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清楚的感受到,他一旦被這金鼎吞進去,面臨的結局可能就是徹底的死亡……

「它叫混元金鼎。」

許辰平靜的開口,看著拚命掙扎,但依舊被一點點拖向金鼎的始皇,他眼中閃爍精光。

人皇,絕對無敵的存在,如果把他煉化了會得到什麼東西?可以想象,煉化出來的東西,定會對現在的他起到大用。

「混元金鼎,難不成,是萬界器尊?!」始皇驚怒的聲音傳來。

許辰眉頭一下子皺起:「萬界器尊是什麼?」

這個名詞他從未聽聞過。

始皇不理會他,只是臉上露出了絕望之色:「擁有遠超一界極限的力量,它必然是萬界器尊無疑了!但是……萬界還沒有回歸,人族天地中怎麼會出現這種級別的存在!孤不甘心!」

他怒吼,充滿了無盡的不甘。

這是積壓了無數年來一直苟且生存到如今,面臨重生卻又忽然遭遇滅亡的的不甘。

旁邊。

許辰神色則越發迷惑。

萬界回歸?萬界器尊,這些,都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在這神界之外還有別的強者存在?

似乎很有可能,因為混元金鼎的出現是他心底一直存在的疑問,這麼強大逆天的一尊鼎,究竟是怎麼來的?

「始皇,你究竟在說些什麼,你知道什麼秘辛,全部告訴我!」

許辰看向始皇,雙眼之中出現怒意。

如果不是當初始皇斷絕人族傳承,讓太古之前的一切歷史和記載全部毀滅,也不會導致現在他一無所知。

「哈哈,孤為什麼要告訴你!」始皇距離金鼎越來越近,神色已經越來越絕望:「你走的也是人皇之路,如果沒有孤,你註定會成為這個時代的人皇,但孤還存有一絲殘魂,孤若不滅,你便永不能成皇,所以你絕不會放過孤皇!」

「既然你不會放過孤,孤又為什麼要告訴你這些秘辛!」

始皇殘魂半個身子已經被金鼎吞沒,他掙扎的越來越劇烈,聲音越來越凄厲:「你等著吧,萬界將會回歸,什麼都不知道的你,以及由你帶領的人族在萬界之中必定會被滅絕!哈哈哈哈,滅絕吧,軟弱的人之一族,早該滅絕了!」

許辰眼中寒芒閃爍:「為什麼說這種話,難不成你不是人族?」

凡間、仙界、神界,不管怎麼劃分終究都屬於人族,都是長著一個鼻子兩隻眼的同族人類!區別只是力量的強弱而已。

既為人族,所以從沒人想過滅絕人類,哪怕再邪惡強大的人,也沒有喪心病狂到要去下界瘋狂滅絕那些弱小的人類,但始皇現在的話卻讓人心生寒。

要讓人族滅絕,他已經完全沒了人性?

「孤當然是人類,並且是把人族劃分成凡、仙、神三個層次的偉大人皇,但孤現在要死了!連孤都不在了,這人族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所有人,都應該給孤陪葬!」

始皇咆哮的聲音越來越刺耳,他整個身體已經全部被金鼎吞噬,只剩一顆頭顱還在外面。

「你劃分的仙凡界?!」

許辰瞳孔凝縮,對此大感意外。

始皇大笑:「當然了,不然你以為仙神之稱是如何來的,天地而生嗎?天地而生的那些傢伙……哈哈哈,當你遇到那些傢伙和其他族類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何為絕望,更會知道,人族是有多麼羸弱!」

「人族……不過是夾縫中的卑微一族而已,而人皇不是那麼好當的,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後輩,好好想想人皇這兩個字,想想你究竟能不能肩負起整個人族的這個重擔后,再去求證人皇吧!」

始皇的最後一句話傳出。

「咚!」

金鼎蓋下,將始皇徹底吞沒。

整片意識海陷入寂靜之中,許辰長久沉默。

人族、萬界、夾縫、重擔……

幾個關鍵詞不斷在許辰腦海里回蕩,他無由來的感覺到一種壓力,更多的卻是困惑。

這種困惑讓他生出一種極其濃重,想要探清所有秘辛的衝動。

「始皇,同為人族,你確定不將這些秘辛共享與我?」

許辰抬頭看向金鼎。

其內嗡嗡作響,始皇微弱的聲音傳出:「孤,等著人族給孤陪葬。」

「好!」

許辰眼中閃過一絲戾氣:「金鼎,煉化他!」

「哈哈哈,萬界一旦重歸合璧,羸弱的人族沒有孤的存在……必定滅亡,你守不住的,誰也守不住!包括人道化身那個蠢貨……」

始皇最後一句話傳出,聲音徹底消失。

許我向你看 許辰眼睛微亮,他又捕捉到一個從未聽過的名詞。

「人道化身?」

他沉吟。

這時金鼎綻放金光。

許辰抬頭看去,挑眉露出喜色。

只見金光漸漸形成幾個金色大字:「十顆極品人靈丹,一部《始皇經》,一縷人皇精魄,三滴人皇精血等等……」

諸多東西一眼不能看完。

而看到的東西,全部都是絕頂的好東西。

十顆極品人靈丹自不必說,這是相當於煉化十尊大帝才能得到的超強丹藥,之前許辰有幸服用過一顆,連他消耗這麼大的人都一口氣從始神境界到達准帝巔峰,其他人服用的話效果更不必說!

而始皇經…… 始皇經很可能就是晉陞人皇時所需要的完美功法。

至於人皇精魄、精血等在關鍵時候必然也會擁有大用。

許辰心滿意足準備回歸現實。

「等等!」

一聲虛弱的聲音從意識海響起。

只見沉睡的始麟此刻有一絲意識在動蕩:「人皇精魄……給我……它可供我恢復……傷勢。」

「哦?」

許辰眼睛一亮。

始麟受傷極重,許辰一直為始麟的復甦而頭疼,沒想到今天煉化了人皇竟然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而現在的外界應該正面臨危機。

如果始麟在這個關鍵時候復甦,外面的危機便能很好解決了。

「沒問題。」許辰肯定回道。

始麟虛弱的聲音再次傳出:「還有那精血也給我一滴,與精魄配合……我能重回巔峰……另外。」

「你說。」

許辰看著始麟。

「你也煉化一滴精血,再將一滴融入外面那具人皇骷髏中,不僅能讓骷髏更強,你也將能夠操控它。」始麟提醒。

許辰眼中頓時綻放精光:「可以把人皇骷髏奪來?!很好!金鼎加速煉化。」

那一群骷髏叛變給他帶來不少的麻煩,現在這個問題也能解決,那最好不過了。

……

外界。

麟天帝等九尊大帝威壓戰盟,只見戰盟的最後一層屏障已經布滿了裂痕,彷彿隨時就要崩碎。

這種感覺就像是生命將要走到盡頭,戰盟所有人全都生出了一種灰敗絕望的感覺。

「宗主……」

有人對戰天狂開口,欲言又止。

戰天狂搖頭:「準備讓眾人撤離吧,我們幾個會盡量擋住他們。」

「唉……」

一群長老嘆息,有一種無能為力的悲哀。

沒人願意相信昔日那麼強勢的戰盟,今天竟會落到這種地步,但又不得不面對現實。

現在的戰盟,已經無救,想要活命只能放棄一切開始逃跑了。

「逃?你們一個也逃不掉!」

麟天帝在屏障外沉喝:「戰盟必須徹底滅絕,以儆效尤! 反穿寫手妹子非人類 給我破!」

伴隨著他的話音,黃金帝劍裹挾無盡巨力從天而降。

「轟!」

一瞬間天搖地晃,戰盟偌大的守護屏障,砰的一聲,像是摔在地上的瓷器,徹底破碎了。

「殺!」

麟天帝露出猙獰的笑容,帝劍在手,直接衝進戰盟內部。

「殺!」

後面無數帝國武者蜂擁而至,殺進戰盟,刀劍破空,這一瞬間,天地的顏色都變了,無盡閃電和黑暗在交織閃現,充斥著恐怖和血腥的肅殺氣息。

「完了……」

戰天狂等人內心咯噔一下,似乎已經看到了死路的盡頭,哪裡無路可退。

「掙!」

刀劍喑啞。

數不清的武者開始交手,麟天帝九人也到了戰天狂六人面前,帝兵揮動,從天而降。

「戰天狂,你戰盟的歷史,結束了!」

麟天帝直奔戰天狂而來,一劍厚重,大乘帝者的力量威壓八方,讓戰天狂感受到無盡壓力。

「砰!」

刀劍碰撞,戰天狂當即臉色潮紅,一口鮮血不能壓制的噴出,實力差距在此刻顯露無遺。

「殺!」

無路可退,戰天狂激起瘋狂戰意,舉刀衝擊。

從高空看去,只見帝國一方以麟天帝為首,猶如一個龐大的惡獸在漸漸吞噬整個戰盟。

「嗤啦!」

在諸多武者混戰之中,有許多大帝之下的武者,重傷,垂死,緊接著旁邊有刀劍落下,一刀砍掉了重傷之人的腦袋,傷亡出現,伴隨著大片的鮮血,開始染紅這片土地。

這是戰盟之人流的血。

「哈哈,殺!」

帝國一方的武者興奮,殺氣衝天,氣勢磅礴。

他們像是圍捕獵物的獵人,這一刻感覺到了成功捕殺的樂趣。

「唉。」

九天之上。

牽著小女孩的老者沉沉嘆息:「我慢了一步,牽引的幫手還沒有到來,戰爭已經開始了。」

「戰盟的人好可憐。」小女孩出聲。

老人搖頭:「這才只是開始而已,更殘酷的還在後面,到時候血流成海,浮屍無盡,白骨如山啊!」

「嗯……那許辰呢?」小女孩不由看向半空中,依舊靜立不動的許辰,目光擔憂。

老者沉默,片刻搖頭,沉沉開口:「許辰那裡我無能為力,等他被始皇奪舍成為始皇之後……才是真正末日的開始,希望我牽引的幫手快一點出現吧。」

「許辰一定會死了嗎。」小女孩的情緒變得低沉。

老者嘆息:「人族的天地,越亂了。」

他們充滿憂患。

下面麟天帝的狂笑聲傳出:「戰天狂,這才多久你就要不行了?朕的實力才發揮了六成不到啊!」

戰天狂捂著流血的胸腔,憤然開口:「麟天帝,你猖狂不了多久,我相信許辰他會回來的!」

麟天帝冷笑更甚:「許辰他回來又怎麼樣,現在一切都遲了!更何況,你覺得他能在始皇的奪舍下倖存?別妄想了,許辰的死已經註定,就如同你們馬上就要死亡的結局一樣!」

麟天帝的聲音冰冷徹骨,再次出手,劍芒萬丈,不僅籠罩住了戰天狂,更是牽連了後方上萬個戰盟武者。

「轟!」

一刀劈下,血水四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