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佟弘壯的話,所有人都沉默的點了點頭,但佟漢中卻眉頭緊擰,「李董的確是有這樣的實力,可那個江楓……我總感覺李董好像是在聽從他的命令啊?」

就在佟漢中這話落地后,江楓的聲音卻突然從門外響起,「二叔你高估我了,就像你們說的,我現在不過喪門犬一條,哪有本事認識李博瀚?」

「你來幹什麼?」看到江楓,佟可孚當即皺起了眉頭。

當下,站在江楓身後的佟琦然邁步走了出來,「爺爺,萬家集團的合同既然江楓已經談下來了,我來就是想讓你們……」

佟琦然的話還沒說完,佟弘壯冷笑一聲,徑直站了起來,「想讓我承認江楓是佟家女婿可以,但是合同不是一張嘴就能算數的,我要見到白紙黑字。」

說完,老爺子一言不發就要回房間。

可就在這時,一道輕佻的聲音,直接傳進了客廳,「跟萬家集團簽合同對江楓這廢物來說可能難如登天?但對我來說,只要我開口,隨時可以。」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尹航老師似乎是早有預料潘院長會這麼說,又是拿出來一份文件,說道,「這是以前的合同,潘院長要看一下么?」

尹航老師雖然不至於咄咄逼人,但氣勢由於在主場,卻是天然的強上一籌,另外那種勝券在握的神色,看的侯部長都是微微皺眉。

彷彿,他們早就料到潘院長會過來一樣,甚至是提前經營好了謀略,就等他們上鈎了?

聯想到剛剛尹航老師擬定的那份合同,倒是更加的坐實了這個猜測。

好像在對付潘院長這事情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潘院長猶豫了一下,最終也是沒有將那合同拿過來。

無論裏面寫的是什麼,都是對他們不利的。

本身理虧,雖然想要強辯一下,但,想到侯部長在這裏,處處都要顧及,就只能吃了個悶虧。

以勢壓人終究還是行不通的,讓人徒增笑料。

侯部長說穿了,也就是來撐個場面,具體的操作還是要潘院長跟他們商榷的。

但,這尊神是他請來的,處理的不漂亮,這邊沒法責備蘇崑,但海昆卻是實打實的受人管轄的。

若是真說是給蘇崑施壓,那也不現實,蘇崑這邊的方院長,不說其他,這位在上面是有大靠山的,只是不顯山不漏水罷了。

場內的眾人倒是心思各異,都是院長級別的,對於這種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

看了一眼蕭麟,此刻,他也確有些不耐,不過還是仔細的聽着。

畢竟,他們要搶的人……

和他有直接的關係。

姜然沒有多說什麼,沖着蕭麟招了招手,蕭麟的眼神也都是放在了姜然的身上,見到姜然的動作,看了一眼場上,隨後向外面走出去。

然而辦公室內的人雖然都是在爭辯中,但,少一個人或者是有什麼動作,還是能夠看出來的。

尤其是余院長,那名老者,看到姜然之後,也是笑眯眯的給了個肯定的眼神,之後,點了點頭。

姜然也是點頭回應。

再之後,就是方院長了,看到姜然之後,眼睛一亮,「小然過來。」

姜然,「……」

姜然沒想到,這樣也能被抓來。

本來想躲在人群中吃自己的瓜的,但既然被揪出來了,那就索性大方的走了出來。

此刻蕭麟已經走到了姜然的身邊,姜然拉過來打量了兩眼之後,拍了拍他的胳膊,「不錯,兄弟。」

隨後徑直走到方院長身後,「方院長您找我。」

「這邊有點事,跟你商量么不是,這邊有個合同,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調整的么,沒有的話,就簽了?」

方院長將桌上的文件遞給姜然,目光露出和善。

姜然掃了一眼周圍。

將眾人的神色盡收眼底。

「好,我看看。」

裏面的內容,姜然倒是覺得很簡單,不是像正規的勞務合同那樣簽多少年的。

而是按照場次來算的,一場能賺多少,當然,綵排之類的,自然也就算在裏面了。

這種分成,毫無疑問,在整個戲曲界,都算的上是超高薪了。

甚至於,哪怕是蘇崑的那幾位大師級別,都沒有這個待遇。

當然,其中也規定了場次,每月不少於八場。

姜然想了一下,倒是也還可以,和商定的沒什麼不同幾乎。

隨手簽下了名字。「那你們聊,我先回辦公室了?」還沒吃早飯呢?

「別急着走啊。」余院長笑眯眯的走了過來。「我這邊還有點事想請求小兄弟。」

「蕭麟的事?」姜然看了一眼蕭麟,此刻的蕭麟,也是含笑着看了過來。

「對,小兄弟你看蕭麟如何?」

「不錯。」姜然想了下,說道。

「那就成了,那我就把他託付給你了,有什麼需要的,大可講明,我回去好進行操辦。」余院長直接說道。

姜然微微愣了一下,他倒是沒想到,余院長這麼直接的。

「算了,沒什麼需求的,您只要放心把他交給我就行,晚輩才疏學淺,倒是擔心和他所學的相去甚遠,倒是入了岔路。」

「無妨,既然交給小兄弟了,那就按照你的路子來。」緊接着,「你看,拜師儀式是在這裏舉行,還是在京昆舉行?」

姜然倒是不知道這拜師還得講求個儀式?

看了一眼尹航老師。

尹航老師見到姜然遞過來的眼神也是微微一怔,隨後笑道,「這拜師儀式就是需要幾個見證,然後再請一桌拜師宴,請行業內的有頭有臉的人物來廣而告之,這就成了。」

李院長看了一眼姜然略有些為難的神色,心中一動,在旁接茬道,「這個簡單,幾個見證,咱們蘇崑的幾位大師便可以了,然後拜師宴,這個倒是不能作廢,只是訂一桌宴席的事情,至於有頭有臉的人物,你看……」

一番話之後,眼神若有若無的掃了一圈的人。

方院長聽的皺眉,他是不想要這麼簡單的就進行這個拜師儀式的,至少要有個大排場,然後才好宣傳出去。

「我覺得可行,既然小然不想大操大辦,那就這樣就可以了。」尹航老師也是深以為然的說道,只是他的眼光卻是看向著方院長。

他這話倒是也是給方院長說的,解釋了一下,然後,說明緣由。

「那行吧。」方院長雖然覺得這樣不利於宣傳,但,若是能夠有侯部長這樣的人物來,排場倒是顯得低調又奢華了,微微點頭,「既然兩位院長都這麼說了,那,不知道是否有幸能夠請到侯部長和潘院長賞光?」

「這,好吧。」侯部長倒是沒有多想,既然沒有搶到這位大宗師級別的人物,也就不再糾結了。

他也知道,方院長這是在修復關係,索性他也樂的當個順水人情,把這件事就揭過了。

眾人都是滿意了,唯有個潘院長悶悶不樂,但是卻也不敢多說什麼,不僅僅是把侯部長拉下來了,還沒要到人,這臉是丟大了。

好在他從來不覺得自己的麵皮又多薄,都是為了劇院的發展,沒有什麼是不能做的,個人的利益倒是其次。

不過大勢已去,他也只能是點了點頭。

7017k 烏沃烏超市的門口。

白梨跟安綿綿趕到超市門口的時候,前面已經排滿了領取物資的人,男女老少都有。

場面雖然有些混亂,但在黑衣人的把控下,還不算太糟糕。

安綿綿發揮她自來熟的天性,很快就跟前面的人問清了情況。

「聽說是黑衣人的老大一來就把超市跟倉庫都控制住了,估計人家本來是打算獨吞物資的,但看在大家都很可憐的份上,這才決定分出一些物資出來。」

安綿綿站在白梨前面,壓低了聲音,悄悄說道:「不過,聽說所有領取物資的人都要脫光了,接受全身檢查,阿梨你說這是幾個意思?難道老子領個速食麵手電筒什麼的,還要現場直播自己的果體不行?這也太荒唐了!奶奶的,要不是看他們長得太帥,老子一定要抗議的!」

白梨一邊聽安綿綿說話,一邊抬頭往超市門口看了一眼。

只見十幾個端著機槍的黑衣人站在那裏,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先是用掃描儀掃過面前的人,再按男左女右的分類方式,一個一個地將他們帶到了臨時隔離出來的兩個房間里。

白梨心想,如果只是單純的身體檢查,不可能盤查得這麼嚴。

看這架勢,他們好像在檢查什麼東西。

就在這時,右邊房間里走出來一個穿着淡黃色長裙的女人。

女人一邊手捂著自己的脖子,表情怯怯的,驚恐的眼神透著深深的恐懼與害怕。

她的身後跟着一個年紀輕輕的黑衣人,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左右的樣子。

黑衣小哥哥將女人帶到一邊的角落。

不過一抬眼,白梨便看見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那裏,背對着所有人,氣質神秘。

是一個男人。

男人很高,肩寬腰窄,一雙大長腿筆直修長,氣場兩米八,普普通通的黑色西服愣是讓他穿出了巴黎高定的高不可攀感。

這人在人群太過顯眼,鶴立雞群,模特似的,身形氣質好得不像話。

黑衣小哥哥站在男人身邊,掩著嘴說了幾句話,便見那背對人的男人修長的指尖輕輕一動,也不知是什麼暗號,那黃色長裙的女人就被另一個超市打扮的女人好言好語地請進了超市裏面。

長裙女人驚恐地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黑衣人,小哥哥安撫地微微一笑,嘴角動了幾下,似乎正在安慰她。

女人鬆了口氣,轉身的時候,下意識鬆開了手指,一抹暗紅的痕迹在白梨眼前一閃而過。

這是……

白梨表情一頓,愣了愣。

這是……被喪屍啃咬過的痕迹!

所以,黑衣人的主要目的並不是發放物資,而是用這個借口查找可能已經感染了喪屍病毒的人。

也是,昨天喪屍的攻擊來得迅猛又不及掩耳之勢,就算他們能在一夜之間控制好局面,但並不代表這其中不會混雜一些明知道自己感染了,還心存僥倖的人。

混水摸魚,古來就有,沒什麼稀奇的。

「哎喲,大叔,你怎麼走路的啊!我招你惹你了?你走路看着點不行嗎?」

安綿綿突然尖叫了一聲,接着被一個穿着灰色西裝的大叔撞到了白梨懷裏。

。 柳芊芊迅速回過神來,清脆地咳了一聲,「你出發了呀,好的,我等你。」說完,柳芊芊就把電話掛斷了,朝着柳開宏一笑,「爸,我就說嘛,他出發了,我先出去了,一個小時后,我帶他來見你。」

說完柳芊芊轉身就走了出去。

柳開宏,柳家醫館館主,百花宮宮主。

武道宗師巔峰級別的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