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時,雷天下的軍隊卻已經快要進城了。騎兵的速度雖然快,但要是兩邊離得有數千米遠,想在他們進城前追上,還是很難的。

於是,騎兵們更加快了速度,這時,有的馬快,有的馬慢,就造成了陣形的混亂。

“啊!”

‘咕咚’

第一批的騎兵終於掉進了毒氣陷井,平時被用來倒屎尿的小洞不遠處,就會有一個警示牌,但這麼小的警示牌,又跟地面一樣顏色,本城的人認識,外城的可就不認識了。加上打仗的時候,誰會按着修好的大路來走。

衝得快,想停也就不容易,之前全軍覆滅的兩個小伯爵,就是這樣吃的虧。這一次,塔舍爾的軍隊又一次吃了這個陷井的虧。


光是掉到那四五十米的大坑裏,就有得受了,何況下面的地面不是地面,而是深有十米的大屎坑。

掉下去的人,馬,就沒有再上來的。後面的騎兵們馬上放慢了速度。但是這種陷井的隱匿性極強。最後還是有不少有又掉了進去。終於過了那片田園,到了雷沙他們剛開始所在的地方。


他們又開始衝鋒了,但這時,雷沙的軍隊卻已經回卻了城中,20米高的鐵打吊橋已經關了起來。護城河水寬十五米,有了這道河,一般的攻城梯就無法達到城牆頂了。

可卡洛斯是派過探子的,暗的陷井他不知道,明的牆城,他怎麼會不知道呢?

騎兵們衝到了城下,看無計可施,便調頭遠離城牆五百米處停下等待。這裏已經超過了正常的遠程武器射程。


卡洛斯在後方用望遠鏡看着,牙齡咬得直響。

一次衝鋒過後,自己引以爲傲的騎兵隊,損失了近三分之一的兵力,卻一個敵人也沒殺死。於是,他急了,大叫道:“傳我命令,攻城隊走大路,加快腳步,弓箭手馬上準備,支援。槍兵離近後立塔盾。”。

而這時,城頭上的雷沙也拿着自己的望遠鏡,他的鏡片是從唐三那裏弄來的好東西。根據自己的需要,伸縮着鏡身就可以看清不同遠處的東西。現在,他正看着對面的卡洛斯,雖然全身金甲看不出表情,但雷沙還是從他的手臂亂揮中看得出,卡洛斯生氣了。

“投石隊準備,開始進攻!”雷沙一聲令下,搏瑞茲拿出了一支令牌。接着,城頭上的各大箭樓有人伸出了綠色大斯開始打信號。

一百八十名投石手,用工具搬着巨大的石頭放在投石機上,有着雷沙設計的彈簧助力裝置,這種鐵打投石機比木製的可以投更三倍重的大石塊。

‘噔’的一聲,第一批投石手拉動了機關。

‘咻咻咻’天空中飛起了近百塊大石頭。

“不可能!”卡洛斯手拿着望遠鏡已經驚叫出聲。

但事實擺在眼前,現在想說已經來不急了。接二連三的大石塊落下,順着一滾就打死三五個人,而這種投石機的效率又極高,平均每二十秒就能完成一次發射。

卡洛斯雖然不願意相信,但自己的軍隊已經死傷近萬,他連忙大叫起來:“快,全軍前進,到投石機發射不到的角度去,快攻城!!”。

大旗再次揮舞,塔舍爾的士兵們又開始加速。但此時,他們的心裏已經沒有來時的那種暢快了,一會兒快,一會兒慢,敵人沒打到,自己已經死了近兩萬人。放在誰,都會心裏沒有底的。

雷沙大笑着,“哈哈哈,好,再投一分鐘,這幫兔崽子跑得還挺快的。”。 當塔舍爾的軍隊終於都到了城下兩百米的距離後,已經損失了近四萬人。

卡洛斯再也受不了了,他一催馬,帶着親衛隊親自殺向了攻城戰的陣地中。按理說這是兵家大忌,將帥不可以直接加入到攻城這種危險的活動裏的。

但看到自己有生以來第一次的慘敗,他的氣血沸騰,完全忘記了這些所謂的兵法。

“主人,投石的最小距離已經調好了,但城牆距離有限,不能再向後退了,可能用不上了。”搏瑞茲如實的稟報着。

雷沙手按城頭,指着下方,“好了,投石隊表現很好,兩百來人幹掉了兩萬多人,值了。大家換傢伙,投石車退後,弓箭手準備,再向前一點就開始箭雨陣伺候。”。

雷沙的命令一下,全城的人就都準備好了。八百名弓箭手,在各自的城牆射孔處都站好了。看着他們的臂章,都是中級武士,雷沙也點頭笑着,自己的隊伍還真是強,連弓箭手這種守城角色,都用中級武士,真是奢侈之軍。

當卡洛斯的軍隊挺進到一百五十米時,弓箭手們就開始發射了。

這時,卡洛斯看着滿天的箭支,笑了起來。

“哈哈哈,果然是沒有什麼章法的新兵,以爲在城牆上就可以射到這麼遠嗎?這最少有一百五十米遠,看着這些箭落空吧。大家不用管,繼續向前衝。”。

但是,他的話音還沒落,前方的士兵已經有人中箭了。

“怎麼可能?立塔盾!”卡洛斯又一次被這超出兵理常識的事件打擊到了,還好他的經驗老道,在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讓大家開始防守。

五千名衝在最前方的槍兵,已經將手中一米二長半米寬的厚木塔盾斜舉了起來。他們一個並一個,將木盾組成了一道牆。

騎兵們雖然身上有鐵甲,但馬身上卻不能全都用鐵甲蓋住,死傷了一些人後,他們也全都退到了後面。等待着槍兵隊伍先一步衝到城下。

卡洛斯騎着寶馬來了弓兵營,“利頓,最好的射手可以射多遠?”。

頭上帶着白毛帽子的弓兵營長,兩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的戰場,聽到長官的問話,他馬上立正回答:“王子陛下,據我所知,我們最好的射手,站在城牆上能有效的射出一支超過一百二十米的箭,但是因爲用力過大,所以準度不超過三分之一。”。

卡洛斯拍了拍自己的頭盔,“你告訴我,目測一下,我們現在離對方城牆有多遠,他們的城牆有沒有我們的高。”。

利頓把帽子摘了下來,眯着眼仔細看了一會兒,“陛下,按我多年的經驗來看,他們的城牆絕對不超過十米,而我們的城牆有十五米高。我們現在的位置離他們至少兩百米,前方的槍兵離他們也有一百二十米左右。剛剛他們第一次攻擊時,我們最少離他們一百五十米遠。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他們很可能有傳說中的精靈弓手,我聽人說,大精靈的弓箭手善長風系魔法,可以隨意射出近兩百米遠,準度驚人。”。

卡洛斯一轉馬身,一腳把利頓踢翻在地。

利頓口吐鮮血,沒敢起來,捂着胸口看着卡洛斯。

卡洛斯拔出了劍,“你再亂說,我就殺了你。亂我軍心,你看這些箭,他們有幾百個精靈弓箭手嗎?你以爲這裏是精靈的領土嗎?”。

利頓仔細一數,也放棄了這種想法。但現在的事實是,他們所有軍隊無法跟進,只有豎起了塔盾的槍兵才能向前。

雷沙指着前方的大部隊,對搏瑞茲說道:“他們就快到城下了,依你看,有什麼好辦法對付這些兵?”。

搏瑞茲的眼睛一直沒離開過戰場,他早就在心中盤算着。

“主人,現在前後脫結嚴重,看來對方的主帥已經昏了頭。前方槍兵一萬餘人,我們傾城殺出,三千騎兵,三千步兵,個兒個兒都比他們強,上方弓手做掩護,後面的騎兵跟不上。想我們必能取勝。”。

雷沙一笑,“好,跟我想一塊去了。他們的弓箭手也幫不上忙,不過,要小心他們的攻城隊,我可是看到了投石車哦。”。

“戰爭哪能一點傷亡也沒有,主人請下令,他們快到護城河了。”搏瑞茲已經轉身請戰。

眼看着第一排槍兵到了城下,已經開始架梯子了,雷沙才發令道:“衝,一個也別放走。”。

‘咔咔咔’鐵鏈和齒輪轉動的聲音響起,二十多米的大吊橋放下來了,城門一開,正上方的高達二十五米的瞭望塔上,搏瑞茲直接穿着重甲跳了下去。

人還在空中,就已經開始喊道:“殺呀!”。

шшш•тт kan•¢ o

隨着他的落地,分兩排四隊重騎兵已經傾巢而出。

“哦!”衆人一起喊殺連天,戰馬不斷嘶鳴,騎兵的衝鋒已經開始了。

卡洛斯陰笑着,“一羣白癡,山賊就是山賊,以爲自己可以跟正規受訓的戰士們打鬥嗎?我的戰士都是精選出來的,他們可都是武士呢,哈哈哈。”。


卡洛斯的判斷,按正常邏輯來想是完全沒錯的。最低等的戰士們,只是用來送死的炮灰,比較厲害的武士,一般都是用來當小隊長用的,在戰場中衝鋒現陣的同時,還起着鼓舞身邊人士氣的作用。

像他這樣把這麼多武士級的都集中在一起,實在是一種奢侈的打法。而同樣,其它兵種,他也是精選了全塔舍爾軍中最優秀的一批。這也就是爲什麼他抓狂的原因之一。精英戰士,百裏挑一,現在一下損失了近一半,做爲一個被人尊崇的大將軍,他不抓狂就是被氣瘋了。

終於,第一批騎兵的槍刺中了最前排的塔盾。

‘咔’‘轟’接連的響聲過後,騎兵調頭就向後方退去,身後的又緊跟上來繼續,踩着已經被撞倒的槍兵,攻向他們身後和身邊的人。但只是一個衝擊,衝擊力一過,馬上向兩邊退走。

這是雷沙在戰前做好的佈置,“槍兵在一起時,騎兵只要速度一慢下來,就會被刺成刺蝟,所以,一但衝擊成功,要不遺餘力的逃走,不管對手比你差多少。明白嗎?”。

衆騎兵異口同聲的回答着:“明白!”,現在,戰場上,他們也真的是這麼做的,等到一萬槍兵死了四千,騎兵們已經與後面殺到的劍士混和在了一起。現在的形式是,六千對六千。

“殺呀!”放棄了騎馬,手拿大劍衝在最前面的,正是一身黑甲的搏瑞茲。

卡洛斯已經惱羞成怒,他催促馬拔劍,馬上想衝過去拼死一斗。

一邊的副官卻攔住了他,“皇子殿下,不能去呀,上面的弓箭手還在瞄準。而且您沒看出來嗎?那些士兵把我們的部隊當菜切,他們早有準備,恐怕都是中級武士以上的戰銜。”。

卡洛斯紅着雙眼,怒吼道:“你以爲我會怕那些弓箭和那幾千中級武士嗎?”,說完又要向前衝。

副官拼死抱住了他的一條腿,“殿下!您可以不怕,但我們的軍隊損失會更慘重的,你能殺上千人,但他們裏面也許還有伏兵,最後敗的是我們,保存實力,以更多的兵力來報仇,這纔是明道。殿下考慮清楚啊。”。

卡洛斯到底是一代名將,最後關頭還是清醒過來。

“唉!下令,全軍撤退!!”他大叫一聲,自己調轉了馬頭,快速逃走了。

號角吹響,沒死的塔舍爾士兵,也無心再戰了,面對着對方像老子打小孩子一樣的強大攻勢,他們早就想退了。

但這個號吹得太晚了一些。前方的六千槍兵,已經剩下不到五百人了。開始逃跑沒幾步,就被追上來的騎兵全殲了。

雷沙從塔樓上走到了城門的看臺上,高高的舉起雙手,大喊一聲:“勝利了!!”。


塔舍爾來了十萬,回去的不到五萬,看着他們夾着尾巴逃跑的狼狽相,全體雷天下士兵都開始歡呼。

當天,戰後事的處理,就是打掃戰場。即使是這種一面倒的戰爭,還是讓近三百名雷天下的士兵受了很重的傷,出城打過仗的戰士,身上掛彩的幾乎佔了一半。

雷沙讓他們把所有的箭支和盔甲回收,當天就送到了兵工廠,兵工廠連夜開始趕製新的武器。

來到軍營的醫院,雷沙數了數,他笑了。自己整個雷人山莊裏,只選出了十五人能學魔法的,而現在看來,這十五人,七個水系,八個土系,全都在用治療魔法,而魔法中用於治傷的,也只有水,土,光,自然四種。自己訓練了十五個魔法師,結果全都是醫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

兩個月之後,讓雷沙想像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塔舍爾大軍又一次進犯,帶隊的同樣是卡洛斯,但這一次,他們的軍隊數量居然有上百萬。雷沙已經開始頭疼了,但他並沒有害怕。

整軍列隊後,他站在了城門的瞭望臺上,用望遠鏡看去,最前面的一排馬車引起了他的注意。打仗要用馬車的嗎?但當他看到車中坐着的一些黑袍人時,他張大了嘴。

“魔法師?他們居然帶來了這麼多魔法師?”。 在聖達西納,武技受到皇帝的喜愛,所以大家都以習武爲榮。魔法師在這個國家裏,要麼是一無是處的行騙者,要麼就是衆星捧月的珍稀動物,看着前方的馬上,即使每輛車裏坐一個,也有上百名魔法師。

如果真打起來,除非是有特殊的材料做成的抗魔防具,或者是有着鬥氣護體的精英鬥士,不然在魔法的轟擊之下,所有兵種就只有一種結果,那就是‘死’。

搏瑞茲是打過仗的人,在真正的戰場上見識過魔法師的厲害。於是他馬上大叫:“主人,投石過後,我們的騎兵立即衝鋒,拼死將他們的魔法師全部殺掉。之後,我們就不用怕他們了。來多少,我們殺多少。”。

‘咔咔’一道道閃電從天而降,城外百里處的陷井已經開始被毀去。雷沙的手中拿着望遠鏡,心裏不斷的翻着個兒。

於是,他當機立斷做出了最後的決定。

“搏瑞茲,帶領全國人民向後方撤,兩天之後再回城。這一場,我一個人來打。”雷沙放下了手中的望遠鏡,伸手緊了下腰帶和袖口。

搏瑞茲跪倒在地,“主人,無論如何,請留我在您身邊協戰,我有聖鬥士的實力,可以一騎當千,絕對不拖您的後腿。”。

雷沙拍了拍他的頭,嘆氣道:“搏瑞茲,現在我是國王,這是我的命令。你們去吧。我相信你是個好樣的,如果再有兩年,你一定能跟我一起出入這種場面,但現在,呵呵,你即使是萬夫莫敵也不行,對方可是有上百萬的軍隊呀。”。

‘咻’突然一聲輕響,李子翔出現在雷沙面前,“主人,我可以留下嗎?”。

雷沙搖着頭,“不,誰都不能留下。你要護好肖可兒,就說我已經先走了,你們一定要逃得遠遠的。兩天後再回來,一定哦。”。

李子翔和搏瑞茲起身行禮,然後馬上帶兵動員全民從後城門退走,他們的後方,翻過羣山,就是一片極東的大草原,來回正好要三天,也就是雷沙說的兩天後回來。

看着大批的人民拖家帶口的走掉了,雷沙的心中一鬆。

他一個人遊走於城牆之上,將三十臺投石機都調整到最佳的位置。那六人一起才能弄動的石彈,他卻輕輕一推,就已經上好。

“好吧,就讓我看看,一個劍仙能不能打敗這整支軍隊吧。”雷沙的眼中一片釋然。

接着,他望向了前方如螞蟻搬家般的大軍,擡頭看着天笑道:“哈哈哈,老切亞,想你在世時,聖達西納的兵力何時這麼強勝過? 愛情公寓之大力撒個嬌 ,你忠心的臣子們,爲了爭你的土地,只一個塔舍爾,就可以聚集上百萬的軍隊,你死也不會瞑目吧。”。

陷井已經全數被毀,百萬雄師也已經兵臨城下。雷沙算計好差不多時,將投石車一個個的搬動了卡簧。

‘咻咻咻’一排排大石塊從天而降。

但卡洛斯已經吃過一次虧,哪會不防備呢?只見他輕蔑的一笑。

‘咚’的一聲,石塊在空中炸開,‘嘩啦啦’的變成小碎石子直接落於地面,沒有造成任何人的傷亡。

城頭上的雷沙也笑了,“就知道你們一定會用結界的,耗一點魔力是一點魔力,魔法師沒了魔力,就是廢物!”。

雷沙憑着自己對魔法的瞭解,開始了自己的計劃。

猛然間一提真氣,雷沙跳到了城下,空中一轉身,已經躍過了護城河。剛一落地就施起了輕功,像飛一樣衝向了對方的軍隊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