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話音剛落,趴在一旁的白咖啡忽然起身,朝着不遠處一堆建築廢料“喵嗚”叫了一聲。

見此情形,肖遙微微一怔,立刻問道:

“白咖啡,怎麼了?”

白咖啡轉頭看了肖遙一眼,又朝着那堆建築廢料喵嗚叫喚了一聲。

它肯定是發現了什麼!

肖遙立刻運用第三隻眼技能仔細查看,很快有了發現,那堆建築廢料之中,有一絲絲黑色鬼氣散發出來。

他又取出青銅羅盤,手捧羅盤一番查看,只見羅盤指針顫動劇烈,而且,羅盤所指的方向,正是那一堆建築廢料!

由此看來,那堆建築廢料下面,極有可能藏有陰邪之物。

肖遙緩步朝那堆建築廢料走了過去,冷若冰緊隨其後。

他不敢走得太近,在距離廢料堆還有四五米遠處停下了腳步,眯着眼睛仔細查看。

冷若冰小聲問道:“怎麼了?”

“你沒發現鬼氣麼?”

冷若冰立刻盯着廢料堆仔細查看。

她雖然開了天眼,但對陰邪之氣的洞察能力遠不及肖遙的第三隻眼技能,看了好一陣,才總算看出了一絲鬼氣。

“還真有鬼氣!”

肖遙警告道:“小老婆你最好躲在我後面,說不定還有鬼獸。”

一聽肖遙又叫自己小老婆,冷若冰臉色微微一紅,正欲駁嘴,白咖啡忽然一頭鑽入了廢料堆中。

肖遙這才注意到,在廢料堆下方,有一個直徑約摸三十公分的圓洞,白咖啡正是鑽入了這個圓洞之中。

肖遙立刻蹲下身子,往那洞內看了看,洞很深,似乎深入地下深處,鬼氣正是從這個洞裏散發出來。

他立刻轉頭對冷若冰說:“那頭鬼獸應該就是從這洞裏鑽出來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洞十有八九就是通往黑翼鬼王沉睡之地的通道。”

冷若冰一聽,立刻說:“那我們下去看看!”

“嘿嘿!我下去就好了,小老婆你還是在外面等着吧,這洞這麼小,你胸這麼大,萬一卡住了怎麼辦。”

“你……”

冷若冰臉色唰的一下紅了,怒視着肖遙,面露慍色。

肖遙就是喜歡看她被自己氣得臉色通紅的樣子,笑道:“跟你開個玩笑啦!不過,下面鐵定是危險重重,你要是跟着我一塊下去,我可未必照應得過來。”

冷若冰將頭一昂,

“誰要你照應了!”

“這麼說,你一定要跟我下去?”

冷若冰堅定地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說:

“我一定要下去,這下面,也許有關於我身世的祕密。”

肖遙微微一怔:“等等!你說什麼?你的身世!?”

冷若冰轉頭看着肖遙,

“我是個孤兒,據義父說,在我七歲那年,我的家人遭遇邪魔襲擊,全部慘死,而我,是唯一的倖存者。”

她說到這,眼眶之中閃爍着淚花。

肖遙沒想到她有這麼悲慘的經歷,頓生憐憫之心,

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說:“別難過。其實我和你一樣,也是孤兒。”

“你也是孤兒?”

“是啊!我是在孤兒院長大的。”

肖遙說到這,話鋒一轉,問道:“不過,你的身世,和這黑翼鬼王又有什麼關係?”

“義父說我的家人是遭遇邪魔襲擊而死,而他還說過,那是十分厲害的邪魔,連他都不是對手。”

“所以,你懷疑是黑翼鬼王乾的?”

冷若冰點了點頭:“我長這麼大,從未見義父像害怕黑翼鬼王一樣害怕過其他邪魔。”

“難怪你會揹着你義父,偷偷來調查黑翼鬼王。”

肖遙說着,拍着胸脯表示:“放心吧,你是我小老婆,我一定會幫你查清楚你的身世。”

(求推薦票!) 冷若冰嘴脣微微一翹,

“你爲什麼總說我是你小老婆啊。”

“哎!昨天我倆都那樣了,我不得對你負責嘛,那不就只能讓你做我小老婆了。”

“誰要你負責了!”

“那可不行,我是一個很有責任心的男人,這事必須得負責。嘿嘿!”

冷若冰還想再說些什麼,肖遙已經一頭鑽進了洞內,冷若冰回過神來,急忙緊隨其後。

洞道十分狹小,而且洞道並非筆直,兩人只能艱難地往洞內深處鑽,身體幾乎是在往裏挪動。

肖遙還真有點擔心冷若冰那一對柚子般的大胸被洞道卡住,衝她喊道:

“小老婆,你收收胸啊,你那對胸跟兩個柚子……哎呦,你掐我幹嘛。”

“你要是再亂說,我就掐!”

“行!行!我不說了,總之你自己悠着點兒,別卡住了。”

“哼!顧好你自己吧!”

兩人沿着狹窄的洞道足足爬了三四米,前方總算變得寬敞了不少,可以站起身來了。

肖遙立刻起身,扭頭四下看了看,發現這是一條狹長的拱形廊道。

廊道兩側的牆壁以及洞頂呈硃紅色,光滑而堅硬,就像是用水泥砌成的一般。

冷若冰用手敲了敲廊道牆壁,皺着眉頭說:“這是混合了硃砂的金剛土。”

“金剛土是啥玩意兒?”

“金剛土是在黏土中混入糯米汁,這樣一來就能起到與現代混凝土類似的效果,而如果再混入硃砂,修建出來的牆體就會呈現出硃紅色。”

“你懂得不少嘛。”

“當然了。”

冷若冰說着,深吸了一口氣:“一般在金剛土中混入硃砂,目的往往是爲了鎮邪。”

“鎮邪?那就沒錯了!這鬼地方肯定就是黑翼鬼王沉睡的邪地。”

肖遙話音剛落,忽然一陣陰風襲來,溫度瞬間驟降,兩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與此同時,還伴隨着一陣女人幽幽的嘆息聲。

冷若冰臉色陡然大變,肖遙心裏也是一陣緊張。

兩人不敢怠慢,立刻停下腳步,肖遙取出棒槌握在手中,並運用第三隻眼技能查探前方。

忽然,一團白影從前方一拐角處躥出來,把兩人都嚇了一跳,不過肖遙再定眼一瞧,原來是白咖啡!

“臥槽!嚇死老子了。白咖啡,前面什麼情況?”

“喵嗚!”

白咖啡叫喚了一聲,立刻掉頭往前走。

它難道是發現啥了?

肖遙將手一揮,說:“走!過去看看。”

兩人加快步伐前行。

拐過前方拐角,一道緊閉着的石門擋住了兩人去路。

而就在石門前,躺着一頭鬼獸,鬼獸已經斃命,屍體都已經變得乾癟了,彷彿是被什麼東西吸乾了一般。

肖遙有些驚訝,轉頭衝白咖啡問道:“是你乾的?”

白咖啡“喵嗚”叫了一聲,並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脣。

瑪了個蛋!

還真就是它乾的,沒想到它居然將一頭鬼獸吸乾了。

哎!還真是有點可惜,殺死一頭鬼獸,能換300點陽氣值,還有上萬點經驗值呢。

肖遙嘆了口氣,說:“下回你能不能先別把它弄死,等我過來敲它一棒槌。”

白咖啡“喵嗚”叫喚了一聲,就地趴下,似乎懶得搭理肖遙。

尼瑪也不知它到底聽沒聽明白。

肖遙將注意力放在了眼前這道石門上。

石門上雕刻着一個怪獸的頭顱,那怪獸看起來面目猙獰,嘴角露出尖牙,但雙目卻是緊閉。

肖遙正盯着石門上的怪獸浮雕看得出神,怪獸竟忽然睜開了眼睛,雙眼之中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芒,與此同時,由其大張着的嘴裏噴出了一團黑霧。

肖遙大吃一驚,急忙拉着冷若冰往後退卻。

黑霧在石門前迅速瀰漫開來,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此乃玄冥鬼氣,常人若是沾染,必受其毒,你可用九黎煉鬼壺將之收悉。”

原來這尼瑪還不是一般的鬼氣,幸好剛纔躲閃及時。

肖遙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九黎煉鬼壺。”

話音一落,夜壺憑空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他將夜壺高高舉起,嘴裏大聲唸叨:“……睛如雷電,光耀八極。徹見表裏,無物不伏。收!”

還真見效,石門前瀰漫開來的玄冥鬼氣立刻被吸入夜壺之中,不一會兒工夫,便被吸得乾乾淨淨。

肖遙再盯着石門上那獸首浮雕仔細一看,卻發現它的眼睛是閉上的,並沒有睜開。

瑪了個蛋!

這什麼情況?難道剛纔是我產生幻覺了麼?可我明明看到它睜開眼睛了啊?

肖遙正感到納悶,冷若冰小聲說道:“你剛纔有沒有看到,它好像睜眼了。”

“我還以爲是我眼花了呢!原來你也看到了?”

冷若冰點了點頭:“看到了,而且我看到它眼睛裏射出紅光。”

既然冷若冰也看到了,那就說明,剛纔石門上的獸首確實是睜眼了。

這尼瑪真是有夠匪夷所思的,一尊石雕而已,哪怕雕得再栩栩如生,也不可能活過來啊……

等等!

難道說,石門上的獸首其實並非浮雕,而真是一頭邪獸?

想到這,肖遙握緊手裏的棒槌,一個箭步跨上前去,掄起棒槌,照着石門上的獸首腦門猛地一敲。

只聽“梆”的一聲響,就跟敲在普通石頭上沒什麼分別,獸首也並沒有任何反應。

這明顯就是石頭雕成的嘛!可問題是,石頭怎麼會活過來?

肖遙正感到不可思議,系統說道:“此乃鎮門獸,其實是一種邪獸的獸魂與石門融爲了一體。”

臥槽!世上居然還有這種怪物!

肖遙很是震驚,連忙追問:

“那我該怎麼對付?”

“你不是有冥火幡麼,可用玄冥冷火對付它。”

肖遙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冥火幡。”

與紅領巾幾乎一模一樣的冥火幡很快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看着他手裏的紅領巾,冷若冰一臉驚詫,

“你……,手裏拿的不會是紅領巾吧。”

“小老婆好眼力,就是紅領巾。”

“你拿條紅領巾出來做什麼?”

“對付這怪獸啊!”

肖遙說着上前一步,揮舞着手裏的紅領巾,嘴裏大聲念道:

“我奉太上老君令,離火萬丈,燒殺瘟鬼,急急如律令。”

待他念完咒語,一團幽藍的火球憑空浮現在了他的胸前。

(求推薦票!) 冷若冰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肖遙隨即將手朝着石門上的獸首浮雕一指,運用意念催動,那團幽藍火球彷彿是得了指令一般,快速朝着獸首浮雕飛去。

就在幽藍火球擊中獸首浮雕的剎那間,一股強勁的氣流迅速向四周擴散開來。

肖遙彷彿聽見了邪獸的哀嚎,他再盯着石門定眼一瞧,發現那獸首正漸漸消失,不一會兒工夫,獸首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石門上只剩下一個表面光滑的圓形凸起。

見此情形,冷若冰驚道:“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沒等肖遙回答,只聽“轟”的一聲巨響,石門緩緩開啓了來。

肖遙立刻將食指放在嘴前,示意冷若冰不要說話。

他探頭往石門內看了看,裏面是一座圓形大廳,大廳正中央,擺放着一塊差不多兩米多高的黑色巨石。

除了那塊黑色巨石之外,大廳內並無他物,但裏面瀰漫着一層薄霧,讓人感覺殺機暗藏。

肖遙一把拉住冷若冰的手,小聲說道:“跟着我,小心點。”

兩人緩步踏入石門之中,白咖啡也跟着溜了進來。

肖遙又查看了一番大廳四周,發現大廳周圍分佈着四個拱形洞口,洞內黑漆漆的,不知通往何處,更不知裏面有啥。

冷若冰很是緊張,肖遙明顯感覺到她的手心在冒汗。

其實他心裏也緊張,不過他畢竟是個男人,當着冷若冰的面,他可不能表現出來。

他捏了捏冷若冰的手,安慰道:“小老婆你別怕,有我在呢。”

冷若冰顧不得糾正他對自己的稱呼,壓低聲音衝他問道:

“你說那黑翼鬼王在哪兒呢?”

肖遙扭頭看了看分佈在大廳內的幾個洞口,搖頭道:

“這尼瑪四房兩廳呢,誰知道那魔頭藏在哪……”

他話音剛落,忽然大廳內陰風大作,原本這裏面溫度就低,這麼一陣陰風颳來,更是讓人覺得無比陰寒。

兩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而與此同時,又是一聲彷如女人幽幽嘆息的聲音傳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