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句話,時博文眼淚再也忍不住,決堤而出,飛撲上前,一把抱住時博遠,痛哭道:“哥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其實我只是受不了你的不告而別,我的心裏,始終都在想着你。”

“小文,對不起,都是因爲哥哥,你能原諒我嗎?”時博遠感覺自己說起話來,已經開始有氣無力,身體的疼痛都幾乎感受不到了,他明白,自己離死不遠了。

“哥哥,我從來都沒有真正怪過你,求求你,不要有事,我一定會救你的!”時博文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哥哥死在自己面前,他絕對不能忍受這種畫面。

但是該來的終歸會來,時博遠勉強露出一抹微笑:“小文,希望我們來生還是兄弟。”話落,閉眼,已然徹底斷氣。

“不…這不是真的,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時博文熱淚盈眶,不敢置信,最愛的哥哥竟然死在了自己手裏,既然事已至此,生前不能在一起,那就死在一起。

時博文冷笑一聲,運轉渾身能力,將哥哥一起捲入空間亂流之中,消散與天地間,魂魄離體不知飄向何方,但毫無疑問的是,他們永遠不會再分開了。

“……”

唐小白靜靜的看着這一幕,爲什麼我會有一種淡淡的憂傷呢,是爲了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還是他們兄弟之間搞基,而感慨呢?

對於時家兄弟死亡,顯然所有人都沒想到,尤其是秦少峯,時博文是他一手提拔,並激發其異能元素,雖然他很變態,但畢竟已經在一起三年之久了,以前什麼事情,都是由他去做,現在他死了,自己以後要使喚誰呢?

這確實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 除卻秦少峯的感想,五爺同樣驚住了,就算他再怎麼討厭八爺時博遠,但畢竟他們是屬於同一陣營,現在人死在自己面前,狐爺那裏也不好交代,可是他還沒有狂妄到一人對付三人的地步,沒錯,他一早就察覺到了躲在一邊的唐小白,只是一直沒有點破而已。

爲了狐爺的計劃着想,他不能戀戰,只能無奈的利用空間能力逃走,這種不戰而逃的情況,使他顏面掃地,他發誓一定會再次歸來,讓他們付出代價。

堂堂狐幫五爺遁走,秦少峯低眉垂目,手中依然玩着他的手機,絲毫不在意什麼人死去,什麼人離開,現場的血腥味,反而讓其漸漸興奮起來。

這時他突然開口說道:“躲起來的那個人,是時候現身了吧,這個場面難道你不覺得很尷尬嗎?”

龍天傑謹慎的站在遠處,一衆便衣警察也是手持配槍,一動不動,誰也不說話,確實氣氛有點尷尬,其實唐小白早已有點忍不住了,聽到秦少峯的話,立刻撤掉隱身符,出現在他面前。

“原來是唐小白啊,好久不見,最近過的怎麼樣?”秦少峯拿眼瞥了瞥唐小白,像是老朋友見面一般,笑着說道。

“還不錯,家裏美嬌娘,外面顯威風。”唐小白靜靜的看着好像很隨意的秦少峯,但仔細觀察他的唐小白,還是發現他拿着手機的手指,輕輕敲動,以顯示他內心的不平靜。

“是啊,唐小白果真是威風八面,只不過,威風過了頭,可就要栽跟頭了。”秦少峯連眼都沒擡,一邊玩着手機遊戲,一邊和唐小白說着話。

“栽跟頭不可怕,可怕的是,摔倒後沒有勇氣站起來。”唐小白臉色冷淡,暗地裏握緊拳頭,隨時準備出招,兩人雖然看似無良的說着話,但周身的氣氛已經越來越劍拔弩張。

“嗯,說的很對,問題是,你就算想站起來,也沒有辦法,因爲…你遇到了我,秦少峯。”秦少峯說到最後,語氣變得緩慢,在‘峯’字落下之後,他突然扔出手機,直朝唐小白的面部飛過去,同時整個身體跟着移動,如鬼魅一般,襲擊而上。

唐小白早就有所防備,身體後撤,仰身避過飛來的手機,右手拍地,一腳瞬擊而上,再度擋住了秦少峯揮來的一拳。

但奈何,秦少峯一把抓住了唐小白的腳踝,整個人拽着他衝上空中,嘴角上揚,發出一聲冷笑,一個加速旋轉,將唐小白從高空,猛然擊落,如炮彈一般,重重的砸在地面上,震起滾滾塵煙。


旁邊一衆警察目瞪口呆,這個場面實在太過壯觀,身爲普通人的他們,根本無力與之對抗,而龍天傑也爲了防止意外,立刻讓他們撤出別墅,同時守在外面,這場戰鬥,已經跟他們沒有關係了。

秦少峯輕巧的落在地上,冷笑着渡步在唐小白周邊,看着瀰漫的塵霧,雙手聚起一團靈氣,用力擲出,塵霧中再次發出一聲爆破,呼嘯的勁風,讓龍天傑忍不住伸手遮擋,目露驚光。

猶豫片刻,奮身衝上前,拳頭攜帶着風刃,急速的攻向秦少峯,從剛剛他與唐小白的交手,可以看出,這個人的強悍,如果他不幫忙,恐怕不止唐小白會死,等到之後,連帶自己也要喪命於此,這個時候,只能被迫與唐小白聯手。

秦少峯轉頭看了他一眼,笑道:“憑你也配與我動手?”

揮手一道靈壓散發,龍天傑就以比來前更快的速度,飛了回去,面部直接被靈壓衝的扭曲,如果再重一倍,甚至可以將他直接粉身碎骨。

唐小白揮手散開滾滾塵霧,冷眼看向秦少峯,說道:“原來你也是修仙者,只不過,你的力量中充斥着煞氣,而且你修煉的時間並不長,在這現世中,身爲現代人的修仙者,應該只有我一個,你究竟是什麼人?”

秦少峯嘆了口氣,斜眼瞥着唐小白,冷笑着說道:“你的意思是,你是現代人?並不是從古時活到此時的?”

“哼,你一直以爲我是一個幾百歲的老頭子嗎。”唐小白點點頭,哼笑了一聲,無語的說道。

“哈哈,沒錯,不過,我現在終於知道你的來歷了。”秦少峯大笑了一聲,好像找到了什麼寶貝一樣,如狼一般的眼神,緊緊盯着唐小白。

“你什麼意思?”唐小白微微皺眉,什麼叫知道我的來歷了?我有什麼來歷?

“我已經找了你很久了,在你之前,我曾殺了很多修仙者,他們都是古人,時隔一年,終於讓我碰到你了。”秦少峯眼睛中放光,這可是個意外驚喜啊。

“你在找我?”唐小白更加奇怪了,這個秦少峯突然冒出來,本來以爲他是葉驕陽的手下,可是見他的實力和性格,似乎不太可能聽命葉驕陽,而且葉驕陽都已經離開了,他還留在這裏,又說出這麼莫名其妙的的話,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不會抓你,因爲你很重要,這次我們就不打了,因爲下一次見面,你就會是我的俘虜了。”秦少峯再度說出讓唐小白費解的話來,之後,竟然只是看了他一眼,就飛入雲霄,消失不見。

“臥槽,你什麼意思啊,給我說清楚,你大爺的!”唐小白無語至極,啥也沒說明白,就自己先跑了,這不弔人胃口嗎。

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轉頭見龍天傑竟然暈死了過去,以他的實力,直接對上秦少峯的一擊,不死就算是好的了,這傢伙命可真大,怎麼就不死呢,這麼討人厭。

無奈只能救出夏美妍,然後帶着他們兩人一起離開了這裏,之後一週時間,警校提前放寒假,夏美妍被其父母帶到了M國,龍天傑也回了他的特能部隊,這個任務算是結束了。

而劉詩藍因爲還在拍戲,家裏就只剩下唐小白孤獨一人,只能叫來東方瑜來陪他,可是唐小白總是覺得,東方瑜變得怪怪的,怎麼感覺他一直在躲着自己,還用怪異的眼神看自己,簡直莫名其妙嘛。

……

夜晚,張家別墅,張振國剛剛洗漱完畢,坐在客廳裏翻看集團新計劃,突然手機鈴聲響起,他放下手中的資料,接通電話,良久,他表情猛然一變,立刻從沙發上站起身,眼睛瞪的很大,驚呼出聲:“你說什麼?若彤那邊出事了?!”

…… 封城,是華夏面積較大,且富裕的城市,這裏什麼樣的人都有,可謂魚龍混雜,所有人都絞盡腦汁,想要來到這裏,希望能得到發展,從而飛黃騰達。


當然,這樣一來,宵小之輩就多了起來,大街小巷,常常見到行人被劫,小偷小賊數不勝數,警方雖然極力打壓,但奈何抓也抓不完,抓多少,幾天後,就又會出現更多,所以開始的封城極其悲慘。

不過,現在變得不一樣了,至少表面上沒人再敢亂來,只因爲,封城警局之內,多了一個人,他就是新任局長,皇甫龍。

據說皇甫龍背景神祕,連軍方的人,輕易都不敢招惹他,而且他還是十年前,盛極一時的夜靈事務所成員之一,到今年已經四十歲了,也就是說龍天傑在事務所算是年齡最小的了,也怪不得他如此傲慢,不過是仗着自己年輕而已。

然而這些都不足以讓封城從之前的混亂突然變好,最恐怖的是,皇甫龍可以短暫控制別人的意識,殺人於無形,因爲他是一個精神系的高階能力者(詳情見作品相關,這裏就不仔細講述了)。

明面上沒人敢在犯罪,可是到了夜晚,封城就又會變成惡魔的樂園,畢竟皇甫龍只是一個人,沒辦法擊潰所有罪犯。

但是除了皇甫龍這個明面上的支柱外,在夜晚,同樣還有另外一個人在祕密維持着封城秩序,這也是張振國接到那個電話的原因。

———————–

華宇高校,是封城最大,也是教育最好的學校,在校學生高達數萬,其中皆是俊男靚女,引無數學子沸騰,擠破腦袋的想往裏衝,但是它的分數線極高,普通學生根本沒機會就讀。

不管到哪裏都少不了走後門的,自然也會有很多喜歡鬧事搗亂的學生,靠着關係進來,馬上就到期末考了,此時的華宇高校,氛圍極其緊張,但有一個人是例外。

傍晚時分,在校園後面的小樹林中,徘徊着三三兩兩的學生,仔細瞧來,都是些男男女女,成雙成對,不用想也知道,他們在這兒幹嘛。

而在一個稍微粗壯一點的樹上,藉由茂密的樹葉遮擋,靜悄悄的躲着一個人,他仔細的看着下方不時走過去的學生們,表情微有不耐煩之色。

直到又一對情侶學生停在樹下,終於讓他精神一震,只見下方男子頗爲羞澀的伸手按住女同學的胸部,第一次難免手生,不知道如何揉捏,讓女同學悶哼一聲,顯然是將她弄疼了。

男同學很是不好意思,連忙將手拿開,不敢再去觸摸,然而,女同學卻主動湊近,親吻了男同學,這一剎那,男同學再也忍受不住,抱住女同學就開始猛親,實在是一點憐香惜玉之心都沒有。

可是一直閉着眼睛的女同學,突然睜開雙眼,一雙空洞漆黑,充滿血紅之色的眼球,緩緩從中流淌下血淚,皮膚也變得蒼白,萬般詭異,男同學似有所覺,可是爲時已晚,一翻掙扎,不一會兒就暈厥了過去。

這個女同學擦了擦嘴,深呼一口氣,剛剛擡起頭要伸一個舒爽的懶腰,可是,上方一個大屁股從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女同學身上,讓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同一時間,在此幽會的情侶們,全都心中一顫,甚至多數開始劇烈顫動,之後跟着數聲嚎叫,一切再次歸於寂靜,不一會兒功夫,從草叢裏,樹上等各種隱蔽位置,跑出一衆男男女女,驚恐失措的離開這個小樹林,第二天就傳出這裏鬧鬼的消息。

當然那是後話,此時已經空無一人的小樹林,連只鳥叫都沒有,微有那個暈厥過去的男同學,還有被一個人坐在身上的女同學。

女同學口吐白沫,這一砸,看來把她傷的不輕,她很快回過神來,目露兇光,大吼一聲,尖利刺耳:“快從我身上下來,你這個混蛋!”


聽到身下的喊叫,張揚很是生氣的說道:“你害的勞資在樹上等了這麼久,現在還敢亂喊亂叫,非收了你不可!”

沒錯,這個男子就是張若彤的弟弟,張揚,今年剛滿十九歲,從唐小白那裏學得修仙之法,近期更是成功突破築基期,學習什麼的,已然小菜一碟,閒暇之餘,就做起了捉鬼的行當。

不知道怎麼回事,華宇高校裏,鬼魂遍佈,怎麼也抓不完,而且因爲考試將近,陰霾的氣氛,更是吸引了無數惡鬼。

現在他身下這個,就是專門吸取男人精氣的小鬼,她身上的氣息可以讓人產生幻覺,就彷彿別人能看到她一樣,對其引誘,然後趁機吸取精氣。

像這種低級的鬼魂,對於張揚來說,一點都不夠看,將之擒拿,也是分分鐘的事情,可是他與唐小白不同,每次抓捕之前,非得跟人家聊聊天,打打屁,好像把關係弄好了,抓起來更爽似的。

“可惡,你再不起來,別怪我使出陰招了。”女鬼臉上血跡斑斑,小嘴一張,尖利的獠牙展露出來,一把抓住張揚的屁股,就想一口咬下去。

“哎呦我去,你這個女流氓,往哪親呢!”張揚嚇得一個激靈,飛一般的跳起來,捂住屁股,一臉的恐懼,感覺菊花都緊了。

“咯咯咯,壞我好事,讓你不得好死。”女鬼發出一連串怪異的叫聲,雙手指甲將近十釐米長,也不怕撇了,再扎住自己怎麼辦,身爲女鬼,也得注重保養不是。

她衝着張揚飛撲而來,張牙舞爪的樣子,實在是難看,陣陣陰風鋪面,狂風大作,整片小樹林變得陰森恐怖,煞氣沖天。

張揚無奈的撓撓頭,看今天是個陰天,確實不是聊天的好時候,雙指豎起,化作靈劍,閃身消失,一劍劈散女鬼,一聲哀嚎過後,只留下張揚手指朝天,擺着個酷酷的造型。

一擊必殺,女鬼灰飛煙滅,永世不得輪迴,不可謂不殘忍,也是因爲他不懂得其中緣由,又沒有法器,只能用這種方法捉鬼。

所以遇到張揚的鬼,都是倒黴鬼,被別人抓到,不是飼養起來,就是關起來,可是到了這裏,直接就是死啊,而且臨死前,他還總給你聊天,這種死後再等死的感覺,實在是不好受。

…… 第二天凌晨,張揚精神百倍的來到教室,教室很大,座位共有橫着十排,豎着六排,他來到橫着第六排、 豎着第三排靠後的座位上,此時的教室裏,已經來了大部分的學生,不過張揚的同桌,顯然還沒到。

教室裏好多人都在議論昨晚那聲淒厲的慘叫,讓張揚忍俊不禁,想必當時在場的那些約炮的,都直接硬不起來了吧,哈哈。

轉眼間一天的課程就結束了,然而這一整天張揚的同桌都沒有來,這不由讓他有了些許擔心,決定去一探究竟,因爲他同桌家裏窮,雖然勉強考上華宇高校,但還要勤工儉學,所以基本上都不在學校宿舍裏住,要想找到人,還真不是容易的事。

晃晃悠悠,夜色再度降臨,張揚行走在封城的街道上,天氣預報說這幾天會下雪,也不知道準頭不準頭,但是毫無疑問的是,鬼魂會逐漸增多了。

冬季屬陰,雖然寒冷,可是鬼魂最不怕的就是寒冷,在這個時候,它們反而更加活躍,而且修爲強大的厲鬼,也將嶄露頭角。

張揚不時斜眼瞥向一邊,悠然的街道上,三三兩兩鬼魂的身影,不是與人結伴,就是孤身一鬼,好在此時的張揚興趣不大,而且這些鬼也沒有作惡,要不然它們可倒黴了。

站在路口的紅燈處,掏出手機,給同桌打了個電話,竟然關機了,張揚表情有變,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吧?

就在他四處尋找的時候,手機鈴聲響起,正是他的同桌打來,連忙接聽,呆愣片刻,點點頭說道:“好,你在那兒等我,我馬上就到。”

張揚轉頭看周邊站着很多行人,立刻離開這裏,來到無人處,身形頓時消失,激起一陣狂風,彷彿一道閃電,衝破天際,剎那間,來到了一處較爲偏僻之地。

此爲荒野之地,叢林外布着防線,還有專門的看守人員,其內陰森恐怖,風勢呼呼,樹枝作響,這裏赫然就是個墓園區。

這裏輕易不會有人出現,除非是前來燒紙的家人,當然陌生人也是可以隨意進出的,只要你不害怕,看守人員也懶得管這些。

張揚四處打量,卻驚奇的發現,這個墓園距離華宇高校竟然並沒有多遠,這片山林是與學校裏的樹林相接的,中間只是隔着一條小河而已,在這裏三年之久,竟然都沒有發現。

直接從看守人員的眼皮子低下走進墓園,他們一共兩人,都是青年男子,對於張揚的到來無動於衷,隨意的瞥了一眼,就繼續看着自己的電視。

張揚站在墓園之中,看着幾乎一望無際的墳頭,不由心中一顫,雖然鬼魂見了許多,可是到了這裏,還是不禁有些心悚。

他邊向裏走,邊輕聲呼喊着同桌的名字:“凌菲,你在這兒嗎?聽到答應一聲啊。”


頭頂不時飛過的烏鴉,擾亂張揚的心神,他厭惡的擡眼看去,卻被嚇了一跳,只見一枝樹丫上靜靜的站立着一隻烏鴉,它正一動不動的,緊緊盯着張揚,眼神極其恐怖,甚至張揚都看到了它的笑容。

一隻烏鴉怎麼會笑?

本來就稍微膽小的張揚,這時候,不禁冷汗淋漓,背脊發麻,跟鬼斗的時候,倒沒怎麼覺得害怕,那是因爲氛圍的緣故,他一直在校園裏捉鬼,跟在這兒墓地自然有不一樣的感覺。

越往裏走,越覺得詭異,而且烏鴉也多了起來,全部緊緊的盯着張揚,似乎對這個外來之人,頗爲戒備。

“臥槽,怎麼有種不詳的預感,這畫面太詭異了。”張揚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要不是同桌在這兒,他恐怕立刻就拔腿而逃了。

他也很奇怪,凌菲怎麼會在這兒呢,她不是去打工了嗎,難道是在這裏打工,我去,沒想到她一個看着很柔弱的小女孩兒,竟然這麼重口味。

走着走着,他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仔細打量周圍,發現這裏應該是墓園的中心地帶,而這裏呈一個半圓形,直徑十米,一個漆黑的空洞,下面有一條階梯,難道是通往地下墓穴的?

而在這個階梯旁邊,還有無數的藤蔓遮掩,顯得很是神祕,要不是因爲張揚的眼力極強,恐怕還無法發現這條階梯,不知道的,只以爲這裏就是一處因墳地而生的藤蔓羣。

他想,凌菲不會是在這裏面吧,因爲別的地方也沒看到她的身影啊,而且這旁邊,竟然沒有一隻烏鴉在,是出於恐懼,還是什麼?

就在張揚躊躇不定的時候,這個洞穴裏,突然跑出了一隻小黃雞,它擡頭看了一眼張揚,轉頭消失了個無影無蹤,張揚頗爲無語的呆愣片刻,搖搖頭,決定下去看看,要是凌菲真的在下面,豈不是會有危險,萬萬不可在耽誤了。

小心的撥開藤蔓,張揚藉着臺階,來到了地下,沿途的通道都有蠟燭,立在油燈之上,左右兩邊,將其照的通明。

張揚仔細聆聽,在最深處聽到了微微聲響,確定這裏一定有人在,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凌菲,如果是,她又到這裏來幹什麼?如果不是,那就顯得更加詭異了。

通道很長,而且四通八達,越往裏走,岔路越多,張揚站在一個三岔路口,不由犯了難,這要往哪走啊,聲音的來源好像來自四面八方,根本無法準確辨別方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