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算不上,更何況我也不想當英雄,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罷了、”劉笑天回答道。

“哈哈…………兄弟本性豪爽,是我喜歡的類型,來,好好吃,好好喝就是了。”

“好……”晚間宴席散之後。劉笑天這些被安頓在了一件房子裏面。


“老大,這位董海說的事情是真是假?”幹天兒懷疑道。

“應該是真的,皇家大院裏爾虞我詐,每個皇子都相當皇帝,所以有內亂世必然的。”劉笑天回答道。

“何止是皇家大院,就是一個小小的家族都爭奪的你死我活的。”焦龍飛附和道。

“是啊,想當年我的家族,不過我的家族現在都是,我想以後還會繼續的。”焦龍飛說道。

“我家族也是,不過我老爹比較牛逼。”幹天兒也說道。

“我家族何嘗當初也不是了,功名利祿不過最後一場空罷了。”

“早點兒休息了…………明天還得有一場比賽。”


“我也得好好休息了,最近身子很空虛。”

“我也是…………” 「砰」

迎面黑影襲來,剛睜開眼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葉川就被一腳重重的踹到了臉上,飛出五六米之後,才徹底的停了下來,稚嫩的臉還留下了一道灰黑的鞋印痕迹。

葉川感覺嘴裡面都是灰,用力的吐了一口吐沫。他試圖爬起來,可是有些吃力一下子並沒有爬的起來。

葉川心中窩火,自己剛還玩遊戲呢,怎麼現在竟然被人一腳踹飛了?嘴裡面罵咧咧道:「靠,下手也太狠了點吧?他娘的誰打的老子?」

「看來你嫌自己死的不夠快么?」

聽到一聲略帶低沉聲音,葉川迎著陽光仰頭望去,一個約莫十四五歲的少年,身形魁梧,面色黝黑,正居高臨下惡狠狠地盯著他,眼神中充滿了不屑。

「尼瑪,竟然是個小屁孩打的,等等……」葉川下意識的朝著四周看看。

這一看讓葉川有些驚呆的感覺,這裡的亭台樓閣、玉柱巨石雕刻無一不是散發著古樸氣息,跟以前自己在電視上那些所謂的古代門派有些類似,但似乎又比電視上那些門派要感覺恢弘大氣。

就算是眼前這個擂台也是讓他感覺到非常震撼,偌大的擂台,彷彿古西方的鬥牛場一般。

腦海里是一團漿糊的葉川感覺有些昏昏沉沉,各式各樣的訊息正在他的腦海中飛速的旋轉著。

「這是拍戲呢?還是自己正在做夢呢?」葉川看著眼前的景象,自己心中的想法一下子就多了起來,嘴裡面小聲的嘀咕了起來。

壓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葉川自己也不知道,他怎麼就好好出現在了一個這麼奇怪的地方了呢?

但真實的疼痛感提醒葉川,他並不是在做夢,做夢怎麼可能有如此的疼痛感呢?

這明顯不符合科學的規律嘛!

葉川掃視了一下,底下圍觀的一眾人等身形服飾都是猶如古人。

那發出了鬨笑之聲,也絕對不是一般群眾演員能夠演的出來的,那是一種發自肺腑的嘲笑。

葉川並沒有立刻爬起來,身體的疼痛讓他有些無法控制這一具略顯幼小的身軀。

看了看自己的小手,葉川很是無奈的搖搖頭。

「天河宗、武道、飛天遁地、丹藥、功法,還有靈獸、靈器……」

這些在葉川腦海中不斷閃動的畫面無一不讓他感覺到陣陣的戰慄,甚至惶恐。

腦海中還閃爍著剛才接收的畫面,葉川感覺這個就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幻和不現實。

「娘的,這……這不會是真的吧?難不成自己真的靈魂穿越了?」葉川的臉色很是難看,這一切來的是那麼的突然,怎麼就好好的會這樣呢?

不信邪的葉川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一陣揪心的疼痛讓他有些徹底的死心了。

「尼瑪,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自己真的這麼『幸運』的穿越了?一穿越就被人打?」葉川有一種撞牆的衝動。

原本葉川只是地球上一個普通的高三學生,學習成績並不是很好,主要原因就是因為葉川酷愛打遊戲,玩遊戲的他自然無心學習了。

葉川酷愛網游,可以說是迷戀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

連續在網吧裡面玩了十天的《xx聯盟》遊戲,這是葉川來到這邊最後的記憶了。

突然出現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之中,怎麼能讓他不慌張?即便是之前的他,也不過是一個高三的學生,只不過比一般人早熟了一些。

烈日高照,驕陽似火。

葉川額頭上的汗不斷的往下滴,不過與此相比,身上的疼痛感才是讓他最為的揪心的。

「傻子,嘴裡胡言亂語什麼?不會是害怕了吧?要是害怕了,喊我秦大海一聲爺爺,我倒是可以饒過你。」對面的魁梧男孩放肆的狂笑了幾聲。。

葉川調整了一下心態,眼前可是一個困局啊,自己還被人揍著呢,先解決眼前的事情再說。

「哼,裝死你以為就能躲過一劫了?」

秦大海冷笑連連,一旁的人笑著道:「秦師兄,這小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竟然打起了紅菱師姐的主意,要知道紅菱師姐可是咱們內門路白玉師兄的妹妹,更是咱們天河宗的天才般人物。」

秦大海不屑道:「打紅菱師姐的主意?就他這傻子?倒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內門路白玉師兄打個噴嚏都能把他給噴死吧。哈哈哈哈,葉川我在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要是你在不起來的話,那可就不要怪我了……」

現在這樣的情形,葉川想要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打不過人家也上來跟人家對打呢?

努力的嘗試著把之前葉川的記憶給拼接起來,終於讓他知道了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真他娘的是一個傻x啊,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孩子不知道好好練武,成天想著這些虛頭巴腦的事情……」

葉川也是忍不住罵了一聲,了解情況之後的他很是崩潰,自己穿越的這個人也叫做葉川,跟自己同名同姓葉川覺得還真的是個巧合。


可是這個葉川一直被人欺負不說,武道貌似也沒有什麼精進,最讓現在葉川忍受不了的就是這個人的竟然情商如此的低下,被一個小女孩戲耍前來挑戰送死。

要是實力不行因為尊嚴而挑戰的話,葉川還是有些佩服他的,但是為了一個小女孩子竟然傻乎乎的去等著挨揍,這個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事情了。


這一次挑戰就是那個曾經的葉川喜歡的女孩對他說的,只要葉川敢挑戰外門第一人的秦大海,那麼自己就跟葉川怎麼滴怎麼滴。

「這小子還是個痴情種子……咦,這個秦大海不是那天在後山看到的那幾個人之一么?」

葉川的記憶又一次的傳來,之前葉川後山看到幾個人在密謀什麼,其實葉川根本沒有聽清楚,但是這個秦大海獨特的聲音他還是記得的。

當時被發現之後,葉川直接找了一個自己熟悉的地方躲了起來,不過跑的急促丟了一隻鞋。

看到秦大海欲除自己而後快的樣子,葉川心道:「是不是之前那個葉川無意中發現了什麼?那隻鞋只要一查可就知道是誰的了。」

他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事情太過混亂了一些,現在的他根本沒有心思想這些,他也只是急性的分析了一下。

艱難的站了起來,葉川的身形還有些彎曲,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總裁的替身甜妻 ,冷笑了兩聲,立刻準備沖向葉川,而此時讓秦大海有些目瞪口呆的是,葉川竟然奮力向著擂台的邊緣跑了過去。

不知道怎麼回事的秦大海停住了腳步,愣在那邊,他想要看看這個傻子到底幹什麼?。

「嗯?這個葉川要幹什麼啊?」底下的觀眾也想要看看葉川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我靠,竟然跳下擂台了……」

底下又是一陣驚嘆之聲,顯然這種事情極少發生。

「這……」在擂台上的秦大海瞪大了眼睛看著葉川,一時半會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顯然他沒有想到葉川竟然是以這麼一個姿態結束最後的擂台爭奪,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最後的葉川竟然這樣就走了。

不在擂台之上,受到的約束可就大了,宗門內是禁止非擂台形式的內鬥的。

違者,逐出宗門。

秦大海攥緊了拳頭,他有一種挫敗感,不過逐出宗門,這個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可是這一次他可是身背著命令過來的,上頭直接要葉川的性命,因為他們懷疑葉川知道了些什麼。

他們仔細的查過,那隻鞋大小合適的只有四個人,這四個人都是他們的目標,其中一個就是葉川。

場邊瞧熱鬧的人吹起了口哨,起鬨的人非常的多,都是外門弟子他們之間彼此相互了解很深。


「葉川竟然不戰而逃,哈哈哈……」

「就是,都說廢物就是廢物,以前廢物還能像個男人戰鬥下去,現在看來廢物連男人都算不上了。」

「哎,畢竟跟外門的秦大海比武,倒是沒有想到這個葉川竟然打不過直接光棍的就跑了。實在有些不太像以前的葉川啊。」

「紅菱師姐,這個葉川還真的是個沒種的主,他竟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葉川回也不回的向前走著,不過當聽到「紅菱師姐」這幾個字的時候,他停了下來,這個名字讓他的身子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ps:散心的第三本書,心中非常的忐忑,求各位老大包養啊,阿門…… 第二天劉笑天幾個醒來的時候,大當家董海,二當家,三當家這些早都已經在門上等了好長時間。

“哎呀,不好意思,讓董兄等了這麼長的時間,”劉笑天起來一看,門外面已經有了很多的人了,劉笑天感覺真不是意思,不過也在暗暗對自己責罵,在門外面站了這麼多的人,我怎麼一點兒都沒有發現,難道自己的敏銳的感覺能力下降了不成。

“也有可能是太累了。這兩天一直在忙着,根本沒有任何的一席閒時刻,難道這就是活着的意義嗎?”劉笑天暗暗覺得好笑。

“沒事的,笑天兄弟也不要有太多的懷疑,我帶着兄弟來這邊主要是等你,並沒有別的意思,我也看得出來,你們昨天也很累了,這個也有我的錯。”董海似乎看出了劉笑天的懷疑,淡淡的笑着說道。

“嘿嘿,兄弟見笑了,我昨晚也真是太累了,現在好了,我們今天就比試比試吧?”劉笑天說着拿着軟劍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

“難道兄弟這麼急嗎?我等幾天,也是不見外的。不知道兄弟昨晚休息的怎麼樣?要是太過勞累,到時候兄弟你的本事沒有發揮出來,那可真是我的遺憾啊。”董海笑着說道。

“哈哈……董兄弟說話倒是有幾分意思,聽起來真叫人感覺良好的,很好,昨晚休息好了,實話告訴兄弟你吧,我們是學院的學生,所以不得不快速的趕回學校,要是在這樣拖延下去,學校把我們都退學了。”劉笑天小鎮說道。

“哈哈……好吧,兄弟也是性情中人,我很喜歡,這次只是切磋一下,讓我也在修煉的路上找到我的缺點與不足,不過實話告訴兄弟你吧?我到目前還真是沒有遇到過同樣年齡的對手,不知道兄弟怎麼樣?”董海很自信的說道。

“呀……沒有想到董兄元來如此的厲害,那我到時想請教請教兄臺的修爲有多麼的厲害了。”劉笑天點頭說道,不過心中還是對這場比賽蠻期待的,既然對方有這麼大的口氣,那肯定對方有着不同尋常的本事在裏面,遇見這樣的對手,也是一種對修煉的彌補。

“笑天兄弟,我們不管最後的結果誰輸誰贏?都不重要,重要的使我們互相能夠發現修煉上的不足,然後在互相彌足一下,這纔是我想要的。”董海說道。

“我也是,”劉笑天點點頭道。

“嗯,很好,冒犯了,開始了……小心點兒。” 舊年雪傾城

校花的貼身高手 ,以董海爲中心,整個人的周圍慢慢出現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霧氣,這種霧氣就是拳頭揮發出來的拳影。

劉笑天站在不遠處,都感覺到有一股窒息的氣息宛若流水般想着自己這邊侵襲過來,帶着不可戰勝的能量漣漪。

遇見這樣強大的對手,劉笑天一面心中暗自慶幸,另一方面卻不敢有一點兒馬虎,越是強悍的對手,決戰的時候那一瞬間的疏忽都不敢有。

劉笑天雙腳微微張開,腳下頓時間升起一陣陣璀璨的光芒,宛若大地般矗立在哪裏,長髮在口中飛舞,整個人給人一種殺神的感覺,看起來十分的霸氣。

兩人都十分的英俊,再加上一個人散發出來的氣息,讓這兩個人更加的看起來有幾分英俊的的氣息。

“媽的,怎麼看起來這兩人都比我們兩人帥氣那麼一點點。”幹天兒不服氣的罵道。

“你就得了吧?怎麼這麼的自戀,要是你說比哥哥我帥氣那麼一點點那還差不多,我昨天照鏡子了,我感覺我比以前又比以前帥氣了那麼一點點,真是天意如此啊。”焦龍飛笑笑說道。

“真是自戀狂,哼……”幹天兒會罵道。

“哈哈…………你猜猜這次老大和這個大當家的誰會輸誰會贏?我感覺我們的老大遇上同年齡的真正的對手了。”焦龍飛突然轉換主題到。

“我感覺我們老大肯定贏啊,這個還用猜嗎?真是的,”幹天兒罵道。

“那不一定啊,我感覺這個大當家的絕對不簡單,尤其是剛纔在周圍散發出來的那一股股強悍的氣息,真是讓我大感意外。”焦龍飛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