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他的雙翼天使一樣,他同樣是天界的主宰神祇光明之神用自身的神力所凝結而成。

大部分空間中生物的生長繁衍是憑藉着自身的繁育能力而發展着,但是天界不同,每一位天使都是從光明之神的神力所凝結的光明之力中誕生,在天界中永恆不散的光明之霧中生活。

他們的工作就是讚美光明之神與剷除一切不信仰光明之神的異教之徒。

今天,是天使克利斯從天界之中誕生後第一次離開天界,與成千上萬個與他一樣的雙翼天使一起。

他們的目的地是魔界,那個與光明之神一直對立的暗黑魔神所在的魔界;他們的任務是消滅每一個他們所見到的魔界生物,即使是爬蟲,也要踩成肉泥!

揮舞着手中由光明之力凝成的闊劍,克利斯心裏充滿了激動。

能夠爲光明之神剷除異教之徒是每一位天使的榮耀。

終於,在克利斯身前,一道白色的光環由一個四翼天使手中的金色光劍厲切而開,一個個扇動着雙翼的天使有序的衝入了這道空間光環之中,這道通向魔界的空間光環之中。

眼中一花,一頭扎進了空間光環的克利斯終於見到了在天使間一直口頭流傳的魔界,這個邪惡的地方。

漆黑的土地,貧瘠的山嶺,空氣中濃重的黑暗之力,讓克利斯立刻的憎恨上了這個地方。

果然是一個邪惡之地!

朝着遠處的一個隱約閃動着微微光芒的山谷飛去,克利斯迫不及待的需要讓自己手中的闊劍染上魔界這些卑賤生物的污血了,畢竟對於生命漫長的天使來說,有着這些經歷足夠他們在天界之中炫耀許久了。克利斯就一直非常羨慕那個曾經追隨着天界八大四翼天使之一的那個巴克,他可是經常在他們這些從沒出過天界的天使面前吹噓他的異界戰績。

最重要的是據說這個魔界裏的四大王族已經被全部的消滅了,剩餘的全部都是能力低微的魔界弱勢種族。

這是一個沒有危險的任務。

示意小龍女重新恢復人形,張小邪指揮着小骨伏在了星谷的山崖之邊。

全部的收斂自己的氣息。

在小龍女提醒了自己後,張小邪也很快的感應到了朝着星谷飛來的一個能量體。


一隻背生雙翼的天使從天而降。

兩隻雪白的羽翼在星谷谷內吹拂的微風之下微微的擺動,銀白色的軟甲在星谷的星石發出的微光之下泛着燦銀之色,一頭金黃色的波浪長髮之下是兩隻如同藍寶石的眼眸,這個英俊的天使正遊牧四顧,手中由乳白色的光芒組成的光之闊劍在他的手中微微的晃動着,似乎在需找着獵物。

可惜他什麼都沒有發現。


不甘心的拍動雙翼繞着星谷橫飛,克利斯不相信這麼巨大的星谷之中竟然會連一隻蟲子都沒有。

不過的確沒有。

看着一顆顆彷彿流星的白點仍然不斷的從遠處的天際出現朝着四方飛散,克利斯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快點行動,那麼說不定自己真的會連一個魔族都碰不上。

憤憤的將一道白色的劍氣在星谷山嶺上的一塊突起岩石上炸開,克利斯的腳尖點上了星谷的岩石,振翅而起。

心頭警兆突生,克利斯手中的光之闊劍朝後一撩,“卡”的一聲,一把閃動着火焰的紅色巨鐮重重的斬上了克利斯手中的光之闊劍。

火花與白芒四散。

望着在自己身後出現的小骨,克利斯眼中的興奮一閃而過。

骷髏將軍!

想不到這次竟然可以碰上一個骷髏將軍,克利斯心中讚美着幸運之神,手中的光之闊劍毫不留情的朝着小骨的頭顱斬去。

“啪!”

雙翼天使克利斯的這一招重劈讓小骨直接的朝着山谷之中落去。

望着全身青芒晃動,手舞足蹈的小骨,克利斯嘴角勾起了一絲殘忍的微笑,雙翼勁扇,如同一顆白炙的流星朝着看似慌亂的小骨直飛而去。

與天界中最低階的雙翼天使相比,小骨這個骷髏將軍的確實力要相差很多。

手中的光之闊劍後揮,克利斯眼中閃過了一絲嗜血的光芒,一道三米長的劍光隨着克利斯的闊劍前斬怒射而出,直直的朝着轟然倒地的小骨斬去。

這可以說是克利斯的全力一擊對於一個骷髏將軍來說的確是必殺的一擊。

彷彿看到了小骨在這一擊之下粉身碎骨,克利斯的嘴角甚至已經開始露出了微笑。

“撲!”

閃動着幽黑暗光的劍尖在克利斯的胸口突現,帶着絲絲的金色血液。

仿如寒星的眼眸之中厲芒閃動,小龍女將黑色的光劍從克利斯的胸口一抽而出,一腳將克利斯踢進了山谷之中。

同時,跌落地上的小骨也在遁到了它身下的張小邪抓拉之下縮進了地底。

“轟!”

此時克利斯斬出的光劍纔在小骨跌落之地轟然炸開,濺起了漫天的塵土。

嘴角泛起了金色的血液氣泡,躺在地上的克利斯雙目怒睜,望着從空中緩緩落下的小龍女,喉頭“咯咯…”的發出了含糊不清的囈語。

“主人”對着從身邊地上冒出的張小邪微微躬身,小龍女冷若寒霜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和煦的笑容。

點了點頭,張小邪將手中緊抓的小骨送了開來,望向了地上這個瀕臨死亡的天使。

“啪!”在張小邪身邊緩動着頭顱後怕不已的小骨手中的火焰巨鐮橫攔,將克利斯手中朝着張小邪擲出的光之闊劍掃到了一邊。

沒有了足夠的力量,這把即使仍然蘊含着巨大光明之力的光之闊劍被小骨的橫掃一擊而飛,落到了一邊,激起了一陣塵土飛揚。

伸手揮開了攔在自己身前的小骨,張小邪慢慢的走到了這個臨死的天使身前,誅邪狠狠的戳在了這個天使的胸口,天使之心的位置。

雖然張小邪只是一個冒牌的巫妖王,但是與魔界勢不兩立的天使是不會因爲這個而放過一個擁有巫妖王身軀的陌生人,張小邪知道,自己碰上了天使後唯一的選擇就是殺死他們。

因爲張小邪不想死!

雖然這是張小邪第一次毀滅一個生命,但是看起來張小邪的第一次業務可以打上一個高分。

一股股白色的光明之力就像被扔進了一根巨大抽水管道的小溝中的水流一般從倒黴的克利斯胸口處被誅邪一刺而過的天使之心中源源不絕的進入了誅邪之中。

吸取之力。

靈門的鎮門之寶果然非同凡響。

不過一刻,克利斯胸口處聚集體內精華的天使之心就被誅邪給吸了個乾乾淨淨。

“安息,安息!”張小邪一把將天使怒睜的雙眼用手撫閉,握着閃動白光的誅邪,扭頭望向了遠處的天際。

仍然在不斷飛出蝗蟲一般的天使的天際。

一圈白色的波紋從天際處擴散而開,不斷衝出天使的白色光暈隨之消失,而本來疾飛的天使們也停頓在了空中。

無法言喻的威壓霎那之間充斥天地。

巨大的乳白色光暈在天空之中隨着白色波紋的擴散而漲大,漲大……

猛然間一道道乳白色的光柱從巨大光暈之中投射而下,將張小邪目光之內的所有空間密佈,包括了他所處的星谷! 彈身而退,張小邪一把抓住了小龍女,兩人翻滾着滾進了身邊星谷的一條狹縫之中。

“轟!”

劇烈的爆炸聲在張小邪的耳邊響起,無數的泥土瞬間將張小邪所處的山嶺狹縫填滿。


靈丸急轉,一道道的靈力在張小邪體內的經脈中流轉很快化爲了土氣,在張小邪周身的泥土就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道給推了開來。

在張小邪的懷裏擡起了頭,小龍女微微的掙扎了一下,雙眼中的寒芒微微收斂:“主人,這股力量似乎是八翼天使纔可能擁有的改天之力!”

幾乎在一瞬間將魔界的所有土地耕了一遍,這股力量的確不是六翼天使可以發出的毀滅力量。

也只有傳說中親侍光明之神的八翼天使纔可能擁有這種恐怖的力量。

“看來這次魔界是徹底完了”張小邪忍不住微微的一嗅:懷中的小龍女身體上的寒香似乎比她進階之前更加的好聞了。

似乎感覺到了張小邪這一嗅,小龍女用力的從張小邪的懷裏掙扎而出,眼中的寒芒大盛,手中一把黑色光劍直伸而出:“主人,時空潮汐好像已經開始漲起。”

進階後的小龍女感應力的確已經超過了張小邪,在張小邪帶着小龍女衝出了蓋在身體上的土層之後張小邪才感應到了距自己千米之外的空間裂縫後的時空潮汐已經開始了漲動。

“主人”

一聲悽慘的叫聲在張小邪的腦海中響起。

扭頭朝着身邊望去,張小邪看到了一個骷髏頭,小骨的骷髏頭。

在張小邪與小龍女一起滾落山縫之中後,孤零零的小骨根本無法抗拒密集光柱的打擊,被光明之柱給正中靶心,如果不是及時將頭扭轉,現在的小骨已經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

不過只剩一個頭顱,小骨也算的上是隻剩一口氣了。

骷髏一族最大的特點就是靈魂之火不滅,他們就仍然可以存活下來,而骷髏的靈魂之火正好就是在他們的頭顱之中。

一手抄起小骨的這個骷髏頭,張小邪用身上的麻布腰帶一栓,掛在了腰上。

雖然一道道的乳白色光柱仍然在不斷的從還在擴大的光暈之中射出,但是比起剛開始那陣籠罩所有土地的光柱連擊來說,已經稀疏了許多。

半空之中的天使更多,更強!

隨着光暈的擴大,這些天使的實力也像吃了興奮劑一般的高漲。

整個魔界起伏的地勢已經徹底的變爲了平原,堅硬的黑土地已經變爲了鬆軟的泥漿,而且隨着光柱的不斷轟擊正在不斷的變得更軟。

空氣中本來濃郁的黑暗力量已經接近消失。

八翼天使的實力本身就接近於神,這番攻擊之下魔界已經被徹底的改變。

щшш☢ ttκā n☢ ¢〇

“轟!”

又是一道光柱在張小邪的身邊炸開,紛飛的泥土在張小邪的身邊紛紛的自動繞飛,但是巨大的衝擊力卻不是光憑靈氣轉化來的土氣可以抵擋的,被巨大沖擊力擊飛而起,張小邪半空之中緊緊抓住小龍女冰冷的小手,背後伸展而出的兩隻黑色光翼勁扇,朝着已經擴大的空間裂縫直飛而去。

黑暗翱翔術雖然速度很快,但是到達千米之外仍然需要幾秒的時間。

在這之前,幾條影子已經攔在了張小邪的去路之前。

目光如炬,四翼天使嘴角帶着一絲玩味的笑容望着疾飛而來的張小邪,手中的乳白色光劍微微的抖動了兩下。

這個四翼天使身後的兩名雙翼天使各持光劍一左一右的將張小邪的去路完全的封死。

遠處的天使也都發覺了被三位天使攔住的張小邪,紛紛的朝着這邊疾飛而來。

“主人,我來對付這三個天使,你趁機衝過去”小龍女將一道精神波動傳到了張小邪的腦海之中,冰冷的手毅然從張小邪的手中掙脫出來。

主僕契約已經將兩人的生命連到了一起,如果張小邪身死,小龍女也無法從契約的連帶之力中存活。


也許小龍女現在的選擇是唯一的正確選擇。

但是一隻溫暖的手伸出緊緊的將小龍女一把拽住。

對着扭頭望向自己,眼神中充滿了迷惑的小龍女微微一笑,張小邪慢慢的搖了搖頭:“我們一起衝過去!”

誅邪在手中劃出了太極雙形,張小邪口中赫然大叱:“疾!”

隨着誅邪的划動,誅邪之中吸取的光明之力與張小邪體內發出的黑暗魔力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一個黑白之氣組成的光球將張小邪與小龍女團團的包裹了起來。

以柔克剛,這用太極之術所造就的太極光球帶着張小邪與小龍女轟然聲中硬生生的從四翼天使斬出的白色光劍中闖過,直直的朝着一個雙翼天使衝了過去。

看着自己發出的白色劍光竟然被張小邪撞成了兩截,四翼天使嘴角的笑容一斂,驚奇的“噫”了一聲,震翅斜飛,一劍刺向了這個奇怪的光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