臘月二十六,李浩開着這車回家,着實讓村裏人受了不少刺激。

特別是看到李浩瀟灑地下車的時候,李天平眼珠都快瞪出來了。不是在修車嘛?怎麼還修出一輛奧迪了?

有點痞氣的李天平,一把摟住李浩的脖子。

「混得可以啊。」

說完李天平又是瞅著一旁的小丹。

「我女朋友,小丹。你得叫姐。」李浩臉上有點小得意,望向小丹。

李天平是這一輩里男丁最小的一個,也是最不著調的一個。

介紹后,李天平把李浩拉倒角落裏,纏着不放。

被問得實在沒辦法,李浩只好說道。

「我就是運氣好,碰上了全哥。」

李天平皺眉。

「李泉?」

李浩點了點頭。

李天平有點不相信。

「他不是搞裝修嗎?」

李浩瞪大眼睛。

「搞裝修怎麼了?搞裝修也能當老闆啊!」

李天平心思一陣動蕩。

跟着李泉混,就開上了奧迪,那李泉本人得多牛逼啊。

「等李泉回來,我得找他去。」

李泉比李浩回來,要晚幾天。

臨近過年,公司事不少。

李泉先是在餐飲公司開了個會,聽了一下周副總的年終總結,接下來放假的時間,年終獎安排的彙報。

這些彙報對於李泉的其他產業自然同樣會有。

白龍超市倒還一點,李泉只是旁聽了一下。對於白龍超市一直是王白水在管理,李泉呢除了負責開店裝修,就是等著收錢。不過自從王白水去了一趟省城之後,回來立馬停止了瘋狂的擴張之路。而且兩人更是互相都默契地保持了距離。李泉隱隱有所猜測,不過也不想問。這對於他來說,停止擴張,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直播公會那邊,放假放得最早。畢竟直播這個東西,你就是換個地方也能工作,只是沒了別墅直播間屬性的加持,收益會受到影響而已。

尚朝設計這邊,李泉倒是挺重視。除了本身的公司的總結、放假、來年的安排、年終獎這些以外,因為臨近年關,李泉一直讓人在催促體育館項目的工程款。

好在體育局的馬副和王科這次確實辦得夠快,工程款趕在年關之前發了下來。

搞定這一切后。

臘月二十九這一天,李泉才帶着買的各種各樣的年貨,開着著帶着爸媽趕回村裏。

今年,幾位長輩商量過了,在老大家過,也就是李浩家。

李泉的爸媽呢,雖然上一次已經回了一趟老家上了墳。這次趁著過年,把李泉帶回去多住幾天,這樣才顯得對祖宗心誠。

所以立馬同意了今年在李泉大伯家過年的主意。

當然對於李泉來說,其實在哪裏過年都一樣,畢竟跟家裏人只要在一起,就叫過年。

如今不僅幾乎家家通路,路況還很好。

。 容媽媽那關能不能順利過是個未知數。

容晴連着幾天都在試探母親選女婿的標準,並且設想了下,當初安洛除了不聽話,其它方面都堪稱完美,都被百般刁難,現在金江目前看起來除了聽話,其它沒有哪個地方能跟安洛。

「聽起來,你的前弟妹挺優秀。」金江語氣裏帶着幾分試探。

但容晴並沒有聽出來,而是繼續陳述那段過往。

「你可能認識,她現在開民宿,是網絡紅人,在滄瀾。」容晴第一次誇安洛。

金江一下猜到了是誰:「安洛?魔星女神級別的人物,居然是你前弟妹,你不知道她是多少人的夢中情人。」

「那又如何,還不是被我弟弟拋棄了。」容晴嘴硬道,她不願承認現在容晴後悔了,主動求和卻被安洛拒之門外,容言雖不是公眾人物,但在景城也是小有名氣的企業家,卻倒追被拒,說出去多丟人。

金江也喜歡看魔星新聞,因此大概知道來龍去脈:「前段時間炒得沸沸揚揚的陸容之爭,女主就是安洛吧,難怪我說你弟弟那麼眼熟,好像哪裏見過,現在想起來了是新聞上見過,他好像是去追安洛,但陸少是很強勁的對手。」

容晴沒料到金江也會看八卦新聞,本來還想炫耀下容言有多優秀,這一下就被看出來傲嬌的是安洛。

她一臉尷尬:「容言也是念舊情,沒想到安洛身邊已經有別人了,想來是我們天真,這麼優秀的女人身邊怎麼會缺男人呢?」

金江聽得出來容晴是在內涵安洛,雖然他沒見過安洛,但從新聞上了解到,這女人很能幹,並且心地善良,資助了不少老人兒童,雖然緋聞也不斷,可那畢竟是人家的私生活。

「談戀愛挺正常,這樣的人魅力大,喜歡她的人自然多,不過這些年她一直做慈善,就憑這點,我也粉定了,所以只要微瀾開播,我總會捧捧場。」金江對安洛是欣賞,他知道安洛跟自己認識的那些來健身房的女人不同,哪怕她緋聞不斷,依然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容晴聽了卻很不舒服,金江這是早就關注安洛嗎?並且對安洛還很有好感,自己討厭的人,他怎麼能欣賞呢?

「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真正相處過就知道她有多不講理了,忤逆老人,破壞家庭和諧,當年在我家時沒少惹事,我媽兩次進醫院也都是她的功勞。」容晴本來還覺得自己當初有錯,但聽到金江居然也誇安洛,女人心裏酸得很,忍不住詆毀安洛。

金江感覺到容晴反應不對,立刻換了話題:「不說他們了,想想我們的事,嗯,我要努力換個大房子跟你一起住,你說我要不要自己單幹?」

昨晚吃飯,幾個朋友慫恿金江可以試探下容晴是不是真的愛他,比如說自己想開店,看看女人支不支持。

容晴沒有聽出來金江是在試探。

「自己創業的話我絕對支持,替人打工想賺多少錢不太可能,只是現在創業有風險,你想過後果嗎?」容晴幫忙分析道。

「我在我在考慮,畢竟我也沒自己做過生意,如果也開健身房前期投入太多,設備都要用錢,換成其它吧,我又不在行,要是一直做教練也沒前途,畢竟青春就那麼多年,年紀大了力不從心了,誰還找你做教練。」金江一眾人早就想過未來。

男人說着喪氣的話讓容晴有些心疼:「是的,不過你放心,我肯定不會眼睜睜地看着你失業,這麼多年我也有些繼續,可以投資你開家店,但是多了也沒有,小一點的門面還是可以的,你說健身房投資大,那如果賣體育耗材呢?或者體能培訓中心。」

容晴並沒有做過生意,也沒做過市場考察,只是想當然的說。

「有你這句話我就知足了,現在這份工作還能繼續做,謝謝你。」得到了滿意的回答,金江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選擇。

他不停地說着謝謝,搞得容晴很不自在。

「如果我倆最後真能走到一起,我的就是你的,我肯定會竭盡所能對你好,愛人之間不用這麼客氣。」容晴真心實意地說。

金江動容地在她額頭上親了親,並保證一定好好對待她。

澄湖傍晚,天空陰沉了下來。

從果園離開后,幾個人直接去了市區,連鎖酒店套房早就沒了,於是定了三間普通大床房,並且並不相連。

酒店的走廊上鋪着復古咖色地毯,即使白天,過道里的燈都開着,酒店周邊都是高樓大廈,在鬧市裏到處燈紅酒綠,安洛心裏的害怕慢慢消失。

林奚選了最靠里的房間,留下的兩間位置更近一點,這樣方便安洛和陸心遠聯繫。

市區人來人往,被認出來的可能性很大,因此。四個人在酒店吃了晚飯就選擇就地休息,半夜的時候,林奚去找安洛,問她出不出去夜宵,已經換上睡衣的女人有些不樂意,她拿着手機聲音慵懶:「你跟陳翰文一起去,打包點帶回來。」

林奚知道安洛洗漱后一般都不出門,便也不勉強。

不遠處的陸心遠房間,男人想找個理由去跟安洛說說話,可是不同於昨天的套間,今天一人一個房間,且是連廊形,關上門吧說不清,開着門吧,不知道隔壁住着什麼人,萬一正好碰到認識他們的拍個照,更加混亂。

他想了想最終決定發個消息:「睡了沒?」

「沒,林奚剛走,他們去買夜宵去了,等等我們一起去他們房間吃點。」安洛秒回。

半夜有夜宵活動,陸心遠激動不已,又能和安洛一起了,男人做了個YES的動作,一個半小時后,林奚他們終於回到酒店,一次喊了下安洛和陸心遠。

燒烤的香味瀰漫在房間,陳翰文還買了幾瓶啤酒,很少吃夜宵的陸心遠居然一喊就到,陳翰文知道他是為了安洛。

「這感覺像不像一家四口在過節,很溫暖是不是?」林奚有感而發。

另外三個人同時頓了頓,接着紛紛發表講話:「是。」

「很溫暖。」

「以後多聚聚。」

。司玥恰好也聽見了動靜,睜眼卻看見沈貝棠逆光站在門口,但她沒動,只是繼續打量著她。

沈貝棠見她睜眼了,卻還沒動,一副主人姿態,心裡頓時升起一股威脅感來。

「大帥一向謹慎,只要自己出了這間屋子,必定會鎖門,我說今日這門怎麼沒鎖呢,原來是司小姐在裡面休息。……

《粉墨》第393章牙齒很好看? 林凡隱沒身形,在一白骨頭顱中觀看。

神秘女子瞥了眼他所在位置,明顯知道林凡藏身在側,但她極自信並不在意,徑直走到鳳凰遺骸前,隨後虔誠下拜,她檀口張合,好似在念叨莫名咒語。

一顆紅色如心臟,拳頭大小的火紅珠子被她捧在手中,這顆珠子出現,照亮周邊千米,讓這範圍內溫度劇升。

「這就是震懾潛藏危險的異寶嗎?」

林凡不在隱藏身形,既然已被發現,何不光明正大出現?

女子手捧異寶,嘴裡莫名咒語念動,巨大的鳳凰骨骸似有所感,竟然好似活過來一般,有生機在骨骸上出現。

一股好似超越了天地的威壓漸漸傳出,這股壓力之下,林凡只能勉強用魂力支撐,讓自己站立。

「唳!」

鳳鳴突然傳來,鳳凰遺骸猛然紅光大放,隨後光芒在骨骸上方凝聚蠕動,一揚天長鳴的火紅巨鳥出現。

林凡震驚,這出現的巨鳥與神話傳說中的鳳凰無二,神秘女子想做什麼?召喚出鳳凰潛藏意識嗎?還是鳳凰根本沒有死去?

他可以看見,當這個鳳凰虛影出現之後,清冷如冰山雪蓮般的女子眼裡都是閃過一絲火熱,咒語更加密集了,鳳凰再次長鳴一聲,隨後好似最後看了一眼天地,就朝著盤膝坐在前方的神秘女子衝來。

鳳凰從天際俯衝而下,快要觸碰到神秘女子,林凡以為她要被融化成虛無,但鳳凰虛影竟然像是與女子神秘融合了般。

女子衣衫全部被焚毀,潔白如玉的酮體袒露在林凡眼前,但他沒有興趣觀看可讓世間一切男人瘋狂的美景,這女子玉背上有鳳凰虛影出現,如紋身般,劇烈的高溫散發。

「她好似在接受鳳凰傳承!」

林凡得出結論:「果然是有大機緣者。」

他搖頭,這女子本身就已經極為的不凡,現在在接受鳳凰傳承之後,不知道又要上升到何種妖孽程度。

女子身上的氣勢越來越濃,周身都被火焰籠罩,但林凡明顯感知到,火焰之中傳來女子不堪負荷的喘息。

「哞……」

在林凡在旁窺測的時候,在他身後突有如蠻牛吼叫的聲音傳出,震天懾地,好似連天空的鉛雲都被震碎,有一縷陽光照射下來。

「龍!」

林凡看見,有銀白巨龍在天空盤旋,他好似龍眸有淚在注視女子方位。

巨龍俯衝而來,目標正是林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