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林看着一臉懵懂的克洛澤搖了搖頭嘀咕道:“嘖嘖嘖嘖….真是不知戒貴克洛澤…”

呃…好吧,其實他並沒有那麼說。

當三人再次開始攀登的時候,竟意外的發現,昨晚上臨睡前那次泡腳,竟然讓他們的體力得到了極大程度的回覆!



“克洛澤先生!您昨天那盆洗腳水真是神奇!今天我的腿一點都不痛了!”

克洛澤笑着擺手說小意思,但心裏卻對於中藥在這個世界的神奇療效又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

看來所有中藥的藥效在這裏都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自己手裏豈不是就掌握着一大批極品製作魔法藥劑的原材料?

“恩…這次一定要好好學學草藥學和種植學,這樣回去才能把領地內的那些試驗田徹底投入批量種植的範疇!”

凌晨四點的幻滅森林已經沒有了白天的喧囂,魔法集市也熄燈收攤,一切都陷入了寂靜當中。

森林裏偶爾傳來幾聲貓頭鷹的叫聲,在寂靜的夜空中能傳出很遠。

克洛澤三人披星戴月,努力向上攀爬。

他們三人互相協力彼此扶持,攀登的速度竟是比之前還要快上一些。

但是,在三人上到第九十九級階梯的時候,重力竟是陡然增強了數倍!

“我….尼瑪….這特麼要不要這麼變態?這種考驗真的有人能通過嗎?”

克洛澤雙手處在膝蓋上,艱難的支起身子。

可當他看向另外兩人的時候,卻看到兩個趴在地上的脊背…

“喂喂喂…你們兩個…”

突然間!我克羅擡眼瞥到了一個在自己上方的攀登者。

那人雖然也爬的極爲困難,但咬着牙也還能堅持,卻並沒有菲林和伊恩這般連戰鬥站不起來。

“莫非….”

克洛澤想到了一種可能….難道這裏的重力是會跟隨攀登者潛在實力的不同而調節的?

由於自己的關係,導致了菲林還有伊恩承受着自己這個層次的重力!?

克洛澤並不是自大,而是清楚自己體內的魔力的確比那兩人要強。

“喂?你們兩個說說話呀!”

克洛澤發現,這兩人已經被重力壓到話都說不出來了!如果在這樣下去,非要被活活壓死不可!

“不行…我不能再跟他們待在一起…”

克洛澤咬了咬牙,調動起體內的凱恩之力,雙腿一曲一伸,已然跳上了第一百節階梯!

他這一離開,原本趴在地上的菲林和伊恩這才緩過勁來。

他們兩人菲林魔力更強一些,而伊恩體能更好一些,所以兩人所感受到的壓力基本持平。

但克洛澤這個犯規的變態卻遭到了階梯重力的猛烈攻擊!

克洛澤跳上階梯之後,菲林和伊恩才扶着腰站起來。

“我…我的腰還在嗎?天吶…”

菲林和伊恩看着蹲在上面衝他們打招呼的克洛澤,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

“抱歉啦兄弟,我不能在連累你們,看來我只能在重點等你們了呦~!加油!”

克洛澤一臉輕鬆的笑道。

就在剛剛,他試着和凱恩合體,卻發現即便此刻凱恩已經被拍到了自己體內,但合體後的力量和能力還是不變的,這就讓他大喜過望了。

“這樣更好,又能短時間變強,又不會太過引人注意,真是裝逼之利器呀~!”

暫別了菲林和伊恩,克洛澤雙腿如風,基本上每跨出一步就是一節臺階!

三分鐘真男人,這得上多少節啊?

與此同時,在位於浮空城魔法之都的“智慧之塔”中,一位老者正透過一顆銀色水晶球觀察着克洛澤的動作。

“呵呵呵…有趣的小朋友…” 漆黑的房間只有一小簇光亮,讓人看不清那人的長相,如果僅憑聲音來判斷的話,此人最多四十來歲。

他透過魔法水晶球觀察着克洛澤的一舉一動,忽然對身邊說道:“怎麼樣?要不要將這個孩子安排到你那裏?”

這時陰影中另一個聲音響起:“我之前就見過他,身邊還帶着一隻龍。”

“哦?”先前那個聲音感興趣的問道:“龍這種生物,已經很少在大陸上出現了。”

另一個聲音強調道:“還是一隻黑龍。”

“呵呵呵….看來我們魔法協會再次崛起的日子不遠了。”

“我倒覺得我們魔法協會的安生日子要一去不回了。這小子身上有很多不安定因素,你確定自己考慮好了嗎?真的要收下他?”

“爲什麼不呢?莫非你是因爲年齡太大?已經一點冒險精神都沒有了麼?畢竟風險和收益是對等的。”

“一個兩百歲的老怪物說我年齡大?好吧,隨便你,但是不要把他甩給我,你喜歡就自己去教他。”


“呵呵~你知道的,我從來不收徒弟。”

“那我不管,反正不要塞給我,我走了。”

陰影中的那道聲音說完這句話,便轉身自行離開。

先前那人倒也不生氣,仍津津有味的看着克洛澤爬臺階。

“呵呵呵….你身上的祕密還真多啊…等你到了魔法之都….就讓我好好探究一下。”

浮空城,魔法之都。

凌晨中的智慧之塔大門緩緩開啓,一位邋里邋遢,穿着破爛法師袍的中年男子從裏面走出來。

他擡頭看着夜空發了一會呆,伸手入懷掏出了一杆長長的菸袋。點上火,抽了兩口,忽然他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哎….看來這一次的包袱….是甩不掉了。"

如果此時克洛澤在這裏看見這人,一定一眼就能認出,這不正是在魔法集市裏賣給自己魔法短弓的那位攤主嗎?

是的,就是那個名字超級文藝範兒的葉知秋!而他的真實身份,則是魔法師協會四大常任理事之一,也是下一任魔法師協會會長的熱門人選。


他坐在智慧之塔門前的臺階上,一邊抽着菸袋一邊眺望遠方,直至那一抹初陽照射在地平線上他才眯着眼睛吐出一口氣。

忽然間,一片寧靜的浮空階梯終點處傳來了幾聲驚歎。

“看來那小子已經上來了,他創造了這個級別的最快速度….”

邋遢法師自言自語的說着,而後慢慢站起身離開。只不過在他轉身離開的那一刻,嘴角似乎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是的,那是克洛澤!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無形中將浮空階梯的記錄整整縮短了兩天時間!而上一個紀錄保持者,還要追尋到百年以前。

“天吶!你一定是一位天才!歡迎你來到魔法之都~~!你的名字叫做什麼?”

克洛澤剛剛登上最後一節臺階,便感覺周身的壓力突然間消失一空。

已經習慣了有重力的壓迫,此刻突然消失一時間還讓他無法適應。

階梯終點處,即便是凌晨也有幾名魔法師在這裏等候着。

這幾名魔法師身上的穿着與克洛澤之前看到的全都不一樣,那是一條帶着兜帽,刺繡着一把小魔杖的….校服?

好吧,的確有些像校服。

站在最前方一人年紀看起來也就二十多歲,他在看向克洛澤的時候臉上始終帶着和煦的笑容,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

“你好,我叫暖陽!歡迎你的加入!”

那人對着克洛澤伸出了手。

“呼呼呼….暖陽?還真是人如其名啊…呵呵~你好,我是克洛澤。”

“呵呵~我是魔法學院三年級的學生,專門負責這一次的新生接待工作。恩….你還需要在這裏填上一張表格,然後就可以去休息室休息了。”

暖陽在一旁的桌上取過一張羊皮紙遞給克洛澤,又遞給他一支羽毛筆。

克洛澤笑着道謝,直接席地而坐。

“我暫時不會走,我還有兩位朋友要上來,我等等他們。”

“哦?朋友?你對他們很有信心呀~”

暖陽笑着說道。

克洛澤微笑點頭,因爲他實在沒什麼力氣閒聊了。

雖然克洛澤說要等那兩人上來,可他也知道,這個過程可長可短。所以他掏出睡袋,直接席地而睡,呼嚕連天。

“這….”

暖陽看着又冒鼻泡又流口水的克洛澤,臉上的笑容也換成了苦笑。

當克洛澤這一覺醒來之後,發現時間已然來到了中午。

此時的浮空階梯終點處已經站滿了人。從他們統一的制服來看,似乎都是魔法學校的學生在看熱鬧。

至於克洛澤這個躺在地上睡覺的人,大家已經從早上看到了中午,早就沒了興趣。

他們也在悄悄打賭,看下一位到底會用多少時間爬上終點。

“來了來了!這一次一下來了兩個人!”

人羣爆發出一陣歡呼,而克洛澤也猛地跳了起來。

他扒開人羣向裏看去,可不就是菲林和伊恩麼?

“哈哈哈哈!你們這兩個臭小子!我都睡了一覺了你們纔上來?”

克洛澤不顧累成狗的兩人,跑過去用力拍打着他們的肩膀。

伊恩求饒般的舉起手道:“求…求您別打…我…實在累得不行了…”

伊恩還能說話,可再看菲林這傢伙,卻已經躺在了地上。

一旁比較有經驗的魔法師正在爲他施展治療術,倒不用克洛澤擔心。

既然人已經到齊,克洛澤便收了睡袋,三人並排走向學院爲他們準備的休息室。

也直到此刻,三人才有閒情舉目四顧,欣賞一下這個傳說中的浮空魔法都市!

整座浮空島在克洛澤眼裏就像一幅緩緩拉開的魔法畫卷!

那些只有在想象中才會出現的景象此刻被一一呈現在眼前!

這裏到處都能看到瑰麗奇異的高聳尖塔,這些尖塔大都擁有白色塔身和藍色塔頂,而塔頂的窗戶裏還有什麼東西進進出出的不停飛行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