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前的神戰,這個地方不知道戰死了多少絕世強者,萬年過去,很多靈魂體都像黃泉劍聖一樣復甦,雖然說他們的力量早已經不復當年,可若是來一個劍王境的靈魂體,他們幾個恐怕誰都逃不掉。

“神域使者爲什麼要將試煉場選在這裏,難道他們就不怕一個人也出不來?”夜寒感覺十分不解。

三人面面相覷,誰也想不通緣由,這一屆的青鋒大賽和每次都不同,比賽方式完全變了,將他們傳送進迷天幻陣深處,分明是將他們往絕境裏逼。

就算是想要挖掘青年強者的潛力,也不至於做得如此絕吧?

神域使者的心思,沒有人能猜透,他們這樣做的緣由,恐怕只有成功通過青鋒大賽,纔有可能知道了。

“一個月的時間,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想要在這裏活下來並非易事,更何況還有弒血殿的那些人在對我們虎視眈眈。不過,這裏曾經是一片戰場,必然會有很多重寶留下來,如果我們機緣足夠,這迷天幻陣也不失爲一個極好的試煉場所。”

夜寒很快就將心態調整了過來,深陷絕境之中,他們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唯有死戰,才能夠絕處逢生。

“我聽過這裏的傳說,曾經有劍魂境的強者被追殺進來,十年之後,卻突破到了劍王境巔峯,我們或許也能在這個地方突破劍魂境的天人之隔。”林夢溪微笑道,似乎對於這個聲名遠播的禁地並沒有什麼畏懼。

就在這時,一直漂浮在他們身邊的黃泉劍聖突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急促地道:“有幾個靈魂體在向這裏靠近!”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 極品全能鬼差

“這些鬼東西來的還真快!”夜寒眉頭一皺,眼中閃過兩道精銳的光芒,道:“做好準備,這將是我們的第一戰!”

天天和林夢溪同時拔出了長劍,氣勢驟然升騰,紅藍兩色光輝瀰漫出來,夾雜着鋒銳的劍氣。

三道靈魂體的速度極快,剎那間就靠近了過來,悄無聲息,若非夜寒幾人的精神境界都不低,甚至都難以感應到他們的存在。

黃泉劍聖漂浮在夜寒三人的身邊,也做好了一切準備,若是這三個靈魂體不支,他便迅速出手,將他們煉化。

黃泉劍聖的精神境界一樣是劍魂境,掌握的部分藍金法則的他,實力完全凌駕在同境界的其他靈魂體之上。

這時,三道靈魂體已經撲了過來,傳遞着混亂的精神波動,他們似乎完全沒有自己的意識,只有一點原始的本能保留了下來。

“夢溪,天天,保護好自己的神識!”夜寒囑咐一聲,當先向前衝了出去。

手一翻,一面血色大旗出現,迎風獵獵作響,透着陰森的寒氣。

正是鎖獄煉魂旗,被夜寒使用藍金法則改造之後,現在終於派上了大用場。

靈魂哀音,對於這些靈魂體的殺傷力將會更加明顯。 “嗡嗡!”

大旗當空舞動,紅雲漫天,震懾人靈魂的音波釋放出來,讓衝過來的三個靈魂體同時一頓。

經過夜寒改造過的鎖獄煉魂旗,所發出來的靈魂哀音威力更甚從前,血色大旗一展,便將三道靈魂體的氣勢全都壓制了下來。

五瓣月亮 一刃縱橫天地間,劍指天下不等閒。戰意沖霄連碧落,殺心不改下黃泉!”

夜寒人劍合一,戰力完全釋放出來,凌厲的氣息沖天而起,整個人都被幽藍的光芒籠罩,在紅雲之中極爲顯眼。

林夢溪和天天也跟了上來,天紋在虛空中遍佈,赤影閃動,藍光瑩然,浩瀚的劍氣狂涌,向三道靈魂體絞殺過來。

這些靈魂體根本沒有自己的意識,完全憑着本能在行動,感覺到夜寒三人強大的氣勢壓迫,頓時慌亂起來,發出悲鳴之聲,拼命倒退,想要掙脫出夜寒的控制。

實際上,真正戰鬥起來,精神境界在劍魂境的靈魂體根本不是真正的劍魂境強者的對手,而夜寒掌握着藍金法則,更是將他們壓得死死的。

“哧哧!”

趁此機會,夜寒大旗再次揮動,靈魂哀音籠罩了這片天地,三個靈魂體根本無法掙脫,被困在紅雲之中。

“黃泉劍聖出手!”夜寒心中喝道,同時打出一道劍氣,蘊含着藍金法則的力量,將三道靈魂體一起貫穿。

“嘿嘿,乾的不錯!”

黃泉劍聖笑道,精神力狂涌而出,向那三道靈魂體包裹過去。

這些靈魂體已經被夜寒消耗的極其虛弱了,在鎖獄煉魂旗的壓制下,黃泉劍聖沒有費絲毫力氣,便將他們的靈魂煉化。

很快,紅色雲團之中,黃泉劍聖的精神波動擴散出來,比剛剛強了不止一籌,煉化同境界的靈魂體,對他的補益也是極大。

夜寒收了鎖獄煉魂旗,心中稍安一些。

看這形勢,這裏還沒有到迷天幻陣的深處,這些靈魂體的實力都還在劍魂境左右,憑藉着藍金法則和鎖獄煉魂旗,倒是可以一戰。


回頭看看林夢溪和天天,她們的神色也輕鬆了許多,一戰完勝,也給了她們極大的信心。

而且,與靈魂體的戰鬥之中,她們也有了許多前所未有的感悟,兩人都覺得,自己似乎觸摸到了另一個領域。

林夢溪和天天都已經到了劍靈境的巔峯,林夢溪更是已經接近了劍魂境,只等一個契機,便可進行突破,而這個契機,很可能就會在此出現。

劍靈境與劍魂境之間的差距,最重要的就是精神境界,這個時候,需要以靈魂溝通天道,感悟其中真意。一旦領悟到了那一層,便可突破天人之隔,邁入劍魂境。

黃泉劍聖飄到夜寒的面前,傳遞出興奮的精神波動。

“感覺怎麼樣?”夜寒笑道。

“好久沒有煉化這麼強大的靈魂了,就是當初我在這裏遊蕩的時候,遇到這樣的靈魂體,我也只有逃跑的份。”

夜寒嘴角一翹:“那好,我傳你藍金法則,讓你更快提升精神境界。”

“真的?”

黃泉劍聖頓時興奮起來,骷髏頭不斷顫抖,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他深知藍金法則的強大,自己當初不過是得到了極少的一部分,便在精神力領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若是有完整的藍金法則在手,他的精神境界或許會比萬年前還要更進一步!

“不需要我完全服從你了?”黃泉劍聖盡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問道。

夜寒粲然一笑:“我們身處迷天幻陣,危機四伏,自然是實力越強越好,傳你藍金法則,蒐集煉化靈魂體恢復實力,也會讓我們的處境更安全一些。至於服從,你畢竟曾經是劍聖強者,想要完全服從我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我掌握着你的本源魂印,如果你想對我不利,也要考慮一下後果。”

黃泉劍聖眼窩中的光芒閃爍幾下,緩緩地道:“我堂堂劍聖,絕非是忘恩負義的人,只要你不太過分,危機時刻,我自然會全力助你。”

夜寒一笑,滿意地點了點頭。他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待黃泉劍聖的實力恢復一些後,絕對會成爲他極大的助力。

“準備好,我傳你藍金法則。”夜寒喝道,隨後識海中涌動起幽幽的藍光,藍金法則的烙印被激發出來,化成一道光束,注入黃泉劍聖的本源魂印之中。

霎時間,黃泉劍聖的骷髏頭變成了蔚藍之色,藍光擴散出來,化成一個光繭,將他包裹起來。

藍金法則奧妙無窮,想要烙印下來也是需要不少的時間,夜寒靜等在一旁,同時觀察着黃泉劍聖的變化。

林夢溪和天天站在一旁,也是饒有興趣地看着,從黃泉劍聖散發出來的精神波動之中,她們也是感受到了某種莫名的力量。

這種力量,似乎已經接近了天道。

一直過了許久,藍色的光繭越來越大,最後已經有了一人多高,朦朧之中,似乎有一個人影顯現出來。

就在這時,周圍的天地靈氣似乎受到了吸引,拼命向光繭中匯聚,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咔咔!”

清脆的聲音響起,藍色光繭終於出現了裂痕,隨着一聲破碎的聲響,藍光驟然爆發,磅礴的精神波動洶涌而出。

夜寒三人同時望去,在藍光掩映下,一個真實的人影出現,沒有一絲虛幻的感覺,面色蒼老,鬚髮皆白,但卻透發着一種睥睨天下的強大氣勢。


“你凝聚成了實體?”夜寒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黃泉劍聖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是天地靈氣凝聚出來的身體,雖然不比真正的肉身強大,但總比虛幻的靈魂體要好得多。”

“太好了,有了這具身體,你應該已經可以和劍魂境的強者媲美了吧?”

“一般的劍魂境強者可以一戰,不過,若是對上高階劍魂境強者,這具身體卻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夜寒滿意地點了點頭,目光望向遠方,嘴角微翹。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去再煉化些靈魂體,讓你的精神境界達到劍王境!” 入夜,是迷天幻陣中靈魂體最爲活躍的時間。

夜寒一行四人,籠罩在黑暗領域之中,在夜幕中穿行,氣息絲毫不外泄,若非實力遠超夜寒的強者,根本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

遠處,影影綽綽有光芒在閃動,陣陣劇烈的靈魂波動擴散出來,似乎有靈魂體在打鬥。

邊緣之城事件簿 ,大約能有六七個。”黃泉劍聖在黑暗中低聲道,掌握了藍金法則之後,他現在精神力的感知範圍比夜寒都要遠得多,神念一掃,便看透了那些靈魂體的底細。

“那好,我們上!”


“夜寒,這次讓我出手吧。”林夢溪突然道。

看到夜寒有些疑惑的表情,林夢溪解釋道:“和他們的戰鬥中,我有了一些特別的感悟,似乎觸及到了劍魂境,我想或許這是一個突破的契機。”

夜寒點點頭:“那好,你出手,我在後面保護你。”

四人全速前進,無形無影,像是幽靈般接近了那幾個正在戰鬥中的靈魂體。

“刷!”

將要靠近的時候,夜寒將黑暗領域猛地擴張出去,瞬息覆蓋了那片戰場。

黑暗領域之中,藍色的紋路在虛空中若隱若現,精神層次的浩瀚威壓籠罩下來,讓那些靈魂體的動作都停滯了下來。

幾乎同時,一道赤紅的劍光劃破長空,林夢溪飛身而出,衝進靈魂體戰鬥的圈子中。

紅衣紅劍,鮮豔而明亮,舞成一團絢爛的紅影,浩瀚的劍氣向四面八方涌動而去,直接將戰圈衝散。

“嗡嗡!”

感受到林夢溪鋒銳的劍氣,那些靈魂體發出刺耳的尖嘯聲,像極了靈魂哀音,讓人心神震盪,難以壓制。

“幻夢飄零百花殘!”

林夢溪嬌喝一聲,幻夢劍爆發出炫目的霞光,在虛空中揮動,劍下,無盡天紋蔓延而出,幻化出一片繽紛的花海。

暗夜之中,這一片花海尤爲顯眼,若有如無的馨香散逸出來,林夢溪在其中翩翩舞動,像是一朵紅雲在花中穿行。

精緻的容顏,帶着燦爛的笑容,林夢溪似乎沉醉在這花海之中,絕美風情盡顯。

那些靈魂體身處花海之中,竟然有些失魂落魄,林夢溪看似簡單的舞動隱藏着強大的迷惑性,唯美的景象掩蓋了殺機,卻是直擊靈魂深處。

夜寒在遠處觀看,不由得有所觸動,林夢溪一舉一動都渾然天成,划動着莫名的軌跡,密密麻麻的天紋在她劍下形成,烙印在虛空中,勾勒成一大片陣法。

這樣的境界,距離劍魂境已經不遠,待她能結合飄渺的天道,打出完美一擊,便是她突破的時候。

“呼呼!”

就在這時,風聲突起,幻夢劍的揮舞速度陡然間加快了許多,百花叢中,林夢溪神色沉靜,劍舞成風,一片片花瓣隨之飄飛而起,向那些靈魂體絞殺過去。

柔弱的花瓣上,佈滿了玄奧的紋路,劃過空氣,發出尖銳的聲響。

被迷惑的靈魂體此時已經來不及反應,漫天花雨,充斥了天地,鋒芒如劍,穿透他們的靈魂。

仍然是唯美的景象,但在這之中,卻是有數道靈魂體被完全打散,化作純淨的靈魂力量。

而黃泉劍聖則是趁此機會,將那些殘碎的靈魂盡皆煉化吸收。

隨着最後一片花瓣的消散,這一戰也宣告結束,晶瑩的汗珠自林夢溪額間淌下,臉上卻看不出絲毫疲累。

“我的感悟又加深了許多,如果這樣戰鬥下去,一個月之內,我一定能突破到劍魂境!”林夢溪興奮地道。

夜寒笑着點點頭,回頭看一眼天天,她卻是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你也是劍靈境巔峯境界了吧?不需要尋找契機突破嗎?”

天天一笑:“我是天命靈胎,修煉根本沒有瓶頸,待時機成熟,自然就會突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