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奶奶問起安幕西的事情,龍道一一陣頭大。

「嗯?怎麼一說起小西你就轉移話題吶~我告訴你啊,小西的事兒,你可得上點兒心,別被人給搶了去~什麼事,你說吧~」

「奶奶,事情是這樣的……」

龍道一原原本本的將今天上午百達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又說道:

「奶奶,我要說的並不是這件事本身,而是想請教您,同時控制住九個三星四星的靈者,冷家老三或許已經五星了吧~得是什麼樣的實力啊?您和爺爺能做到么?」

冷家老三,就是之前在百達帶隊的冷峻臉的安全局組長,他的名字和他的臉一樣,就叫冷峻。

「這……如果只是讓他們喪失行動能力,可以做到,但是,像你說的那般控制他們,不太可能。這種控制人卻偏偏讓人毫髮無損的手段,在咱們古武界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現在,就連奶奶也開始好奇,小西身後那位神秘人的到底是身份,什麼實力,還有小西到底是什麼身份了…

不過,目前來看,起碼他沒有惡意。」

江奶奶沉吟了一會兒,仔細分析道。

「奶奶,我和安幕西溝通過了,讓她在我們部門挂名個客卿。」

「哦?那她答應了么?」

「答應了~不過……」

龍道一說起這事兒,有些難以啟齒。

「呵呵,你小子學會打啞謎了~不過什麼,說吧~」

「她…她答應是答應了,但是比起客卿這個身份本身,她好像更關心客卿的福利待遇……」

想起安幕西當時那小財迷的樣子,龍道一一陣肝兒疼…不知不覺,他已經將安幕西擺在龍家人的陣營了,因此才會感到羞恥。

如果這事情傳出去,說龍家未來的女主人,為區區一千萬而眼睛冒光,那真的是很沒面子的啊~

「哈哈哈哈~你這孩子,嘴上不樂意,心裡卻很誠實嘛~喜歡就去努力吧~既然人家願意做客卿了,那原本就是她應該得的~

再說,一個疑似七星高手的人,哪裡會將區區一千萬看在眼裡~

而且,我敢肯定,小西那孩子,也絕不是見錢眼開的人~」

哎喲,奶奶喲……那是您老人家沒親眼看到~龍道一心裡弱弱的說~

「今天你反應的事情很重要,看來以後是得定些規律了,如果各部門因為爭搶靈者針鋒相對,大打出手,著實有些不像話。

一一啊,你是不是以為,把你安排在s市,是因為小西的緣故?」

「嗯,奶奶,難道……不是么?」

聽了奶奶突如其來的話,龍道一明顯有些驚訝和意外。

沒錯,他的確以為,將他調到s市做部門負責人,完全是奶奶的意思,為的是多點機會和安幕西相處。

畢竟,近水樓台先得月嘛…

「是,但不全是…你也知道,如今世界的變化,颱風有關,而颱風,是由景氣復甦引起的風暴…

現在各國之間都對這次大的變化,有了共識,經過調查研究表明,今年一年中,世界各地颱風頻發,截止到颱風山豬,今年已經有過五十多次颱風。

而每次颱風經過的路線,周邊都會有靈氣迸發。

風力越大的颱風,帶來的靈氣就越多、越濃郁。

而山豬是最大的一次,它的路線貫穿整個東南亞,一直蔓延到我國南部沿海,到達s市,風力達到定點,過境之後,一路向西移動,隨即消失。

根據測算,雖然目前全球各處都存在靈氣,但是s市,是全球靈氣最為濃郁的地方。

而s市周邊,也是靈者覺醒最多的地方。

這也註定了,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這裡會成為各方實力滲透角逐的目標。

這也是為什麼,咱們龍家,還有孫家,冷家都派核心成員前去駐守的原因。你明白了吧?」

兩奶奶一口氣說了很多,言語里也似乎有些對未來未知的局勢,有些擔憂。

「嗯,我明白了奶奶~您放心吧,我會做好的~」

「嗯,小西的事,你多上點心~客卿的事情,就這麼定了~回頭兒,我跟你爺爺打個招呼~對了,小西的待遇,給雙份兒吧~」

「……!」

雙份兒,怎麼就雙份兒啦…龍道一看著被掛掉的電話,一陣無語……

得~也不知道小財迷安大小姐,拿到雙份工資又會是什麼表情…

龍道一再次回到辦公室,發現安幕西竟然趴在自己的辦公桌上,似乎是睡著了…

繞過去一看,嘴角一串透明的口水流淌在桌面上,匯聚成一道小溪…

「……」

龍道一尷尬的撓了撓頭,來回走了幾步,從桌面上的紙巾盒中扯出兩張紙巾,伸手打算幫她擦拭嘴角,手伸到半空,猶豫了一下,尷尬的收了回去。

又從身上脫下自己的大衣準備給安幕西披上,然而最終還是重新穿了回去,轉而將屋裡的暖風上調了幾度。

事實上,屋裡並不冷~ 我有些猶豫,可看到凌翊那張大火之後,帶着灼傷疤痕的臉上那樣的蒼白,有些心疼他。也沒多想,直接就鑽進被子裏和他躺在一塊。

被子裏有條手臂將我從身後輕輕的摟住,他的指尖擡起我的腦袋,讓我枕在他的手臂上。摟住我的那隻手的指腹則掀開我的衣襬,在我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打着圈。

他雖然是隻鬼,但好像有了人一樣的感情,對我腹中的骨肉有一種說不出的寵愛和喜歡。指尖不厭其煩的,念念不捨的撫摸的小腹。

這傢伙的手指尖冰冷,而又細膩。

我被摸得渾身就像過了電一樣,汗毛直立,微微一掙扎。他就在我身後難受的咳嗽,聽着我心疼,又不捨,只要閉着眼睛忍受着不適。

心想着,等病好了,絕對不會讓他這麼佔便宜。

說來也奇怪,在他懷中,我莫名的覺得鬆弛,不知不覺就睡着了。

最後,我是被餓醒的。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過來,周圍一片黑暗。

卻能夠問道淡淡的雪茄的味道,一絲紅色的星火在黑暗中燃燒着。

就聽到司馬倩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好像是在和凌翊交談,“看的出來,簡燁對老闆娘的感情很深。我全力施展魅惑,提出要和他結婚,他還是說要考慮考慮。他現在已經很後悔和洛辰駿演了那齣戲,傷害老闆娘。”

我本來想喊凌翊的名字的,當聽到簡燁兩個字的時候又閉上了嘴,屏住了呼吸。生怕他們發現我醒過來了,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

這太讓人震驚了,原來司馬倩是凌翊派去勾引簡燁的。

大概也是司馬倩讓簡燁和洛辰駿演了牀戲來打擊我,最後逼得我走投無路。我現在最信任的凌翊,以爲了我甘願拋棄心臟的人,他也在算計我嗎?

我感覺我的身體在顫抖,心頭撕裂一般的疼,腦子裏甚至有了萬念俱灰的想法。

“人總有弱點,況且不是還有洛辰駿幫你嗎?”凌翊的聲音那般的邪冷,讓我都有點聽不出是他了。

而且他語速平和,給人一種老謀深算的感覺。

“是,老闆,我一定能查出簡家和鷙月之間的陰謀,找到她的家人。”司馬倩說的她,我並不清楚是誰,卻還是耐着性子仔細的聽下去。

他頓了頓,才問道:“還沒線索嗎?”

“老闆,她的家人也不知道去哪裏了,這幾年您一直在追查都沒有找到。若不是你們之間有冥婚契約,茫茫人海,可能連她也找不到。”司馬倩繼續說道。

“繼續找,我懷疑,小丫頭的家人是被鷙月藏起來的。”凌翊的聲音突然變得複雜而又憤怒,渾身冰冷的氣勢頃刻籠罩了整個房間。

那般的強大,讓人輕易就能生出懼怕和臣服的心理。

我心頭一凜,難道是凌翊的傷好了嗎?

卻又在黑暗中聽到幾聲輕微的咳嗽,他的喘息聲在安靜的空氣中顯得格外的粗重。我有些感動,他即便身受重傷,也就幫我找家人的下落。

司馬倩說:“說不定生死簿上有記載,她親人的下落。只是……只是我懷疑,生死簿在鷙月大人手上……”

“小丫頭大概是電視看多了,連幽都的生死簿都知道。”凌翊的聲音在黑暗中雖然有些冰冷,卻依舊帶着些許寵溺的意味。

但提到鷙月的時候,又變的冷的可以凍結住空氣,“他這是在找死,如果他再敢來招惹我,我就不會再顧念手足之情了!”

紅色的火星突然熄滅了,大概是被壓進菸灰缸了。

我真是嚇出了一身的冷汗,鷙月居然是凌翊的手足兄弟。如果一切都是鷙月在算計凌翊,這麼說來我真正的家人有可能都在鷙月手上。

額頭上出了冷汗,卻被一隻冰涼的手輕輕擦去,“偷聽我們說話?”

“我……我沒偷聽,我就聽到了一點……”我就好像做了壞事的小孩一樣,被當場逮到,只能心裏發慌的掩飾。

凌翊就像一個黑色的深淵,讓人越來越看不透。

他因爲鷙月陰謀受到了重創,卻反守爲攻。讓司馬倩接近簡燁,從而迷惑了簡燁的心智。造成了那天我在人前受辱的一刻,才讓他可以裏連君耀的身份將我帶走。

這其中的陰謀詭計,一環套一環,步步艱險,各個都是狠辣的角色。

只有我頭腦簡單,如果不是親耳聽見,大概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這些。

我突然覺得我身邊的人一切都好可怕,除了宋晴以外,我居然沒有信任的人。恐慌讓我渾身冰冷,身子不斷地顫抖,那種想哭的感覺被我強行壓制住了。

我不敢哭,我怕凌翊會發現。

他輕輕的環住我的肩膀,並不解釋什麼,只是問我:“小丫頭,你相信我嗎?” 看著熟睡的安幕西,龍道一糾結來糾結去,在椅子上坐會兒,凳子還沒暖熱就又站起身來在桌子後面走來走去。

有的同時,還刻意的放輕了腳步,生怕吵醒了安幕西。

看著從安幕西嘴角流淌到桌面上的小溪,生無可戀的抬手按在自己額頭上…

……

「多大了,還流口水…」

輕輕低估一聲,他不知道此時此刻自己該做什麼。

坐著看安幕西睡覺?不妥~自己也趴著睡覺?實在睡不著啊~

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他,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一顆心無處安放……

這特么就是心動的感覺?為毛和童話里和偶像劇里不一樣的啊~

一番掙扎,龍道一弱弱走了出去~

儘管出身豪門,家世優越,可從小到大,他真沒談過戀愛~也不曾對哪個異性心動過~

不得不說,如此少年,實乃是當今人類社會雄性中的異類~

「死拖,我剛剛上睡著了么……咦……」

安幕西從睡夢中睜開眼睛,感受著手臂被腦袋長時間壓迫的那份酸麻…

特喵的,寶寶可是兩萬斤的少女啊~這麼強悍的體格,為毛睡個覺胳膊也會嘛啊~這特喵科學么?

「呵…宿主,不僅如此,還會流口水呢~」

「……!剛才,沒人進來吧?」

「嗯,你那個小老公,龍道一來過!」

「呸~你願意嫁你嫁給他~本寶寶要嫁也是嫁給自己~嫁給男人的女人,簡直就弱爆了好么~那和鹹魚有什麼區別~」

「……可這和你流口水被看到又有什麼關係么?」

「……!那又怎樣,流口水,說明,說明我水多,不缺水!羨慕么?」

嘴上強硬的辯解著,抗爭著,用小老虎一般的姿態大聲掩飾著自己心中的那一抹尷尬。

手不著痕迹的伸出,像是伸懶腰一般,就那麼剛剛好觸碰到桌上的紙巾盒……

然後就那麼巧之又巧的,帶出了兩張衛生紙,覆蓋在桌面上那一小灘清澈透明的水漬上~

完美的操作~

「兩張夠么?」

人字拖毫不留情的揭穿~

安幕西看著那兩張薄薄的紙巾被桌面上的口水浸濕,然後,變得完全透明的緊緊貼在桌面上……

特喵,好像真的不夠啊~

這就尷尬了啊~

再次伸手向紙巾盒摸去,嗯……嗯?!

紙沒了……

呵~

安幕西突然覺得,世界上一切所謂的天意和巧合~事實上都是一種惡作劇的陰謀~

正在這個時候,門外有腳步聲由遠及近。

門被推開,龍道一端著兩個精緻的餐盒走了進來。

「餓了吧,嘗嘗我們基地的伙食,挺不錯的~咦?礦泉水灑桌子上啦?我來擦~」

龍道一將餐盒穩穩放在桌上,看著桌面上濕透的,軟趴趴的紙巾,故作差異的說道。

嗯,演技不錯~微表情也無可挑剔,嘴角上翹的弧度也是剛剛好,小細節滿分~

龍道一當然不知道安幕西自身有著二十四小時監控的功能。

熟練的從一個柜子里掏出新的紙巾放在盒子里,抽出幾張將那灘口水擦的乾乾淨淨。

「礦泉水撒了……這個台階似乎很符合邏輯……可是……」

安幕西心中有些感動,畢竟人家龍道一,一本正經的替自己遮掩呢。可是也僅僅是感動到一半而已。

因為~

你給我的礦泉水,我特喵壓根兒就沒打開啊……

想著想著,一股熱流湧上臉頰……

龍道一不經意的抬頭,正好看見,霞飛雙頰,略帶羞澀的安幕西……

真的~

好美~好迷人啊……

……

「來自龍道一的魅力值+1~」

神特么加一,大家都認識這麼久了,你特么這時候才貢獻的么?

拿起礦泉水,扭開,傾斜,倒……

「這才是礦泉水撒了…剛才那是睡覺溜的口水……」

喵的,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老子當年上學的時候,可以保持口水流到地上而不斷的的好么~

「……呃~呵呵~」

龍道一的笑容充滿了……獃滯,苦澀……

這就是傳說中,措手不及的笑容吧……

其實我看到礦泉水沒開好吧,還能說什麼…

手裡仍舊攥著的,安幕西牌礦泉水的紙巾,手指不禁緊了緊,還蠻潤滑的…

這算是……間接的親密接觸了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