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到底是特麼的誰幹的???”

就在許昌碩爲自己這一拳頭的威力感覺到驚訝的時候,就聽到一道極其憤怒的聲音。

許昌碩頓時大驚,艹,竟然有人,那自己剛纔練功的時候,豈不是全被人家給看到了。

就在這時,從一旁的草叢裏面鑽出來四五個流裏流氣的青年,許昌碩頓時蹙起了眉頭,這頭髮都染着各種不同的顏色不說,竟然一個個的都還打着耳釘,而且,更爲讓人氣憤的是,這一個個的竟然都是滿臉桀驁不馴的樣子。

“你個臭小子,你特麼的是不是腦子不好,大半夜的不睡覺,竟然跑到這山上來砍樹,你家裏是有多缺錢呀,剛纔差點兒砸到老子的頭,你知不知道?”

一個梳着雞冠頭,染了一小撮黃不黃、綠不綠的小混混用他的牛眼睛瞪着許昌碩,語氣別提多麼的不友好了。

就不要說他們了,就連許昌碩也是沒有想到這大半夜的會突然從草叢裏面竄出幾個人來,他本來不想要惹事,打算道完歉直接就離開的,只不過就在他剛要開口道歉的時候,眼睛的餘光卻是瞟見草叢內似乎還躺着個人,而且,這無論是看穿着還是體型那似乎都是一個女人的樣子。

“小子,你特麼的看什麼看,再看老子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告訴你,老子今天心情好,不和你計較,趕緊滾!”

“就是,趕緊滾,滾慢了的還,小心哥兒幾個對你不客氣。”那雞冠頭說完那句話之後,他旁邊的那個人也是跟着附和道。

而且,那雞冠頭似乎也是覺察到了許昌碩的眼神所到之出,所以說也是微微地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擋住了許昌碩的視線,表情也是變得更加兇惡了起來。

“呵呵呵..只怕該滾的是你們吧!”

要是沒有發現那個女人,許昌碩肯定不會多事,一定會認慫離開,不過,現在不一樣了,畢竟人命關天的事情,尤其是對方還是一美女..呃..好吧,對方還是一個女人,他就更加沒有辦法就這麼見死不救了。

其實就他以前的本領對付這幾個小混混就已經是綽綽有餘了,更何況剛纔他還練就了一種他說不上來的功夫,正好借這幾個人來實驗一下自己一拳的威力。 如果說這個時候,讓那幾個小混混知道自己砍斷大樹的不是鋸子斧子,而是他的拳頭,不知道現在還會不會用這麼囂張的語氣跟他說話。

許昌碩突然就很好奇,一會兒他們幾個人的反應。

“小雞哥,怎麼辦?”右邊的綠毛小弟問了一句。

“艹,不是特麼的告訴你多少次了,叫雞哥,叫雞哥,你特麼的老是這麼叫小雞哥,你是找死嗎?”雞冠頭一臉怒意地給了那綠毛小弟一個大大的拳頭。

“是,是,是,雞哥,那我們現在要怎麼?”那綠毛小弟儘管是捱了他的一個拳頭,不過,還是不敢有半句怨言的。


只不過那雞冠頭並沒有就此而放過他,直接就又一個大巴掌拍在了那綠毛小弟的腦門上,“這特麼的這麼明白着的事情,你特麼的竟然還要問我怎麼辦?當然是直接幹他呀!”


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筋不對,竟然會收這麼一個二貨來當自己的小弟。

就在這是,另外一邊的紅毛小弟站了出來,話說這個傢伙個頭倒是長的不矮,只不過這身材嘛,許昌碩不由得“嘖嘖嘖”了幾聲,這瘦的跟個竹竿一樣,就他這個樣子,確定來一陣大風不會被風颳走麼?

這左一個紅毛右一個綠毛的,真的是……

許昌碩簡直就是無語了,這俗話說的好,紅配綠傻透氣,這個雞冠頭確定是要走這條路線麼?

而且,這一個吧,瘦的跟個竹竿一樣,這另外一個吧,就胖的跟個球一樣,目測一下那至少也是有兩百斤的一個重量的,許昌碩真的是懷疑這個傢伙走道不是用走的,而是用滾的。

雞冠頭作爲這幾人之中的老大,自然是隻會發號施令,絕對不出手的,只見他小手一揮,那一高一矮的“怪物”就出手了。

雞冠頭雙手環胸,冷冷地看着許昌碩,準備聽一場他的慘叫。

很快,那瘦竹竿便是就衝到了許昌碩的面前,舉起拳頭就向着許昌碩掄了過來,許昌碩頗爲無奈地搖搖頭,在他的眼中,這些人的動作已經是太慢了,就像是電影當中的慢動作一樣。

那瘦竹竿見許昌碩沒有動,還以爲自己勝券在握了呢,只不過就在他冷笑着想要狠狠地朝着許昌碩的腦袋砸去的時候,許昌碩卻是突然就出手了。

只見他輕輕一握,便是直接就扣住了那瘦竹竿砸過來的拳頭,接着就是一甩,那瘦竹竿便是就被許昌碩像是丟垃圾一樣就給丟了出去。

只聽“砰”的一聲,那瘦竹竿便是就被許昌碩丟在了那胖成球的傢伙身上。

是的,也不知道這許昌碩是有意還是無意,這瘦竹竿和那胖球一樣的傢伙就這樣一起被打趴在了地上。


被砸趴下的綠毛剛剛想要說話,那紅毛便是忍着痛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然後頭一歪,便是就“暈”了過去。

綠毛倒也聰明,立刻心領神會,頭一歪,也“暈”了過去。

此時的雞冠頭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看起來弱不禁風的一個臭小子力氣居然拿有那麼打,瘦竹竿雖然說是瘦了一些,可是有身高在那兒撐着呢,所以這體重也是不輕的。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成年人竟然就這樣被他一個人單手就給扔飛了。

而且,更爲讓人氣憤的是,他扔人的動作看起來竟然是那樣的輕鬆!

不過,想這雞冠頭也是見過一些世面的人,所以他也是很快就鎮定了下來,畢竟自己也是練過的,哪裏就能夠這樣輕易被嚇到呢。

只見他很快從身上摸出一把匕首,大聲喝道:“臭小子,老子再給你一次機會,要是在不滾,小心老子放了你的血來給這裏的樹澆營養液!”

許昌碩笑了笑,說道:“行了,你也別嘰嘰歪歪的了,兩條路,要麼自己滾,要麼我送你滾!”

“臭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去打聽打聽,這天鷹堂堂主那可是我的親叔叔,惹毛了我,小心我叔叔抽你的筋,扒你的皮!”雞冠頭一邊說,還一邊甩動起了自己手中的匕首,試圖把許昌碩嚇走。

“真特麼的囉嗦!”

許昌碩沒有了耐心,大步上前,一拳頭直接就打在了雞冠頭的頭上。

雞冠頭沒有防備直接就被打蒙了。

“我艹泥馬,你竟然敢偷襲我!”雞冠頭說完就拿起匕首狠狠地刺向了許昌碩的拳頭。

“眶!!!”的一聲,許昌碩一個不察,那匕首竟然就真的刺中了自己的拳頭。

許昌碩頓時感覺到自拳頭處傳來一陣刺痛,心中暗罵了一聲“艹”之後,便是快速將拳頭收了回來,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這個雞冠頭了。

本來許昌碩還以爲自己的拳頭會受傷,可是卻在收回拳頭之後,發現上面僅僅就只是多了一個白點,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他也是有些詫異的,要知道自己剛纔的時候,可是用血肉之軀對準的匕首呀!

而且,最爲誇張的是,那拳頭竟然此不破他的拳頭,他的拳頭已經這麼硬了嗎?

驚訝的不止許昌碩,還有那雞冠頭,因爲他的匕首在刺向那人的拳頭之後,對方的拳頭非但是沒有事情,他的匕首卻是已經斷裂了。

看着斷裂的匕首,雞冠頭臉色發白,嘴脣哆嗦,全身上下更是不可抑止的顫抖起來,天哪!他到底是上面神仙級別的人物,這樣厲害的人,別說他一個人了,就是十個一百個,那也對付不了呀!

眼看着許昌碩的眼神看向了自己,頓時菊花一緊,立刻就認慫了。

“大哥,大哥,是我不懂事,我這就滾,立刻滾,馬上滾!”

說完,那雞冠頭便是就戰戰兢兢地向後退了幾步,在發現許昌碩並沒有要對他窮追不捨的時候,轉過身立刻就瘋跑起來,生怕自己跑慢一步,自己的小命就交代在這裏了。

“行了,你們也不裝了,趕緊滾!”

許昌碩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那紅毛和綠毛的身邊,一人踢了一腳之後,便是這樣說道。 話說這兩個小子也真的是機靈,知道裝暈!

那紅毛和綠毛見裝不下去了,就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溜煙地就跑了。

人都走之後,許昌碩便是就向着草叢走去。

也纔剛剛走了幾步而已,就有兩條瑩白如玉的美腿入了許昌碩的眼睛,再加上月光的暈染,這美腿更是增添了幾分的誘惑。

聯想到之前那幾個小混混,就是用腳趾頭想許昌碩也是清楚那幾個人是想要幹什麼了。

不過還好他是來得及時,這條美腿上的絲襪還沒有被完全撕光,不過也正是這半露不露的樣子更是能夠喚起男性那最原始的**。

許昌碩不自覺地吞嚥了一口口水之後,再往上看,則是一條短裙,不得不說這裙子是真短啊,目測了一下,也剛剛好能夠將她那翹臀遮住而已。


她的上半身則是穿着白色的襯衣,釦子也是已經被解開了幾顆,裏面的內衣若隱若現,不過即便是如此,許昌碩還是能夠看到那驚人的尺寸,目測了一下,這跟幾個女神姐姐那是不相上下啊!

女人的半邊臉緊挨着地面,而另外半張臉則是被頭髮遮住了,看不清楚相貌。

許昌碩蹲下身來,輕輕地搖了搖那女子,問道:“你沒事兒吧?”

只不過,那女子已經昏迷,根本就沒有反應。

許昌碩皺了皺眉,看她的樣子,八成是被人下了藥了,這荒山野嶺的,把這個女子就留在這裏也不安全,許昌碩想了想,決定先將這個女子揹回去再說。

畢竟,能夠在這裏遇見也算是緣分了!

抱起女子,女子的頭髮滑落之後,許昌碩也是看清楚了她的相貌,長的倒是不錯,雖然說比不上自己的幾個女神姐姐,不過,比自己的以前的女朋友可是好看多了。

勉強可以打個九分吧!

許昌碩剛剛想到這裏,就也是立刻苦笑了一聲,現在這樣的姿色在自己看來,竟然就只是九分了,看來自己自從見過了他的幾個女神姐姐之後,這看人的眼光也是不自覺地提高了許多的。

這女子如果說是以前的許昌碩看到的話,那可都是極品美女級別的,但是現在,估計只能夠“呵呵呵”一笑了。

女子並不沉,只不過,許昌碩背起來還是感覺到有些口乾舌燥的,因爲這女子身上傳來的軟軟觸感讓他有些心猿意馬,再加上那若有若無的體香,就更是增加了幾分魅惑的。

這尺寸再加上這體香,許昌碩突然感覺到自己好像是錯了。

搖了搖頭,許昌碩深吸了一口氣,運轉功法裏面的身法,邁步向前走去,一開始,他還有些磕磕絆絆,不太習慣,不過幾分鐘之後,他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即便是現在多了一個人的重量,他感覺到身輕如燕。

許昌碩大喜,這難道說就是武俠小說中的輕功嗎?

果然是非常的奇妙呀,自己的腳底就好像是有兩股氣在一樣,輕輕一踏,運轉一下氣力,他的身形便是直接就向前了好幾米之遠。

也才幾下而已,許昌碩便是就帶着那昏迷的女子進了湖中別墅,將女子放在牀上之後,許昌碩便是就去洗了個澡,然後去沙發上睡了,這裏的房間倒是不少,但是許昌碩是怕那個姑娘會半夜醒來,所以也只好在這裏守着了。

正所謂“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誰讓他多管閒事,把人給弄回來了呢!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的時候,房間中的女子悠悠醒來,只不過,就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猛的就尖叫了起來。

“啊—”

正在沙發上睡覺的許昌碩屁股下面就像是安了一個彈簧一樣,猛地就跳了起來,來到了牀邊。

“你..你是誰?還有..還有你..你不要過來,再過來..再過來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女子見到許昌碩進來,抱着被子縮到了牀邊的角落,瑟瑟發抖。

她從江南逃出來,本來是想要找個旅館住下的,誰知掉半路上,中了別人的招,只記得昏迷前閃現着自己眼前的三個男人的猥瑣笑容,其他便是什麼都記不得了。

這個時候醒來,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許昌碩,所以說頓時就將他當成了那三個猥瑣男之一了。

“美女,美女,別緊張,放輕鬆哈,這裏是我家,你被人弄暈了,是我救你回來的。”

許昌碩爲了讓那女人不緊張,露出了一個自認爲人畜無害的笑容。

“你..你是說是你救了我?”女人聽了,神色略微有了那麼一點兒鬆動。

許昌碩起身給她倒了一杯溫水,遞到了女孩的手裏,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在哪裏,天亮了我就送你回去!”

也許是女孩兒認爲帥氣如許昌碩應該是不屑於做出迷女幹之事的,所以她那緊繃的身體也是放鬆了下來。

喝了一口水之後,便是小聲說道:“我叫林嘉蔭。”接着,眼圈一紅,淚水便是流了出來。

“你不要哭,慢慢說!”許昌碩看到女孩兒的淚水,一時之間也是變得手忙腳亂了起來,只好遞過去一張紙巾到了女孩兒的手中。

“我沒有家了!”女孩兒擦了一把眼淚,無盡委屈地說道。

“呃…”

許昌碩只當是女孩兒跟家裏鬧彆扭離家出走的,卻是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一個原因,所以他也是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怎麼樣接話了。

“那..你有沒有親戚朋友之類的,我也可以幫你聯繫他們。”許昌碩試圖做最後的努力。

只不過,林嘉蔭還是搖了搖頭。

許昌碩擡起手揉了揉有些發脹的太陽穴,這好像是有些不太好辦了,沒有家人,沒有親戚,甚至於連朋友都沒有,難不成這妞兒是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

“那這樣吧,反正你也醒了,等下我送你去酒店吧!”許昌碩儘管不想要這麼無情,可是這也是沒有辦法不是?

林嘉蔭聞言頓時就用可憐巴巴地眼神看着許昌碩,“要不你就收留我吧,救人救到底,好不好?” 許昌碩頓時無語了,這她才和自己第一次見面而已,就要住在自己家裏,這關係發展的是不是有些太快了一些。

“不過,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給你添麻煩的,而且我也是絕對不會白住的,你看看你家裏好像是也挺大的,這以後家務活就我全包了,你看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