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着蕭逸的話語,隱殺的臉上泛起羞紅的神色,看向蕭逸的眼神充滿了怨恨,如果不是眼前這個青年,自己又何必遭受到這麼大的侮辱。

“今天我技不如人,沒什麼好說的!但你以爲你能活的過明天?”看着身前的蕭逸,隱殺彷彿看死人一般。

“哦?那我現在就先殺了你!”只看蕭逸嘴中吐出一道森寒的話語,舉起右掌就朝對方頭部拍去。

“蕭先生!”一聲急促的聲音落在蕭逸的耳中。

“哎!”聽到這道聲音,蕭逸不經一嘆,把拍向隱殺的手掌收了回來。

“多謝蕭先生!”只看青龍快步的來到蕭逸身前,對蕭逸躬身一禮。

擺了擺手,蕭逸苦笑道:“既然答應你了,我也不好反悔,你帶他走吧!”

聽到蕭逸的話語,青龍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後也不答話,上前攙扶起隱殺,就朝體育館外走去。

看着青龍隱殺二人緩緩的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內,蕭逸隨之轉身看向其餘各國的隱者,“還有誰不服?”淡淡的話語從蕭逸的嘴中吐出。

聽到蕭逸的話語,一名外國隱士直接上前道:“我們幾人自認不是給閣下的對手,但閣下是否太猖獗了?”

“猖獗?你覺的我沒有猖獗的資格嗎,嗯?” 聽到對方的話語,蕭逸的臉上閃現出一絲不屑的神情,傲氣凌人的話語從蕭逸的嘴中吐出。

“哈哈!”只看這位外國隱士一聲大笑,看着蕭逸的眼神充滿了戲虐之意。

“隱士之境也稱爲先天之境,不知道閣下達到的先天第幾層的境界,敢如此無視各國武者?難道你真的以爲自己是天下第一人嗎?”

看着對方怪異的表情和問話,蕭逸覺的有些詭異,彷彿有什麼事就要發生一般。

“天下第一,我還真有這個興趣,今天這天下第一我蕭逸就要了!”隨着蕭逸話語的落下,只看體育館內,各處閃現出一道道璀璨的巨芒,一股股鋪天蓋地的氣勢涌現在整個體育館內。

“嗯?”感受到這些駭人的氣勢,蕭逸一驚,整個人都緊繃起來,默默注視着體育館內的動靜。

“咯咯!這位小兄弟果然豪氣凌雲,就讓姐姐來試試你的手段!”隨着一道能膩死人的話語落下,只看一道粉紅色的身影出現在中央會場之中。

“祖師!”看到這個女子的出現,巧娥門那位年輕的女弟子不經躬身一禮。


“嗯?祖師?”看到眼前出現的這個女子,一絲驚詫的表情浮現在蕭逸的臉上。

只看眼前的女子,身着一套粉紅色的薄紗,肌膚勝雪般的皮膚在這層粉紅色的薄紗中若隱若現,一雙勾魂奪魄的眼神彷彿能把男人的魂勾去,一舉一動之間都透露出無窮的媚意,下身一雙修長的玉腿閃爍着象牙一般的光澤,整個人站立在那,就讓無數看到她的男人瘋狂,好一個絕世尤物!

看着眼前這個女子,蕭逸不經疑問起來,這是那個年輕女子的祖師?看這面容和身段,實在是讓人不敢相信.

“咯咯!姐姐好看嘛?”一聲柔媚入骨的嬌笑落入蕭逸的耳中。

聽到這位女子的話語,蕭逸不經朝對方雙眼看去,隨着蕭逸向自己望來,女子的眼中閃現出一股粉色的光芒,一股萎靡之氣在兩人之間不斷散發。

“好漂亮的尤物,你是我的了。”隨着蕭逸的目光與這名女子對視,蕭逸臉上的神情顯的有些迷戀,心中最真實的想法不經脫口而出。

“那你來呀,姐姐在這等你, 高冷總裁來來來 。”只聽這名絕世尤物的話語不斷挑逗着蕭逸,眼中的粉色光芒更是大盛,粉紗下包裹着的軀體更是不斷扭動,嘴中的**聲更是若有若無的散發而出。

絕世尤物的挑逗,別說蕭逸了,就是體育館內的所有男性,眼中都透露着癡迷的神色。

而此時的蕭逸,心中最深處的慾望徹底被眼前的這個女子勾動了起來

,眼神中閃爍着一種侵佔對方的慾望,一步、兩步、三步,只看蕭逸逐漸的朝這名女子而去。

看着蕭逸中了自己的天羅魅惑大法,這名女子的眼中不經一亮,整個被粉紗包裹着的嬌軀更是不斷舞動着,眼中的粉色光芒彷彿要化成實質一般。

眼看着蕭逸就要靠近這名女子,而此時這名女子的雙手也浮現出粉紅色的勁氣,顯然在等蕭逸靠近一點,這名絕世尤物就要把蕭逸力斃於掌下。

“蕭逸!快醒醒,別中了她的魅惑之術!”一聲嬌喝從玲瓏的嘴中吐出。

隨着玲瓏吐出這道話語,蕭逸的神情明顯一窒,整個人頓時停在了原地,臉上的神情更是顯的有些掙扎。

看到蕭逸馬上就要來到自己的身邊,卻在這時出現了差池,這名絕世尤物不經恨恨的瞪了一眼觀衆席上的玲瓏,隨後整個人身體上散發出一絲粉色的霧氣,眼中的粉色光芒化成一道光束朝蕭逸射來。

隨着粉色光芒射入到蕭逸的眼中,只看蕭逸的表情又恢復到剛纔的狀態,整個人再次朝這名絕世尤物走去。

觀衆席上的玲瓏看到這個情況,眼中不經露出焦急的神色,嘴中更是不斷叫着蕭逸的名字,可無論玲瓏怎麼叫,蕭逸連一點反應都沒有,步伐堅定的朝這名絕世尤物而去!

看着蕭逸終於來到自己的身邊,這名絕世尤物的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只看這名妖媚到骨子裏的尤物,緩緩的擡起一隻玉手,一道春風化骨般的粉色勁氣就朝蕭逸的頭部擊去。

觀衆席上的玲瓏,看到這一幕頓時目赤欲裂,整個身子就要飛身而下,給蕭逸報仇。

還沒等玲瓏起身離開觀衆席,只看一幅怪異的畫面,呈現在體育館衆人的眼中。 中央會場內,只看這名尤物的芊芊玉手離蕭逸的頭頂還有一寸的距離,而就在此時,蕭逸的一雙大手狠狠的掐在了對方的脖頸之上,讓對方的攻擊戛然而止。

“這位小娘子,好毒的手段啊!”再看蕭逸哪還有剛纔失魂落魄的表情,面上的神情平靜無比,眼中更是散發着清明的目光。

“咳!咳”被掐住脖頸的尤物,柔嫩如水的臉上因爲蕭逸的大力所致,顯的有些通紅,看向蕭逸的眼神更是充滿了震驚,中了自己的天羅嫵媚大法,對方是什麼時候清醒的?還是對方一直在愚弄自己?絕世尤物腦中的思緒顯的有些紊亂。

“咳,咳!你弄痛人家了,還不放我下來!”一道能膩死人的嬌語從這名女子嘴中吐出,看向蕭逸的眼神充滿了誘惑的神色。

聽着眼前尤物銷魂的嬌語,再看着對方粉紗下籠罩的白嫩嬌軀,說實話!蕭逸不用對方迷惑他,自己就有些陷入到對方的美人鄉中,如果說蕭逸有什麼弱點,那無疑美色就是他最薄弱之處,看見美女就想盡辦法去得到,去佔有,其實這是每個普通人都有的心思,只不過普通人只能在心裏想想,而蕭逸則善於行動,把想法變爲真實!

看着對方臉上那傾城傾國的容貌,說實話蕭逸心動了,作爲一個男子當然不能對一個美女動粗,所以蕭逸鬆開了對方的脖頸,一臉癡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感覺到對方鬆開了自己,再看着蕭逸眼中對自己慾望,這名尤物顯然也有點懵在當場,自己跟本沒施展天羅嫵媚大法,這名男子竟然用這種眼神看向自己,看着蕭逸一副神魂顛倒的模樣,這名尤物也不經也是暗暗納悶。

看着蕭逸並沒有醒轉的跡象,這個禍水級的美女眼中閃現出一道殺意,手中粉紅色的罡氣運轉到最大,狠狠的就朝蕭逸心口拍去。

“砰!”遂不及防下,只看蕭逸被對方一掌拍飛了出去,還沒等這禍水級美女臉上露出得意之色,只看身在空中的蕭逸,大力的向空中一蹬,一股氣爆聲,砰然作響,空氣中泛起道道漣漪,整個人朝這名禍水級女子而去。

“砰”只看蕭逸從空中折返,百十來斤的身體,重重的落在了這名禍水級美女的身前,隨着蕭逸重重的落下,以蕭逸身體爲中心,地面呈現出一絲龜裂,整個體育館也抖動了一下。

看着眼前的蕭逸,禍水級美女臉上的驚愕表情彷彿凝固住了,剛纔那一擊只有自己才知道有多麼可怕,就是一頭大象捱了自己這一擊,也肯定當場身死,而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渾然無事,這名禍水級美女看向蕭逸的眼神充滿了震驚!

有些呲牙的揉了揉自己的胸口,蕭逸低頭一看,只見自己胸口處有一個道明顯淤青的掌痕,顯然自己胸前這一掌,就是眼前的美女給自己身體留下的痕跡。

看着對面這尤物一臉驚愕的神態,蕭逸頓時展現出一絲微笑,只看蕭逸上前兩步,一把捏住對方玲瓏剔透的下巴,“美人,從此以後你就是我蕭逸的人了。”

“啊!”被蕭逸驀然間侵襲,這名禍水級美女不經一驚,再聽到蕭逸大膽的話語,這絕世尤物不經倒退幾步,整個人的神情顯的有些羞紅。

“大膽狂徒,竟敢對我們祖師無理!”隨着這道話語的響起,只看巧娥門那名年輕女子縱身而來,也不管是不是蕭逸的對手,直接一掌拍向蕭逸,猛烈的真氣自年輕女子的掌中透出,波濤洶涌的朝蕭逸而去。

感覺到向自己而來的這道真氣,蕭逸連看都沒看,回首一巴掌就扇了回去,隨着蕭逸的扇動,頓時一股猛烈的勁氣狂猛的朝這名年輕女弟子而去。

“砰!”只看蕭逸扇出的勁風,瞬間打破對方發出的真氣,威勢不減的落在這名年輕女弟子的身上,幸好蕭逸並沒想要了對方的性命,這名女弟子只是被蕭逸這道勁氣扇飛了回去,如果蕭逸想取對方性命,這一擊,這名女弟子絕對有死無生。

聽着蕭逸霸道的話語,再看到蕭逸看向自己那充滿佔有慾望的眼神,這名女子的心中竟然有一絲心顫的感覺。

“年輕人,好厲害的手段!我不是你的對手,自此別過,這天下第一,看來是與我無緣!”說着此話,只看這名女子直接就要離去。

看着這名女子要走,蕭逸心中不經大急,也顧不得隱藏自己的實力,只看蕭逸彷彿會瞬間移動一般,直接出現在了這名女子的身前,也不管別人的看法,蕭逸直接伸手一把攬在這名女子的細嫩的腰間。

隨着蕭逸這一大膽的舉動,這名女子不經一聲驚呼,沒還等到這名女子緩過神來,蕭逸接下來的舉動徹底震驚了全場。

只看蕭逸張開雙脣狠狠的吻在了這名尤物粉嫩的小嘴上,攬在對方的腰間更是使勁的往自己懷裏一帶,雙脣間更是不斷在對方的嘴中索取着甘甜的津液。

“這個混蛋!”觀衆席上的玲瓏看着蕭逸色狼一般的舉動,不經恨恨的直跺腳。

而場中四大世家和一些隱藏在暗處的隱士全都傻了一般的看着這一幕,勾魂仙子竟然被侵犯了?尼瑪!這是真的?一種詭異的氣氛浮現在體育館內。

而此時的勾魂仙子完全傻掉了一般,被蕭逸攬在胸前,自己的初吻更是不斷被對方索取,一股從未有過的躁動感更是在自己的心底發出。

看着懷中的美人竟然沒有反抗,蕭逸心中的慾望更加熾烈,一隻大手也隱晦的在對方嬌軀上不安分起來。

而此時這名尤物感覺到對方的大手在自己的嬌軀竟然遊動起來,整個人也緩過神來,強忍着心中的那股悸動,這名尤物暗運修煉幾十年的天羅嫵媚大法,一道陰柔的粉色罡氣透體而出,想把蕭逸震開。

正沉醉在溫柔鄉的蕭逸,感覺到這股異動,臉上的神情顯的有些玩味。

隨着一道道陰柔的粉色罡氣撞擊在蕭逸的身體之上,沉悶的巨響聲不斷在兩人之間響起,而蕭逸彷彿跟沒事人一樣,狠狠的摟抱着懷中的美人,一點放手的意思都沒有,嘴中的侵犯和一隻大手比剛纔還要激烈的了起來。

感覺到蕭逸的侵犯更加狂野,而自己的護體罡氣竟然對此人無用,勾魂仙子不經大急了起來,自己何時被人這麼侵犯過,雖然修煉天羅嫵媚大法盡是魅惑之術,但幾十年來自己一直守身如玉,沒想到現在竟然被一個晚輩摟在懷中這麼肆意的侵犯。 蕭逸狂野的侵犯讓勾魂仙子的心完全亂了起來,體內的罡氣也運轉不起來,最後急的竟向一個小女孩一般,不斷用手拍打起蕭逸的胸口來,“放開我,你這個混蛋!”被蕭逸吻在粉嫩小嘴上的勾魂仙子,口中有些含糊不清的說道。

感覺到懷中美人的掙扎,蕭逸的雙脣有些意猶未盡的離開了勾魂仙子的小嘴,看着向懷中的勾魂仙子,蕭逸眼中浮現出一絲迷離的神色。

“好一個狗膽的晚輩,給我死來!”就在這時一道狂怒的大喝聲傳入蕭逸的耳中,只看一道黃色身影飛射進中央會場,只看這個身體剛剛落地,整個身子如一臺殺戮機器一般就朝蕭逸碾壓而來。

狂猛的黃色罡氣彷彿要踏碎這片土地一般,洶涌的氣浪帶起大片的狂潮就向蕭逸拍去,一股山崩地裂之聲彷彿要讓整座體育館塌陷一般。

感覺到這股絕大的攻擊,蕭逸不經皺眉,怕懷中美人遭遇不測,蕭逸直接把勾魂仙子推到一邊,整個身子準備迎接這道狂猛的攻擊。

隨着蕭逸一把推開勾魂仙子,這道土黃色的身影也狠狠的撞擊在蕭逸的胸前,“砰”的一聲驚天巨響,只看蕭逸的身體被撞擊的直線後退,隨着蕭逸身子被撞擊的直線後退,中央會場的地面上呈現出一道巨大的溝痕,蕭逸的下半身更是陷入到了地面之中。

感覺到這個情況,蕭逸臉上頓時怒了起來,在身體強度和力量這方面,自出道以來,還沒人能力壓自己,而此時突然冒出的這個人,竟然把自己半截身體陷入到土地之中。


“給我滾!”一聲怒喝從蕭逸的嘴中吐出,只看蕭逸右拳發力,一拳砸在對方的身體之上。

“砰!”的一聲,只看這道土黃色的身影瞬間被蕭逸砸飛了出去,這還不算完,只看蕭逸雙手撐地,整個身體拔出地面,身型如一道驚鴻一般直接朝這道土黃色的身影掠去。

蕭逸暴怒,豈是可怕這兩個字所能闡述的,沒等土黃色的身影落地,只看蕭逸身在空中,右腿大力的掄起,狠狠的砸在了對方的身體之上。

“砰!”只看這道土黃色的身影瞬間被蕭逸砸向地面。

震撼的畫面再次出現,只看蕭逸的身體彷彿能滯空一般,隨着右腿大力的把對方砸向地面,懸浮空中的蕭逸一腳踏在空氣之中,恐怖無比的力道對空氣造成強烈的壓迫,頓時巨大的氣爆聲響起,直震的體育館中的衆人耳根發麻。

一道道碩大的漣漪泛起,只看懸浮在空氣中的蕭逸,每踏下一步,腳下的空氣就會泛起一道巨大漣漪,蕭逸整個人如走在一條康莊大道一般朝墜落而下的土黃色身影飛速跑去。

“轟轟轟!”隨着蕭逸腳踏空氣,大片的漣漪和氣爆聲不斷在蕭逸腳下爆響,此時蕭逸的身形也出現在土黃色身影的下方。

“給我滾!”一聲怒喝,從蕭逸的嘴中吐出,只看蕭逸的右腿如一道開天的巨斧一般朝此人劈去。

“砰!”只看蕭逸一腳劈在對方的身體之上,本已下墜的身體再次被蕭逸劈飛到高空。

正在享受溫柔鄉的蕭逸被此人偷襲打擾,一肚子的怒氣頓時報復在此人的身上。

“砰砰砰!”氣爆聲和大片的漣漪不斷在蕭逸的腳下滋生,蕭逸整個身子彷彿是在登天一般,一步步的朝身在空中的土黃色身影而去。

瞬間來到空中,看着此人的身體還在繼續升高,蕭逸臉上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只看蕭逸整個身體一併,雙腳狠狠的踏在此人的身體之上。

“砰!”一聲巨響,只看蕭逸雙腳踏着對方的身體,急速的往中央會場地面落去。

隨着蕭逸踩踏着此人往地面落去,體育館內的衆人不斷髮出一聲聲驚呼,顯然蕭逸恐怖無比的舉動,讓衆人震驚,尤其是違反自然法則,竟能在空中步行,更是讓衆人心中發顫。

“砰!”只看蕭逸踩踏着此人瞬間墜落地面,再看整個中央會場的土地瞬間炸開,不少土屑石塊紛紛暴射向四方,引得不少武者異能者各自閃躲。

只看中央會場之上,到處煙霧瀰漫,大量的煙塵遮蓋住體育館內衆人的眼睛。

過了不一會,只看煙霧漸漸消散,蕭逸的身形也出現在衆人的視野當中。

再看蕭逸身前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呈現在衆人的眼前,衆人看向蕭逸的神色明顯帶着幾分畏懼的神色。

這還是人嗎?從出場救人,到抹殺各國參賽選手,到現在接連擊殺各大隱者,此人難道真要逆天了不成?看着中央會場內的蕭逸,體育館衆多的古武異能者心中不由想到。

而此時的站在一旁的勾魂仙子現在早已經呆立在原地,看向蕭逸的眼神充滿了震驚。

聯盟之奶媽凶猛 ,“女人,從這刻起,你就是我的女人!”蕭逸霸道的話語,響徹在整個體育館內。


隨着蕭逸話語的落下,一道有些虛弱的聲音從巨坑中傳出,“小輩,你不要癡心妄想了!她是不會喜歡你的!”

隨着這道話語落在蕭逸的耳中,蕭逸的臉色不經大變,直接看向深不見底的巨坑。

只看這時一箇中年人有些艱難的從巨坑中爬了出來,胸前的肋骨明顯塌陷了下去,顯然此人就是偷襲蕭逸,被蕭逸連番重擊的人。

“你說什麼?你在給蕭爺說一遍!你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殺了你?”聽到中年人的話語,蕭逸不經暴怒的說道。

“咳!”一口鮮血從這位中年人的嘴中吐出,只看這位中年人毫無懼怕的看向蕭逸,“我說她不會喜歡你的!她心中早就有人了!”

“好膽!”一聲陰厲的話語從蕭逸的嘴中吐出,只看蕭逸就要縱身上前,直接把對方在世間抹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