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秦巖立即給狐小仙發去通信符,讓狐小仙不要再進攻其他城市,而是轉頭直接攻擊靈宮。

雖然靈宮此刻已經有一大半變成了廢墟,但那畢竟是邪皇的大本營。

接到秦巖的通信符後,狐小仙毫不猶豫的立即從進攻的城市中撤出來,帶着妖族大軍直奔靈宮。

一個多小時後,邪皇追到了暮光城,可是此刻的秦巖早就跑了。

秦巖早就想好了,他絕對不會和邪皇的大軍發生正面衝突,他只會採用包抄迂迴的策略攻擊邪靈大軍,慢慢的蠶食邪靈大軍。

只有這樣才能以最小的代價殺掉最多的邪靈。

與此同時,狐小仙也帶着妖族大軍來到了靈宮。

隨着狐小仙一聲令下,妖族開始瘋狂的進攻靈宮。

靈宮眨眼間就陷入了一片火海,裏面的建築開始不停的坍塌,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樣。

邪皇站在暮光城中正因爲秦巖逃走而氣惱,就在這時,一個傳令兵臉色煞白的跑到他面前。

“吾皇陛下,不好了,秦巖麾下妖族的人在攻擊靈宮。”

聽到傳令兵的話,邪皇腦中一片嗡鳴,他有些接受不了這個現實,再次大聲的問:“你說什麼?你再給我重新說一遍。”

“吾皇陛下,妖族的人正在攻擊靈宮。”傳令兵戰戰兢兢的說,生怕邪皇一怒之下一巴掌拍死他。

“該死的王八蛋,有本事咱們明刀明槍的幹啊,居然給我玩這種奸計。”邪皇憤怒的咆哮起來,可是卻對秦巖一點辦法都沒有。

其他將領面面相覷,一個個嚇得不敢說話。

“來人,傳令下去,馬上回靈宮。”邪皇咬牙切齒的說,此刻將秦巖恨到了極致。

他在心中暗暗發誓,如果抓到了秦巖,一定要讓秦巖生不如死。

隨着邪皇一聲令下,他的人馬再次折返靈宮。

就在邪皇他們走後,秦巖留在暮光城周邊的探子立即又將情報傳給了秦巖。

秦巖則將消息傳給了狐小仙,並且讓狐小仙火速撤離靈宮。

狐小仙看到就剩下四分之一的靈宮,她特別想將這四分之一的靈宮徹底搗毀,可是考慮到邪皇馬上就要回來,她立即帶着妖族大軍撤離了靈宮。

而秦巖他們又折返回去繼續攻擊暮光城。

當邪皇回到靈宮的時候,狐小仙他們早就已經離開了。

看着只剩下四分之一的靈宮,邪皇氣得“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一走一回,靈宮居然又被摧毀了四分之一。

其他將領看到這裏,同樣神色黯然,他們將秦巖恨到了極致,可是偏偏又抓不到秦巖。

就在這時,一個傳令兵走到了邪皇身邊,他用淒涼又無奈的口吻對邪皇說:“吾皇陛下,不好了,暮光城被攻破了。”

邪皇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

“秦巖,我和你勢不兩立。”邪皇憤怒的咆哮起來,他剛準備帶着大軍再殺回暮光城,可是想到自己走後,秦巖麾下的妖族極有可能又來攻打靈宮,他立即將這種衝動又壓了回去。

邪皇無奈的嘆了口氣,擡起頭向其他將領望去:“各位,你們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各個邪靈將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沒有一個人說話。不是他們不願意爲邪皇出謀劃策,而是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

看到大家都不說話,邪皇這一次居然沒有罵人,他嘆了口氣轉過頭走回了自己的大殿。

邪皇剛剛坐在大殿的椅子上,一個傳令兵又跑了進來,他神色悲慼的對邪皇說:“吾皇陛下,清苑城也被秦巖麾下的殭屍軍團攻破了。”

邪皇似乎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他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有說話,擺了擺手讓傳令兵離開了。

看到邪皇沒有罵人,傳令兵特別驚訝,不過他依舊趕快離開了大殿。

幾個小時後,中午到了。邪皇無心吃飯,站在大殿的窗前望着外面殘破不堪的靈宮廢墟有些失神。

門外在這時響起了傳令兵的聲音:“吾皇陛下……”

不等傳令兵說完,邪皇立即打斷他的話:“是不是又有城市被攻破了?”

說到最後,邪皇轉過了頭,目光陰冷的看着傳令兵,眼神更是犀利如刀,似乎要殺了人一樣。

傳令兵愣住了,沒有想到邪皇居然知道了。 傳令兵點了點頭。

邪皇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有再說什麼,他擺了擺手示意傳令兵可以走了。

幾個小時後,又有傳令兵接連給邪皇送來戰報,說另外一個城市也被秦巖以及秦巖麾下的妖族軍團、殭屍軍團攻破了。

聽到這些消息,邪皇一點都不震驚,因爲他已經習慣了,而且已經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坐在椅子上目光空洞地看着房頂,陷入了失神狀態。

不知道過了多久,邪皇才從失神中回過神。他無奈的嘆了口氣,心情極其低落。

第二天從早晨到晚上,傳令兵接連又送來很多城市被攻破的消息。

邪皇此刻聽到這些消息沒有任何反應,每次都是讓傳令兵下去。

直到第五天,當第一個傳令兵將又一個城市被攻破的消息報告給邪皇后,他從椅子上豁然站起,背抄着雙手在大廳裏面來回走了幾步。

邪皇像是突然下定了決心,擡起頭目光霸道的對傳令兵說:“傳我命令集結所有軍隊。”

看到邪皇的樣子,傳令兵神色一愣,不過很快就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邪皇攥緊拳頭,咬牙切齒的自言自語起來:秦巖,你不是想致我於死地嗎?既然我早晚都是個死,那咱們就不如拼個你死我活。

想到這裏,邪皇的拳頭攥的更緊了,上面甚至響起了一陣噼裏啪啦的爆響聲。

十幾分鍾後,所有的邪靈大軍都集結完畢了。

邪皇一改往日的頹廢,他站在衆位將軍的面前,慷慨激昂的說:“各位,如果有人想殺你們,你們會不會站在原地等死?”

聽到邪皇的話,各個邪靈將軍都愣住了,不明白邪皇爲什麼要這樣問他們。

“我在問你們話,你們爲什麼不回答?子貢,你先說。”

“吾皇陛下,我當然不會束手就擒。”被稱爲子貢的邪靈將軍立即大聲說。

邪皇擡起頭向另一個將軍望去:“你呢?”

這個將軍也點了點頭,對邪皇說:“吾皇陛下,我也不會。”

邪皇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大聲說:“這就對了,我們現在的情況就和有人要殺你們一樣,只不過現在要殺我們的人是秦巖,我相信大家肯定都不願意坐在這裏等死。”

停頓了一下,邪皇接着說:“所以,我現在要帶着你們去殺了秦巖。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

“我們願意!”

其實這些將軍們同樣特別憎恨秦巖,因爲他們是邪靈,而秦巖是這個世界的外來者,更何況,他們很多人的親戚朋友都死在了靈宮中。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正是秦巖。

可以說,他們和秦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只不過他們根本找不到秦巖,所以只能將心中的憤怒壓下去。

“好!既然大家都願意,那我們就不要靈宮了,你們願不願意就像當年一樣和我白手起家,經歷風餐露宿,血雨腥風?”

邪皇說到慷慨激昂處,雙眼中露出了凌厲的眼神。

聽到邪皇的話,大家全都想起了當年陪着邪皇打江山的一幕幕。

當年他們一無所有,天天風餐露宿,而且時刻都面臨着被對手殺掉的危險。可是他們根本毫無懼意,一心想着要統一整個邪靈世界。

不過後來他們做到了,只是他們似乎不像以前那樣能吃苦了。他們被榮華富貴腐蝕了。

“我們願意!我們願意!”邪靈將軍們紛紛大聲嘶吼起來,響應着邪皇的話。

“好!跟我走!”邪皇一馬當先,首先向被秦巖攻破的城市殺去。

總裁我要蛇寶寶 這一次他沒有坐在華蓋下,也沒有侍女跟隨,他似乎又回到了當年征戰四方的狀態。

邪靈將軍們看到這種情況,一個個目露奇光,覺得又看到了以前的邪皇。

他們此刻精神振奮,帶着各自的軍隊緊緊的跟在邪皇身後。

在邪皇他們離開靈宮後,秦巖的探子立即將這裏的消息傳送了出去。

秦巖收到通信符後,他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當即給高長老下令:“我們走!放棄這個城市。”

高長老笑眯眯的問:“掌教,邪皇是不是忍不住又出來了?”

秦巖點了點頭:“這一次我絕對要讓狐小仙將靈宮徹底毀掉。”

說罷,秦巖立即給狐小仙發去了通信符,讓狐小仙去攻打靈宮。

一個多小時後,秦巖居然沒有看到邪皇殺來,而他卻收到了來自寥城的通信符,通信符上說他們遭到了邪皇的攻擊,想請秦巖支援他們。

看完這張通信符,秦巖的心咯噔一下,,他突然意識到事情好像有些不妙。

原本在秦巖的設想下,邪皇應該是忍不住直接向他殺來,可是邪皇卻直接殺去了寥城。

幽冥巫師 寥城、樊城、暮光城等三十個城市此刻都被秦巖他們攻下了,而此刻他們也接受了秦巖他們的統治。

現在邪皇不來追擊秦巖,而去攻擊寥城,秦巖覺得邪皇肯定是放棄了靈宮,就像他們一樣變成了一支遊軍。

看到秦巖臉色有些不好看,高長老忍不住問:“掌教,發生什麼事了?”

秦巖沒有說話,轉過頭將通信符交到了高長老的手中。

看完通信符,高長老擰起了眉頭,他思索了片刻說:“掌教,莫非邪皇準備攻擊我們統治下來的各個城市嗎?”

秦巖點了點頭。

“他這樣做看來是想逼我們和他大決戰。”高長老將自己心中的猜測說了出來。

“沒有錯,他就是這麼想的。我沒有想到邪皇居然會這樣做,他這樣做我們就很難將他分割包圍各個擊破了,這樣的話我們的門人弟子必然會損傷衆多。”

說到最後,秦巖無奈的嘆了口氣。

“掌教,你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嗎?”

“至少目前沒有。”秦巖搖了搖頭。

很快又一張通信符傳到了秦巖的手中,通信符上說邪皇攻下寥城後,將裏面所有的人都屠戮乾淨,然後直奔暮光城而去。

看完通信符,秦巖咬住了嘴脣,雖然他在寥城只安插了幾個弟子,但是這幾個弟子卻是道門中的精英,秦巖特別不希望他們就這樣死掉。 “馬上給其他城市的弟子下令,讓他們火速撤出來!”秦巖不想再讓道門的弟子就這樣死掉。

至於那些接受他統治的普通民衆,秦巖卻無能爲力了。

這就是戰爭,不可能讓所有的人都活下來。

高長老無奈地嘆了口氣,立即發出了上百道通信符,通知其他城市的弟子馬上離開。

另一邊,邪皇血洗完寥城,又開始血洗暮光城。

好在暮光城裏面的道門弟子已經全部撤出來了,不過城市裏面的原住民就悽慘多了。

他們因爲投靠了秦巖,全部被邪皇一把火燒掉,使得整個城市變成了廢墟。

因爲這件事情,唐皇和狐小仙也不再攻打其他城市了,火速回到了秦巖身邊。

他們也怕被邪皇分割包圍。

雖然發生這種情況的機率很小,畢竟邪皇不是善於謀略的人,但是唐皇和狐小仙他們卻不得不堤防。

晚上,秦巖他們坐在一起開始商量對策。

“秦巖,邪皇真不是東西,他今天燒燬了九座城市,裏面的人全部殺掉,建築全部毀掉,最後還要一把火將整座城市殺掉!那可是他的子民他的城市啊!”狐小仙憤憤不平地說。

“邪皇這麼做,是準備斷絕我們所有的退路,讓我們找機會和他們決戰!”秦昌齡摸着下巴說。

“沒錯!他就是這個意思!”唐皇非常肯定地說。

秦巖沉默了片刻說:“這樣吧!我們最近先讓他們囂張一會兒,我們現在全部躲起來,等他的銳氣和鋒芒收斂之後我們再動手!”

秦巖深知避其鋒芒的道理。

現在邪皇正是士氣最旺的時候,不宜和他們硬碰硬,更何況秦巖也不想和邪皇決戰。

“唉!如果不是考慮到以後要去其他三界,咱們怎麼可能這麼窩囊!”秦戰憤憤不平地說,覺得自己太窩囊了。

“能屈能伸方能成就大事!大家還是不要太躁動了!我們慢慢地等時機吧!如果到時候沒有合適的機會,我們再和他們決戰!”秦巖在一邊安慰大家。

大家覺得秦巖說的有道理,全部默然點頭。

緊接着,秦巖他們又聊了一些其他話題,就散會了。

半個月後,邪皇將秦巖他們統治過的所有城市都摧毀了,並且開始不停的尋找秦巖,想與秦巖決一死戰。

但是秦巖他們卻悄悄的躲起來,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這讓邪皇十分鬱悶,可是卻又無可奈可。

經過這半個月的尋找,邪皇他們的士氣慢慢的落下來,不再像最開始那樣士氣高昂。

秦巖覺得出手的機會到了,不過秦巖不是和邪皇決戰,而是要騷擾邪皇,他要讓邪皇在煩惱和無奈中度過。

這一天晚上秦巖將大家叫來,再次召開了了一次會議。

秦巖在會議上提出了十六字方針:敵退我進,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

“大家都聽清楚了嗎?我們爲了保存上實力,千萬不能和邪皇硬碰硬,只能慢慢的消耗他,然後找機會消滅他們。”

“明白了!”無論是道門,還是妖族和唐皇,都紛紛向秦巖表示知道了。

“好,既然這樣,那我們今天晚上就出發。大家回去準備一下!”

十幾分鍾後,大家都準備好了,秦巖帶着他們慢慢的向邪皇的營地摸去。

原本只需要一個小時的路程,秦巖他們爲了安全起見,居然走了整整五個小時。

即便如此,他們在半路上還是有好幾次差點被邪皇的探馬發現,好在秦巖他們非常機警,險之又險的避開了探馬。

如果遇到實在無法避開的,他們乾脆直接殺掉。

當秦巖他們來到邪皇的營地外已經是深夜三點多了。

此刻邪靈大軍大部分已經入睡,只有一些巡邏的士兵繞着營地在巡邏。

這些邪靈士兵不再像以前那樣機警,他們懶散的走在營地裏面。

秦巖伸出手對着大家一揮手,所有的人同時念動咒語向營地裏面施展道術。

只見各種術法滔天而起,就像是雜技表演一樣。

不但整片天空被照亮了,而且大地上也猶如白晝。

緊接着,在這耀眼的光芒中,掌印、魂鏈、法器一股腦的向營地裏面飈射而去。

巡邏的邪靈們全都愣住了,眼睜睜的看着無數的道術向他們轟下。

就在這些道術快要轟擊到他們身上的時候,他們才紛紛反映過來,大聲的喊起來:“敵襲。”

可是他們剛剛喊出口,就被飈射而來的各種道術轟擊在身上。

他們就像西瓜一樣爆裂開,眨眼間魂飛魄散。

與此同時,營地裏面的一些建築以及帳篷也被各種道術轟飛,甚至於帳篷裏面的很多邪靈士兵還在睡夢中就被直接殺掉了。

做完這一切,秦巖不等邪靈大軍反應過來,立即帶着所有的人轉過身就走。

聽到外面的震動後,邪皇立即從帳篷中走出來,當他感受到空氣中的魂力後,臉色在瞬間大變,他知道秦巖來了,而且是來偷襲他們的。

邪皇剛準備迎戰,這時一個傳令兵跑了過來,大聲的向邪皇報告:“吾皇陛下,不好了,秦巖他們偷襲我們駐地。”

“他們現在打到哪裏了?”邪皇驚訝的問。

“他們逃走了。”傳令兵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