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精跟着海海向車的方向走去,小薇給花精去拿水了這個時候剛好回來,看到花精跟着海海走了,焦急的喊:“姐,馬上就該你上場了。”

她也不知道花精聽沒有聽到,只見花精頭也不回的坐上了海海的車。

李導聽到小薇的喊聲,走到小薇的身邊,“怎麼回事?花精人呢?”

“跟着海總走了,也不知道去哪裏了。”

“這怎麼行呢,這個海海還真是添亂。”李導趕緊給海海打電話,昨天因爲偷盜的事情,花精已經耽誤了一天拍攝,雖然跟她沒關係,但是今天怎麼着也得好好拍戲啊。

“喂,李導,人我帶走了,先拍其他人的。”說完海海立馬掛斷了電話。

李導知道海海平時不這樣,一定是有什麼事情了他才帶走花精的。

李導只好讓場務先拍其他人的,昨天他也冤枉花精了,雖然花精耽誤進度了,他也無話可說。

很快陳奕霖高速出事的消息在劇組傳開了,李導知道後才知道海海爲什麼那麼着急帶着花精走了,這個時候李導也隱約知道那個陳奕霖跟花精關係肯定不一般,要不然陳奕霖出事,花精就過去呢。

海海既然已經帶走了花精,李導只能是先進行其他人的戲份了,同時心裏還有了一絲絲的擔心。

陳奕霖出事的消息很快人盡皆知,包括到了北市的花王,花王看到新聞的時候是在秦巖的別墅內。

此時的花王剛跟慕容雪菡商量完對付葉天士的事情,所有的人坐在一起看電視。

很快陳奕霖車禍視頻就出來了,花王很驚訝的說:“子涵,是不是我們回來的那起車禍?原來是陳總的車。”

“應該是吧。”子涵滿不在乎的說道,他是一點都不關心陳奕霖的死活,只不過連累了其他的人,子涵覺得便宜陳奕霖了。

“看樣子陳總傷的不輕。”花王擔心的說道。

“你們認識這個人嗎?”狐小仙問花精。

“嗯,他是花精的老闆啊!我們見過兩次面,真是太可惜了。”花王帶着惋惜的口氣說道。

狐小仙看視頻就已經看出了端倪,這起車禍太蹊蹺了,本不該發生的事情,在子涵開車過去的一剎那發生了。

但是她知道子涵花王沒有傷害花精老闆的理由,所以沒有多想,在狐小仙看來,她更相信巧合。

子涵畢竟是初次做壞事,雖然表面很冷靜,但是內心還是很心虛的。

“他們老闆長的還挺帥的,真是太可惜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來。”狐小仙惋惜的說道。

花精跟海海到醫院的時候,陳奕霖正在手術室內做手術。

海海詢問護士臺得知後趕緊來到了手術室門口,護士知道他們是陳奕霖朋友後,厚厚的醫藥費單子遞給了海海,“家屬去辦理下住院吧。”

海海一點都沒有遲疑,拿過單子詢問了護士辦理住院的窗口在哪裏後,對花精說:“你在手術室門口等着,我去去就回來。”

“你趕緊去吧,我會在這裏的。”花精此時非常的爲陳奕霖擔心。

陳奕霖對她很好,花精是知道的,,她屬於別人對她好一分,她還十分類型的。 海海辦完手續後,很快跟花精一起在門口等着,只是手術室的燈遲遲不熄滅,陳奕霖的手術一直在進行着。

兩人等着的時候,已經有小記者混進了醫院,來來回回的找手術室,希望能夠抓到一手消息。

海海看到後直接給公司的公關部打了電話,讓公關部的同事聯繫下媒體圈的朋友,希望他們不要在醫院門口抓拍關於陳奕霖的消息。

畢竟一會大老闆要來,肯定還會有其他的同事要來,他們都是公衆人物,被歪曲事實報道後,再去公關很麻煩的。

“海哥,你還很細心。”花精整個人都是緊張的,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在她心裏早已經把海海跟陳奕霖當成了自己的朋友,朋友出事了她心裏非常不安。

“沒辦法,出了這樣的事情已經很不幸了,可不能讓媒體拿陳總車禍來做文章。”

“這些人應該不會亂寫吧。”花精覺得還是好人多。

雖然秦巖告訴她,人心險惡,讓她姐跟她在人類世界多加小心,但是長時間的相處下來,還是好人佔大多數的。

兩人說話的時候,每個人神情都很凝重。

大老闆很快的趕了過來,大老闆身後還跟着莫雨欣,一定是莫雨欣知道陳奕霖出事後,跟着大老闆一起來的。

“陳總,你來了,小陳總還在裏面手術。”海海見大老闆來了,趕緊起身走到大老闆身邊說道。

重生八零:學霸嬌妻,致富忙 平時他們都是稱呼陳總跟小陳總來區分陳奕霖兩兄弟的。

“怎麼會出車禍呢?司機難道沒有休息好嗎?”大老闆詢問海海。

“昨天我們吃完飯很早就回來了,他應該早早休息了,具體的原因恐怕還要等小陳總醒了再詢問了。”海海一邊說,一邊指着長椅,“陳總您先坐下吧,我們應該要等很久。”

大老闆看了花精一眼,面無表情的坐在了椅子上。

此時花精跟在海海的身後,莫雨欣見陳總坐下後,緊挨着陳總坐下了。

“花精,我們坐這裏一起等着吧。”海海指着空着的位置說道。

“大網紅怎麼來這裏了?難道劇組不忙嗎?咱們大網紅不是主角嗎?”莫雨欣看到花精的時候整個人都不舒服了。

她已經知道了陳奕霖現在對她是愛護有加,花精的很多事情都是陳奕霖幫她善後的。

“陳總是我的朋友,他有事情我就算是再忙也會陪在他身邊的。”花精不傻,雖然老闆在這裏,但是裏面可是他的親弟弟,工作固然重要,但自己的親人更重要。

花精的朋友言論在大老闆的心目中勝出了,大老闆聽了花精的話,看着花精說:“你說的很對,很多東西都是身外之物,唯朋友才能長久下去。”

莫雨欣本想讓大老闆知道她曠工,沒想到花精這麼善於言辭,大老闆竟然誇她。

“謝謝陳總誇獎!”花精說完不再說話,這個時候所有人的心思全部在陳奕霖的身上,都沒有心情談話。

“海海,奕霖傷到哪裏了?”大老闆來的時候只知道司機當場死了,陳奕霖受了重傷,送往醫院了。

傷到哪裏了,嚴不嚴重他是不知道的,也沒心情問那麼多。

“醫生說頭比較嚴重,腿跟肋骨有粉碎性骨折。”海海說出來的時候,自己都嘆氣,陳奕霖這次真是大劫難。

“他在北市好好的,在這裏又沒有工作,你們說他沒事跑這裏做什麼來了?”莫雨欣帶着哭腔說。

表面上是埋怨陳奕霖亂跑,實際上是想把禍端引到花精的身上。

海海一聽不幹了,這個莫雨欣這是明着在給花精挖坑啊,他作爲花精的經紀人,怎麼可能讓花精入套呢。

“我聽小陳總說,他挺喜歡這個故事的,他也覺得李導非常的有實力,他肯定是對這部戲比較期待吧,所以過來看看,察看劇組的進度,應該算是工作吧。”海海不慌不忙的說道。

花精此時心裏樂開了花,她自己不傻,她知道海海在幫着她說話呢。

莫雨欣不開心的看了海海一眼,不在說話了,她知道她現在說什麼,海海都會幫助花精的。

這個時候總說話,也影響她在大老闆心目中的形象,在大老闆看來陳奕霖跟莫雨欣正在處對象,要不然他是不會帶着她來的。

帶着一個女人,做什麼事情都做不好,要不是莫雨欣說她是一定要來的,不然他也不會帶着她來了。

長椅上的四個人,每個人都很緊張,但是最緊張的人應該屬莫雨欣了,雖然她喜歡陳奕霖,如果陳奕霖留下病根,她不確定自己會包容陳奕霖以後的不完美,長久跟他在一起!

經過十多個小時的手術,陳奕霖還沒在麻藥中醒來,就直接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

此時主刀醫生有些疲憊的從手術室走出,“醫生,手術成功嗎?”

大老闆焦急的走到醫生身邊,焦急的問道!

“手術很成功,你們放心吧,只是他頭部受傷比較嚴重,有可能以後會影響記憶力跟智力,你們家屬做好心裏準備!他的右腿創傷也很大,雖然我保住了他的腿,但是以後他走路要受影響了!”醫生說完走了!

醫生在走的時候拍了拍大老闆的肩膀,應該是提醒他不要太過悲傷!

“小陳總沒生命安危,我們應該高興的,至少他平安了,陳總您不要太過傷心了!”花精安慰大老闆!

莫雨欣很是嫉妒,本來她跟公司老闆關係很好的!

現在花精處處壓她一頭,要不是花精的出現,她跟陳奕霖沒準已經領了結婚證!

陳奕霖變成這樣跟花精有很大的關聯,要是沒有她就沒有今日的車禍了!

在莫雨欣看來,陳奕霖變這樣完全是因爲花精!

“花精你說的對,小陳總進重症監護室了,也不需要家屬在,我辦住院手續的時候留下了陳總的電話,小陳總有事,他們肯定會通知您的!”

“好的,那我在醫院附近酒店先住下,你們沒事去忙吧,有事我再聯繫你!”陳總一邊說,一邊拍了拍海海肩膀!

“那我們也走了,電話聯繫!”海海跟花精兩人走了!

(本章完) “海哥,陳總傷的這麼嚴重,他醒來後發現自己這樣該多傷心啊!”花精不開心的說!

“他經歷了這一劫難,肯定對生死有了重新的認知,他肯定會先感恩自己先活着的! 我的隱身戰斗姬 不會想到傷心的!”

“我們回劇組嗎?”花精問道!

“不回劇組,難道送你回家嗎?”海海開玩笑的說道!

等着陳奕霖手術的時候,海海別說說話了,大口呼吸他都沒有!

現在知道陳奕霖沒有生命危險,心情也好了!

花王覺得子涵怪怪的,她根本想不到子涵對陳奕霖下手!

“子涵,花精在人類世界肯定要多呆一段時間了,今天雪菡告訴我她朋友很久沒有找她了!花精法力的事情怕是要拖一拖了!”花王跟子涵回家的時候問道!

“花王姐打算回大世界嗎?”子涵不解的問道!他覺得花王應該跟花精在一起纔對!

“我已經很久沒有回去花草世界了,我準備解決了葉天士就回大世界!”花王覺得花精身邊有很多朋友,人類世界治安這麼好,她不擔心別人會傷害花精,她害怕花精惹別人!

“我還有件事情,我辦好了就回去一趟,回去看看我父王,然後再回來跟花精一起,給她做伴!”子涵笑着說!

“有你在我就放心了,你回去後多陪陪你父親!他肯定特別的想你!”花王說道!

“嗯,只是花精一個人在這裏,我是真不放心。”子涵一邊開車一邊說。

子涵指的不放心,是怕花精愛上其他的男人,而花王還以爲是花精的安全。

奪愛:婚外燃情 畢竟這裏有慕容雪菡等人呢,花精有事情大家都會幫她的。

“你放心吧,她沒事的,現在朋友這麼多,又有雪菡姐跟九窈姐等人看着她,你就放心吧。”花王笑呵呵的說。

子涵只好隨着花王假裝乾笑了兩聲。

就是因爲花精朋友多,才讓子涵不放心的,要不是吃陳奕霖的醋,陳奕霖就不至於進醫院了。

花精到片場後,關心陳奕霖的人都跑來詢問花精情況,花精告訴他們陳奕霖沒事,很快就能出院。

只是她不知道傷了大腦的陳奕霖能甦醒就很不錯了,頭部受傷的人,大多一輩子屬於腦死亡狀態,所有的感知還都是很明顯的。

花精就怕陳奕霖會這樣,能聽到別人說話,他自己卻說不出口,甚至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這樣陳奕霖肯定會非常的痛苦,但是陳奕霖是他的朋友,她一定會幫他的。

花精想到這裏,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世界上做好的藥就是她跟她姐姐的血液。

這件事情估計秦巖都不知道,她覺得她姐姐是不會告訴秦巖的,畢竟他們認識的時間很短,不可能什麼事都跟秦巖說。

雖然血液可以再生,她也經常看到廣告在說無償獻血對身體也好,她自己損失點血液,能夠救朋友,她覺得這個買賣很合算。

小薇見花精悶悶不樂的樣子問:“姐,你怎麼了?是不是擔心陳總?”

花精沒聽明白小薇的意思,“我怎麼可能擔心他呢?以後不許說。”

“好吧,姐你要是喜歡就早點下手,要不然被別人捷足先登了。”小薇提醒着花精。

“我怎麼可能喜歡他呢?別人願意登就去唄。”花精笑着說。

“你說的話,估計你自己都不信吧。”小薇笑着說,花精本身就不是很有心機的人,但是絕對是個口是心非的人。

“好了,把劇本拿過來吧。”花精指着自己的劇本對小薇說。

小薇笑着把書遞給了花精,“姐,你不是整個劇本都背過了,怎麼還看呢?”

小薇現在非常的佩服花精,花精的記憶真的太厲害了。

“很多人都在背,我自己坐着顯得不好,我再鞏固一下。”花精是怕其他的人沒面子,所以這麼低調。

雪兒自從第一天跟她配合演了幾場戲後,一直都在背劇本,以前在開拍前兩人一起對對臺詞後,就開始步入正軌了。

見花精不拿劇本就能倒背如流,表演的也那麼到位,雪兒整個人顯得特別的沮喪,所以一直努力的在被臺詞。

她可是比花精早入行七八年的人,怎麼能被一個新人搶走了風頭。

花王跟子涵走後,慕容雪菡跟狐小仙一起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

狐小仙是整個人靠在沙發上的,慕容雪菡則安靜的坐在一邊。

“花精也是夠厲害的,自己還沒出什麼好的作品呢?竟然紅遍了整個網絡。”狐小仙感慨道,花精偷東西的事,她們看到直接笑了。

她們覺得人類世界的人想事情都很簡單,栽贓的事情都敢做出來,最後還被發現了。

“竟然欺負我們的人,一定不能讓欺負花精的人舒服了。”

第二天各大報紙雜誌頭條全部都是雪兒拋棄農村未婚夫的事情。

雪兒在老家是有男朋友的,並且還訂了婚,雪兒上大學的時候都是這個未婚夫賺錢養她。

要不是這個人,雪兒連上大學的錢都沒有。

雪兒自從被星探發現,步入演藝圈開始,就慢慢的跟這個男人分手了。

這件事情恰好被子涵知道了,這個雪兒利用網絡傷害了花精兩次,鑑於她是花王的偶像,雖然是曾經的,但是他還是對雪兒手下留情了。

雪兒的新聞出來後,海海氣的半死,這個雪兒竟然瞞着她這麼大的事情。

如果自己主動交代跟被查出來,是兩種不同的結局。

雪兒的微博被罵癱瘓了,雪兒的事情被曝光了以後,她曾經的男朋友粉絲不斷的在上漲。

很多的女孩子主動的在向這個男人示好,能夠養女朋友上學的人,一定是非常有責任心的人,這樣的男人是最值得託付終身的。

“海哥,有人陷害我,一定要幫我!”雪兒帶着哭腔求海海。

海海說:“你要是沒有這麼做,別人想陷害你都找不到突破口,你自己難道就不會把事情做到完美嗎。”

海海有些不解的問道,雪兒就算是不跟他結婚,最起碼把人家的錢還了,再多給一些還是有必要的。

(本章完) “海哥,我要是能做完美了,就出現不了這樣的新聞了,他簡直不是人,常常的威脅我,拿我的前途威脅我,向我要錢,我花他纔多少錢啊!”說完雪兒哭了起來。

原來雪兒一直被這個人騷擾着,這個人根本就不是網絡上說的那麼好。

這個男的很聰明,自己也開通了微博,吸引了幾十萬的粉絲,天天嘴上美滋滋的。

“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即使這件事情不是雪兒的錯,但是雪兒長期受到前男友的威脅,任何人心裏也會不舒服的。

“我想說,但是我怎麼開口,我不想別人看到我狼狽的樣子。”

雪兒很是鬱悶爲什麼這個男的會在這個時候來曝光她的短處,他只不過在她這裏圖財罷了。

“你現在聯繫下這個人,我想跟他談一談!”海海覺得這個人這個時候黑雪兒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知道這一次無論怎麼做公關,都挽救不了雪兒的形象了,只有跟這個人見一面了。

海海眉頭緊鎖看着雪兒,雪兒看了海海一眼有些爲難的說:“他已經關機了,我已經打了好幾遍了。”

超級大武神系統 海海鬱悶的立馬起身,“你最近回家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吧,不要跟外面聯繫了。”

雪兒現在被萬人罵,如果劇組執意用她,片子上映的時候肯定受影響,他現在就算是想保雪兒,也保不住了,投資人是不會同意再用她的。

雪兒第一次感受到網絡暴力的可怕,她給花精帶去了兩次網絡暴力的危害,這次她自己也算是自食惡果。

雪兒苦笑着說:“沒想到我也有今日。”

“我真不想說你,但是平日裏我沒少提醒你,這一次沒準是誰知道了你的過去,故意在整你。”海海嘆了一口氣說。

雪兒形象受損,公司也深受影響,這個時候肯定不能保她了。

“我也不想的,我只不過是想自己在這個圈裏能夠長久一些,我也是想多賺點錢罷了。”雪兒委屈的說道。

“好的人緣才能走的更長久,你現在這個樣子是你自己害的自己,你回家好好的反省吧。”海海沒想到雪兒這個時候還覺得自己沒有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