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微微一怔,

忙追問道:“金甲神將比黃巾力士是不是要厲害得多?”

“當然!金甲神將的級別要比黃巾力士高得多。”

肖遙聽了,不免有些興奮,他真想立刻召喚一位金甲神將出來看看,不過又怕把躲藏在暗處的火炎魔族嚇跑,還是忍了。

眼下當務之急,還是先開條山路來再說,不然照這行進速度,啥時候才能走到惡鬼谷呢!

想到這,肖遙將心一橫,用1250點陽氣值兌換了一道開山符。

開山符跟普通的黃紙符看起來差不多,只是上面繪製的圖案比較複雜一點而已。

瑪了個蛋!

就這麼一道破紙符,居然耗費了老子1250點陽氣值,老子怎麼有種被忽悠的感覺呢?但願能真的起到作用。

肖遙一揚手,手裏的開山符立刻無火自燃,

這把其他人都嚇了一跳,冷若冰說道:“老公,這周圍都是草木呢,萬一把山林引燃,可就麻煩了。”

“小老婆放心吧,這是符火,不會引燃山林。”

肖遙說着,嘴裏默唸咒語,片刻過後,伴隨着金光一閃,一名身披用樹皮製作而成的衣服,手裏拿着一支鋼叉,頭頂還有棱狀突起,其模樣看起來就像電視裏那些個妖魔鬼怪的傢伙憑空出現在了一行人的面前。

冷若冰嚇了一跳,

而變作張咪模樣的辰月則立刻擋在了肖遙面前,正欲開口質問對方,肖遙又忙將她拉回到自己身後,並衝她使了個眼神。示意她注意身份,千萬別引起火炎魔族的注意。

辰月這纔沒說什麼。

肖遙上前一步,衝對方問道:“你可就是此地的山神爺?”

對方朝着肖遙畢恭畢敬地鞠了一躬,

“小神參見上仙,不知上仙召喚前來,有何吩咐?”

還真是山神!沒想到山神爺居然是這般模樣。

肖遙定了定神,說道:“我們要去惡鬼谷,可這漫山遍野都是荊棘雜草,路太難走了,你幫我們開條路來吧。”

山神一聽他們是要去惡鬼谷,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不知上仙前往惡鬼谷,所爲何事?”

“這個你別管,只管開路便是。”肖遙並不想跟他囉嗦。

總裁,不可以! “請上仙稍待片刻。”

山神說完,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嘴裏唸唸有詞。

他似乎是在念叨什麼咒語,也就數分鐘過後,前方的荊棘雜草竟然自行分開,讓出了一條約摸一米來寬的山路來。

“上仙,這邊請!”

山神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肖遙朝他拱手抱拳道:“山神爺,多謝了。”

“得蒙上仙召喚,是小神的榮幸。若上仙還有何需求,只管吩咐小神便是。”

“對了,晚上我們就會返回,到時候還得請山神爺再幫我們開路。”肖遙趁機說道。

“這個好說。”

“我們走吧!”

肖遙衝其他人揮了揮手,一行人沿着山神剛開出來的山路往大山深處走去,剛走了沒幾步,站在一旁的山神又忽然開口說道:“上仙請留步。小神還有一事相告。” 肖遙停下腳步,轉頭衝山神問道:“山神爺,還有何事?”

“上仙有所不知,這惡鬼谷中,有一戾氣極重的兇鬼惡煞,專門害人,惡鬼谷正是因此得名,小神也是擔心再有百姓受其所害,這才用荊棘封了山路。上仙前往谷中,可得小心這兇鬼惡煞。”

聽了山神所說,肖遙非但不覺得害怕,反而立刻來了精神,

“這山谷裏真有兇鬼惡煞?”

山神點了點頭,“此兇鬼惡煞來自東瀛,生前不知屠戮了多少生靈。”

了不起的神豪 “來自東瀛!?臥槽,原來是一日本鬼子!”

“正是。”

肖遙不由得攥緊了拳頭,

瑪了個蛋!

這幫小日本,真是陰魂不散,今日老子既然來了,正好降妖伏魔!

想到這,他衝山神問道:“山神爺,那鬼煞藏在何處?既然是兇鬼惡煞,我正好順便把他收拾了。”

“上仙有把握對付得了那兇鬼惡煞?”

山神話音剛落,跟在肖遙身旁的白咖啡衝他發出一聲低吼。

他這才注意到白咖啡,臉色立刻顯露出震驚的神色,

“這……這莫非是一頭貔貅所化?”

“嘿嘿!山神爺眼力勁不錯嘛!”

“原來上仙是得道真人,小神眼拙,小神眼拙。希望上仙此行,能收了那兇鬼惡煞。小神在此先爲這一方生靈向上仙道聲謝了。”

“這是必須的!不過,山神爺你得給我再介紹介紹這惡鬼的情況。”

“好!上仙請,我們便走便聊。”

山神在前面引路,領着肖遙一行人沿着山路往大山深處走去。

一路上,山神向肖遙等人介紹起惡鬼谷中的兇鬼惡煞的情況:

原來,這惡鬼谷原本是一風水寶地,有數條山脈以及地下水脈匯聚於這一帶,形成一個九龍奪珠的風水地形,而惡鬼谷,便是九龍所爭奪的那顆寶珠,從風水學上來說,算得上是一處太極龍穴。

太極龍穴往往匯聚了極其充沛的地陰靈氣,若是活人在此地修煉,能夠吸收天地之精華靈氣,能夠得道昇仙,但若是死人安葬於此,則有可能成魔。

七十多年前,一隊日本兵來到了惡鬼谷,藉助山谷中的天然洞穴,建造了一處祕密基地,這隊日本兵的頭頭,是一個叫野川鈴木的傢伙。

後來也不知發生了什麼,野川鈴木竟命令上百名士兵全部自殺而死,而他也服用了一種毒藥自殺。

不過,他其實並沒有死,但也不能說他活着。成了一個惡魔,生活在惡鬼谷中,拼命吸取了數十年的地陰靈氣。而如今,他的修爲已經達到了高深莫測的境界。而惡鬼谷更是成爲了人間禁地,即使是山神,都不敢輕易靠近惡鬼谷半步。

聽了山神所說,肖遙有些納悶,問道:

“等等!山神爺你剛纔說,野川鈴木其實並沒有死,但也不能說他活着,這話是啥意思?”

山神解釋道:“此人不知服用了什麼毒物,將三魂七魄完全封存於身體之中,既然魂未飛,魄未散,自然不能說他已經死了,黑白無常二位勾魂使者曾經來過,也拿他沒什麼辦法。但另一方面來說,他又沒了氣息脈搏,所以也不能說他還活着。”

“所以,這傢伙就是不生不死的一種活死人狀態?”

山神點了點頭:“可以這麼說,既不受地獄管束,人間的仙吏也治不了他。”

肖遙不禁嘆道:“臥槽! 英雄聯盟之無限超神 這貨很牛叉啊,就這麼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

他話音剛落,冷若冰說:“老公,我想起來了,這個野川鈴木,我曾經聽義父提起過。”

肖遙微微一怔,忙追問道:“這野川鈴木是什麼人?”

“據說是當年日本一位風水大師,醉心於研究風水奇術,他曾經設想過一個極其瘋狂的計劃,炸燬中華九大龍脈,通過改變風水的方式,改變中華國運,以達到徹底征服中國的目的。只是因爲這個計劃耗費實在太大,最終沒有獲得批准。”

聽了冷若冰所說,肖遙恍然頓悟:“原來這傢伙精通風水奇術,難怪會找到這地方,所以,他的目的,就是藉助這地方的風水地形,修煉成魔。”

就在他們說話間的工夫,不遠處傳來一陣“嗷嗷”的叫聲。

聽起來似乎是狼嚎,不過肖遙對這聲音很熟悉,並非狼嚎,而是魎犬在叫喚。

山神有些納悶地嘀咕道:“真是奇怪,這些邪獸怎會闖入此地?”

肖遙淡淡一笑,說:“它們應該是衝我來的。”

“上仙此話當真?”山神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肖遙點了點頭,對山神說道:“山神爺,正好麻煩你一件事。”

“上仙有事只管吩咐小神便是。”

“待會,山谷之中只怕會有一場惡鬥,爲避免傷及無辜,煩勞你使些法術,把山谷封了,不讓任何人進山。”

“小神遵命。”

山神說着,將手裏的鋼叉高高舉起,唸叨了幾句奇怪的咒語,肖遙等人再扭頭一看,他們來時的路已經消失不見了。

肖遙心裏鬆了口氣,只要惡鬼谷裏沒有其他人,待會無論是對付火炎魔族還是對付野川鈴木,他都不必有什麼顧慮了。

一行人跟着山神一路前行,沿着山路走了約摸半個小時,來到了一座幽深山谷。

想必是由於常年人跡罕至的緣故,這座山谷依然保持着原始森林的狀態,山谷之中樹高林密,林家瀰漫着薄薄的霧氣,而且十分安靜,竟然聽不到鳥叫蟲鳴聲,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

冷若冰有些疑惑地問道:“這林子裏怎麼這麼安靜呢?”

“這裏就是惡鬼谷,別說是人,即使是鳥獸進入山谷,都會被谷中惡鬼吸成乾屍。所以雖然樹高林密,谷中卻並無鳥獸出沒。”

山神話音剛落,林子裏忽然傳出一聲極其刺耳的怪叫。

這聲音的穿透力極強,肖遙頓覺耳膜震得生疼,而辰月懷中的辰龍竟嚇得嚎啕大哭起來。

肖遙立刻循聲望去,雖然林中霧氣瀰漫,但他運用火眼金睛,還是看到了,只見一隻黑色大鳥,正棲立在一棵樹枝之上,正用一雙犀利的眼睛,凝視着他們一行。

(今天事多,差點忘記更新了,抱歉。) 肖遙心頭暗驚,因爲那隻鳥的體型實在是太大了,立在樹幹上,差不多有一米多高,通體烏黑,模樣看起來有點像烏鴉,但其頭頂有類似於雞冠的結構。

瑪了個蛋!

這什麼怪物?要說是烏鴉吧,世上哪來這麼大的烏鴉?

要說是雞,世上好像也沒這麼大的雞。

難道是什麼未知鳥類?

金陵夜 肖遙將手朝着那隻大鳥一指,衝山神問道:“山神爺,你不是說着惡鬼谷中沒有鳥獸麼?那隻大鳥是啥玩意兒?”

山神順着肖遙所指的方向看了一會,轉頭怔怔地問道:“上仙,哪來的大鳥?”

“臥槽!那麼大一隻鳥在那兒,難道你沒看見麼?”

山神搖了搖頭。

肖遙問其他人:“你們看見沒?”

誰知包括辰月以及阿祁在內,全都搖頭。

瑪了個蛋!

居然都沒瞧見!難道是因爲老子掌握了火眼金睛技能的緣故?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那隻怪異大鳥忽然化作一團黑霧,迅速消散在了密林之中。

見此情形,他脫口驚道:“臥槽!那隻鳥怎麼化作黑霧了?”

山神一聽,似乎明白了什麼,立刻舉起鋼叉,神情凝重地說道:“上仙,您所看到的那隻大鳥,只怕是那魔頭所化。”

“你是指野川鈴木?”

山神點了點頭。

獨家霸寵:市長的頭號新歡 “這魔頭居然已經懂得幻化之術?”

“他藉助這太極龍穴充沛的地陰靈氣,如今修爲恐怕已經達到魔神級別,自然能夠幻化。”

肖遙一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原本聽山神介紹野川鈴木,還真沒將對方放在心上,在他看來,野川鈴木頂多也就比跟九鬼山霧強一點而已,卻沒想到對方居然已經達到魔神級別。

瑪了個蛋!

老子是不是選錯地方了,居然選了這麼個鬼地方對付火炎魔族,現在看來,火炎魔族倒是好對付,難對付的,反而是這谷中惡鬼。

肖遙心裏正犯嘀咕,山神又道:“上仙,小神法力不夠,就不陪同諸位進入山谷了。那魔頭詭計多端,諸位萬要小心。”

肖遙點了點頭:“勞煩山神爺了,你去吧,記得別讓任何人進山。”

“請上仙放心,小神告退。”

山神朝肖遙鞠了一躬,隨即身形一閃,憑空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

阿祁立刻嚷了起來:“這什麼山神啊,自個管轄的山,居然被邪魔劃定了禁地,他也咽的下這口氣,要是換作本大聖……”

沒等它把話說完,肖遙打斷了它:“阿祁你少說兩句,萬一讓山神爺聽見了你在背後說他,多不好。”

“聽到了正好!本大聖剛纔本來是要當着他面罵他的,誰知道他溜那麼快!”

“行啦!山神爺不也是拿那魔頭沒辦法嘛。既然這魔頭這麼厲害,那就交給我們來對付好了。”

肖遙說到這,轉頭衝辰月和白咖啡吩咐道:“辰月,你照顧好辰龍。白咖啡,你照顧好我小老婆。”

“是!主人。”辰月與白咖啡齊聲應允。

肖遙又從系統物品欄中將那件護身用的薄翼冰縷取了出來,遞到了冷若冰的面前,

“小老婆,你把這個穿上。”

冷若冰見是一件薄如蟬翼的衣裳,臉色微微一紅,

“老公,大白天你給我穿這個做什麼。”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回過神來,冷若冰是把這薄翼冰縷當成那種XIN感睡衣之類的了。不過還別說,真有點像。

“哎!小老婆你在想啥呢!這是薄翼冰縷,是一件護身法寶,以極地天蠶絲編織而成,薄如蟬翼,融入了上古護身仙咒,蘊藏着神祕力量,水火不侵,刀槍不入。我讓你穿着,是怕你待會受傷。”

“啊!”

冷若冰的臉色愈加紅了。

她忙從肖遙手裏接過薄翼冰縷,披在了身上。

沒想到就在薄翼冰縷剛披在冷若冰身上的頃刻間,竟然消失不見。

冷若冰驚道:“這衣服怎麼不見了?”

肖遙笑道:“小老婆不必驚訝,薄翼冰縷是一件法寶,只要往身上一披,就會與你的身體融爲一體。現在你有這件法寶護體,我也就放心了。”

他話音剛落,忽然從惡鬼谷中傳出一陣慘叫。

肖遙立刻轉頭望向惡鬼谷放心,皺緊眉頭說道:“什麼聲音?”

“依本大聖之見,應該是有人被害了。”

“怎麼可能呢!你沒聽山神說嘛,根本就沒人……”

肖遙話說到一半,忽然想到了什麼,

“等等!該不會是火炎魔族那幫傢伙碰到野川鈴木那魔頭了吧?”

這念頭剛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又是一陣慘叫聲傳來,這回還伴隨着魎犬的哀嚎聲。

看來真是火炎魔族跟野川鈴木遭遇上了。

這就有點意思了,

老子都還沒出手,這幫傢伙居然就被這惡鬼谷的“地頭蛇”給幹掉了。哎!真是世事難料。

肖遙將手一揮,對其他人說道:“走!咱們過去看看,不過大家可都跟緊一點,這鬼地方,邪乎得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