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承佑眨了眨眼睛:「我要拉粑粑了!」

霍天凌皺眉,沒有搭理他,拉上了拉鏈,走到洗手台前洗手,然後離開。

他剛走出來,便看到夏念念立在走廊那裡,想來是在等她的兒子。

霍天凌抿了抿唇,走了過去:「念念。」

夏念念轉頭,看向他,眼底露出毫不掩飾的厭惡。 什麼叫得不到,什麼叫已失去,霍天凌從未體會過。

所以他也從來不知道,到底有多痛才算是撕心裂肺。

但是這一刻,他知道自己不好受。

夏念念終究還是再嫁給了莫晉北,他嘗到了嫉妒和憤怒的滋味。

「你怎麼可以嫁給別的男人呢?你難道不愛霍月沉了嗎?」他質問。

夏念念用看陌生人的眼神看著他:「就算是這樣,那也是我和月沉之間的事情,你有什麼資格來過問?」

莫承佑正好從衛生間出來,看到原來還很好,突然就變得很討厭的情敵,正在糾纏自己的親媽。

小傢伙黑漆漆的眼珠子轉了轉,然後又一溜煙跑回了衛生間。

霍天凌緊抿著薄唇,他覺得夏念念不僅背叛了哥哥,還背叛了他。

他可以接受夏念念喜歡霍月沉,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對。

可夏念念怎麼能再喜歡別的男人?

夏念念看著眼前的男人,在知道他根本不是霍月沉之後,她對他只剩下了厭惡。

「請讓讓。」她想走。

「念念,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我以後會好好對你……」霍天凌的話音未落,突然響起了一個稚嫩的童聲。

「啊,讓一讓!」

莫承佑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個塑料小盆,裡面晃晃悠悠裝滿了水。

他把水桶頂在頭上,胖乎乎的小手扶著小盆子,搖搖晃晃地朝著他們走來。

「啊!不好了!」

莫承佑大喊了一聲,突然腳下一歪,整個人就直直朝著面前倒下去。

他手裡的小盆子,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霍天凌的身上。

一盆水全都潑在了霍天凌的衣服上。

夏念念見到兒子跌倒,嚇了一跳,立刻衝過去抱住了他。

劉備的日常 「承佑,怎麼樣了?有沒有受傷?」

莫承佑胖乎乎的小手使勁地環住夏念念的脖子,小嘴裡不停地喊著:「啊,好痛好痛!」

夏念念心疼死了:「哪兒痛?是不是摔到哪裡了?」

莫承佑往夏念念的懷裡鑽,嘴裡還一個勁兒地喊痛。

霍天凌沉下了臉,全身都被潑濕了,還隱隱聞到了一股潔廁靈的臭味。

莫承佑扭頭,觸及到男人森冷的目光,毫不猶豫的又把頭埋進了夏念念的懷裡,還可憐的嗚咽著。

夏念念心疼不已:「不疼不疼,媽媽呼呼。」

霍天凌被冷落了,很不爽,那個小不點明顯就是故意把水灑在他身上的。

霍天凌不悅地伸手去拉夏念念:「我被潑了一身的水,你怎麼不問問我?」

夏念念抱著兒子,不耐煩地瞪著霍天凌:「請你讓讓,我兒子受傷了,你那麼大一個人還跟小孩子爭嗎?」

莫承佑軟乎乎的小身體扭得更歡了:「哎喲喂,我快要疼死啦!」

正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傳來一個穩重的聲音:「是怎麼回事?」

霍天凌微愣,手上一松,整理好了情緒,轉頭說:「宮老爺子。」

宮老爺子走過來:「原來是A國總統閣下。」

他看了看霍天凌身上打濕的衣服,轉頭吩咐下人:「請總統閣下去換套衣服。」

霍天凌又看了看夏念念,莫承佑從夏念念的懷裡悄悄探出頭,對著他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霍天凌狠狠抿了抿唇,轉頭微笑著說:「謝謝宮老爺子的好意,那我就先去換衣服了。」

霍天凌走後,宮老爺子這才把視線投向夏念念。

只看了一眼,他整個人如同被雷電擊中一般,在原地不能動彈!

太像了!

實在是太像了!

這個女孩子,竟然和宮月長得極其相似,乍看之下,還以為見到了宮月!

夏念念聽到霍天凌喚他「宮老爺子」,心裡猜測他應該就是宮家的主人,於是禮貌地點頭:「宮老先生,您好!」

宮老爺子的眼睛一直死死盯著夏念念:「你是誰?」

夏念念覺得老爺子有點奇怪,但是作為客人,她還是禮貌地說:「您好,我叫夏念念。」

「姓夏?你也姓夏?」宮老爺子激動地走到夏念念面前。

夏念念還沒有來得及回答,莫承佑就扭著小屁股,大聲喊道:「你幹嘛?」

宮老爺子的視線落在莫承佑的臉上,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急切地說:「你是她兒子?讓我看看你的眼睛!」

夏念念看到宮老爺子要去拉莫承佑,她護子心切,這時候也顧不上尊老了。

像是母雞護小雞一樣,把莫承佑緊緊抱在懷裡。

「宮老先生!」身後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

莫晉北大步走了過來,把受驚的老婆兒子擋在身後。

又檢查了他們都沒事之後,才轉頭,沉著臉說:「他們是我莫某人的家人,不知道宮老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夏念念靠在莫晉北的懷裡,這時候才覺得安心。

她偷偷打量宮老爺子,發現他整個人像是受到了天大的打擊一般,整個人都籠罩著一層化不開的陰影。

夏念念突然就覺得心裡堵得慌,莫名的覺得難受。

宮老爺子的語氣帶著懇求:「我沒有惡意,我能不能看看這個孩子?」

夏念念看向莫晉北,輕輕拉了下他的衣服。

莫晉北低頭看向莫承佑,薄唇輕啟,開口問道:「承佑,你願意讓爺爺看看你嗎?」

莫承佑歪著腦袋想了想,從夏念念的身上滑了下來,然後怯怯地走了過去:「爺爺,你只能看,不能摸哦!」

宮老爺子蹲了下來,不由分說的捧著莫承佑粉嫩嫩的小臉蛋,湊近了盯著他的眼珠子猛看。

夏念念剛想出聲,莫晉北卻拉住了她的手,對她輕輕搖搖頭。

是的,沒錯,這孩子是宮家的後裔!

宮家人有個特殊的遺傳基因,只要是宮家女兒生下的孩子,眼圈外層必定有一圈淡淡的紫色。

這種紫色他有,宮少凡也有,現在這個小孩子也有!

宮老爺子的心底如同掀起了狂風驟雨,眼前這個長相極其像宮月的女孩,才是他的外孫女,宮家的繼承人!

血緣這種東西,是騙不了人的。

宮老爺子第一眼看到夏念念,就能肯定她是宮家人。

現在在看到她的兒子眼睛那一圈淡淡的紫色,就更加確定了!

宮老爺子一鬆手,莫承佑就彆扭的朝著夏念念跑回去,抱著夏念念的腿,有些害怕地看著眼前的老人。 宮老爺子表情陰晴不定地看著夏念念母子。

如果他們是真的宮家人,那之前那個夏紫諾就肯定是假冒的。

宮老爺子畢竟老謀深算,很快就恢復了表情:「抱歉,我只是看到這個孩子很可愛,所以一時才失態了,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莫晉北默了下:「沒關係。」

宮老爺子眯了眯眼睛:「你是御尊集團的莫晉北?」

莫晉北不卑不亢地回答:「是。」

這小子看起來還不錯,可什麼時候竟然騙走了自己的孫女,還結婚生了兒子?

宮老爺子的眼睛轉了轉,之前他見到夏紫諾,出於對宮月的愧疚,所以就把宮家的百分之十的股票轉到了夏紫諾的名下。

現在只有證明夏紫諾是假的,才能拿回宮家的股票。

既然這樣,他就還不能和夏念念相認。

「舞會快要開始了,你們自便吧!」宮老爺子又看了看夏念念,才轉身走了。

「這個老爺爺好奇怪。」莫承佑歪著小腦袋說。

「嚇到你了嗎?」夏念念問。

莫承佑搖頭:「不會,老爺爺雖然奇怪,但是我不怕。」



舞會很快開始了,宮少凡走到了台上:「各位,今晚的舞會主要是為了宣布一件事情……」

「等等。」宮老爺子突然出聲阻止。

眾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宮老爺子,原本得意洋洋的夏紫諾也愣住了。

她已經認了親,還得到了宮家百分之十的股份,她的身價已經今非昔比。

只要現在宣布她是宮家的外孫女,是宮家的繼承人,那她從此就可以過上夢想中公主般的生活。

宮老爺子走上了台,拿過話筒,中氣十足地說:「今天請大家來,主要是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代表宮家宣布,我將會在七十大壽那天正式退休,讓出家主的位置!」

此話一出,眾人一片嘩然。

宮家以艦隊製造為核心,其他的副業涉及各行各業,但是最主要的還是機械製造這一塊。

如今宮家家主宣布了退休,卻並沒有宣布繼承人是誰。

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宮雪花的眼中閃過一抹強勢的志在必得,她為了宮家付出了青春,她甚至一生未嫁,她一定要得到宮家!

夏紫諾同樣自不量力,她還以為她一回來,宮老爺子就宣布退休,那麼家主的位置,肯定是會交給她這個外孫女了。

宮雪花惡毒的眼神看向夏紫諾,這個女人不能留了!

夏念念他們站得比較遠,並沒有看到前排的夏紫諾和宮雪花。

莫承佑玩了一會兒,吵著犯困。

夏念念想到霍天凌也在這裡,並不想和他再有接觸,她也想早點回去。

於是他們一家三口,在宮老爺子宣布之後,就早早的離場了。



他們離場之後,舞會才正式開始。

夏紫諾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像個交際花一般,四處跟人說她是宮家的外孫女。

一群青年才俊圍住了夏紫諾,爭相和她說話。

突然人群讓開,霍天凌出現,他已經換了一身衣服,風度翩翩地走來。

夏紫諾見到他,抿了抿唇。

這些男人跟霍天凌一比,高下立判。

霍天凌出生王室,貴為A國總統。

更重要的他曾經還是夏念念的男人,這才讓夏紫諾產生了必須要搶走他的念頭。

她處處都不如夏念念,現在還是頂替了夏念念的身份,才能到了宮家,過上上流社會的生活。

只要搶走了夏念念的男人,那就證明她不比夏念念差。

這麼一想,夏紫諾就忘記了霍天凌的骨子裡是多麼嗜血的一個男人,忘記了他曾經毫不猶豫地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主動走了過去,聲音帶著委屈:「你總算肯見我了?」

霍天凌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低聲問:「宮家孫女?」

夏紫諾點了點頭,驕傲地挺起了胸部:「我是宮老爺子的外孫女,是宮家的繼承人,你現在覺得我配得上你了嗎?」

霍天凌的腦子飛速的算計。

宮家實力強悍,在紅日帝國的地位如日中天。

最重要的是,宮家掌握著戰艦的製造工業,擁有了宮家,就等於擁有了無敵的戰鬥力。

這對有野心的霍天凌來說,實在太有誘惑力了。

他雖然是A國總統,可是重大的決策都是國會那幫老傢伙說了算。

說到底,就是因為他的手上沒有實力。

如果夏紫諾真的是宮家的外孫女,那他自然就會對她刮目相看了。

想到這裡,霍天凌勾唇:「這麼久不見,看來你過得不錯。」

夏紫諾嚶嚀一聲,撲到他的懷裡:「你這個沒良心的,我還以為你忘記我了!」

霍天凌順勢摟住她的腰,嘴巴在她的耳邊吹氣:「不給我介紹下你的外公?」

夏紫諾被他這麼一弄,腿都軟了,在他英俊的臉上親了親,又千嬌百媚地橫了他一眼,才說:「走吧,我帶你去見外公。」

夏紫諾拉著霍天凌朝里走,卻被宮少凡擋了下來。

宮少凡見到夏紫諾在大庭廣眾下,和男人拉拉扯扯,動作親昵,頓時就沉下了臉,冷聲說:「老爺子已經休息了,不能進去打擾。」

夏紫諾不甘心地囔囔:「我要見我外公,你擋著我做什麼?你只是我的堂哥,我才是宮家的繼承人!」

宮少凡的眼底露出了厭惡,怎麼看這個堂妹怎麼不順眼。

小時候,他也曾見過宮月。

宮月那麼溫柔的一個人,怎麼會生出這樣的女兒!

「老爺子睡下了,你敢進去吵他?」他反問。

「你!」夏紫諾氣沖沖地瞪了他一眼。

倒是霍天凌安慰她:「既然這樣,那我改天再來拜訪好了。」

宮少凡勉強對著他點了點頭:「不好意思,閣下!」

兩人走了出來,夏紫諾還氣不過,冷聲道:「哼!等我繼承了家主的位置,第一個就派宮少凡去非洲蹲大牢,不識好歹的東西!」

霍天凌勾唇,從後面擁著她:「你的房間在哪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