友。」

但是這貨現在卻跑到特種部隊來了,不會是男主幹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吧? 我有一張小地圖 瓏五惡意揣測男主。

她不問,他就一個人慢慢的說。

原來傅征和厲承蒼之間曾經有一段非常不好的過往。

那時候厲承蒼從家裡出來參軍,和傅征被分到一個軍營,兩人是上下鋪。

厲承蒼為了謀生,傅征為了歷練。

厲承蒼雖然沒什麼文化,但見識長遠,兩個人很快就成為了好朋友。

傅征作為男主,比然是飛速成長,誰知道厲承蒼竟也不弱,幾乎是和他同步前行,當時兩個人在軍區很有名。

知道一次卧底任務,有餘情況特殊,經過了層層篩選,最後才選了他們兩個。

也是這次任務,結束了兩人的友誼。

當時他們都成功潛入敵方,原本是要解救人質,可誰知預定接應的傅征並沒有出現。

致使厲承蒼在成功解救人質后無法脫身,為保護人質的安全,最後一位卧底同志挺身而出,犧牲了自己,救下了他們。

回到軍區后,厲承蒼質問傅征問什麼來晚了。

可傅征竟然咬口不認。

這次行動還是成功了,並且剿滅了當時很著名的一夥土匪。

傅征因此被獎勵。

厲承蒼很是不解,後來他才知道,傅征把那位犧牲了的同志的功勞攬到了自己身上。

這也讓厲承蒼徹底看清了他,他沒有證據揭發,沒多久就主動調到特種部隊了。

瓏五微微皺眉,這個男主好像也有點崩壞啊?

強別人功勞的事情,一般難治可干不出來。

「他為什麼沒去接應你?」瓏五問厲承蒼。

厲承蒼搖搖頭,他並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後來也沒有查清楚,可這確實是傅征的過失。

對於因為他的過失而犧牲的戰友,傅征竟然強他的功績,厲承蒼不能容忍。

「你確定傅征是強那位同志的功勞?」瓏五心中有點疑惑,這件事有問題。

傅征再怎麼說也是男主,他必然不會無緣無故的去強一個人的功勞。

「我當然確定,他傳出去消息的時候我就在旁邊。」 瓏五眯起眼,這才是問題的所在。

傅征想要搶的,也許根本就不是那位戰士的功勞,而是厲承蒼的!

按照厲承蒼的說法,傅征以前和他關係一直很好,這件事之後才疏遠了。

可是,要知道,傅征在在那之前就已經遲到過了。

那就說明真正的問題是之前就出現了。

厲承蒼是對他主動疏遠,但他對於厲承蒼卻並沒有疏遠的原因。

不僅如此,傅征敢這麼明目張胆的搶別人的功績他難道就不怕厲承蒼舉報他嗎?

如果不怕,他就必定是有什麼依仗。

面對厲承蒼的質疑他似乎並沒有要解釋,反而有些想要打壓他的意思。

為什麼這個智障總是要有這麼麻煩的背景資料,瓏五有點想把他扔掉,麻煩。

厲承蒼要是知道瓏五現在是怎麼想的估計得氣炸。



時間過得飛快,已轉眼瓏五開學的時候就到了。

厲承蒼已經漸漸習慣了她在身邊的日子,突然間她要走了,他心裡有些空落落的。

瓏五開學了也才大二,還有三年的時間,厲承蒼想想忽然覺得時間好長。

可他也不可能硬是把她留下來。

「到了學校記得常給我打電話,不方便的時候也要記得給我寫信。」厲承蒼幫瓏五收拾了宿舍里的東西,不忘叮囑她。

瓏五的學校在另一個城市,想要讓她周末回來看看是不可能了。

厲承蒼雖然開起來冷酷,嚴肅,但和他相處多了才會知道,他其實是個挺溫柔體貼的人。

對於瓏五的事幾乎是事無巨細的照顧著。

他已經習慣了她在樓上的感覺,現在東西都收起來,屋子恢復了原來的樣子,看著竟有點荒涼,慘淡的意味。

「知道了。」瓏五從行李箱的一角抽出一包切好的乾酪嚼起來。

從她準備出發,虞家一家人,外加一個厲承蒼,把這些事都不知道囑咐了多少遍了。

瓏五一度懷疑,小姑娘特意跑到別的地方去上學,就是被他們煩的。

厲承蒼也想送她去學校,可他不能隨意離開部隊去那麼遠的地方。

而且還有一個不知道他的虞父,在等著送自己的寶貝女兒呢。

「小姝千萬要記得常會來看爸爸呀?」臨上車之前,虞父也在叮囑她。

「我知道了,爸你快回去吧。」瓏五招招手上了車。

「爸你放心吧,還有我呢,我們先走了。」虞城斐提著瓏五的行李道。

讓瓏五一個女生自己走這種事,對於愛女如命的虞父來說自然是不可能是了。

所以她走的時候一定要有一個哥哥把她送到地方。

這個年代的火車還是普通的綠皮火車,速度很慢,到學校要兩天。

不過好在比較穩當。

瓏五他們兩個人包了一間軟卧,有條件享受更好的待遇為什麼要委屈自己?

虞父還特意給她挑的封閉式的,每個包廂都有獨立的空間,免於被別人打擾。

虞城斐把東西安置好,「小姝你幹嘛非要選這麼遠的一個學校,這要是有個急事,我們都來不及去幫你。」

虞城斐語氣里滿是無奈,可又捨不得責備她。

「好啦,二哥,我放假馬上就回來好吧。」瓏五真的是感覺到被念叨的耳朵起繭子了。

從前她可真沒被人這麼念叨過。

「二哥我餓了,你快去給我準備吃的好不好?」瓏五為了防止他繼續嘮叨,趕緊把他支開。

虞城斐哪裡不知道她是嫌麻煩了,但他又哪裡捨得瓏五受苦。

只好去給他買飯。

餐車的距離稍微有點遠,需要穿越好幾節車廂。

「哎,等一下。」

虞城斐正走著,忽然有人叫住他。

虞城斐回頭,是一個打扮簡單,身材高挑,大約二十齣頭的女孩,他看著有點眼熟,「你是?」

「你是虞二哥吧?」 大技術霸主系統 那姑娘沖他眨了眨眼睛。

虞城斐一下子想不起來自己是在哪裡見過她。

「我是芯汐啊,小時候我還和我姨媽去過你們家呢,不記得啦。」那姑娘笑道。

見他還是沒想起來,她有點泄氣,「你這個人,明明比我大,怎麼記性這麼不好啊,我姨媽是從前傅將軍的妻子啊。」

「奧!」她這麼一說,虞城斐終於想起來了,「你是白夫人的侄女!」

白芯汐點點頭。

「這麼多年不見你都長這麼大了。」虞城斐感嘆。

白芯汐的姨媽是傅老將軍的前妻,小時候她曾經來軍區玩過。

那時候虞美人還小,又沒有了母親,虞父的工作又忙,沒有那麼多時間照顧她,親戚能夠幫忙照顧一下也是有限。

所以兩兄弟幾乎童年都伴隨著照顧虞美人。

對於外來的小姑娘記憶印象也就不是很深。

再後來,白夫人和傅將軍離婚了,他們也就沒有再見過,不過沒想到她倒是一眼就認出他來了。

江湖小霸王 虞城斐抱歉一笑,「你倒是還和小時候一樣,白夫人現在還好嗎?」

白芯汐聽到他提起白夫人,微微嘆了口氣,「我姨媽倒是還好,只是這麼多年她一直惦記著我那個被人偷走了的表哥,從來沒有放棄尋找,挺辛苦的。」

虞城斐聽了也有些感嘆,當年傅將軍與白夫人本事軍區最令人羨慕的神仙眷侶。

他們有一個兒子,傅令,從小就被稱天才的人。

當時甚至連他們都對傅令的家庭頗為羨慕,說起來他們和傅令還曾是不錯的朋友。

可就是這樣幸福的家庭,沒過多久竟然出了孩子被拐賣的事情。

具體情況虞城斐不知道,他只知道傅令被拐走沒多久之後,傅將軍和白夫人就離婚了。

而不到一年的時間,傅將軍竟然去了白夫人的表妹白琪,也就是現在的傅夫人,並且不到半年就生下了傅征。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因為這件事,傅家也搬出來軍區大院,原本交好的幾家也漸漸疏遠了。

「你這是要去哪啊?」虞城斐問她。

「去上學,我就在隔壁市的方城大學讀心理學專業。」白芯汐一個人出來,難得遇上個人,很是高興。

「是嗎?那真是巧了,我家小姝也在方城上學。」虞城斐也心情不錯。

這麼巧遇上一個認識的人,以後說不定可以在他們不在的時候幫小姝一下。

「真的!」白芯汐是個活潑的性子,聽說瓏五也在,非要過去和他打個招呼。

虞城斐原本也有讓她們認識的意思,乾脆直接請了她吃午飯,買好東西一起回去。

瓏五一個人坐在車廂里刷著單機遊戲,boss都已經被打翻N次了,虞城斐還沒有回來。

「就這麼大一個火車,總不至於走丟了吧?」

瓏五開門朝外面看了一眼,走廊里吵吵鬧鬧的不知是發生了什麼事。 虞城斐和白芯汐又過了好一會才回來。

一進門就看到瓏五癱在床上,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小姝怎麼了?」 重生女王萬萬歲 虞城斐嚇了一跳。

「二哥,你再不回來我就要餓死了。」瓏五連眼睛都不想睜,懷裡還抱著一袋乾酪片。

虞城斐嘴角一抽。

小姝這個假期也不知是怎麼了,雖然不再每天吵著要參軍了,卻胃口大開,總是嚷著餓。

可是他能怎樣呢,只能哄著了。

「抱歉,路上遇到了一個人,耽擱了一會兒,二哥給你買了好幾個菜,快起來吃吧。」

「噗。」他身後一個一個女孩笑了。

瓏五看了一眼,有點眼熟卻並不認識。

不過,現在除了食物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吸引她的注意力。

「哎,你都不好奇我是誰啊?」白芯汐對於瓏五的反應有點意外。

她見到虞美人的時候虞美人才兩歲,還沒有記事呢,自然也就談不上性格如何。

「小姝,這是,」虞城斐給她介紹白芯汐,說道一半頓了一下,他原本是想說白夫人的侄女,但又想起來,瓏五對白夫人也沒有印象。

「我可是你哥的女朋友哦。」白芯汐故意逗她。

瓏五本身年紀不大,看著又有點顯小,所以白芯汐還以為她是在方城讀高中。

「白小姐不要臉亂說!」還沒等瓏五說話,虞城斐就已經先反駁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