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邁開了大步向著林洛走了過來,張少和其餘的幾人急忙跟在了他的身後向著林洛走來。

幾人還沒有走到林洛的面前,一股濃烈的酒味就鑽到了林洛的鼻子裡面。

林洛的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

「是你打了人?」胖子走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林洛問道。

一股酒臭味從胖子的嘴裡面散發了出來,鑽到了林洛的鼻子裡面。

林洛的胃一下子翻騰了起來,他強忍著想要嘔吐的感覺,退後了幾步,然後看著胖子說到:「是我打了人,但是是他們先動手的。」

「你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人嗎?就算是他們先動手,也應該是你們做錯了什麼他們看不過才打你們的。」胖子說著話,朝著身後跟來的幾人說道。

爆寵萌妞:天降妖妻 「就是,他先把賓館砸了,又把我們前去制止的兄弟們打了,我帶著兄弟們來這裡治療,他又把一個兄弟的手給弄殘廢了。」張少聽到胖子的話,急忙說道。

聽到張少的話,胖子勃然大怒,她一下子從自己的腰裡面掏出了手槍,槍口指著林洛說道:「小夥子,你被捕了,希望你乖乖的跟我走,否則你就是妨礙司法,罪加一等。」

看著胖子手裡面的手槍,林洛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殺氣,但是他還是看著胖子很平靜的說道:「就算是他說的是真的,你也沒有必要喝點酒拿著槍對著別人吧。」

「小夥子,嘴巴還很會說,但是你今天碰到了我,你就倒霉了,我的外號叫做『鐵麵包公』,只要你犯了罪,不管你是誰,我都不會手下留情的,你就乖乖的跟著我走吧。」胖子說著話,又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副手銬,朝著林洛遞了過去。

林洛看了一眼胖子,沒有接他遞過來的手銬。

「小子,你這是自找的。」胖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笑容,然後他的手指頭扣動了手槍的扳機。

林洛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殺氣,他用上了自己的動態神瞳,然後就看到那粒子彈緩慢的向著自己的額頭飛了過來,沒有想到胖子竟然還是一個神槍手。

林洛的身體詭異的動了一下,那粒子彈就擦著他的額頭飛了過去,擊中了林洛身後醫院的牆上,然後又反彈了回來,向著胖子身邊的一個中年人射了過去。

那個中年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子彈就結結實實的擊中了他的胸部。

隨著一聲慘叫,中年人躺倒在了地上,然後就看見一股鮮血從他的胸口流了出來,然後他的腿蹬了幾下,就再也不動彈了。

所有的人都把眼光看向了那個中年人。

胖子回頭看了一眼那個中年人,他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他轉過了自己的頭,突然大聲的叫道:「好你個小子,竟然拘捕,還出手傷人,今天我就斃了你。」

說完話,胖子手裡面的手槍就被他接連的扣動了,手槍裡面的子彈一顆顆的發出了歡快的叫聲,向著林洛飛了過去。

就在槍聲響起來的時候,胖子身邊的人都立刻趴在了地上,站著的只有林洛和胖子兩人了。

喵嗚,老公太難纏 林洛的身體再一次詭異的動了,不過這一次他的身體離開了原來站的地方,瞬間到了胖子的身邊。

胖子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手上傳來了一陣巨疼,接著手裡面的手槍就被人繳獲走了。

胖子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隻手就狠狠的扇到了他的臉上。

胖子感覺到自己的眼前冒起了無數個小星星。

趴在地上的眾人的耳朵裡面就聽到一陣清脆的扇耳光的聲音傳到了裡面,接著就看到十幾顆牙齒帶著鮮血飛到了離他們有幾米遠的地方,然後在地上調皮的犯了個滾,就停止不動了。

這時候,胖子的慘叫聲才傳到了眾人的耳朵裡面。

林洛狠狠地扇了胖子十幾個耳光以後,才停住了手,然後看著胖子那又大了一圈的臉,冷冷地說道:「就你這草菅人命的人,也配在我面前裝腔作勢的,我要是想殺你,就象是捏死一隻螞蟻一樣。」

說完話,林洛又舉起了自己的手掌。

胖子這時候還在迷糊之中,但是看到林洛又舉起了自己的手,他一下子癱軟在了地上,帶著哭腔的叫道:「不要打我了,也不要殺我,我家裡面還有人需要我養活。」

聽到胖子的話,林洛把自己手裡面的手槍扔到了他的面前,然後轉身向著醫院裡面走去。

這時候,一陣刺耳的警笛聲響了起來,接著幾輛警車急馳而來,停在了那些人開來的車的後面。 車上面下來了幾個穿著警服的人,一下車,他們就拔出了自己的手槍,槍口指著林洛他們這裡。

「全部舉起手來,把手裡面的武器放在地上。」一個警察大聲的喊道。

聽到那個警察的話,胖子也大聲的喊了起來:「是朱隊長嗎?我是黃衛東,這裡有罪犯襲警,而且還打死了建設局的楊副局長。」

聽到胖子的話,那個朱隊長的手朝著自己的兄弟們揮了揮,然後舉著手裡的手槍,向著醫院的大門這裡走了過來。

林洛本來已經走進了醫院的大門,聽到胖子的話,他又把腳步邁了出來,冷冷的看著胖子。

這時候,那些趴在地上的傢伙們一個個都站了起來,包括張少,臉色都很蒼白。

黃衛東看到朱隊長的人來到了自己的面前,就指著林洛說道:「這個就是罪犯,他搶了我的槍,殺害了楊副局長。」

朱隊長看了一眼林洛,然後又看了看黃衛東,臉上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神色,然後看著黃衛東問道:「黃局長,你說他搶了你的槍,可是槍怎麼還在你的手裡面?」

「我又奮不顧身的搶了過來,不然的話,我們這裡的人有多少還能活著。」黃衛東聽到朱隊長的話,老臉紅了紅,但是他還是說道。

張少和其餘的幾人都連連的點著頭,證明黃衛東說的話的真確性。

朱隊長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一個手機號碼,然後走到了一邊,低聲的和他通電話的人說了幾句,然後掛了電話,來到了黃衛東幾人面前,看著他們,微笑著說道:「我給牛局長打了電話,他們馬上過來,這件事情比較嚴重,所以我也做不了主。」

聽完朱隊長的話,黃衛東的和他的同伴們互相看了一眼,點了點頭。

這時候,朱隊長來到了躺在地上中年人的跟前,伸出了自己的手,摸了摸他的鼻子,然後站了起來,對著自己身邊的兄弟們說道:「抬到這家醫院急救。」

朱隊長帶來的兄弟們聽到他的話,都伸出了自己的手,抬著中年人匆匆忙忙的向著醫院的急救室趕去。

黃衛東和他一塊兒來的幾人以及張少正準備跟著過去,朱隊長冷冷的說道:「黃局長,你還是在這裡等牛局長。」

聽到朱隊長的話,黃衛東汀了自己的腳步,看了一眼朱隊長,沒有說話。

林洛一直站在那裡看著,也沒有說任何的話。

一時間,在場的人都沒有說話,氣氛陷入了一種尷尬的境地。

不知道過了多久,又有幾輛警車飛馳而來,車停下后,這一次從車上下來的幾人都是一臉的嚴肅。

看到來的這些人,除了林洛,其餘的人都圍了過去。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公安局的局長牛成軍,後面還跟著陳健康,還有幾個林洛不認識的人,不過看他們的氣勢,應該都是這個公安局的領導。

牛成軍沒有和在場的任何人打招呼,而是直接的走到了朱隊長的身邊,看著他問道:「究竟是怎麼回事情?」

「牛局長,我也不太清楚,這件事情黃局長知道,還有那個被槍傷的張副局長還沒有死,已經送到急救室去了。」朱隊長看著牛成軍說道。

牛成軍聽完朱隊長的話,點了點頭,走到了黃衛東的面前。

看到牛成軍走了過來,黃衛東急忙站直了自己的身體。

「西城分局的副局長黃衛東,你今天喝酒了吧。」牛成軍攔著黃衛東冷冷的問道。

「我喝了一點。」黃衛東看著牛成軍小聲的說道。

這時候,跟著牛成軍一塊兒來的一個精瘦的中年人幾步走到了黃衛東的面前,看著他說道:「你不知道警察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不能喝酒嗎?朱隊長,讓你的兄弟們帶著黃局長去醒醒酒。」

聽到那人的話,朱隊長看了一一眼牛成軍,沒有說話。

「老王,你先不要著急,先聽聽黃衛東講一講這裡的事情再說。」牛成軍聽到老王的話,看著他冷冷地說道。

老王還想要說什麼話,但是沒有說出來,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黃衛東。

「你先講一講,今天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牛成軍這時候的語氣也嚴肅了起來,說話的時候,他還吵著林洛這邊看了一眼。

「我是接到電話,說這裡有人鬧事,就趕過來處理,結果他搶了我的槍,殺害了張副局長,辛虧我把槍又搶回來了。」黃衛東指著站在醫院門口的林洛說道。

「就這麼簡單?」牛成軍看著黃衛東又問道。

黃衛東對著牛成軍點了點頭。

「小兄弟,你過來,這裡究竟是怎麼回事情,你真實的講出來,相信我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君傾我心 牛成軍再沒有和黃衛東說什麼,直接的走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他說道,同時對他擠了一下眼睛。

那個被牛成軍叫做老王的人這時候看了一眼林洛,眼睛裡面流露出了一股殺氣,站在他身邊的黃衛東和張少這時候也好象感覺到了,他倆的眼睛裡面流露出了恐懼的神色。

林洛聽到牛成軍的話,點了點頭,跟在牛成軍的身後來到了眾人的面前,然後把今天這裡發生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講了出來。

黃衛東幾次想要打斷林洛的話,可是他一張嘴巴,就被牛成軍的眼神給制止了。

老王聽著林洛的講述,眼睛裡面的殺氣慢慢的在增加,但是這一次他殺氣的對象變成了黃衛東和張少。

在林洛講完后,老王對著黃衛東和張少低聲的說了一句:「廢物。」然後走到了牛成軍的身邊,看著他說道:「牛局長,這件事情幾人說的都不一樣,我看不如把他們帶回去,等這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以後再說。」

「這件事情關係到我們一位領導幹部的生命,我也做不了主,我要向市裡面和省長彙報。」牛成軍說完話,拿出了手機。

「牛局長,這件事情還是我們查清楚以後在向市裡和省里彙報吧。」老王看著牛成軍又說道。

牛成軍沒有回答老王的話,只是撥通了一個號碼,然後走到了一邊,和通話的人低聲的講了起來。

牛成軍連著打了幾個電話,然後才把手機收到了自己的口袋裡面,走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他說道:「你保證你講的是事實。」

林洛對著牛成軍點了點頭。

「那好,這件事情由於嚴重,省委和市委的領導都要親自來這裡調查這件事情,你就在這裡委屈一下,等領導來了,調查清楚這件事情以後,你就可以走了。」牛成軍看著林洛又說道。

聽完牛成軍的話,老王的臉色立刻變了,他對著身邊的黃衛東使了個眼色,然後走到了一邊。

黃衛東也慢慢的向著黃衛東那邊走了過去。

老王在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汀了自己的腳步,然後和跟在他身後過來的黃衛東低聲的說著什麼。

黃衛東聽到老王的話,先在那裡搖著頭,後來老王不知道說了幾句什麼,他才連連的點著頭。

老王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一把手槍,遞給了黃衛東,然後他慢慢的向著一邊走了過去,又拿出了一把手槍,重新的檢查了一下裡面裝彈藥的情況,然後把槍又裝回了自己的口袋裡面。

黃衛東看著老王的動作,臉上露出了絕望的神色,他突然一咬牙,拿出了自己的手槍,重新從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個彈匣裝好,然後把老王給自己的那個手槍一塊兒裝到了自己的兩個衣服口袋裡面。

老王檢查完了自己的手槍,然後走到了黃衛東的身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走到了牛成軍的身邊。

牛成軍這時候正和林洛說著什麼話,也沒有注意到老王和黃衛東的動作。

林洛正好面對著老王和黃衛東,他雖然看到了老王和黃衛東在那處偏僻的地方嘀嘀咕咕了一會兒就出來了,但是他也沒有在意。

時間過了大約二十分鐘,又有一輛小車開到了醫院門口,車上下來了骨科醫院的馬院長。

馬院長看著自己的醫院大門口聽著好多輛的小車,警車,醫院的大門口還站著好多的人,他愣了愣,然後滿臉帶著笑的走到了醫院的大門口。

看到馬院長來了,張少立刻走到了他的身邊,低聲的說了幾句。

馬院長聽到張少的話,臉色立刻變了,他看了看眼前這些人,快步的走到了牛成軍的面前,看著他說道:「牛局長,我是這個醫院的院長,我姓馬,今天晚上這裡發生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牛成軍看了看馬院長,對著他點了點頭。

這時候,從醫院裡面走出來了三個人,前面的是一個抬著張副局長進去的警察,後面的是盛成峰和那個小護士。

那個警察走到了朱隊長身邊,小聲的和他說了幾句話。

朱隊長聽到自己兄弟的話,他點了點頭,走到了盛成峰和小護士的面前,看著他倆說道:「我們的局領導都在這裡,你們不要害怕,把這裡發生的事情如實的向我們的領導彙報。」 聽完朱隊長的話,盛成峰和那個小護士點了點頭。

朱隊長帶著盛成峰和小護士來到了牛成軍的面前。

「你們這是怎麼回事情?」牛成軍看著盛成峰和小護士臉上帶著疑惑,不由沉聲問道。

盛成峰把前面的在醫院發生的事情詳詳細細的向著牛成軍講了起來,小護士帶著抽泣的聲音在一邊補充著。

聽完盛成峰的講述,一張臉更加的陰沉了,冷冷的看了一眼站在一邊的老王和張少,要是這裡沒有人,他恨不得掏出槍來把這個紈絝弟子一槍擊斃了。

感受到了牛成軍那猶如實質般的銳利目光,張少想要開口解釋,但是牛成軍卻沒有給他一絲機會「把他給我銬起來!」

「啊!」

張少發出一聲驚呼,目光中寫滿了驚慌,他不由將目光投向了王局長,但是王局長卻故意將腦袋扭到了一邊,目光之中陰晴不定,現在的局勢已經失去了掌控,不要說張少,如果事情處理不好,就連他也自身難保。

朱隊長聽到牛成軍的命令,就迅速拿出了手銬,飛速上前,撲向了張少,張少一見情況不妙,轉身欲逃,但是朱隊長動作卻比他快了一線,一個閃身就來到了他的身前,並且一隻黑洞洞的槍口指在了他的額頭上。

被槍口指著,張少眼中出現了掙扎的神色,當他目光落在扭在一邊王副局長的身上,眼底深處不由閃過一絲怨毒之色。

看著朱隊長給張少地上了手銬,並且安排人把他押上了一輛警車,盛成峰和那個小護士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這時候,一直站在一邊的陳健康走了過來,他也沒有和林洛打招呼,而是對著牛成軍低聲的說了幾句話。

牛成軍聽到陳健康的話,臉上露出了驚異的神色,他看了一眼林洛,然後拉著陳健康走到了一邊,兩人站在那裡低聲的說著什麼,還不時的朝著林洛這邊看一眼。

這時候,老王朝著黃衛東使了個眼色。

黃衛東慢慢的靠近了正在說話的牛成軍和陳健康,突然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兩把手槍,指向了兩人。

就在牛成軍和陳健康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黃衛東手裡的兩支槍就發出了「砰砰」的聲音來。

但是子彈並沒有朝著牛成軍和陳健康飛過去,而是朝著天上飛了過去。

「聽著,不要逼我,否則我就殺了他們兩人。」黃衛東說著話,手裡面的手槍指著牛成軍和陳健康,然後朝著兩人走了過去。

老王這時候的臉上露出了惱怒的神色,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槍,朝著背對著自己的黃衛東開了槍。

「咻咻!」

就在老王的槍裡面的子彈還沒有射出槍口的時候,黃衛東突然栽倒在了地上,手裡面的槍也扔的離開了他的身體幾米遠的地方。

原來,就在黃衛東掏出了手槍的時候,林洛突然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想也沒有想,就把那個東西朝著黃衛東扔了過去。

黃衛東就是被林洛的這個東西狠狠的砸在了脊背上而跌倒在了地上的。

老王的一槍打空了,子彈順著牛成軍的耳朵邊擦了過去。

這時候,朱隊長已經是如同離弦之箭,幾步就跑到了黃衛東的身邊,一下子把黃衛東狠狠的按在了地上,並且一巴掌就扇了上去,罵道「黃衛東你這個混賬東西!」

老王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把自己的手槍裝到了懷裡面,也幾步跨到了黃衛東跟前,伸出了自己的腳就朝著他的腦袋上踢了過去,同時嘴裡面還罵道:「你他媽的吃了豹子膽了。」

可是老王的這一腳被一個人擋住了。

老王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林洛,這一腳狠狠的踢在了林洛的腿上。

林洛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冷冷的看著老王。

老王的臉上卻是露出了驚異的神色,他的這一腳可是能夠把一棵小樹踢斷的,沒有想到眼前的這人挨了他一腳,卻是好象沒有一點點事情一樣。

不過隨即他就是一怒,目光兇狠的盯著林洛「你是什麼人?」

林洛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退到了一邊。

「老王,你有點太衝動了吧。」牛成軍說著話,走到了老王的身邊,似乎也看出了什麼,沉聲說到。

老王也尷尬的對著牛成軍笑了笑,然後看著還被朱隊長按著的黃衛東說道:「沒有想到這個傢伙這麼膽大,竟然敢拿槍威脅自己的上級,我是一時情急,才會這樣的。」

牛成軍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老王,然後對著朱隊長說道:「你讓他起來,我有話要問他。」

朱隊長看了一眼牛成軍,把黃衛東一把拽了起來。

黃衛東的臉上一片死灰,他站穩了自己的身體,腦袋一直低著。

這時候,那些被黃衛東的動作驚呆了的人們才反應了過來,紛紛的圍到了幾人跟前。

牛成軍看了一眼圍過來的人,眉頭皺了起來。

「好了,大家都到那邊去,牛局長在這裡有點事情,大家不要圍在一起。」陳健康這時候也大聲的說道。

「好了,老陳,我們到那邊問話,就你和我過去,朱隊長,你把人過來押過來。」牛成軍看了一眼圍觀的人們,然後指著遠處自己的坐車對著陳健康和朱隊長說道。

陳健康和朱隊長對著牛成軍點了點頭,然後兩人押著黃衛東朝著牛成軍的坐車走去。

老王正準備也跟著過去,可是牛成軍看了他一眼說道:「老王,你就在這裡維持下秩序。」

說完話,牛成軍沒有再看老王一眼,跟在了陳健康三人的身後,也向著自己的坐車走去。

老王看著遠去的四人的身影,沒有說話,而是離開了人們,走到了一出比較偏避的地方,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打起了電話,而且他的聲音壓得很低。

跟著黃衛東一塊兒來的幾人這時候都目瞪口呆的站在那裡,互相看著,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沮喪的神色。

盛成峰和小護士走到了林洛的面前,眼睛裡面都是崇拜的神色。

「林老師,沒有想到你的功夫竟然也是這麼好。」盛成峰看著林洛說道。

林洛沒有說話,只是對著盛成峰笑了笑。

這時候,馬院長也走了過來,看著林洛說道:「林醫師,今天可是要好好的謝謝你了,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一樣,你來了,我保證會讓你滿意的。」

聽完馬院長的話,林洛對著他點了點頭,沒有想到這個馬院長竟然有這麼好的眼力,這樣的人沒有讓他去玩政治,真是可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