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我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似乎熾烈在陰間有着很高的地位,或許就是管着他們的,熾烈這是在催促吳強早點投胎呢!可是,他怎麼能忍

心拆散這個好不容易重組的三口之家?!

“他們本來就是一家人,爲什麼不能在一起?!投胎之後,就是永別了!”,我焦急的抓住熾烈的手,急切的望着他。

“人間有人間的法則,陰界也有陰界的規矩!讓他投胎,也是爲了重新給他一個人生再來一遍!”,熾烈目光柔和的望着我,“這便是輪迴!”

輪迴?!可是,忘記了至親至愛的輪迴,誰想得到?!若是我,寧願生生世世淪爲幽魂,也不遠忘記所愛之人。

“讓鬼去投胎,重新給他們新的人生,也只是想要他們再來生尋找幸福,是不是?!”,我蹙眉問道。

“是!”,熾烈點頭。

“可是,吳強的幸福就是一家團圓啊!爲什麼你不願成全呢?!”,見熾烈錯愕了一下,我伸出手撫住他的臉頰。“你說人鬼殊途,可是我們都跨越了這殊途不是嗎?!爲什麼要墨守成規呢?!若是說來,人鬼相戀,也是天理不容的!因此,你會放棄我嗎?!”

“不會!”,熾烈握住我放在他臉上的手,“天塌下來,我也不會放開你的手!”

“所以,請你成全他們好不好?!他的妻子和孩子好可憐!”,說到這裏我紅了眼眶,“若是我,定沒有他的妻子那樣堅強,若你不在,我不會獨活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熾烈輕輕蹙眉將我攬進懷裏,而後目光冰冷的望向吳強。“晚上陰氣重,儘量少接觸,否則會耗損他們的陽氣。若是真想在一起,便在白天吧!”

“我……我……謝謝!謝謝!”,吳強突然激動的抹淚,聲音都在顫抖。“多謝!我替我全家謝謝你們!真的謝謝!”

“這個意思,他是可以不用投胎了嗎?!”,我興奮的擡頭望着熾烈。

“當然不是!”,熾烈瞪了我一眼,“不過,他可以等着他妻子壽終正寢,一起去投胎!到時候,他的孩子大了,也可以獨立了!”

好霸氣!可以隨意安排投胎事宜,可以掌管陰間的陰律,我的男人真有本事!

“謝謝你!”,我一時高興,顧不得吳強在場,擡起下巴在熾烈的下脣上落下一吻。

熾烈待我吻過之後砸吧砸吧嘴巴,而後挑起嘴脣。“甜甜的!”

聽次,我不好意思的坐直了身體,目光望向前方。

對了,那個高偉偉的事情,也許吳強知道也不一定呢。可是,後來想想,高偉偉失蹤的時候,吳強已經死了,不過我快要打聽打聽高霞的事情。

“吳強,你認識高霞嗎?”,我伸出手趴在前方的椅背上。

“恩!一棟樓的,住在七層!”,吳強點頭,“是個命苦的女人!”

“命苦?怎麼命苦?”,我頓時起了好奇。

“她是老鄰居了,結婚的時候變住在那裏!可惜新婚之後的一個月,丈夫便出意外死了!孃家人勸她打掉孩子,她不願意!硬是把孩子生下來,靠着一個麻辣燙的小攤子維持生計!”,說到這裏吳強嘆息,“一個女人帶着孩子好苦,那個時候她出攤子不敢將小偉偉丟在家,便做些好吃的送到我們家跟明明玩!我們兩家,因此關係還挺好!不過,後來她又找了一個男人之後,便斷絕了和我們的來往。”

“男人?偉偉的繼父嗎?”,我好奇的問。

“是的!是個長相兇悍的男人,對鄰居態度不好,對偉偉更是兇巴巴!可是,高霞年紀大了,似乎也不想折騰,便隱忍了!不過,我看得出,那個男人不是好東西!”,吳強說到這來,輕輕搖頭。

既然吳強在高霞再婚之後,兩家便沒有來往,爲何會那麼篤定的說,那男人不是好東西呢?!其中必有隱情!因爲,依我對吳強夫妻的瞭解,他們該不會故意抹黑纔對!

“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你對那個男人的印象這麼壞?”,我探出頭望着吳強。

“以前的高霞雖然苦,可是每天都神采奕奕的!可是,自從那個男人來了之後,她就沒有了笑容,而且好多次我遇到她,都能看到她臉上的淤青!”,吳強突然從倒後鏡裏面望向我,“就連小偉偉,也是!”

шωш●ttκд n●¢〇

……

(本章完) z聽到吳強這麼說,我倒是有些心驚,這期間似乎還涉及到家暴呢!打女人和孩子的男人,都他媽的該人造毀滅!

“高霞也是命苦!原本我倒是不知道,那晚聽我老婆說才知道偉偉失蹤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吳強重重的嘆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真的好可憐!”

那個小鬼,就是偉偉不是一直都在金陵小區徘徊嗎?爲什麼同時身爲鬼的吳強卻看不到?!

我縮回身子,悄悄拽了拽熾烈的衣服,熾烈便靠了過來。

“鬼難道看不到鬼嗎?”,我模棱兩可的問了這麼一句。

聞言,熾烈輕輕蹙眉。“是,可是分爲兩種情況。一是,鬼和鬼的磁場不同,所以有的時候不會交集!二是,那個鬼不願現身,隱匿自己。”

這樣說,我倒是有些懂了,不管偉偉屬於哪種情況,我都覺得他死的蹊蹺。

“熾烈,什麼樣的鬼是流連人間不肯離去的呢?”,我眨巴着眼睛,笑眯眯的握住熾烈的手。

“怨氣太重,心願未了!或者死前孤獨無依,不願去投胎的!”,熾烈輕輕的將我的頭按在他的肩膀上靠着。“每個鬼都有一個故事,或悲催或悽美!你尊重他,他們便不會傷害你!有時候,鬼比人更講道理!”

是的,我也覺得!世界上醜惡嘴臉的人太多,想必起來鬼卻真實的多,脫掉了人的那層臭皮囊,他們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我覺得偉偉的死沒有那麼簡單!”,我眯着眼睛,絞着手指頭。“熾烈,你能查出來他是怎麼死的嗎?”

“當然!可是,你想都別想!”,熾烈突然扶着我的身子,嚴肅的望着我。“那是人間的事,我若插手便是越界!所以,你想要管,就得自己查!因爲以後這樣的事會很多,我不可能插手幫你!陰陽各自有道,若是逾越,乾坤大亂,懂嗎?!你需要自己成長,而我只能偶爾推波助瀾!”

熾烈的話讓我沒有辦法辯駁,沒錯!這些事是

我自己要管的,我就得自己管到底,真相要自己探尋,不能總是依靠別人,況且這也不是我初五的作風。

“恩!我知道!我自己會解決的!”,我笑眯眯的靠在了熾烈的肩膀上。

“乖!我能做到的是,護你周全!”,熾烈的聲音隱約憂鬱起來。

“還有孩子呢!”,我撒嬌,低頭臉紅。

“……是,還有孩子!”,熾烈怔了一下,緩緩道。

“對了,吳強!那個高霞的丈夫,叫什麼,哪裏工作?!”,我突然想到了這個重要的問題。

“哦!叫郝建國,在帝皇大廈西面的軒轅巷口開了一家喪葬用品的小店,自從偉偉失蹤後,高霞就和他離婚了!”,吳強說完,又是一陣唏噓。

軒轅巷口?!我這些東西都是在那個小店買的!莫非那個夥計便是?!不對,和吳強形容的不像,倒是和那個在巷口相遇的中年胖男人比較契合。那男人說那是他的店,想必一定時郝建國纔對。繼子失蹤,立刻離婚,縱使那失蹤案和他沒有關係,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鬼車真的比陽間的車要快上許多,還沒有一會的功夫,便到了金陵小區的門口。

“到了,晚上在我家吃飯吧!我想乘着這個機會,出去拉些客人,給他們娘兩賺些錢!”,吳強望着我和熾烈靦腆的笑了。

“下次改開夜班車,白天回來,記住不要嚇人!否則,我不會輕饒!”,熾烈拉着我下車之後,擺着一張冰塊臉冷冷的對吳強說道。

“嗯恩!我知道我知道!別說嚇人,那些人的聲音比我大,都能把我嚇一跳呢!”,吳強伸出手撓了撓自己的帽子。“不過,我這個樣子萬一被看到,嚇到了不要怪我好嗎?”

吳強說的自然是他那個露出腦子的頭,聞言,熾烈皺眉,揮出一掌,那黑光將吳強的帽子打掉,帽子掉落,卻見那露着粉紅色的腦子黑光繚繞,而後竟然慢慢的癒合最後恢復到了正常的樣子。

見此,我對熾烈的崇

拜更是重了許多,情不自禁的挽住了他的胳膊。而吳強見此,高興的手舞足蹈。

“太好了!太好了!我終於可以不戴帽子了!你們不知道,戴帽子好癢!”,吳強說到這裏,對着我們大笑。“我先去出車,晚上回來,你們……你們不要走!我們一家子都要好好的感謝你們!”

“感謝不需要,不過我們可以順便蹭一頓晚飯呢!”,我沒有等熾烈拒絕便趕緊搭腔。

其實,我不太喜歡熾烈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這讓我有距離感!

“好好!我現在!”,吳強啓動車子,迅速的消失在前方的路面之中。

“女人,你……”

熾烈似乎有責怪我自作主張的時候,我趕緊討好的勾住他的脖子,一臉的委屈。

“拜託不要生氣嘛!我實在是不想做飯啊!而且這個孩子在消耗我的能量,我整天都覺得使不上力氣,昏昏沉沉的呢!”,我故作恍惚道。

的確,我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這個孩子在消耗我身體的養分,可是同時卻賦予了我一種莫名其妙的能力,就像可以觸碰到鬼那樣。

可是,我只是隨口一說,熾烈卻緊張起來。他趕緊捧着我臉,認真的望着我的眼睛。

“當真這麼覺得?!你真的不舒服?!”,熾烈眼神慌亂。

“沒有啦沒有啦!我只是懶得做飯罷了!我不像你,不用吃飯!”,我笑呵呵的歪着頭。

“下次,我給你做!”,熾烈對我微笑,可是眉頭依舊輕蹙,眼中有着一閃而過的凝重。

膩歪了一會,熾烈拉着我的手往金陵小區裏面走去,剛走過那個破舊的花園便看到一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推着一輛簡易的麻辣燙的小車子和我們迎面走了過來。她的步伐很艱難,臉上的表情證明她十分的吃力,看着車子上還冒着熱氣的麻辣燙,我正準備上前去推一把的時候,那個車子突然傾倒,那滾燙的湯汁濺到空中,統統的朝着婦女的臉傾瀉而下。

……

(本章完) 見此,我便想要衝過去救人,那滾燙的湯汁撒在臉上,這個女人就毀了!容貌對於女人來說多麼重要,況且被燙傷之後要花費大筆的醫療費。

可是,當我伸出手準備跨開腿衝上去的時候,我的身體卻有股力量集中在了掌心,而後那若隱若現的黑氣瞬間將那傾斜的車子和凌空而下的湯汁固定住了,連同那個即將摔倒的婦女一起定格。

天哪!我……我居然可以……可以這樣?!

可是,我顧不得想那麼多,想要上前扶起婦女,腦子這麼一想卻自動閃了過去,二十多米的距離,我只花了一秒鐘。哇!太炫酷了,我也會法術了!呃,這個算是法術嗎?!

將婦女扶到了一邊,剛站定我的小腹卻刺痛了一下,而後湯汁落下,車子也掀翻在地。

定了神的婦女突然醒了,看到我,再看看那個車子趕緊不停的點頭。

“謝謝!謝謝!剛剛是你救了我吧?!謝謝你!”,婦女佝着背,眼睛無神的四處亂望。“可惜了我的麻辣燙,可惜了!”

“人沒事就好!”,我看到婦女頭髮上的一根菜葉,想要伸手幫她拿掉,可是剛碰到她的太陽穴,一個畫面突然閃着耀眼的光芒鑽進了我的腦海……

第一個片段:這個婦女抱着一堆紙,提着一桶漿糊,在焰火絢爛的夜空下在電線杆上貼着,而後含着熱淚,喃喃的唸叨着什麼。

看到她用刷子在牆上刷了一下,而後將那花花綠綠的紙貼在了上面,最後在上面親了一下接着繼續張貼……

第二個片段:婦女拿着一輛紅色的小汽車,捲縮在一個牆角處嚎啕大哭。

“孩子!孩子你回來!媽媽給你買了小汽車!你回來啊!媽媽包好了餃子在家等你呢!”,婦女淚如雨下,揮舞着手中的玩具汽車。“寶寶,媽媽以後天天陪着你!媽媽保護你,再也不讓你爸打你了!寶寶我的乖兒,媽媽求你回來啊!乖兒啊!我的兒子啊!”

婦女使勁的抓着頭髮撕扯,而後撕心裂肺的大

叫一聲跪在靜悄悄的街道上,將手中的紙全部的灑向了空中。一張紙呈最慢的速度緩緩的飄到了我的頭頂,我伸出手那張紙落下,我看到了高偉偉的照片……

這個婦女,居然就是高偉偉的媽媽?!後面的片段看着讓人心酸,高霞將所有的錢拿了出來重金懸賞,可是被騙了個乾乾淨淨,甚至有幾次騙子不僅騙了她的錢還限制了她的自由強迫她去洗頭房接活,若不是高霞的苦苦哀求,將自己的事情說出來,若不是那個嫖客動了惻隱之心,她也不會逃出來!人心,真的好可怕!

局外人只是看了幾個片段,便有心痛的感覺,這個高霞到底承受了怎樣的痛苦啊!可是,爲什麼我能探測到她的內心世界?!這些事情,若不是來源她的意識,我又怎麼可以洞悉?!

急忙收回手,我的腦袋一陣眩暈,而後一雙大手在後面扶住了我。回頭對上熾烈錯綜複雜的眼神,我瞬間平穩了不少。

“你看到了?”,熾烈蹙眉。

“恩!”,我點頭,而後脫離熾烈的保護走向婦女。“高霞是嗎?”

這句話說完,高霞愣住了,而後呆滯的望着我,眼睛上面是一層灰濛濛。

“我是,你?”,高霞小心翼翼的望着我。

“我就是那個打電話給你的人!”,說到這來,我感覺到有股陰氣逼近,尋着氣息我一眼便望到了躲在樓道旁邊滿臉淚水的高偉偉。

聽了我的話,高霞現是愣了一下,而後渾濁的瞳孔越放越大,接着渾身顫抖的跪了下來。

“高偉偉!我兒子!是我親兒子!你是不是知道他在哪?!我找了他快一年了!我求求你!告訴我,他在哪裏好不好?!我有錢!我有錢給你!”,高霞哭喊到這裏,顫抖着手從口袋裏面掏出一疊疊得整整齊齊的零錢一把塞到了我的手裏。“我求你! 千面魔妃:十世輪迴 告訴我兒子在哪?!他們都說我兒子死了!我不信!他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啊!我沒死,他怎麼能先死?!求你!我給你磕頭!我給你磕頭!我要我的兒子啊!他是

我的命啊!命啊!”

高霞說到這裏,抓着我的鞋子,重重的將頭撞在地上,只是幾下便鮮血淋漓。聽着她撕心裂肺的哭聲,我忍不住熱淚盈眶,以前我沒有太多的感覺,可能是即將身爲人母又感同身受了一下,所以纔會被這樣的情緒感染道。

一個母親,失去最愛的孩子,在孩子生死未卜的情況下依舊沒有放棄!當全世界都放棄的時候,她依舊在堅守!若是我,做不到這樣的勇敢!可是,我怎麼忍心告訴她,她的孩子已經死了呢?!

見那水泥地上面已經紅了一塊,我趕緊扶起高霞,使勁的抓住她的肩膀。

“不要這樣!如果你要這樣我沒有辦法和你交流!冷靜一點好嗎!?可以嗎?!”,我輕輕拍着高霞的脊背,希望給予安撫。

聽我這麼說,高霞吸着鼻子,硬是忍住哭腔。

“好!我不哭!我不鬧!我不衝動!請你告訴我!我的偉偉在哪?!我要我的心頭肉!”,高霞說到這來,握緊拳頭使勁的捶着自己的胸口。“就算被拐賣也沒有關係,只要知道他好,我就好了!請你,告訴我好嗎?!給我一點希望!我已經快活不下去了!”

說到這裏,高霞還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而後腳下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偉偉啊!是生是死,你都回來見媽啊!如果你活着,媽繼續找!找到走不動,就爬着找!如果你死了,拖個夢告訴媽,媽下來陪你啊!偉偉!”,高霞舉起拳頭使勁的捶地,眼淚婆娑。“我兒啊!媽媽愛你!媽媽不能沒有你!我兒我的肉!求你回來!媽媽保護你,不會再讓別人欺負你了!”

看到這揪心的一幕,我忍不住淚如雨下。慈母之愛,舐犢情深,若非爲人母,何人能懂?!可是那個偉偉,只是遠遠的望着自己的母親,陪着一起流淚,卻不敢上前一步。

“高霞,其實偉偉他……”

“偉偉還活着!”,還沒有等我說話,熾烈突然現身走到了高霞的面前。

……

(本章完) 這句話像是晴空霹靂一般,震撼了我更震撼了高霞。我不解的望着熾烈不知道他說這句話的含義,縱使這是善意的謊言,給了高霞希望之後便只是絕望。到時候,熾烈要怎麼換她一個活生生的孩子?!

熾烈對着我點點頭,而後拍拍我的肩膀望向高霞。“你的兒子還活着!”

“真……真的嗎?!”,高霞一下子竄了起來,一把抓住了熾烈的手。“在哪?我就愛偉偉在哪?!告訴我!求你了!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

高霞的迫不及待讓我擔憂,熾烈要怎樣收場?!

“等你額頭上的傷好了,我將他帶回到你的身邊!”,熾烈雖然依舊沒有表情,可是語氣柔和了不少。“不要讓他看到一個狼狽的母親!”

聞言,高霞趕緊伸出手背使勁的擦臉,聲音依舊興奮到哆哆嗦嗦。

“真的嗎?!好!好!我這就去醫院上藥!你不會騙我的吧!?你不能騙我!”,高霞想要伸出手抓住熾烈的袖子,可是還是膽怯的縮了回去,眼神中惶恐不安。

“我答應你的事,就一定會做到!”,熾烈揚起眉頭,“走吧!這個攤子,不要再出了!在家養好身體,等着你兒子回來!”

“好好!我走!我走了!”,高霞佝僂着脊背,邁着碎步朝着小區外面走去。

遙望了許久,我在她的背影中恍惚看到一束光,那光芒叫做母愛。只是,熾烈要怎麼完成自己的承諾呢?!

還沒有等我開口詢問,熾烈卻緊張的抓住了我的手。

“初五,告訴我,你剛剛怎麼會……瞬間移動的?”,熾烈緊緊的盯着我的眼睛。

“啊?那是瞬間移動嗎?!我以爲是特異功能呢!”,我輕笑,“這以後,是不是不用叫計程車,來回多方便啊!”

聽了我的話,熾烈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之中。而後他抓住我的手,舉在了他的太陽穴上。

“初五,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熾烈將我的手緩緩的放在了他的太陽穴上。

一陣觸電般

的感覺從我的指尖蔓延,而後我看到了一個模糊的影像,前面像是蒙着一層霧霾,讓我只能看到兩個隱隱約約的人影,可是後面的建築物卻看得清晰,上面是紅燈閃爍的‘酒吧’二字。

咦,那不是我和熾烈第一次相遇的冥界酒吧嗎?!想到這裏,我極度想要看清那兩個模糊的人影,於是集中精神,試圖控制着那團霧霾。可是,霧霾沒有控制住倒是招來了一陣狂風,那狂風瞬間將霧霾吹散,接着我看自己摟着熾烈吐了他一身。

看到這裏,我忍不住笑出了聲音,而後睜開眼睛收回自己的手。

“以後,我賠你一件襯衫便是了!到現在還記得,真是小氣!”,我歪着頭,眨巴眼睛。

“你……居然能窺探我的意識?!”,熾烈面色凝重。

“我也不知道啊!”,我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是咱孩子給我的超能力吧!”

單身公害 我的一句玩笑話,卻讓熾烈的臉色更加的陰鬱。

“看來,我得儘快帶你去見大美人了!”,熾烈握住我的手,“解決高霞的這件事之後,我便帶你去!”

“哇!你這麼說,我好緊張啊!對了,高偉偉已經死了,到底怎麼幫她阿?”,想到高霞絕望的臉我皺起了眉頭。“我不想讓她希望落空!”

“借屍還魂!”,熾烈握住了我的手。

“借屍還魂?!哇!原來真的有借屍還魂啊!我還以爲那只是傳說呢!”,我興奮的拍手。

“在你沒用見我之前,鬼也只是一個傳說不是嗎?”,熾烈的眼神柔和下來,可是裏面依舊有着讓我看不懂的情愫。

“那要怎麼做?!”,我認真的望着熾烈。

“找一個年紀相仿的孩子,在他斷氣的瞬間將高偉偉的魂魄打進去用鬼力封鎖!這樣,便好!”,熾烈簡介明瞭的說到這來,突然望向樓道口。“過來!”

這聲‘過來’說完,高偉偉便突然出現在我們的面前,熾烈伸出手放在他的天靈蓋上,而後突然搖搖頭。

“怎麼了?”

,我趕忙問。

“他怨氣未消,沒有辦法借屍還魂!”,熾烈凝目道。

怨氣?!有怨氣證明是非正常死亡?所以,要找到兇手或者導致他死亡的直接或間接的始作俑者?!既然我能窺探別人的意識,就能窺探這個小鬼的意識,那麼不就簡單了!

可是我剛伸出手,熾烈卻一把將我的手捉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