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陳沖,更是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半耷着眼皮,給人一種站着都能睡着的既視感。

“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就說說好了。”吳衛爭得楊曉玲的同意後,拿起身前的話筒,“你們做的白水羊頭整體來說完成度的確很高,無論是剔骨、蒸制、火候都挺好。只可惜,我在這道菜裏並沒有看見羊腦的蹤影。”

此言一出,王山的眼皮狠狠抖了一下。

吳衛沒有理會前者的反應,目光環視全場,“大家知道爲什麼嗎?因爲羊腦是整道菜最難處理的部位,稍有不慎,會將整道菜拉入深淵,令人完全沒有繼續品嚐下去的胃口。”

“很多人並不喜歡吃羊腦,所以我們沒有將之加入進來。”王山解釋道。

“照你這樣說,那我們這些評委中也有幾人不喜歡吃羊肉,是不是應該直接給零分呢?”吳衛撇撇嘴,“而且更重要的是,白水羊頭這道菜,品的就是羊頭的各個部位,如果缺少羊腦,豈不是與菜名不服?光是這一點,你們這道白水羊頭就比美食街的套四寶弱了一籌,這便足矣。”

“這倒是我沒想明白。”王山嘿嘿一笑退了回去,一點都不顯得尷尬。

之前王興的確沒信心處理好羊腦,所以三人一商量,直接把羊腦扔了。本以爲無人會發覺,卻沒想到這些評委比想象中更加專業與仔細。

“老師,沒事的,下一屆再來就是!”王興安慰一句。

“別灰心,還有機會,萬一那位神祕人更喜歡白水羊頭呢?”王山執拗的搖了搖頭。

見狀,王興只能暗暗嘆息,沒有再說下去。

“既然大家再無異議,那麼就請本次的神祕嘉賓出場吧!”解說席上的主持人拔高聲音,瞬間將剛纔的小插曲翻篇。

賽場上的燈光變暗,所有人的目光都隨着那唯一一道聚光燈看向賽場入口,很快便見到兩到身影邁步而出。

其中一位並不陌生,正是賽事負責人姜會長。

而另一人雖然身材幹瘦,鬍鬚全白,臉上的褶皺與姜會長一樣多,年紀也都相近,但他雙目有神,龍行虎步之間,精神奕奕。

譁。

現場不少年紀偏大的觀衆再見到這位老者時頓時睜大眼睛,神色除了震驚之外,再無其他。

“居然真的是他,皇鼎天,老先生!五屆廚神稱號的擁有者!美食界的傳奇人物!”

“這絕對是龍江所有廚師尊敬的前輩!”

“聽說他掌握着許多失傳菜的祕方,廚藝驚天!”

“曾有人這樣形容他,就算是路邊一顆野草,也能被他烹飪出美味佳餚..”

“他都快六十了吧?完全看不出遲暮的感覺。”

“那當然,這麼會做菜的一個人,肯定吃得很好,懂得膳食搭配,營養均衡。”

絕品貴妻

隨着皇鼎天的入場,不光是觀衆非常激動,就連十位評委也都迅速起身走出評審席,主動相迎。

由此可見,他在美食界的地位何等之高。

陳沖撐開眼皮,與大家一起,看向遠處一步步走來的乾瘦老者,同時開口說道:“龍江還真是臥虎藏龍呀。”

“可不是,和他相比,我們這些人就像幼兒園的小孩子一樣。”李胖子話音剛落,立刻察覺到話語不妥,趕緊補充道:“當然了,肯定不包括你,你的實力是..是..是大學級別。”

陳沖笑了笑,似乎在李胖子眼中,自己的實力依舊沒有超過這位皇老先生。

不過,他也沒往心裏去,說不定事實就是如此。否則別人憑什麼獨攬五屆廚神稱號?要知道,今年的廚神大賽也才第七屆而已!

“對了,既然他是五屆廚神,那麼還有一屆的廚神呢?是誰?”

“這個..”李胖子面色不太好看,掙扎片刻之後纔不情不願的說道:“是美食城的杜文龍,號稱‘黑暗屠夫’。”

“竟然是他..”陳沖喃喃一句,旋即疑惑道:“既然他是廚神,那爲什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啊?”

“因爲那一屆黃老先生沒有參賽,所以杜文龍的這個稱號一度被人嘲笑是撿了個大便宜。”李胖子幸災樂禍的說道:“後來杜文龍氣急敗壞之下,乾脆將廚神的名頭徹底隱藏,久而久之,也就沒人知道了。”

“這杜文龍還真夠倒黴的。”趙四附和道。

“不過,千萬不要小瞧杜文龍,因爲很多老一輩的廚師都清楚他的實力,否則也不可能擁有‘黑暗屠夫’的名頭。”李胖子看向陳沖,認真提醒。

據他所知,李香早就幫陳沖報名了個人賽,而以杜文龍的性格,也絕對會參加,所以到時候,兩人必然會在賽場上交手。

“爲什麼會有這個名頭?”陳沖問道。

“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聽李老提過一兩次,說杜文龍特別喜歡烹飪一些稀奇古怪的食材,比如動物血、昆蟲、老鼠、蛇等等,嘖嘖,我這說起來都忍不住起雞皮疙瘩。”李胖子搓了搓小臂。

“這些東西,一般人吃得下麼。”趙四扯着嘴角,一臉嫌棄。

“這我哪知道啊,反正我是下不了口的。”李胖子一個勁的搖頭。

三人閒聊時候,皇老先生與姜會長已經在衆星捧月之下,來到了評審席入座,等到主持人簡單介紹一番後,直接進入最後的賞評環節。

十位評審與現場觀衆都安靜的看着皇鼎天拿起筷子,然後對桌上的‘白水羊頭’、‘鰲蝦刺身’以及‘套四寶’一一進行品嚐。

三國之召喚時代 這一過程並不長,甚至可以說是極爲迅速,前後加起來不過一分鐘,皇鼎天便放下筷子,然後毫不拖泥帶水指了一下‘套四寶’,然後與姜會長小聲說了幾句。

姜會長笑着點了點頭,拿起話筒說道:“經過皇老先生的品嚐,他覺得這三道菜的烹飪水準都非常之高,若非要選出一道最爲滿意的..”

他故意拉長聲音,待見到不少觀衆身體前傾時,才朗聲說道:“..則是來自美食街的‘套四寶’!”

“啊!美食街牛逼!”看臺上,李香顧不得形象,一邊揮舞着小拳頭,一邊興奮大叫。

嘩啦啦..

現場零零散散的響起掌聲,然後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到最後直接是隆隆作響,感覺整個體育館都在顫抖。

“恭喜。”羅峯帶着小雅二人來到陳沖身旁,衷心祝賀道。

“謝謝。”陳沖三人趕緊回禮。

“小夥子,恭喜啊。”大食代的三人也靠了過來,而這說話的,竟然是之前沒臉沒皮的王山。

見陳沖三人有些猶豫,王興邁步而出,“之前的事情請不要往心裏去。我的老師只是想爲大食代爭取些機會罷了,沒有多餘的心思。”

此言一出,陳沖等人也不好繼續沉默,僵硬的笑了笑,算是一笑泯恩仇。

“陳沖。”

姜會長的聲音夾在在雷鳴般的掌聲中,靠着距離優勢才傳進陳沖耳裏。

陳沖轉頭一看,只見姜會長、皇鼎天以及十位評委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一副‘選美’的模樣。

“還不快過來。”姜會長催促道。

陳沖無奈,硬着頭皮走了過去。

“沒想到李麪條這次還真撿了塊寶啊。”姜會長說道。

what?李麪條?誰啊?

這個問題只在陳沖鬧鐘盤旋了一秒鐘左右便醒悟過來,當即嘴角抽搐,看向姜會長的眼神詭異至極。

毫無疑問,對方口中的‘李麪條’肯定就是指李建邦!

李建邦姓李,賣麪條起家..

“小夥子,不錯,我已經很久沒有吃到這麼好吃的‘套四寶’了,無論是選材還是火候,都無可挑剔,如果換成我來做,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做到如此完美的程度。”皇鼎天如同欣賞一塊璞玉一樣盯着陳沖,似乎想把後者裏裏外外看個透徹。

“皇老謙虛了。”陳沖面上保持微笑的同時,心裏卻非常震驚。按照皇鼎天的說法,他雖然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也沒說完全做不出來!

這是什麼概念?

要知道,自己之所能完成這道用一萬厄運值換來的‘套四寶’,主要還是依靠腦子裏的各種記憶經驗與技巧!

“果然不愧是五屆廚神稱號的擁有者啊。”他想。

“就這樣吧,我今天時間不多,咱們下次再聊吧。”皇鼎天對着陳沖豎了一大拇指,轉身與姜會長離開賽車,留下一臉懵逼的陳沖。

下次再聊?

“陳沖,你的廚藝真不錯,有機會的話,到你店裏好好品嚐一番,今天根本沒吃夠。”美食主播王小美眨了眨眼睛,旋即又嘆了口氣,“可惜,本來我還想去美食街做一場直播呢。”

“這也是我正想說的,如果不是今早的新聞,我一定把你的餐館放在我的榜單上。”傳說美食榜的創始人吳楠同樣嘆息道。

“沒事,如今美食街已經是第七屆廚神大賽團體賽的冠軍,應該能稍微淡化新聞帶來的負面影響,只要等警察抓住兇手,會慢慢好轉的。”百萬級美食博主茜子說道。

除了她們三人之外,其他評審也各自表達了觀點,無非就是欣賞陳沖的廚藝,但美食街最近處於風口浪尖,不便多說。

對此,陳沖除了苦笑之外,別無他法。

眼前這十人可不是普通人,都是在美食界名氣極高之輩,甚至從某種程度上而言,若他們願意幫忙宣傳,效果可能比主辦方的推廣套餐還要好!

就拿茜子來說,她的粉絲雖然有一百萬左右,可與整個龍江的人口完全沒法比。但她的優勢在於號召力強,粉絲信任她,只要隨便說兩句美食街的好話,那麼這一百多萬的粉絲中,起碼有個兩三萬人響應。

想到此處,陳沖對那個差點捅死女主播的兇手更是恨之入骨..

哦,不對,應該是男主播.. 在這場比賽中,人們不僅開拓了眼界,更加認識到美食比賽的觀賞性。

辣妹也純情 它沒有競技比賽那般激烈,扣人心絃,但卻能在不知不覺間,牢牢抓住觀衆的感官神經,從視覺到嗅覺,再到味覺,讓人在愉快輕鬆的氛圍中,暢遊美食天地。

唯一美中不足的,可能就是無法品嚐所有的美食。

不過,這並不算個問題,只要記住哪一道菜來自哪一位廚師,哪一位廚師來自哪一個美食區,然後抽空約上好友兩三個,一同出發探尋美食即可。

所以,從嚴格意義上來,無論參賽選手或者隊伍有沒有在比賽中取得好成績,只要他做出來的菜品足夠驚豔,足夠吸引人,也算是變相打了一波廣告,強行不虧。

比如李生輝的蟹釀橙、沈如雲的春茶滑蝦、古道漁府的剁椒魚頭、青山港灣的蒜蓉花甲等,還有大食代的清蒸羊肉、孜然羊肉、白水羊頭以及望江閣的芙蓉乾貝、芒果蝦球、鰲蝦刺身,更是成了不少人近段時間必不可少的打卡之地。

至於美食街,自然是這些地方的重中之重。

由此可見,早上那條新聞對觀看這場比賽之人的負面影響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淡化。

當然了,想要用一場比賽便做到人盡皆知的程度自然不可能,就算是冠軍,同樣如此。

更重要的是,不管比賽如何吸引人,美食一道,始終注重口碑。

口碑好的美食店,自然會在時間的積累下崛起,而口碑差的美食店,就算名氣再大,也終將泯然於世。

評分環節結束之後,現場又進行了頒獎典禮,由姜會長親自主持並頒發獎盃。等所有比賽結束之後,相應的獎勵也會有條不紊的執行起來。

不過,這些事情陳沖並不關心,將獎盃交給李香等人之後,便催促這返回酒店。

不知爲何,從比賽結束的那一刻開始,他整個人異常疲憊,就像幾天幾夜沒睡過覺一樣,眼皮重得都快撐不開了。

美食街衆人自然沒有意見,趕緊叫來商務車,一行人開開心心的返回了酒店。

……

十分鐘後,在衛生間換下動物服裝的周飛與王雄心來到體育館門口時,顯然不可能找到陳沖,只好無奈放棄,朝地體育館外面走去。

今日的直播可謂是相當成功了,禮物收到手軟不說,還爲美食街吸引了一大羣粉絲,看來他們二人誤打誤撞之下,竟是開啓了人生的另外一條道路。

好在周飛還算理性,並沒有和直播平臺的管理人員簽訂合約,只說儘量抽時間與王雄心直播,以免影響學業。

“我們找個咖啡廳好好算算今天到底收了多少禮物,然後拿出一半,給羣裏的那些吃貨發紅包。”周飛笑道。

直播間能夠大火,完全是靠着美食江湖的吃貨們硬生生給擡起來的,他們自然要好好犒勞大家。

“沒問題。”王雄心想也不想,直接大手一揮,拍着胸口同意。

……

半山,江畔小築。

“怎麼樣?我的眼光不錯吧?”僑藝沾沾自喜的說道。

之前陳沖奪冠的時候,她着實高興了一把,但不是因爲陳沖或者美食街的緣故,而是因爲在這場三足鼎立的家庭大戰中,她贏了。

“看不出來,你眼力勁兒還行。”喬教練故作失落的說道。

“沒意思。”鍾雪芹伸了個懶腰,雖然語氣平平,可嘴角還是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僑藝的確贏了,可她和喬教練同樣贏了,唯一的區別在於,僑藝贏在了當下,而他們老兩口卻贏在了將來。

一念到此,鍾雪芹悄悄鬆了口氣,正欲從沙發上起身時,雙眼猛的一暗,一股失重感出現,令她半起的身體重新坐了回去。

“媽,你怎麼了?”僑藝與前者離得最近,反應也最快,立刻伸手扶住,問道。

鍾雪芹揉了揉眼睛,視線恢復正常,但身體軟綿綿的,渾身乏力。

“我沒事,估計中午沒有睡午覺,這會兒身體犯困。”

“那我扶你上去歇會兒。”僑藝擔憂道。

“不用,我還沒老到需要人扶的地步。”鍾雪芹翻了個白眼,重新站了起來,除了眼皮很重之外,身體並無異樣。

喬教練沒有往心裏去,畢竟他們一家人都有睡午覺的習慣,突然一天打破規律,的確會不太適應。

“丫頭,你要不要去睡會兒?”

“不了,剛纔的美食比賽還沒看過癮,我在網上找找有沒有類似的節目。”僑藝擺弄着手機。

見狀,喬教練不再多說,拿着遙控板一按,將電視臺切換成體育頻道,畫面中正在播放一場馬拉松比賽,一名選手剛好摔倒在鏡頭前..

……

大學城,天路影院。

與昨天一樣,蔣新照舊包下了電影院的巨幕廳,讓更多美食江湖的吃貨們聚在一起共同觀看直播。

“蔣新,我們就先撤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我一個大男人有什麼好注意的,你們先走吧,我得去停車場拿車。”

“行,那就過兩天美食街再見吧。”



從影院出來後,浩浩蕩蕩的數百人與蔣新揮手別過,有的前往地鐵站,有的前往公交站,還有的徒步離去,估計家就在這附近。

“你們還不走?”蔣新回頭看向身後兩名濃妝豔抹的女生,眉頭緊皺。

“呃..我們今天沒什麼事,就多陪你一會兒。”其中一名女生慌忙解釋道。

“不需要。”蔣新面無表情回了一句之後,轉身走回電影院,留下兩名女生尷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見狀,他心裏毫無波瀾,徑直走到升降梯前,並按下向下的按鈕。

對於這兩個女人的目的,蔣新心裏非常清楚,可他最反感的恰恰就是這種人!

他出生在一個富貴家庭,打小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從來沒有爲了生活上的瑣碎髮愁。正因如此,從小到大,儘管身邊的玩伴很多,卻也常常感到孤獨,因爲那些所謂的朋友都是懷揣着目的靠近自己。

也許是爲了維護長輩之間的關係,也許也許是爲了生意上的合作,更或者,僅僅是覺得成爲自己的朋友,可以得到一些好處..

蔣新小時候並不知道這麼多,但隨着不斷長大,逐漸看得透徹,也愈發討厭身邊的一切虛僞。

所以,他不顧父母反對,強行報考了一所普通大學,龍江師範大學。

剛入學的時候,蔣新非常高興,因爲沒人知道他的底細,不會圍着他打轉,更不會主動幫他提行李或者整理牀鋪,所有事情必須親力親爲,否則連睡覺的地方都沒有。

人若有情,天荒地老 他第一次拿着洗臉盆去很遠的地方找熱水..

他第一次睡覺的時候被室友的呼嚕聲吵醒..

他第一次和別人對罵,只因不小心踩了對方的腳,沒有及時道歉..



但,後悔嗎? 豪門禁愛:吃定小情人! 完全沒有,因爲這就是他想要的氛圍。沒有阿諛奉承,沒有處處討好,一切都顯得那般自然。

可惜好景不長,隨着和室友相處的時間越久,他的一些‘奇特之處’慢慢暴露出來,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在他兜裏彷彿有花不完錢!

漸漸的,有人開始幫他打熱水了;

漸漸的,那位愛打呼嚕的室友更換了寢室;

漸漸的,走在路上會有人主動伸腳給自己踩,爲了製造聊天話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