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還在加快,身體搖搖欲墜,隨時都能跌落深淵。

「還剩三分之一路程,你們說他能度過去嗎?」

每個人心揪起來,他們不是擔心柳無邪的安危,而是關心他們能否拿到寶物。

「看他的運氣了!」

侯烈一臉嘲弄之色,他巴不得柳無邪趕緊死。

柳無邪如果失敗,繼續挑選那些低級修士上去試探。

一直到成功為止。

對於這些高級天罡境來說,那些弟子天罡弟子,猶如豬狗一樣,死了也就死了。

強者為尊,演繹的淋漓極致。

黑色骷髏頭髮出鬼哭狼嚎聲,張開血盆大口,朝柳無邪狠狠咬過來。

「滾!」

食指連點,一束狂暴的寒冰之氣爆射而出,黑色骷髏頭定格在原地。

整個空間彷彿都被禁錮,黑色颶風無法往前一步。

「好強的寒冰之氣!」

站在平台上那些修士面露驚駭,柳無邪小小年紀,修鍊如此深厚的寒冰之力,實屬罕見。

「那又如何,還不是死路一條!」

傳來的嘲諷跟不屑聲,大多出自天寶宗,讓那些散修一頭霧水。

天寶宗跟青紅門一直敵對關係,青紅門並未過多嘲諷柳無邪,反倒是天寶宗,對柳無邪多次刁難。

柳無邪最近的表現,讓很多人對他產生了嫉妒之心,青紅門的弟子,並不認識柳無邪。

黑色骷髏頭好像被激怒了,掙脫了寒冰之氣,發出猛烈的呼嘯,猶如狂風怒吼,震得石橋都在晃動。

平台上突然陷入寂靜,一個交談聲都沒有,目光全部落在柳無邪身上。

距離對面還有十米之遙,石橋晃動的頻率更快了。

好幾次柳無邪險些被晃下去,仗著七星步伐,穩住下盤。

腳步連點,身後的黑色颶風,幻化出各種妖魔鬼怪,張牙舞爪朝柳無邪飛撲而下。

情況岌岌可危,柳無邪陷入死境。

每個人緊張無比,彷彿自己站在石橋上。

如果是他們面對黑色颶風,還有勝算嗎?

情況不得而知。

已經聞到鍾乳的味道,柳無邪心一橫,做出一個大膽的動作,身體突然加速。

「你們不覺得奇怪嗎?按照柳無邪的秉性,面對威脅,不應該答應才對啊。」

一名天寶宗弟子,小聲的說道。

柳無邪什麼性格,天寶宗內門弟子非常的清楚。

寧折不彎,絕對不會受到小小的威脅而去妥協。

「我也覺得很奇怪,自始至終,他連反駁的意思都沒有,只留下一句狠話,就踏上了石橋,不像是他風格。」

又是一名天寶宗弟子站出來,總覺得事情不對勁,好像柳無邪主動登上石橋,他們不過推波助瀾了一下。

大家只是猜忌而已,當時那種情況,柳無邪不答應,則會面對眾多高手一起對付他,沒有選擇的餘地,才會踏上石橋。

只有柳無邪一人心裡最清楚,將計就計。

石橋雖然危險,他藉助天道神書推演過好幾次,成功的概率很大。

仲樹死在上面,柳無邪貿然上去,肯定會惹人懷疑。

被人主動逼著上去,那就不一樣了。

最為關鍵,柳無邪在計算時間,等黑色颶風快要開始的時候,選擇登上石橋。

他們就算想要過來,必須要再等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足夠他做很多事情。

趁著黑色颶風還未襲來,柳無邪雙腳突然離地,整個人騰空而起。

靠雙腳趕路來不及了,黑色颶風封堵住了他的去路。

「他要做什麼!」

人群傳來一陣陣驚呼,被柳無邪的手段徹底震驚了。

凌空躍起,藉助靈寶飛行,倒不是不可以。

深淵上空傳來強大的吸力,離開石橋,就算腳踩靈寶,也會被深淵吞噬下去。

在場這些人又不是傻子,如果能藉助靈寶飛行,早就過去了,何必等到現在,深淵的吸力太強大了,飛行只會死的更快。

更加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柳無邪並未祭出邪刃,雙腳完全是離地狀態。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身體下墜的瞬間,右手小指連續點了幾下。

柳無邪腳底下出現一塊塊巨大的冰盾,像是一座座浮橋。

雙腳連點,落在浮橋之上,猶如疾馳的流星。

十幾步距離,不過千分之一剎那。

石橋上早已被黑色颶風覆蓋,柳無邪再晚走半個呼吸時間,下場必定跟仲樹一樣,變成一副骷髏。

當雙腳落在對面平台上的那一刻,身後傳來熱烈的掌聲。

柳無邪不過天罡三重都能過去,他們一定也可以。

雙腳落地的那一刻,柳無邪的心臟,還在發出猛烈的跳動,剛才那一刻,無疑在刀尖上跳舞,跟死神比速度。

幸好最後成功了,抵達對岸。

接下來還要等一個時辰,黑色颶風才會平息,他們才能度過石橋。

「柳無邪,你要是敢動鍾乳,我會擰斷你的脖子。」

侯烈第一個帶頭高喊,他們站在原地,急的團團轉。

那些高級天罡境雖未說話,眼神已經出賣了他們,恨不能立即飛過去,收取鍾乳。

相隔一百多米,加上黑色迷霧的關係,勉強看到對面的人影,卻不影響聲音傳過來。

「等你過來在跟我說吧!」

柳無邪說完,不再理會他們,轉身朝平台深處走去。

「滴答,滴答……」

走了約莫十幾步,前方出現一座白色的潭水。

裡面裝滿了鍾乳,積累了幾萬年,才積攢這麼多。

與其說是深潭,不如說是一塊巨大的石塊,鍾乳常年累月不斷的流下,形成一座小坑。

日積月累之下,小坑一點點變大,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巨石長度達三米,寬度一米左右,深度差不多半米,溢出來的鐘乳,順著缺口流入無盡的深淵,柳無邪心裡一痛,這麼多年,流出去多少鍾乳啊!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鍾乳天地而生,誰也不可能提前放一個容器在這裡。

能保存這麼多,足以逆天了。

幾萬年滴水穿石,才擊打出來半米深的凹槽,不知道流淌了多少鍾乳出去。

不敢用雙手去觸碰,拿出一個瓷瓶,接了幾滴鍾乳,這才倒入口中。

一股清涼的氣息,順著他的嗓子,直奔四肢百骸,渾身每一寸毛孔彷彿都打開了。

柳無邪舒服的想要呻吟出來,每一寸細胞,都在貪婪的吞噬。

大量的液體,出現在吞天神鼎上空。

神秘古樹也在貪婪的吸收,石槽中的鐘乳不斷減少。

鍾乳流淌的速度並不快,平均一分鐘才滴下來三滴,這個地方應該接近枯竭的狀態了。

「我只有一個時辰時間,儘可能突破到天罡四重,才能自保。」

柳無邪睜開雙眼,一個瘋狂的想法在腦海之中滋生。

一個時辰后,這群人過來,必定不會放過他。

如能突破天罡四重,那就未必了,憑靠太古星辰拳跟寒冰指,足以周旋一番。

短時間內提升一個境界,難於登天。

柳無邪身上靈石匱乏,沒有大量的丹藥,想要突破境界,不是那麼容易。

目光看向萬年鍾乳,這是他的底牌。

換成普通人,吞服下去十幾滴鍾乳,足以突破一個境界,柳無邪則不同,他的身體異於常人。

尤其是太荒世界,無比巨大,幾十滴鍾乳進來,連杯水車薪都算不上。

鍾乳溫和,一次吞服數百滴,也不會引起身體不適。

想做就做,第一次吞服鍾乳效果最佳,下一次吞服,對肉身改造就會放緩,只能用來強身固體,很難突破境界了。

幫助他突破到天罡四重,柳無邪已經很滿足了。

岳父他們前來,需要大量的資源,這些鍾乳正好合適。

拿出一個海碗,裝滿鍾乳,大口的喝下去。

這一幕,被對面平台上的修士,看的一清二楚。

「他在幹什麼!」

看的不是很真切,只能看到一個大概,柳無邪在大口的喝著鍾乳。

「該死,真是該死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