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精神衝擊的力量,卻是絲毫不弱,繼續衝擊。

“天龍之身!”龍天雍大吼一聲,全身的元氣都快速的聚集在一起,在身前形成了一層層的防禦波動。


天龍之身,是最強的元氣防禦之法,龍天雍有信心,即便是面對獨孤萬道的一擊,在自己早有準備的情況下,短時間內也可以抗住。

然而,涎魂獸真王的攻擊並不是鍊師元氣的凝聚,而是精神力的凝形,而且這股精神力的強大,已經完全超出了龍天雍的認知範圍之內。

數百層的防禦波動,只是一個呼吸之間就被擊穿,然後燃燒的精神衝擊朝着龍天雍的眉心衝了過去。

龍天雍再次怒吼,身形如被電擊,整個人都在這一瞬間飛了出去。

同時間,隱藏在暗中,遁形無影的百念有爲,也是發出了一聲沉悶的痛苦聲音,然後他的身體也飛了起來。

“都給我去死!”涎魂獸真王僅有的兩條後肢,猛然掀起了地面的石塊,無數的石塊飛起,往龍天雍,百念有爲的身體激射了過去。

“嘭嘭嘭!”石塊連續擊中兩人,發出連串聲響,然後化作碎片,飛灰空氣之中。


而龍天雍和百念有爲兩人,在這連番的打擊中,身體都出現了數百個血洞,鮮血流淌一地,人更是直接就摔在了地上,動都動不得一下。

四個人中,劍無敵已經失去戰鬥力,而龍天雍和百念有爲也在剛纔的情況下受到重創,涎魂獸真王這一下的突然爆發,直接就扭轉了整個戰局。

整個過程,發生僅僅在幾個呼吸之間。

“哈哈哈!”涎魂獸真王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受死!”劉封卻是沒有絲毫的畏懼,再次揮動了血劍,再一次使出了劍四!

涎魂獸的身體移動已經十分遲緩,剛纔神念燃燒突然爆發,雖然重創了龍天雍和百念有爲兩人,但是自身卻同樣陷入了一種極度虛弱之中。

面對劉封的一劍,它甚至都沒有來得及閃避,被刺個正着中!


但是,它更加猙獰的狂笑了起來:“你一個人,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一旦我精神力恢復,只要一個念頭就能讓你魂飛魄散!”

“能不能換句詞!”劉封冷笑一聲:“你神念燃燒,擅自不能傷我,我會給你回覆精神力的機會!”

他的話讓涎魂獸真王的笑聲啞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助和憤怒的表情。

宋少,夫人今天有點怪 ,直接就拔出了血劍,然後再次出劍!

這個時候,他出劍沒有任何的技巧可言,只是一味求快,要在最短的時間給給涎魂獸真王帶來最多的傷害,讓它的身體進一步的虛弱。

眨眼之間,涎魂獸真王身上,又多出了數十道傷口,每一道都是皮開肉綻、深入見骨,甚至隱約看見了頭顱深處的魂囊。

血煞之氣,在涎魂獸真王體內縱橫,更是直接壓制它的精神力,讓它更加的虛弱。

涎魂獸真王本是極具智慧的惡獸,然而此時此刻,卻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辦法,只能在一劍又一劍的縫隙中尋求生存:“人類,快住手,你不就是想要魂涎嗎?我可以給你所有的涎魂獸!”

“殺了你,我能得到更多的神魂涎!”劉封冷笑一聲,他的神念至始至終都保持着絕對的冷靜,不管涎魂獸真王說什麼,都毫不動搖。因爲他知道,涎魂獸真王狡詐無比,此刻依舊有最後的反擊之力,自己只要有稍微的動搖,就可能被其乘虛而入。

“小子,快住手啊!”

“小子,你住手,我們一切好商量!”

“小子,雖然你有那把詭異的血劍,但是你真當我殺不了你嗎,我只是不願燃燒太多神念,因爲那樣會讓我虛弱很長一段時間,但是你逼得我太急了,我會不惜一切代價,哪怕我自己神魂俱滅,我也會先殺死你!”

“啊啊啊啊!”涎魂獸真王徹底發狂了,在劉封的連續攻擊下,它已經站立不穩,倒在地上,而僅有的兩隻後肢瘋狂的抖動了起來:“小子,是你逼我的,我要你死!”

“死!”

“死!”

“死!”

一個“死”字,在天空中響起,涎魂獸真王的神念如海嘯一樣的涌出,然後蓬的一聲,劇烈燃燒了起來。

整個空間都震動了,如同要燃燒了一般,連天地氣息都在一瞬間化作了虛無,成爲了精神波動的一部分。

這一刻,涎魂獸真王,已經完全豁出去了,他徹底燃燒了神念,發動了玉石俱焚的一擊。

劉封整個人都被包裹在神念燃燒之中,他的護念神符已經破碎,此刻只能依靠血劍的血煞氣息和自身的精神力抵抗。

幾個呼吸之間,燃燒的神念就已經進入到了他的腦海之中。

然而,他卻依舊冰冷着臉,甚至看着發狂一樣的涎魂獸真王,嘴角浮現出了一抹冷笑。

“難道這小子有什麼詭計?”涎魂獸真王心中涌現了一抹不詳的預感,然而燃燒的神念,卻是勢如破竹,很快就衝入了劉封的泥丸,然後衝擊在他的神念深處。

只是一個念頭轉動,劉封的神念都燃燒了起來,被涎魂獸真王徹底佔據!

“如此弱小的神念,即便有陰謀詭計,又能如何?”涎魂獸真王,終於放下心來,在心中冷笑了一聲。

然而突然之間,在劉封泥丸那燃燒的神念之中,卻是有一股莫大的力量衝擊而來,這股力量強大無比,超出了涎魂獸真王的意料。

這道衝擊,直接就破開了涎魂獸真王的神念,連燃燒的神念之火都被一瞬間就刺穿,撲滅。而這股力量,卻依舊沒有消失,反而是沿着自己的神念波動,尋找到了隱藏在虛空中神唸的軌跡,直接轟擊在它的心神之上。

“啊!”涎魂獸真王發出淒厲的慘叫之聲,如同遭受了無法承受的打擊,躺在地上的身體都彈起了數丈高:“這是什麼東西?爲什麼會如此強大!”

遠處,兩道精神衝擊,一前一後,也突然出現! 「夠了,不用在張開你的臭嘴說那些沒用的廢話了!哼!」震虎再度怒斥一聲,目光直直的盯住海東閣說道:「小子,今天你必死無疑。不僅包括你,所有下等國的賤民都要死。」

「桀桀桀桀!!」

聞言,海東閣不怒反笑,一臉的瘋狂之色。那雙猩紅的雙眸閃動著濃濃的殺意。

手上結了一個非常奇怪的手印,剎那間,一道道黑光從其體內噴射而出,那張臉竟變得如雪一般蒼白。

「賤民?!哈哈哈!在我的眼中你們這些傢伙才是賤民,只配成為我的養料。既然如此!就一起死吧,和林東一樣。你們都將成為我魂嘯的養料!」

「凝!怨靈附體!」

轟!

隨著一道悶響,海東閣體外黑光暴增數倍不止!一道道黑氣蔓延,彷彿連周圍的溫度都在急劇的銳減。

而此刻海東閣卻變得極為恐怖,一道道血紋掛在他的臉上。不光如此,他的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一片漆黑,漆黑到彷彿只需要一眼就能吞併人的靈魂。

口中仿若是無意識的發出咔咔的咀嚼之聲,夾雜著一聲聲低沉恐怖的笑聲。

「你們都要死……桀桀桀桀……都要成為我的養料,滋長我的實力。桀桀桀桀,你們誰都逃不出我的手心。」

「這……」

看到海東閣現在的樣子,包括震虎在內的所有人都是一愣,心底下意識的升起一股膽寒,主要是海東閣眸子中的怨恨之色太過濃烈,只看一眼便感覺周身一緊。

震虎最先反應過來,手足巨錘緊握,哼聲道:「裝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讓我成為你的養料!去死吧!」

話音剛落,震虎一個錯步,整個人如一輛巨型坦克一般,每一步都讓大地一陣顫抖,留下一個厚重的腳印。

雖然震虎的速度並不快,就算是一般的修士想躲也能躲開,只要不和震虎近距離接觸就成,力量才是震虎成為中等國修士領頭羊的根本。

但海東閣卻在所有人驚疑的目光中站立不動,只是一個勁兒的冷笑。

「這小子傻了嗎?」

所有人的心頭都冒起這麼一個疑問。

而震虎見此,臉上閃過一抹厲色,手中巨錘臨近海東閣五米之時,豁然高舉。

「小子!好膽氣!不過面對我,還敢站立不動!只能證明你找死!力劈山河!」

豁然間,隨著震虎手中巨錘高舉,半空中一副虛幻的山水畫憑空出現,當真是堪稱世上最完美的傑作,炊煙裊裊,一副悠然自得的美感。

但這個時候,那巨錘突地落下,仿若一道流星墜地一般,夾雜著震耳欲聾的呼嘯之聲。

同樣的,半空中一柄巨錘的幻影也隨之出現,重劈在那副山河景畫之上。

轟隆!

一股毀天滅地的氣勢從震虎的錘上迸發,光憑這一擊,震虎的實力就看得出來,極為強悍。

這一擊完全是融合了天道之意,顯然把所修靈技的精髓掌握。一旦掌握了靈技的精髓,靈技的威力將直線上升。甚至可以媲美更高品階的靈技。

刷!

眼看著巨錘快要落在海東閣身體之上。突地!海東閣越發狂亂的瘋狂笑聲驟然停住,陰沉的聲音仿若是寒冬臘月的寒風吹拂在眾人的心頭,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

感覺最深的應該就是震虎了,當他如此近距離的看到海東閣那雙漆黑的眼睛,手上的動作竟也是一頓。

「怨靈纏身。」

歷史必須爽 ,剎那間,從他的體內冒出一道道只有模糊形狀的靈魂,隱約可見猙獰的蒼白臉孔。

突地!就在這時,原本就停頓的震虎,彷彿被施展了定身術一般,一動不動。

「這!……」

震虎驚恐的的瞪大著眼睛,他覺得身上好似被什麼東西束縛住,當即心頭一急道:「該死的!給我滾開!」

轟!

一圈無形的勁氣從他的體內投射而出,那些已經開始瀰漫在他周邊的靈魂,頃刻間被吹散一空。

不過就在這時,一隻手卻突兀的伸了過來,甚至沒有留給震虎反應的時間。

噗嗤!


一隻閃爍著灰濛濛光亮的手直接插進了震虎的心臟,又是一聲刺耳的噗嗤聲。

海東閣的手上抓著一隻還在砰砰跳動的心臟,配上他臉頰的瘋狂之色,恐怖至極。

「我……我的心臟……還給我……」

震虎的臉上掛著痛苦之色,一隻手竭力的伸向心臟,卻終究一頓,身體無力的倒在地面。

快要落地之時,震虎分明看到自己的心臟竟然被海東閣一口咬在了嘴裡,嘴角的鮮紅,不停墜落的鮮血,再配上那抹快意的笑,如同從地獄來的惡魔,恐怖,極端的恐怖。

「我竟然被一個下等國的賤民給殺了……這一屆的下等國怎麼了。真的要崛起嗎。」

這個念頭只是在震虎的腦海中一閃而過,接著便是陷入了無盡的黑色。

這一具屬於震虎的屍體在其餘中等國修士的眼中是那麼刺眼,尤其是抬眼看到海東閣那恐怖的模樣,更是毫無遮掩的閃過驚駭之色。

「媽呀!這一屆下等國的修士都是什麼怪物!怎麼一個比一個變態!」

「完了!連震虎都死了,我們還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跑!」

一時間,鳥獸雲散。

「咳咳咳……」

就在這時,海東閣卻劇烈的咳嗽起來,臉上的血紋卻迅速的蔓延下去,整張臉成赤金色,看起來就像是病入膏肓的樣子,甚至可以詭異的感覺到他體內的生機在飛速的消散,整個身體半跪在地上,呼呼的喘著粗氣。原本漆黑的雙眸此刻也恢復了清明。

「該死!這幫怨靈吸取我壽命的速度太快了,這麼一會兒已經足足折壽50年。林東!這筆賬我一定會和你算個清楚!」

噗嗤!

突地!一抹利刃卻突兀的從海東閣的背後出現,毫無徵兆的插進海東閣的后心。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