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這是被他們單獨送過來了?!

“周小姐,你醒了?”

很快,門外接到消息的士兵進來,趕緊問道。

周霜霜環視四周。

這是地下避難所,在她的周圍,密密麻麻擠着的,全部都是身軀瘦弱的女人。

甚至最靠近她的內側,兩個女人擠在一起,恰是周霜霜等人進城時,在隔離室遇到的兩個奇葩女人。

看她們拼命把自己往中心區擠的模樣,周霜霜轉過頭,看向另一邊。

那裏被層層人保衛着的,則是一排排簡陋的小筐。有竹編的,塑料的,金屬的……

裏面儘可能的堆着許多軟綿綿的棉花和布料,小小的孩子沉沉睡在裏面,半點動靜也沒有。

周霜霜聽說過,末世中出生的孩子,被母親們耳提面命,細細引導,都是不愛發出聲音的——雖然對孩子來說,這樣有各種各樣的缺點,可誰讓這是末世呢?

只要能活命,其他一切都是可以的。

房屋的最外圍,則是一個個坐立不安的男人。

他們年齡不一,但個個都情緒焦灼,不斷貼着牆邊,徒勞的碎碎念:“我的研究數據沒帶呢……”

“樣本……可別把我的樣本弄壞了啊……”

“那些苗子……”

在最角落的地方,周霜霜看到了沉默閉目的陳向東。

………………………………

她轉頭,看向擔憂的看過來的小戰士:“請問,誰送我過來的?”

對方搖了搖頭:“一個姓葉的女士同來的,我看看她在哪裏……”

他環顧四周,半餉又納悶的撓撓頭:“這一片沒看到,可能是在別的安全區了吧……”

葉鶯的性格……

周霜霜想了想:“外面情況還好嗎?”

小戰士黯然搖了搖頭:“不清楚。這裏是全封閉的,接收不到外頭的信息。”

他拍了拍腰間的通訊器:“半點消息也傳不出去。”

聽到這個答案,周霜霜也只能徒勞的嘆氣。

而在這時,隔着重重大門,他們突然聽到“嘎吱”的聲音!

最外圍的戰士立刻警戒起來!

隨後,最外面的,那沉甸甸被牢牢鎖死的不鏽鋼大門上,隨着“砰砰砰”接連幾聲,門鎖卡住的地方,竟赫然晃了幾下! 周霜霜如今在基地的位置可謂舉足輕重。

就算之前拿到種子後,大家的目光不再那麼關注她,可真碰到驚險時刻,誰也不敢讓她處於危險之中。

此刻正是如此。

被一層又一層的屏障包圍着的地下安全屋裏,一個區接着一個區。這裏集中了基地幾乎所有的婦女兒童,還有那些科研人員,至於剩下那些有戰鬥力的青壯年,不是在城門外奮鬥,就是守護在安全屋內側,爲基地的未來,提供最後的屏障。

吞天神帝 而周霜霜,就在這層層人的包圍之中。

而現在,外圍屏障的聲音,也漸漸傳了過來。

她耳聰目明,別的人只能聽到的些許動靜,在她耳裏,被放大的清清楚楚——包括外頭的槍擊聲,哀嚎聲,甚至尖利的指爪抓撓在合金門板上的聲音……

這讓她忍不住渾身一抖,汗毛都豎起來了。

“周小姐?”

一直關注着她的小戰士有些納悶,此刻擔心的問出來:“怎麼了?是有什麼需要嗎?”

周霜霜默默站了起來。

“該警戒了。”

她低聲說道。

什麼?

小戰士有一瞬間愣住了。

“喪屍來了。”

周霜霜死死盯着大門,門外,有三道迅捷的腳步正飛快接近。

“不可能!”

小戰士篤定的叫道:“這裏封閉的很嚴,大家又沒發出聲音,不會引來喪屍的。”

“更何況,這層門之外,還有整整三道呢!我的隊友們,如今還守在那裏。”

因爲怕引起慌亂,兩人的聲音同樣壓得很低。

然而就在這時,合金大門上已經發出“砰”的一聲。

所有人都齊齊一抖。

他們驚惶的轉頭看着門,又趕緊找尋自己可以依賴的人,最後,將目光看向作爲守衛者的士兵……

卻發現,連同他們在內,所有人都有些猝不及防。

“這不可能啊……”

周霜霜聽到有人喃喃道。

“外頭那麼多人呢……”

“而且……他們是怎麼找到這裏來的?”

喪屍容易被血肉和聲音吸引,可他們包括守衛者在內,全部都在安全屋的範圍之內,也沒發出什麼大的動靜。

隔着厚重的合金大門,難不成他們的聽覺已經敏銳到這種地步?

對啊……

周霜霜也在問自己——爲什麼。

然而還沒等她多想,只聽“砰”的一聲,合金門板上漸漸浮出一個凸起的印記。

“啊!”

房間裏有人控制不住的輕叫起來。

這一聲,彷彿是打破了慌亂的號角,一時間,安全區裏難以抑制的響起了此起彼伏的驚叫聲。

安睡在籃子裏的孩子們也都被驚醒,不知所措的哭了起來,參雜着女人們的尖叫,格外嘈雜。

“都閉嘴!”

旁邊的士兵提起聲音,大聲喊道。

在一兩聲啜泣之後,屋子裏的人反應過來,默默的靜了下來。

“婦女兒童到最裏邊去!”

爲首的人安排道。

“砰!”

又是一聲,合金大門狠狠震了一下。

士兵的臉色十分難看,在場的人,其實內心也並不是真的害怕到這種地步,很多反應都是下意識做出來的。此刻聽到他的指揮,反而定了定神,人擠人的像牆壁挨着去,彷彿離得近些,便更有安慰似的。

而在女人們帶着孩子紛紛向牆邊擠去時,,周霜霜卻跨步走了出來。

重生之王妃爬牆 “我力氣大。”

她攔住了想要她回去的士兵的話。

“砰”!

第三聲響了起來。

合金門上那個高高凸起的印記已經越發明顯了,連門都微微有些變形。

“——好大的力氣!”

有人倒抽一口冷氣,驚訝道:“難不成……外頭的不是喪屍?”

迄今爲止,他們也沒見過有哪個喪屍,有這樣大的力氣。

可除了喪屍,人就更不可能了啊!

周霜霜當先衝上前去,用僅剩的一隻手死死抵在門上,一邊招呼道:“大家一起用力!快!”

片刻的靜默後,有一位年輕的研究員當先站了起來,兩隻手死死抵在門上,也跟周霜霜一起。

隨後,反應過來的人越來越多,大家漸漸聚集過來,齊心合力,死死將這被不停擊打的合金大門頂上。

又是“砰”的一聲,衆人的手掌都被震得微微發麻。中間那個無人敢擋的凸起處,又一次變的越發明顯。

離得近了,周霜霜能聽到,外頭又漸漸響起紛亂的腳步聲。

夾雜着子彈撞擊牆壁和鐵門的乒乓聲,還有人的狂吼。

她想了想,大概猜到是喪屍的動作實在太快,前邊的防線不是沒人了,而是根本沒來得及趕上他們的腳步……

不過……到底爲什麼,他們會直截了當的衝到這邊,反而對離得近的鮮活血肉全沒半點興趣?

周霜霜摸了摸自己被包紮着的肩頭——難道他們是衝着自己來的?!

——這很有可能!

喪屍們明明沒有什麼智慧,只會依從着吞食的本能行事,爲什麼會突然間千里迢迢從各地趕來,只爲襲擊他們基地呢?

要知道,帝都外圍經過無數次清繳,早就沒了喪屍啊!

抱走男神輕輕愛 這突然聚集這麼多能力非凡的喪屍,絕對不是附近聚集而來的!

而且就像之前大家說的那樣——這裏明明被重重保護着,也沒能什麼聲音,他們又是怎麼直接找到這裏來的?

除非,他們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周霜霜垂頭看了看胸口的銅錢,心中越發肯定。

想想土地的異化,末世的來臨,還有喪屍的突變,大約都跟地裏的那個東西脫不了什麼關係,周霜霜如今將它完全吸收。卻又還未完全消化,如今,在這些喪屍眼裏,她恐怕就如同一盞明亮的燈塔,隨時指引他們前進……

所有有能力的喪屍,全部都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周霜霜深吸一口氣——這個猜測讓她心驚不已,然而轉頭四顧,看着周圍努力的人羣,她又忍不住愧疚起來。

但就算是知道了原因,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連自己出去引走喪屍都做不到……

她想起自己夢中的那些喪屍們,個個力大無窮,而且身手敏捷異常。

如果真的是夢中場景重現……

周霜霜倒抽一口冷氣!

沒等她多做思量,卻聽合金大門發出慘烈的“嘎吱”一聲,那個早就高高突起的凹陷處早已撐不下去,就這麼被硬生生打穿了。

打穿了……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氣!

進來避難時,大家大約是沒仔細查看那門的厚度,只知道厚,具體多厚卻沒有概念。可如今,透過這形狀不規則的空洞,離得近的人已經能察覺出——這合金門,是有足足五釐米的厚度!

五釐米是個什麼概念?!

就算如今工業水平不發達,可金屬該有的硬度,還是會有的。如今,這被稱爲屏障的合金大門,就在衆人眼皮底下被硬生生打了個對穿……

外面,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怪物?!

我的極品老婆 這個事實實在太過震撼,大家只要一想,就忍不住咬緊牙關,推門更加用力。最前方一部分人矮下身子,直接下意識壓緊了粗大又沉重的門閂……

無數雙眼睛都緊盯着那個孔洞,彷彿隨時都有野獸進來。

而所有人也明白,外頭的怪物,是比野獸還恐怖的存在。

周霜霜鬆了手,眼神緊盯着那個孔洞,微微矮了下身子,小心的抽出了陸鋒送她的那把匕首。

——雖然喪屍們沒有智力,就算將門打穿一個洞,大約也只會拼死力氣撞擊吧……

理智是這麼告訴自己的,但周霜霜卻仍是做好了準備。

她一隻手拿好匕首,小心的防備着。

下一刻,一隻青黑的乾瘦指爪,竟倏的穿過那個破洞,直接伸了進來!

目標,恰恰是破洞下方的那根門閂!

——他有智慧!

這個念頭讓周霜霜渾身驚起一身冷汗,她下意識揮着匕首,使盡全身力氣直接砍去!

以她的力氣,如今便連陸鋒都招架不住,此刻用盡全力,雖然是不太習慣的左手,但那份力氣,是絕對不算小的。

然而在那隻手向下摸索着提拉門閂時,她的匕首貼着合金門直接削向他的手腕,二者相交發出的,卻是令人頭皮發麻的“呲啦”一聲。

彷彿與之對撞的,不是正常喪屍的乾枯血肉。而是……而是同樣材質的鋼鐵。

而在這電光火石之間,沒受半點影響的喪屍卻迅速的將手背一個翻轉,直接一把握住了那根長門閂……

隨着“鐺”的一聲,金屬門閂沉沉墜落在地。險些砸到了十幾人的腳。

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鬆了鬆手,就在這時,大門又一次發出了熟悉的聲音——

“嘎……”

周霜霜慌忙叫道:“快!離開這裏!”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下一秒,沉重的大門被直接撞開。許多正努力推門來不及撤走的人,直接被厚重的合金門板狠狠拍到一旁,一時間,哀嚎呻吟不絕。

周霜霜就在最前方貼着門板,後頭的人不走,她就算想撤也來不及,此刻,正是門板撞擊後的第一目標!

然而在衆人都慌亂驚惶的時候,她那即將被拍飛的身軀在合金門接觸的那一瞬間,竟直接化爲點點金光,頃刻間無形散開,又在下一瞬間重新凝聚在東倒西歪的人羣中。

這種轉化實在太快了!

根本沒有任何人發覺。就連周霜霜本人,也是稀裏糊塗的從倒地的人羣中又爬了起來,才感覺到不對勁兒的。

而門外,三道身影赫然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爲首的那隻喪屍身形最是齊整,乾乾瘦瘦,臉龐青灰,眼瞳全是青白色。此刻站在門邊,竟彷彿對滿屋子鮮活的血肉全無興趣,只是靜靜“看”着衆人。

他脣邊的尖利牙齒如同鋸齒,沾染着猙獰的烏紅色血肉。渾身衣服早已看不出本質,就連脖頸間的東西,如今也只模模糊糊能看出來是珠串……

她的夢中,那個最最厲害的喪屍,就是他!!!

周霜霜捂着右肩膀,控制不住的渾身發涼。

而他身後的兩隻喪屍就沒有這份定力了。

整整一屋子的鮮活血肉,他們本就是隻會憑本能行事的怪物,之前被爲首的喪屍壓制,一路上都憋到夠嗆,如今忽入羊羣……

他們喉嚨口艱難的咕噥着,發出一聲聲垂涎的呼聲,獠牙張開,已經是忍不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