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一個感激的聲音出現在兩個的耳邊。

「謝謝……」

「什麼東西,王陽……」

靜靜面如死灰,又抓住了王陽的衣服。

王陽白了她一眼,這點膽子也敢做靈異主播,說出去誰不認為是劇本?

「沒什麼,完結了!」

王陽搖了搖頭,「走吧,我送你回去!」

把靜靜送回警局,已經是上午十點了。

趙警官大吃一驚,拍著王陽的肩頭說:「王陽啊,你真的是我的猛將呢,交給你的事情,沒有一件是讓我失望的。」

王陽笑而不語,他能說什麼?

他回來的時候,已經給靜靜交代過了,事情不能一五一十說出來,給她想了一個很好的借口。

就說是在那房子里遇上了一個流浪漢,被抓了,然後是他救了人。

如實供述的話,先不說真不真實,趙警官指定不相信,也就不用浪費口水了,大家都省一點時間。

「靜靜……」

孟飛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看至驚魂未定的靜靜,激動無比,一上來就抓住靜靜的手。

靜靜倒是十分的抗拒,把他的手扒開,看起來可憐兮兮的樣子,反而是抓住了王陽的衣角。

孟飛看了看靜靜,又看了看王陽,咬牙切齒的叫了一聲。

「你混蛋……」

混蛋?

什麼混蛋?

王陽是一頭霧水,不知道孟飛說的是什麼意思。

他那混蛋了?

他什麼也沒有做啊!

王陽撇了撇嘴:「你們慢慢聊,我走了,搞了一夜,困死我了!」

擺了擺手,王陽無視孟飛,直接離開了。

「王陽……」

靜靜倒是想追出來,王陽頭也不回的擺手,打了一個車離開了警局。

孟飛看著靜靜那不舍的樣子,牙齒都要咬爆了,王陽人都不見了,靜靜還在門前眺望。

我的天!

當他死的嗎?

「靜靜……沒事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蓋飛很是擔心,憂心忡忡的詢問。

然而,靜靜只是冷冷淡淡的搖了搖頭,一句話也不說。

蓋飛完全傻眼了!

靜靜以前對他雖然也是冷漠,但還不至於到問話也不答的地步。

這是怎麼了?

靜靜怎麼變了一個人一樣,好陌生啊!

「都是他,都是他,一定是他,不然靜靜不可能這樣!」

蓋飛咬牙切齒,把一切都歸於王陽的身上,如果不是王陽,靜靜又怎麼可能對他如此的愛搭不理。

……

回到愛心樂園,已經是大中午了。

回到小樓,王陽把幾個好朋友放了出來,仔細觀察之下,他驚喜的發現,三個好朋友身上的紅色多了許多。

這連慫得不行的小慫公仔,身上的毛髮都深了不少。

「他們應該是厲鬼之中最強的存在了吧?」

王陽笑了笑,好朋友的實力越強,他的安全就越有保障。

緊接著,王陽拿出手機,上面顯示任務完成,可以進行下一個任務。

「藍色拖鞋,這是一個什麼鬼任務?」

王陽點開藍色拖鞋的任務,眼角頓時抽了抽。

【藍色拖鞋:凌晨一點,在一棟沒有人居住的廢棄樓房裡,穿起藍色拖鞋,在不使用任何照明設備下,從一樓走到樓頂】

【期間無論聽到什麼,看到什麼,都不能回頭,一旦回頭,視為任務失敗】

「又是這個,還能不能有點新花樣了。」

王陽揉了揉太陽穴,他已經想象得到,他在往樓頂走的時候,身後肯定會跟著好朋友。

不能回頭……

這是沒有一點後路可走啊!

王陽苦澀,沒有一點辦法。 凝氣境修士,刻畫出二階陣紋,十萬年來,陣道派的傑出弟子,至少過十,但在凝氣境初期就刻畫出了二階陣紋,尤其是在攀天峰修行不到兩年的時間,陣道派還沒有記載過!

陣道派凝氣境弟子,只有黑離獲得了勝利,他雖然不是二階陣道師,但卻是准二階陣道師!封冰宮凝氣境弟子的陣道天賦,在黑離面前,不足一提!

陣道派高層,喜笑顏開,封冰宮高層,鬱悶地帶著比賽的精英弟子,返回封天山!

舉派矚目,明君臨成為了攀天峰最耀眼的星辰!

招尚道:「在宮派陣道切磋上,黑離展示了極高的陣道天賦,沉重打擊了封冰宮囂張氣焰,為陣道派爭回了大派的尊嚴,當重賞!」

劉遲瞪了招尚一眼,神識道:「何長老都獎勵了他一支靈符筆,你這不是故意為難本教主嘛!」

獎品份量輕了,與他一派之主的身份不相符,因為還不如一個長老有氣魄;獎品份量重了,那麼多獲勝的弟子,該怎麼辦呀,不能厚此薄彼啊!

「切磋取勝的弟子,每人獎勵三萬顆靈石!」劉遲道。

管理儲寶庫的力鑰執事,立即飛向庫房,領取靈石,發放獎品!

明君臨返回到修鍊洞府,立即修行恢復修為和魂魄。

三天後,明君臨打開洞府,卻見風徠和湯茹站在門口,於是引倆人入洞府。

「風某和師妹前來,就是向黑師兄取經來了。」風徠和湯茹都是凝氣境中期的修為,卻不敢以師兄師姐自居了!

取經,就是詢問討要研習陣道的法子。修行的小訣竅,怎麼可能隨便告之他人?這一屆兩百弟子,三人的感情略好,但卻還沒有好到同生共死的地步!

明君臨道:「師兄師姐有所不知,黑某的管家就是陣道師,在加入陣道派之前,黑某就開始研習陣道了!為了此次比賽獲得勝利,我放棄了一階陣紋的研習,而是專門記憶和刻畫二階防禦陣紋,從品階上取勝!在半個時辰內,煉製一階陣符,黑某還不如費師兄和湯師兄。」

費泓是相長老的親傳弟子,湯涵是何長老的親傳弟子,修鍊資源不缺,有現成的經驗借鑒,還能及時得到師尊的指導教導,走在眾人的前面,是理所當然的。

明君臨如此解釋,倒也不十分震撼人心了!一是多了幾年的研習時間,二是有取巧之嫌!

凝氣境弟子,向來只研習一階陣紋,沒有研究透徹,成為固力境修士,接著研習一階陣紋,煉製一階陣符;各種功效的一階陣符都能煉製之後,才著手研習二階陣紋。黑離放棄其它功效的一階陣紋的研習,跳躍式研習陣紋,確實震撼了大家一次!

風、湯告辭,明君臨報備下山,拜見陽和!

明君臨掏出靈符筆和三萬顆靈石,遞給陽和,道:「陣道大賽,晚輩僥倖獲勝,教主獎勵三萬顆靈石,長老賜予一支筆。」

陽和露出欣慰的笑,道:「你的心意,老夫收下了。入尊境以上的修士,需要上品靈石供應修行,中品靈石還能將就,但下品靈石是萬萬不行的。老夫不是主修陣道,成就非常有限,但煉製陣符,有符筆就夠用了,拿著靈符筆,純粹是浪費。這兩樣獎品,是你修行兩年來,最大的一筆收入,意義重大而深遠,你自己留著用吧!」

陽和非常清楚,他的武道之路已經到了盡頭,努力修行,只是浪費修鍊資源而已;飛仙門每年發給他的資源,已經積攢了起來,他歸墟之後,資源要麼上交給宗門,要麼贈送給親傳弟子。

明君臨拜別陽和,登上攀天峰,返回修鍊洞府,靜心修行。

一個月的時間不到,明君臨就接到集合的命令。招尚召集弟子,挑選精英弟子,前去觀看黑魔派與五劍派比拼。

每個境界挑選五人,明君臨自然被選中,只是餘下的凝氣境初期弟子,卻有不服氣的:陣道天賦好,不代表戰力強!

印罡登上論道台,點名要挑戰黑離,這一屆弟子的光環,不能集中於他一個人身上!

印罡既懷疑陣道派高層的決策,也懷疑黑離的戰鬥力,但陣道派允許同境界弟子之間相互競爭!挑戰,是支持的,也是寬容的!

明君臨不能拒絕,只得應戰,於是從隊伍中走出來,站在論道台的中央位置。

畢竟不是生死之仇,而且也沒有研習術法,赤手空拳搏鬥,就非常有趣了!

明君臨被陽瑤暴打一頓之後,與冥虎對練了一段時間,實戰經驗非同屆凡人弟子可比的,而且明君臨的實際修為,已經達到了固力境後期。

印罡運轉功法,一腳踢向明君臨的小腹,明君臨側身的同時,左腳踹在印罡的腰眼上!

印罡單腳立地,根本穩不住身體,側摔在論道台上!

一招致勝!

印罡爬起來,沒有受重傷,不甘認輸,疾沖五步,一掌拍向明君臨的胸口!

明君臨左跨一步,右手抓住印罡的右手腕,借力拉力,將印罡順摔出了五丈之遠。

明君臨飛奔而至,不等印罡站起來,一腳踢在他的胸口上;印罡翻滾了幾下,明君臨速至,又是一腳踢在了印罡的胸口上……

印罡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了,局勢一面倒,同屆弟子無不震撼!陣道派高層,暗暗點頭!

印罡既然不開口認輸,明君臨只得一直踢踹,最終將印罡踢下了論道台。

明君臨氣勢軒昂地站在論道台的中央,等待下一個挑戰者!

文質彬彬、低調寡言的明君臨,展現出了極強的戰鬥力和豐富的戰鬥經驗,誰還敢上論道台挑戰?上台挑戰,就是找虐!

費泓與湯涵是長老的親傳弟子,本應該是這一屆最受追捧的,但在陣道大賽上,明君臨表現出眾,掩蓋了他倆的光芒!

印罡雖然不是內門弟子,但卻在外門弟子當中,是比較出眾的!他不甘心平庸,在費泓、湯涵的鼓動下,在內心強烈的渴望下,終於挺身而出,挑戰明君臨!

如果戰勝了明君臨,引起高層的關注和重點培養,他就會脫穎而出!現在失敗了,印罡不會受到任何懲罰!

明君臨不單陣道天賦奇高,就是武道天賦也讓眾人望塵莫及!

明君臨自己也明白了,天賦越高,得罪的同門就越多。武道之路,就是不斷爭奪資源、地位之路,充滿坎坷與血腥!

為了得到獎勵,換取修鍊資源,他不得不展示陣道天賦,為了觀看高境界修士搏鬥,增長見識能力,他不能隱藏實力! 陌凡正打算將打整好的兔肉穿好準備烤,聽到老乞丐的話瞬間就激動了起來,當然也有一絲意外,直接放下手中的兔肉,轉頭看向老乞丐問道:「最近的武魂覺醒不是還要一個月的樣子?怎麼會突然提前。」

老乞丐翻了一個身,故意吊了一會兒陌凡,這才徐徐說道:「城中前幾日就貼了告示,明日是幽冥靈貓家族朱竹清小姐的六歲誕辰,到時候會舉行覺醒武魂儀式,只要年滿六歲的兒童都可以前往城中幽冥靈貓家族中進行武魂覺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