臘兔肉用青陽辣椒簡單炒一下,再加上簡單的芹菜炒紫山牛肉和一個熗白菜,非常簡單的華國家常炒菜做法。

蘇北正在炒紫山牛肉,李貝貝走進廚房對他說道:「看來要多做些菜了,小水晶已經從宿捨出發了,今天晚上就要搬過來。」

蘇北愣住了,疑惑地道:「不是才給她打電話嗎?她搬出宿舍不需要經過公司同意嗎?」

貝貝姐嘻嘻一笑,道:「其實我中午抽時間以家長的身份去過她們公司了,剛剛打電話只是通知她把東西搬過來。」

蘇北白了貝貝姐一眼,轉而又笑著道:「那丫頭東西多嗎,需不需要我們去幫忙?」

「東西不多,而且又不是把所有東西從宿舍搬過來,宿舍那邊也會經常去,不過是搬幾件換洗的衣服過來,由她經紀人幫忙,咱們只需要都弄點肉就好了,剛剛掛電話之前,她還叮囑我讓你這個姐夫準備好烤肉。」李貝貝模仿了一下小水晶吃肉的模樣。


蘇北把芹菜炒牛肉裝盤,然後從冰箱里拿出一塊生牛肉,切好。李貝貝則幫忙洗了一些生菜。

飯菜做好,兩人也沒等小水晶,先吃飯,不過給小水晶留了一份,準備的韓式烤肉也沒端上桌,等小水晶來了再烤。

吃飯的時候,貝貝姐又說道:「西卡現在一個人住在外面,還沒說要搬過來,她可能覺得搬過來不方便吧。」

蘇北聽出貝貝姐話中有一點點失望,不由說道:「西卡畢竟不是小水晶這樣的小孩子,是大姑娘,有時候可能要偷偷談個戀愛什麼的,和我們住在一起畢竟不方便,也可以理解。」

李貝貝搖搖頭,說道:「不是這樣的,她可能覺得沒有小水晶和我們這樣親吧,畢竟是先認小水晶做妹妹的。」

「是這樣嗎?」蘇北想了想,覺得還真有可能是,於是道:「那你以後多叫她一起逛逛街什麼的,然後道別墅來吃飯,相處久了,自然就更親密了。而且你在韓國也沒什麼朋友,玉潔要忙事業,怕是沒什麼時間逛街。」

貝貝笑著道:「西卡是大明星,更不好去逛街了,走在大街上肯定被無數人圍觀。」

「額,還真是,那等你不用上班了,就去美國或者歐洲逛。」蘇北也笑了笑。

大約過了四十分鐘左右,小水晶抵達。

她帶的東西不多,除了背了一個雙肩包之外,就是她經紀人提的一個行李箱。很顯然看到蘇北這棟豪華別墅,她經紀人有點緊張,一想起最近公司里有關鄭氏姐妹和李家的傳聞,心裡更緊張了。

蘇北秉著熱情好客的態度還想邀請小水晶的經紀人吃完晚餐再走,不過沒想到這個經紀人卻執意要走,還找了些借口。

看著經紀人匆匆忙忙離開的樣子,蘇北有點疑惑地看向小水晶,不由問道:「我看上去很恐怖嗎?難道我的氣勢很威嚴?」說著還做了一個一本正經嚴肅的樣子。

小水晶嘿嘿一笑,說道:「姐夫你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年齡,像個小屁孩,怎麼可能威嚴,經紀人歐巴是被這豪華別墅給嚇著的。」

小水晶知道最近公司有一些關於她們姐妹和李家的傳聞,說了出來。

「原來是這樣,李成玄倒是做的不錯。」

蘇北隨意說了句,又見小水晶一副懶洋洋躺在沙發上,很享受的樣子,想著剛剛這丫頭居然說自己像個小屁孩,頓時有點看不過去,去卧室轉了一圈,然後把身上本來還很乾凈的衣服換了,然後拿到客廳,朝著舒舒服服躺在沙發上的小水晶一扔。 “那,那裏不是?”看向發出巨響的方向,高鶴山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聶辰說道,因爲同時遭到四大獸皇級強者的圍攻,而且那還是下午才發生的事情,所以高鶴山還清楚地記得發出巨響的那個方向正是下午他們和四大獸皇交手時的戰場,同時也是冰白猿皇的葬身之處,再加上聶辰之前所說的話,以高鶴山的智慧自然不難猜出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而聽着高鶴山所說的話,聶辰既沒有認同也沒有反對,而是微微一笑說道:“畢竟耳聽爲虛眼見爲實,不如我們幾個再去看看吧。”說完聶辰便率先向着發出巨響的那個方向飛去,而云煙獸和五行修羅則緊跟其後……

在下午冰白猿皇死後的葬身之處,此時卻變成了一片狼藉,原本應該已經死去的冰白猿皇更是奇蹟般地復活了過來,而在他的手裏,之前臨陣脫逃的雲天奇正被他死死的攥在手裏,眼中生機盡失……

“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冰,冰白猿皇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可能有重新復活過來,竟然,竟然還晉級了?”來到巨響發出之地,再看到眼前的景象以後,高鶴山的眼中滿是不可置信光芒的說道,也就在幾個小時以前,冰白猿皇明明已經死在了聶辰的手裏,可現在的他不但復活了,而且從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來看,竟然還緊急成爲了七級魂帝級別的強者,也就在高鶴山剛說完話,冰白猿皇似乎也回過神來,突然看向了聶辰的方向緩緩的走了過來……

“屬下冰白見過主人。”也就在衆人以爲冰白猿皇是要找聶辰報仇,而做出戰鬥姿態的時候,冰白猿皇卻突然向聶辰跪了下來,一臉感激之色的說道,聽得在場的衆人都不禁露出了一副疑惑的神色,也轉頭看向了聶辰,同時面對這麼多人注視禮的也是感覺渾身不自在連忙笑着說道:“好了,你還是快起來吧,至於你晉級的事情,我也只不過是推波助瀾了一下,其實還是你自己本身努力才成功的,所以你也用不着這麼客氣。”

“不,如果不是主人你幫我置之死地而後生,並在我體內留下足夠血脈之力的話,我就算再怎麼努力也至少要十幾年的時間才能晉級成爲七級魂獸。”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冰白猿皇卻依舊是一臉倔強之色的說道,原來就在今天下午的時候,聶辰並不是真的將冰白猿皇斬殺,而是令其進入假死狀態,而且有向其體內注入了一股祕法以幫助其晉級爲七級魂獸的,只不過爲了掩人耳目纔將其埋入地下,並提醒高鶴山和雲天奇千萬不要來打擾冰白猿皇的“屍身”,爲的就是避免他們在將冰白猿皇從地底弄出來的時候,冰白猿皇因爲晉級喪失甚至的那一刻造成眼中的傷亡,結果也就在剛纔冰白猿皇剛剛完成晉級正處於無視狀態下的時候,正好被臨陣脫逃的雲天奇從地底下弄了出來,而云天奇也正因爲如此死在了冰白猿皇的手中,這也應了一句老話“不作死,就不會死”。

“原來你下午的時候並不是殺了他,而是在幫他晉級,難怪你要我們不要去動冰白猿皇的屍身,是這個原因啊,不過雲老鬼也夠倒黴的,竟然正好撞在了槍口上。”在聽了冰白猿皇的話以後,高鶴山等人才反應了過來,並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說道,說着還用頗爲“憐憫”的眼神看了一眼已經生機全無的雲天奇,而一旁的冰白猿皇則是再次向聶辰磕了三個頭說道:“主人對我有再造之恩,冰白猿願從此以後奉您爲主,請接受吧。”說着,就只見一滴殷紅的血珠從冰白猿皇的眉心處飛了出來,落到了聶辰的手上,這就是冰白猿皇的命魂精血,無論是什麼人只要能獲得這個命魂精血就可以完全掌控冰白猿皇的生死存亡,而這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另一種變相的主僕契約。

“呵呵,這麼寶貴的東西還是你自己保存吧,你先別急,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也不用這麼麻煩,喊我一聲老大就可以了。”接過冰白猿皇的命魂精血,聶辰卻是又笑着搖了搖頭將冰白猿皇的命魂精血又換給了冰白猿皇,並沒等冰白猿皇開口便再次說道,而這回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冰白猿皇的眼中頓時閃過了一絲感動的光芒,連連點頭並直呼聶辰老大,沒錯,他的確是決定對聶辰進行效忠,但那也是因爲聶辰對他有再造之恩,所以冰白猿皇爲了報恩才決定要跟隨聶辰的,可在聽了聶辰的這番話以後,冰白猿皇卻暗下決定這一輩子都直效忠聶辰一個人。

“嗯,那你以後就跟着我吧,對了雲煙兄,我很想知道那慈心木蓮果還有多長時間纔可以成熟呢?畢竟我在這裏停留的時間並不能太長。”在解決了冰白猿皇的事情以後,聶辰又轉過頭向雲煙獸詢問起了慈心木蓮果的時間,畢竟現在的他也恢復了不少的記憶,所以對雪靈等三女也是越來越思念了,再加上五行修羅所說的雪靈對血脈之力的壓制越來越弱,自然也希望能早點回去。

“這個啊,嗯……因爲我也並不知道那慈心木蓮果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所以也並不能確定其成熟的準確日期,不過根據我的判斷,最多三天,那慈心木蓮果應該就成熟了。”聽了聶辰的話以後,原本還吃驚於冰白猿皇晉級的雲煙獸也是迅速反應了過來,但臉上卻露出了一副爲難的表情說道,畢竟那慈心木蓮果那是需要整整九百年時間才能完全成熟的果實,所以除非是親眼看到它誕生,否則就算是最厲害的藥師沒有人可以算到其究竟能在什麼時候完全成熟,頂多也就算出一個大概的時間罷了。

“三天之內嗎?那好,我就在這裏呆上三天吧,對了,雲煙兄不知道你可否給我們安排一個休息的地方呢?”在聽了雲煙獸的話以後,聶辰的臉上露出了一副沉思的表情,再稍稍的思考了一下以後,便又向雲煙獸請求道,而對於聶辰的要求,本就有交好之意雲煙獸也並沒有拒絕,當即便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沒問題,如果不嫌棄的話,就到我住的那個山洞裏休息吧,反正那裏大得很,也可以裝的下你們這麼多的人。”

“好,那就打擾雲煙兄了。”見雲煙獸請要自己等人入住到他的山洞當中,聶辰也沒有什麼問題,直接答應了下來,然後便和雲煙獸一同離開了,而本來還抱有一定戒備之心的高鶴山見聶辰答應的這麼痛快,也不好說什麼,再加上旁邊還有一個絲毫不弱於雲煙獸的七級冰白猿皇,所以只是稍稍呆愣了一下,也跟了上去,而與此同時遠在千里之外靖國皇宮最深處的一處神祕封印所在處……

“瘋了,你瘋了,就爲了破開這個封印,你竟然,你竟然將我們靖國皇室一族幾乎所有的族人都給殺了。”看着站在封印正中央露出一臉瘋癲之色的靖木守,靖天禧卻是一臉不可置信表情的大吼道,就在昨天靖岩心父子被修羅殿人帶走以後,靖木守突然將他們靖國皇室的所有子弟都召集到了這裏,還沒等那些人反應過來,靖木守就如同走火入魔了一般,將除他以外所有的靖國皇室弟子斬殺殆盡,而這其中還包括他靖天禧的所有皇子,而在看到這一幕以後,即便是一向懦弱的靖天禧也不由的大怒了起來,這纔對靖木守呵斥着,只是還沒等靖天禧把話說完,靖木守便猛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前一把掐住了靖天禧的脖子,一臉猙獰之色的說道:“白癡,我這可都是爲了我們靖國皇室一族的威力而努力,你竟然還敢罵我,本來我還打算留下你的,既然如此那麼你也和他們一起成爲破解封印的鑰匙吧。”說着靖木守竟然連同靖天禧也撕成了兩半,大股大股的鮮血噴涌在封印之上,一股莫名的棲息開始從封印處緩緩的散發了出來……

“偉大的食獸大人,請接受您誠懇僕人靖木守的奉獻,從這該死的封印當中復出吧。”在殺死了靖國當今皇帝以後,靖木守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愧疚之色,而是直接跪在了封印前一臉瘋狂之色的說道,說着那沉浸在此處千百年的恐怖封印終於出現了裂縫,一股股強橫到了極點的恐怖力量從哪些裂縫當中釋放了出來,同時一聲包含憤怒之意的獸吼也從封印當中傳了出來,直衝雲霄…… 在距離靖國皇宮百里以外的修羅殿中……

“這,這到底是什麼力量?竟然如此恐怖。”原本站在天台思念着聶辰的雪靈,突然感應到從靖國皇宮當中傳出來的恐怖氣息和嘶吼,臉色驟然一變,不可置信的看向靖國皇宮的方向說道,儘管兩地之間相隔數百里的距離,但雪靈仍舊可以從那股恐怖氣息和吼叫聲中感到一絲戰慄的感覺,而同樣其他修羅殿的高手在感應到這股恐怖氣息的時候,也都紛紛震驚了起來,也沒等雪靈的通知便紛紛齊聚到了修羅殿的大廳當中,做好隨時聽候雪靈調遣的準備……

“六通修羅,說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來到了修羅殿大堂當中,此時的雪靈也不愧爲一名成功的領導者,臉上滿是鎮定的表情看向一旁專門負責消息蒐集六通修羅詢問道,而六通修羅卻露出了一副苦笑的表情對雪靈說道:“這說實在的,我也有些不太明白,因爲就在剛纔我感應到那股氣息的時候,同時發現所有被有留在靖國皇城內的通靈之物都與我失去了聯繫,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吞噬了一樣,甚至連反應過來的機會都沒有就斷掉了聯繫。”(六通修羅,中位木屬性魂皇級強者,同時還是一位具有着通靈能力的強者,可以與在千里之外自己的通靈之物相互溝通,是修羅殿中專門負責打探各方消息的非戰鬥型修羅)

“什麼?難道說連一個都沒有感應到?”在聽了六通修羅的話以後,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禁臉色大變,而性情最不淡定的狂戰修羅更是直接衝了上來,一臉驚愕之色的看着六通修羅詢問道,而其他人雖然沒有這麼魯莽,但一個個的臉上也都滿是不可置信的表情,要知道六通修羅的通靈之術即便是在整個靖國也可以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上到人靈妖魄,下到螻蟻老鼠,而作爲靖國最繁華的靖國皇城,更是被六通修羅埋下了無數眼線,其中就包括數以萬記螻蟻老鼠這樣不引人注意的生物,可僅僅是一瞬間如此衆多的通靈之物竟然就被人一舉吞噬了,這在他們看來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沒錯,雖然這確實是有些讓人感到不可置信,但是確實如此,甚至說那個神祕的力量就連我留在那些通靈之物上的神識都吞噬掉了。”六通修羅自然也知道自己所說的有多麼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但事實如此也只好苦笑着說道,也就在這時衆人才發現六通修羅身上氣息的虛弱,而意識到事情嚴重性的雪靈則是皺了皺眉頭,取出一顆血心丹遞給了六通修羅說道:“好了,六通今天你已經夠辛苦了,還是先去休息一下吧,影遁修羅,飛羽修羅你們兩個兵分兩路分別去通知煙雨殿和蘭若宗的兩位主事人,就說我有要事相商,請他們前來一敘。”

“是……”在得到了雪靈的命令以後,作爲修羅殿中行動能力最快的兩位修羅,影遁,飛羽只是簡單的回了一句,便直接化成兩道光柱從修羅殿離開,向着蘭若宗和煙雨殿飛去了,而因爲神識遭受重創的六通修羅也只是向雪靈道謝了一聲,便轉身離開了。 “好了,雖然我到現在還沒有搞明白皇城那裏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們,來皇城的那股神祕力量遠超於我,而且這些年因爲我們修羅殿的急速發展也引來了靖國皇室忌憚,所以接下來幾天裏,所有人都要做好隨時和靖國皇室惡戰的準備。”待飛羽修羅等人離開了以後,雪靈掃視了一下衆人,露出了一副凝重的表情說道,說者眼中還不由的閃過了一絲狠色,雖然距離尚遠,但雪靈還是可以清楚感應出那股力量的恐怖性,可以說除非是爆發出災厄血脈的力量,否則的話,包括他們修羅殿在內的當今靖國三大宗,在那股恐怖力量的主人手下,沒有一個人可以存活下來,所以雪靈已經做好打算,如果自己等人真的無法阻擋住那股力量的話,那麼就算是將自己的災厄血脈完全引發,也一定要將那股力量的主人斬殺掉,以此來保衛聶辰辛辛苦苦創建出來的修羅殿。

“主母,這點我們當然都明白,但是有一點我們希望您能夠保證,那就是希望您能保證好您自身的安全,如果您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們這些人可就真的是萬死也難辭其咎當初主人的叮囑了。”看到雪靈眼中那一閃而逝的光芒,心思縝密的山臊頓時就猜出了雪靈的打算,連忙走上前來一臉正容的說道,而其他人在聽了山臊的話也都意識到了什麼,紛紛向雪靈勸告了起來,但早已打定主意的雪靈尤其是這麼容易就能勸好的,直接無視掉所有人的勸告站起來寒聲道:“夠了,你們都給我住口,什麼時候我做的決定還需要經過你們幾個的同意了,如果到時候我們真不是那股力量主人對手的話,你們全部都給我退下,否則的話,死了也不要怪我辣手無情。”

“主母大人,現在主人還下落不明,如果您真的出什麼事情的話,等主人回來以後我們又該怎麼向他交代,主人又該有多麼傷心啊,所以求您三思啊。”見雪靈絲毫不聽自己等人的勸告,山臊卻是一臉悲傷之色的說道,隨着藍炎和聶辰的離開,山臊和犼完全可以算得上是除了雪靈以外資歷最老的人了,對於修羅殿的感情也是非同一般的,不過相比較修羅殿,聶辰和雪靈的安全才是他們兩最重視的,可以說就算是犧牲整個修羅殿,山臊和犼都希望能保住聶辰和雪靈,而當雪靈在聽到山臊提起聶辰以後,也是不由得一愣,但隨即臉上卻又露出了一副堅決的表情說道:“好了,你們都給我閉嘴吧,這件事我已經下定決心,你們也就不要在這裏廢話了,現在,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做好隨時和靖國皇室開戰的準備吧。”說完,雪靈也在沒有給山臊和犼說下去的機會,便直接轉身離開了,只是雪靈沒有沒注意到的是,也就在她下定決心說出那段話的時候,山臊和犼相互對視了一下,眼中也同時閃過了一絲決絕之色,他們也同下定決心,到時候就算是死他們也一定要把雪靈救下來。

與此同時在修羅殿的醫務室當中療傷的靖岩心,本來都已經穩固下來的身體,在感應到那股力量以後卻突然臉色一白,在噴出一口血以後,一臉悲憤之色的大吼道:“靖木守,你這個老混蛋,就爲了你的一己私慾,竟然用我們靖氏全族的血脈之力來破解那個封印,噗……”說着,靖岩心似乎是急怒攻心,再次噴出一口血,又重新倒在了牀上,身上的氣息也變得前所未有的虛弱。

“父親,父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見自己的父親突然變得奄奄一息了起來,靖厚泯也是臉色一變不顧自身的創傷,連忙來到了靖岩心的身旁把手貼在了靖岩心的後背,將體內的魂力源源不斷的注入到了靖岩心的體內,嘴裏還不斷呼喚着靖岩心,就這樣過了一會兒,靖岩心才終於甦醒了過來,只是臉上的悲憤之色卻絲毫不減,頗爲虛弱的對靖厚泯說道:“厚泯,老祖宗他已經瘋了,竟然用我們靖氏一脈中除了你我以外所有人的血脈之力解開了那隻怪物的封印,不過那怪物已經被封印了多年,剛一出來實力必然有限,你一定要勸服修羅殿的人要在那隻怪物完全恢復以前殺了他,否則一旦讓那怪物完全恢復的話,那麼這天下,將再次陷入無盡黑暗……” 「什麼?」小水晶奇怪地抬起頭看向蘇北,沒明白是什麼意思。

李貝貝也有點不解蘇北的舉止是什麼意思。

「沒看過那種惡婆婆的電視劇嗎?女主角住進家門,要幹什麼?要洗衣服做飯,你做飯就算了,做出來的東西,餵豬餵雞都會遭到豬和雞嫌棄,只能洗衣服了,這是我剛剛換下來的臟衣服,趕快拿去洗了。」蘇北指著自己剛剛換下來的外套,一本正經地說道。


「洗衣服?」小水晶用像是看什麼奇怪人的眼神看著蘇北,問道:「姐夫你是惡婆婆嗎?」

「我不是惡婆婆,但我是惡姐夫!」蘇北故意瞪了她一眼,繼續說道:「還敢說我是小屁孩,先給我去洗衣服,否則不給你飯吃。」

「我才不洗呢,再說你這衣服又沒臟,還說自己不是小屁孩,不是小屁孩能做出你這樣的事嗎?你敢不讓我吃飯,我就晚上睡覺的時候霸佔著貝貝歐尼,讓你一個人睡!哼哼!」小水晶可不是那麼容易屈服的,立即有力的還擊道。

末了,還一把拉過李貝貝的胳膊,抱住李貝貝,給了蘇北一個嘚瑟的眼神,示威的說道:「要是沒有貝貝歐尼,看你這個惡姐夫晚上能不能睡著覺。」

「你這個小丫頭,什麼意思……」蘇北的臉一黑,這丫頭說的自己好像那個……


被小水晶抓住胳膊的貝貝姐已經笑得捲縮著身子了,蘇北和小水晶的打鬧在她看來,是最有意思最有趣的。

打鬧了一會,蘇北自然不會真的不給小丫頭飯吃。

來到餐廳,李貝貝把留著的菜和已經備好料的韓式烤紫山牛肉也端上來,一邊小水晶烤,一邊說道:「這都是你姐夫特意給準備的,還不給你姐夫道謝,小心下次沒有這麼好吃的牛肉了哦。」

「謝謝姐夫。」小水晶連忙放下筷子跑到蘇北身後,給蘇北錘了幾下肩膀,討好的說道。

「這還差不多。」蘇北滿意地點點頭,示意她趕快吃飯。

小水晶吃肉的時候,蘇北接到了李藝真的電話,向他彙報一下律師團隊組建的新情況。

李藝真的方案是新組建一家律師事務所,但是五家聯投資公司的法務部不會分離出來,而是作為新組建的律師事務所的變相總部,因為新組建的律師事務所終將發展為跨國事務所,會形成人員分散的局面,必須要有總部掌管全局,在如今漸漸成型的策劃案里,總部會有兩個,一個是表面上的總部,會設在香港,還一個真正的總部,也就是五家離岸投資公司的法務部,沒有穩定的辦公點,有可能在韓國有可能在華國或者美國,反正就是在蘇北身邊,蘇北在哪,就在哪。

當然,這只是一個全策劃案,想要實施成功,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

事實上,律師事務所想要壯大,有一個很大的難題,那就是人才吸收,律師可是稀缺人才資源。

策劃案里,自然也包含了很多這方面的內容,李藝真一一向蘇北做了彙報。

「聽上去不錯,那先按照這個策劃案把一年的預算做出來。」

蘇北通電話的時候,從來不會避諱小水晶,他已經把小水晶看做自己妹妹了。

小水晶聽到蘇北通電話的時候,不是提到律師事務所這樣的詞,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然悄聲問李貝貝:「貝貝歐尼,姐夫是要開律師事務所嗎?」

李貝貝笑著點點頭,說道:「是的。」

「姐夫不是正準備在首爾開一家飯店嗎,怎麼又律師事務所了呢?飯店不開了嗎?」小水晶大眼睛一閃一閃的。

李貝貝撲哧一笑,道:『飯店已經在裝修了,要不了太久就能開業,是姐姐的好朋友文玉潔在管理,上次你也見過的。」

「人事上的事情,你可以直接做主,我相信你的眼觀。」說完最後一句,蘇北掛了電話,直接看向小水晶,笑著道:「水晶,明天通告多嗎?」

小水晶抬起頭,口裡面還含了一塊牛肉,有點口齒不清地說道:「明天上午休息,下午有通告。」

「我好像還沒和你介紹過北岸烤肉店是一家什麼樣的飯店。」蘇北笑的像一個誘人犯罪的惡魔,他把北岸烤肉店的經營理念說了一遍,全部用北岸韓牛這樣等級的食材,裝修別具一格,環境追求舒適的極致,廚師會聘請最頂級的廚師,不僅僅是一家尋常意義上的烤肉店,更是一家代表蘇北自己美食理念的極致飯店,說到最後,小水晶都快六口水了,恨不得馬上就能去那樣的飯店吃東西。

「想不想要一張北岸烤肉店的最高等級vip卡,拼這張會員卡每個月都可以帶你的成員去那裡免費吃一頓大餐?」

最後蘇北拋出了惡魔的誘餌。

小水晶雖然警惕地看著蘇北,但是最終還是點頭如搗蒜。蘇北說的實在太誘人了。要是每個月都能和成員們去那樣好的飯店免費吃一頓,你簡直了。小水晶單是想想都興奮,她能想象出成員們歡呼雀躍的樣子了。

蘇北見魚兒上鉤了,不由笑著道:「很簡單,別墅前院不是有一塊的空地嗎?要是你能把它給開拓出來,種上蔬菜,那種卡就是你的了。」

「啊?」小水晶目光都呆了,她真沒想到蘇北提出的條件是這樣的,居然是要自己去挖土種菜。

別墅前面的空地她知道,大約有二十平米左右。

「我可以請人幫忙嗎,比如說貝貝歐尼。」

蘇北搖搖頭,直接道:「當然不行,所有的事情都必須是你自己做,什麼時候做好了,卡什麼時候就給你,我跟你說,北岸烤肉店開業之後,裡面的韓牛可都是用的北岸牛肉,對別人是限量供應的,不過你這張卡是不限量的,也就是說,你可以帶你的成員們去所以吃北岸韓牛,絕對能讓你在成員們面前牛氣無比呢。」

蘇北繼續像一個惡魔一般加碼,看著小水晶蹙眉的可愛模樣,旁邊的貝貝姐肚子都快笑疼了。

「想要卡,就加油種菜吧,小水晶。」 (感謝李小狗童鞋的月票!)

晚上睡覺之前,貝貝姐偷偷告訴小水晶:「你姐夫其實逗你的呢,他說的那種卡原本是沒有的,是他想讓你和西卡每隔一段時間都能吃點好的想出來的,就算你不去挖地種菜,等飯店開業了,也會交到你手裡的。」

小水晶聽了很感動,拉著貝貝姐的手不放,嘴裡嘀咕著:「這臭姐夫,明明對我這麼好,還要裝出一副可恨的樣子,哼。」

一夜無夢,雙休后睡得特別的香。

第二天,蘇北的生物鐘按時把他叫醒,也沒打擾還在夢鄉中的貝貝姐,獨自一人去准聖空間內做了下有日子沒做的早課,出來的時候貝貝也正好剛醒來,兩人在卧室附帶的盥洗室洗漱好,走出卧室的時候,忽然發現小水晶居然已經起床了。


蘇北和李貝貝對視一眼,都從雙方眼中看到了疑惑,小水晶這丫頭可是很愛睡懶覺的。

此時天色才剛亮沒多久,居然就起床了,聽動靜似乎在別墅的前院搗鼓著什麼。

「她不會真的在挖地,想種菜吧?」蘇北忽然笑了。

貝貝姐輕輕拍了一下蘇北的胳膊,說道:「都是你逗她,這丫頭平時本來就夠累的,好不容易上午休息,應該讓她多睡一會。」

蘇北不以為意地說道:「昨天晚上睡得那麼早,到現在睡得時間也夠了,能早起勞作一下,也算是鍛煉身體,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說完之後,蘇北想了想,又接著說道:「等過些時日,要是這丫頭還這麼可愛,和你我的感情更親密了,就讓她也學學蘇槐改創的那套養生功好了。」

蘇槐改創的養生功其實是修仙的基礎功法簡化版,在地球上那可是不得了的好東西,蘇北暫時只打算教給至親。

以後要是開宗立教,那到時候再說。

貝貝姐點點頭,笑著道:「我覺得咱們遲早會教她的,這丫頭相處久了,你會覺得她更加討人喜歡呢……我去廚房做點早餐,你去看看她,她一個明星藝人估計可不會挖地。」

說完,貝貝姐便去了廚房。

蘇北走出客廳來到前院,此時天色還有點暗,院子外面的馬路上很安靜,顯然,整座城市還沒有蘇醒。

前院旁邊的意見放置各種工具的門時打開的,顯然小水晶在這裡面取走了一些工具、蘇北朝前院望去,小水晶正拿著鋤頭使勁挖著,滿頭大汗,已經挖了一小塊地了。


小水晶做的很認真,連蘇北的到來都沒有注意到,而且蘇北驚訝的是小水晶9使用鋤頭的模樣居然像模像樣,很像那麼回事,雖然揮鋤頭的動作因為力量不足看上去有點笨手笨腳,但是至少使用方式是正確的,而且也已經挖好了兩平米左右的地。

「姐夫,你怎麼才起床啊,大懶蟲,你看我都挖好這麼一大塊地了。」小水晶終於發現了蘇北的存在,可一看到他,立即鬥上嘴。

很顯然,鬥嘴快成為兩人愉快相處的模式之一了。

這種帶著心有靈犀的鬥嘴,其實是一種另類的溫馨,有時候會讓人上癮的。

不過這一次蘇北沒有還擊,而是好奇地問道:「你以前挖過地嗎,看你用鋤頭的方式,還像那麼回事啊,讓人刮目相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