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個男人的慘叫聲,李肅並沒有很大的情緒波動,就彷彿此時是一隻豬正在被人宰割一樣。

不過,相信這個男人也想到了,自己會有這麼一天吧,如果沒想到的話,那也只能說,人啊,不要太天真了,多行不義必自斃,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嗎,那你還當什麼,算了,不說了。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善惡終有報。

相信他還有機會再次投胎轉世,希望他下一世,不要再做這樣的人了,此時,李肅已經不忍心再繼續看下去了。

於是撇過了臉,但是,還是仍然保持着沉默,因爲此時此刻,李肅的心裏沒有多餘的語言要說。

而李肅之所以撇過了臉,原因是那個男人已經差不多燒乾了,地下滿地的油,男人身上的脂肪都已經差不多全部變成了油,現在可以說,他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火,它是無情的,但又不能說它是完全無情的,因爲,說一個本來就沒有感情的東西,硬要把它說出個有情來,那也是不可能的嘛,那又何必要說它呢。

它是火,它只管燒,萬物,它都可以燒,只是要看你怎麼去用它,用得好,可以救人,用得不好,可以殺人。

下一個遊戲,下一條生命,不知道有沒有朋友猜到是什麼,不管有沒有猜對,不妨說說看。 兩輪比試,秦穆然都以絕對的實力獲得了勝利,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吃力。

此時,已經到了第三輪的比試,同樣也是最後一輪比試。

最後一輪,比試的是自由搏鬥,自由搏鬥,在軍人整體實力之中佔據著重要的地位,到了戰場上,真正能夠決定的還是自身實力的強弱!

這一次,秦穆然將要面對的是周小波等二十幾名特種兵王。

「秦將軍,雖然前兩輪你都贏了,但是論自由搏鬥,我等從入伍,便是練習到今天,如今的實力,也在一流高手,不知道你要挑戰我們之中的哪個!」

周小波看著秦穆然,問道。

「自由搏鬥?挑戰你們其中的一個?」

秦穆然看著周小波等人,臉上的神色有些怪異道。

「嗯!秦將軍,你選擇吧!」

周小波點了點頭道。

「算了,我不選擇了,麻煩,這樣吧,你們裡面誰覺得自己身手不錯的,就一起上吧,一個一個的來,太麻煩了!」

秦穆然搖了搖頭說道。

「一起上?你一個打我們二十幾個人?」

周小波知道秦穆然實力應該很強,但是一個人對抗二十幾個一流高手,哪怕你是東皇,是曾經炎黃特種部隊的隊長,那也太有些口氣大了吧!

「不然呢?」

秦穆然反問道。

「額…….」

周小波有些無語。

「你們有異議嗎?」

秦穆然看著周小波身後的眾人問道。

「沒有!」

二十幾個打秦穆然一個,這要是再不答應的話,那他們這些兵王就真的直接挖個坑埋進去得了。

所以,一剎那,所有的人眼中都瀰漫起濃濃的戰意,周身的氣勢滾滾而來,向著秦穆然碾壓而去。

「現在就開始了?」

秦穆然看了看他們,問道。

「當然!」

說話間,已經有一名一流高手的特種兵向著秦穆然偷襲而去。

兵者,詭道也!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方可致勝!

秦穆然如今在他們的眼中已經足夠的重視,知道他的實力,所以眾人並不介意偷襲!

可是,想象總是美好的,可是現實總是殘酷的。

那名偷襲秦穆然的一流高手,突然躥出,以為秦穆然沒有防備,嘴角都已經傳來了得意的笑容,但是下一秒,他的笑容卻是凝固住了。

因為,他一拳打向了秦穆然的後背,卻是發現,自己的手突然停滯在了半空之中。

「這……」

那名一流高手愣住了,但是下一秒,只見秦穆然手臂一震,輕鬆一掀,那名實力在一流高手檔次的特種兵王便是整個人凌空翻轉了一圈后,屁股結結實實地落在了草地上面。

「嘭!」

一聲悶響傳來,那人已經被秦穆然所制服。

「不好!大家一起上!」

周小波見勢不妙,立刻對著身邊的戰友說道。

「好!」

大家此刻齊刷刷地向著秦穆然圍攻而去。

二十幾個人,將秦穆然圍在了裡面,他們從四面八方都能夠進攻秦穆然。

這簡直就是無死角的攻擊!

饒是秦穆然,也難以招架的住。

二十幾個一流高手層次的特種兵王,還能夠打不過一個人?

「轟!」

二十幾個人齊齊對著秦穆然出拳,四面八方一起出手,要將秦穆然給放倒。

只是,他們都低估了秦穆然的實力了。

無數的拳影朝著秦穆然撲面而來,但是秦穆然是誰?如今已經踏入暗勁之境的古武者,已經超越一般的一流高手,他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嘭!」

一道悶響傳來,卻是被圍在中間的秦穆然出手了。

秦穆然一手撥出,猛地朝著一人的拳頭打了下去,這一掌,看起來很是平淡,但是這一掌蘊藏的力道,卻是不低,一掌拍下,頓時那人便是失去了重心,跌落在地上,同時,秦穆然一腳橫掃而去,勢如破竹,空氣都爆發出雷鳴般的聲響。

滾滾勁氣爆發而出,直接便是將十來個攻擊而來的特種兵王給硬生生的震退了!

「噗!」

那群十來個特種兵王只感覺自己體內的氣血都被秦穆然的這一腿的勁氣所調動,直接壓制不住,直接一口逆血噴了出來。

「這……」

司令台上,看著這場搏鬥的大佬們都愣住了,不過也只有龍天正好一點,畢竟已經夠從龍天賜那邊知道,秦穆然在玉龍雪山的山谷里爭奪古武秘境時候的能力,所以在龍天正的眼中,不要說二十幾個一流高手了,就算是來一百個一流高手,恐怕秦穆然都不帶喘氣的!

「怎麼可能!」

圍觀的中海警備區的士兵們,看到這一幕,都爆發出不可思議的驚嘆,這些可都是他們連隊中實力最為強悍的兵王們啊,怎麼連秦穆然的一擊都不是對手!

炎黃特種部隊的難道都這麼強嗎?

就在他們還處在深深的震驚的時候,秦穆然已經再次出手了,這一次,他的對象就是這群兵王之首的周小波!

「殺!」

周小波知道要是不拿出全部的實力,必然要敗在秦穆然的手下,所以此刻他也是使用出了全部的力量。

「轟!」

周小波縱身一躍,便是想要來到秦穆然的面前近身格鬥。

只是,秦穆然哪裡給他機會啊!

秦穆然一手拉住周小波打過來的拳頭,手臂迅速發力,便是卸掉了周小波的拳勁,同時腳一步踏出,一手橫拉,便是將周小波如同甩波浪一般地在空中甩動了幾下,然後整個人都重重地撞在了草地之上。

「嘔!」

這一下,直接便是將周小波給摔的七葷八素的,苦膽水都快要吐出來了!

疼!

難以言說的疼,彷彿全身的筋骨都在剎那都被拆開了一般。

不過,將周小波放倒后,剩下的人也是不多了,二十幾個人都不是秦穆然的對手,更何況還剩下這幾個?

一拳猛烈地轟出,拳頭爆發出的拳勁攜帶出滾滾罡風,便是直接將他們給擊飛了出去。

這,都得是秦穆然留手了,要是真的像是跟敵人戰鬥的話,這一拳下去都得是致命的攻擊!

不過幾分鐘,二十幾名警備區的特種兵王們便是齊齊倒在了地上,一片哀嚎。 看到那個男人最終被火燒得化成了一地的油,李肅知道,那個男人他是應該得到報應了,也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生前做多了壞事,最後肯定沒有好下場,果然,他是沒有好下場。

李肅最後再看了一眼那一地的油,可想而知,在死之前,那個男人到底經歷了什麼,那撕心裂肺般的慘叫聲,無不是在提醒着李肅,他現在很痛苦,但卻沒有人來救他。

如果他真是這麼想的話,那他爲什麼不想想,那個叫小雯的小女孩,在受到傷害的時候,心裏有沒有想過,有人來救她,捫心自問,你傷害別人的時候,你心裏是什麼想法。

現在你自己受到傷害了,你卻想要別人來救你,早知現在,又何必當初,算了,你也得到應有的報應了。

李肅到最後,已不想再去說一個死了的人的種種,李肅只想早點離開這裏,離開任務世界,家裏還有陳婷在等着自己回去,陳婷喜歡自己,自己也喜歡陳婷,從今以後,不會再讓陳婷受到任何的傷害。

正當李肅在想陳婷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話了。

“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走出第一道門,然後打開第二道門,走進去”,雖然心裏面很恨魔王,但這些基本的指令,李肅還是會認真遵守,因爲沒必要在這上面和魔王較勁。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李肅立刻走出了這第一道門,因爲,李肅實在是不想再繼續待在這裏面了。

一個是溫度高,二個是裏面有一地的屍油,李肅走出這第一道門之後,還不忘把門關好。

接着,李肅走到了第二道門的前面,慢慢的,李肅把門打開,然後走了進去。

“救,救,救我”,李肅纔剛走進去幾步,突然就有人叫救命,這時,李肅也看到了那個叫救命的人。

李肅一走進這第二道門裏,突然就感覺這個房間裏,溫度很低,差不多是零度左右的樣子。

幸好自己身上還穿了這麼多衣服,不然在這裏待久了,還真的容易感冒。

不過,李肅走近一點看到那個叫救命的人,他此時正躺在一個浴缸裏,浴缸裏的水很多,躺在浴缸裏的人,除了頭在水面的上面,身體的其它部位都被水淹蓋住了。

這個房間裏的溫度這麼低,那麼可想而知,浴缸裏的水,能有多涼,最主要的還是,躺在浴缸裏的人,身上沒有穿任何衣服、褲子,也不知道他躺在浴缸裏有多久了。

李肅站在較好的位置上可以看到,躺在浴缸裏的這個人,手和腳也都是綁上的,繩子清晰可見。

又是這種情況,看到這種情況,李肅猜都猜到一點了,肯定又是和之前那個男人一樣,做了什麼壞事。

不然,也不會這樣,所以,這一次,李肅沒有立刻上去救他,任由他一直在叫救命,李肅絲毫沒有理他,隨便他叫,喜歡叫,你一直叫好了。

“阿切,阿切~”,才待了不到一分鐘,李肅已經連打兩個噴嚏了,看來,溫度太低,已經開始不適應了。

自己穿這麼多,都已經開始感冒了,那他,躺在冷水裏的他,豈不是會有生命危險,李肅此時突然又想起了那個躺在浴缸裏的人,李肅始終還是有一顆善良的心。

嗯,管他呢,作惡多端的人,死有餘辜,就算是真的死了,也是罪有應得。

於是,心裏面這麼想着,李肅就真的是任由躺在浴缸裏的人叫着救命,而不聞不問。

後來,躺在浴缸裏的人也乾脆不叫了,死亡是逃不掉的了,又何必再求別人。

接着沒過多久,躺在浴缸裏的那個人就死了,然後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再次出現,“由於任務參與者沒有選擇救助,所以,對象死亡,接下來會有一些畫面出現在任務參與者的腦海中”

“任務參與者看完之後,可以選擇是否回到那個時間段去,在那個時間段裏如果救到這名對象的話,那麼他可以重新活下去,這次死亡只是試驗。”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一頓亂說的,就說完了,搞得李肅雲裏霧裏,完全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不過,接下來果然有一些畫面出現在了李肅的腦海中,李肅立刻仔細的看着。

卿卿我我 第一個畫面:有一個男的,正從一道門裏面出來,至於他出來之後,去了哪裏,就不知道了,第一個畫面,到此就結束了,這完全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畫面嘛。

李肅覺得很奇怪,畫面中的那個人,怎麼那麼像,那麼像,但是由於畫面太短,又不是很清楚,所以,李肅並不能認爲,畫面中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接着,在李肅的腦海中出現了第二個畫面,一樣的,還是隻有一個人,也沒有任何的聲音,彷彿就是相片一樣,只不過是會動的相片,但這次的畫面是。

這次的畫面是一個人進了一道門,畫面到了這裏,又沒有了,這次的畫面比起上次的畫面來,是懸之又懸,完全讓人猜不透,也捉摸不透,可李肅就是想要好好的看清楚。

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這次的畫面會這麼短,這麼奇怪,莫非是和躺在浴缸裏的那個人有關係,還是,還是其它的什麼原因,真的是太假了,有點坑。

“快點,快點,冷死了”,李肅看到畫面這麼慢,房間的溫度又低,一時之間,也有點煩躁了。

起碼等了十秒鐘,第三個畫面才緩緩出現,這一次的畫面是,一個人進了一道門之後,走了一步,畫面就消滅了。

“不是吧,你就不能一次長一點時間嗎,難道說,你想玩陰的”,此時,李肅已經開始對魔王有點懷疑了,估計魔王是想利用自己的同情心,然後來慢慢的,慢慢的磨死自己。

“快一點啊,王八蛋,我冷死了,阿切”,李肅的確感覺到房間裏彷彿是越來越冷了,而這該死的魔王不知道在搞什麼鬼,果然,人類還是玩不過魔王的,包括李肅也是。 秦穆然的強勢出擊,讓中海警備區的兵王們全部趴在了地上。

四周,中海警備區的士兵們都已經驚呆了,他們看著站在地上橫七豎八的兵王們中間的秦穆然,一時間,目光之中包含著無盡的崇拜。

自古以來,軍隊都是崇尚武力的!

強者,在他們之中自然是飽受尊重!

而秦穆然,這位夏國最為年輕的少將軍,名副其實!

不愧為炎黃特種部隊曾經的隊長,這能力,實在是太妖孽了吧!

司令台上,田建軍看著地上躺成一片的愛將們,臉上的神色尷尬到了極致。

剛才他還信誓旦旦地跟馮雲宇打賭,說二十幾個打一個,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但是現在看來,似乎,被火辣辣的打臉了!

「哈哈!老田啊,尷尬不!」

馮雲宇幸災樂禍地站起身來,來到田建軍的身旁,笑道。

「你……」

田建軍臉色陰沉的厲害,堂堂中海警備區,這麼重要的地方,這麼多兵王,愣是連秦穆然一個人都打不過。

你呀的,要是秦穆然顯勝倒是好了,可偏偏人家連活動基本都沒怎麼活動呢,就已經贏了!

一人虐一個警備區的兵王,這從前也沒有啊!

「東皇,果然是名不虛傳!」

此刻田建軍只能夠這樣說出,才能夠保存自己的顏面。

「還要來嗎?」

秦穆然站在校場上面,看著地上已經艱難爬起身來的各位兵王們,淡淡說道。

「不,不來了!」

大家都搖著頭,開什麼玩笑都已經感受到了你的實力了,還跟你打,這不是沒事找虐嗎?

雖然他們都不怕,可是他們不傻啊!

明知道是去被虐,還往上去,這不是腦子進水了嘛!

看到眾人不願意,秦穆然臉上淡淡一笑道:「其實,你們的水平,在這些戰區裡面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若是真的讓你們能夠接的了我一招了,我還就真的對不起肩膀上的這顆將星了!」

秦穆然認真的說道。

現在他怎麼也都是古武者了,若是連現武都打不過,憑什麼還在天驕榜第十上面混啊!

更不用說,他還是老道士的親傳弟子了!

「知道剛才你們都存在什麼問題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