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小鷗看了一眼那盤菜,自己沒吃過,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所以就沒有插話,反正她也不懂。

她屬豬,啥都吃!

嚴曼琪趕緊拿起筷子夾了一點放在嘴裏,嚼了一會,“嗯!真的跟我老家的野芹菜是一樣的味道!”

然後又夾了一些給小鷗,“小鷗,你吃吃看!我們老家的野芹菜我很喜歡吃,跟這個一樣的味道,只是顏色不同。”

葉小鷗看了一下桌子上的菜餚,知道這一桌子還是以曼琪的愛好來的。“好,我嚐嚐!”葉小鷗說完就吃了一口。

“味道很特別!我沒吃過!”葉小鷗如實的說,“我對吃的僅限於飽!”說完呆萌的笑。

她的餘光發現,周筱宇垂了一下眼眸,掃了一下桌子,沒接茬。

周筱宇也知道,這一桌子確實都是以曼琪的口味來的。

葉小鷗心知肚明,在嚴曼琪的面前,自己就是個影子,儘管她很受傷,可那又怎樣,這是個不爭的事實,即便她再掙扎,也照樣改變不了這個已經在周筱宇頭腦裏紮根的理念。

語氣令自己滿身傷痕,還不如風輕雲淡的隨它去吧。

吃過了飯,周筱宇也看出來了,這兩個在一起,他根本就是個配件。

他看着兩個人說,“你們自行活動吧!我看我還是去公司了!晚飯的時候,我給你們電話,再定地點好了。”

嚴曼琪一揮手,“去吧!趕緊地,你在我們不方便說話!”

周筱宇一臉的懵,感情自己這樣沒慎眼。

他一甩袖,走了!


兩個人一頓笑,然後嚴曼琪拉葉小鷗回到自己的房間,她給小鷗帶來了幾件衣服,都是她去法國的時候買回來的,還有好多配飾!

葉小鷗對配飾特別的感興趣,她愛不釋手的看着。

“小鷗,我們去逛街行嗎?”曼琪突然很興奮的看向葉小鷗,“走,出去走走!”

“好,你來京城,確實應該陪你轉轉”小鷗也眼睛一亮。

“不瞞你說,我來京城太多次,可就是沒有四處逛逛!關鍵沒伴,總不能讓宇哥陪我到處遊蕩吧!那我可就太沒分寸了!宇哥是什麼人呀?他的身份地位… …”曼琪說完吐了一下舌頭。

葉小鷗也笑,“男人都不喜歡逛街的!姐夫會陪你逛街嗎?”

“會!他對我到是百依百順!”曼琪很愜意的說道,“不過剛開始也不行,他是高冷型,冰川!”

“那後來爲什麼會了?”葉小鷗很好奇,她問嚴曼琪,其實小鷗對曼琪很感興趣。

她們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着話,然後曼琪讓小鷗試試她爲她買的衣服。

葉小鷗趕緊順從的穿上,小鷗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尖叫着,“哇,還是姐姐有眼光,你挑的衣服穿起來就是有氣質,女人味十足!”

“嗯! 農門蠱師 ,那就好辦了,我再出去,還給你買!”嚴曼琪上下打量着葉小鷗,簡直是喜歡的不像話,“老天真的是奇蹟,怎麼就能有一樣的我們?” 兩個人完鏡子前一站,一同笑了起來。

“不過逛街,我隨你穿好了,我也牛仔褲!”

說完嚴曼琪也從自己的行禮裏拿出一條牛仔褲還有一件隨身的小衫也是白色的,只是褲子的顏色有些差距。

當嚴曼琪換好了這身行頭出來,兩個人都捂着嘴笑,“走在街上一定有人當我們是雙胞胎!”

兩個人都很興奮,手拉手走了出去,真的就沒有一點陌生感。

葉小鷗的心裏很愜意,她特別的開心,這份開心是來自嚴曼琪給她帶來的一種親情。

自從她從葉建民那裏被霍威解救了出來,她就感覺,這個世界上以後就只有她一個人奮鬥了,然後就有了周筱宇,他給她的是一種安全感,前所未有的安全感,那是她十多年在葉建民家從沒有過的。

現在有了曼琪,這個跟自己酷似的人,她感覺自己不在孤單了,冥冥之中,就感覺一種無以言表的親近。

雖然她知道,她愛的人愛着這個與自己一樣花容的姐姐,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葉小鷗對曼琪一點都不反感,甚至毫無芥蒂。

畢竟是因爲宇哥先認識曼琪在先,這也許也是一個先入爲主的理由吧!

就像她對方俊豪,顧臻樺,展旭,他們都是,小鷗知道他們都對自己有着愛慕,但是她卻無法揮去自己心中對周筱宇的那種蠢蠢欲動的愛。

她記得他與他每次親吻的細節,她做了他的女人… …

葉小鷗有些內心痠痛,可是卻有些無能爲力。

兩個人就這樣逛了一個下午,買了許多東西,葉小鷗還給兩個未曾謀面的小精靈買了玩具與衣服。

“好累了,我們去喝點東西也歇歇腳!”曼琪建議,“這總不逛街還真的是累。”

田園錦繡之農門商女 ,剛剛坐下來,小鷗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下,竟然是她的同學盧迪,她想了想沒接。

可是對面就是不掛,曼琪看着她問,“誰呀!接吧!”

“我的一個同學!”葉小鷗一邊說道,一邊漫不經心的接了起來。

電話剛剛一點開,盧迪就對小鷗說,“小鷗,你在什麼位置?”

“你有事嗎?”葉小鷗沒有直接問回答盧迪的問題,而是反問過去。

“是的,明天是週末,週一就考試了,大家弄了一套提綱,是考試的考點,我想給你送過去一套,我知道你忙!所以我就給你複印了一套。”盧迪在電話裏說。

“哦!我現在有點忙,在外面!你晚上看見珠珠給珠珠吧!明天讓她帶給我,謝謝你!”葉小鷗對盧迪說道。


“小鷗,我也在外面,你在什麼位置,我看我離你近不,要是近我就給你送過去。”盧迪趕緊對葉小鷗說道,“我… …嘿嘿,我晚上不知道回去不回去!”

盧迪支支吾吾的說道,那意思她有什麼貓膩不一定回寢室。

“銀泰廣場這裏。”葉小鷗淡淡的說。

“哦!還挺遠的!那一會我在給你電話好了,然後再定!”盧迪對葉小鷗說道,說完就掛斷了電話,葉小鷗拿着電話說了一句,“莫名其妙!”

心裏還想着,真不靠譜。

小鷗並沒在意,與曼琪一邊說話一邊喝着東西,嬉笑着,開心的不像話。

直到華燈初上,天都徹底的黑了下來,兩個人才起身向外走去。

曼琪剛說到,“你說宇哥,還能不能行了,這是把我們兩個忘記了的節奏,這… …”

還沒等她說完,手裏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她看了一下屏幕,咯咯的大笑,葉小鷗當即就明白了,肯定是周筱宇打進來的電話。

嚴曼琪馬上接了起來,“哈哈,宇哥,剛剛說完你把我們兩個忘記了,你就來電話了!”

“嗯… …嗯,好的,那我知道了,我們打車就好了,不用司機來!很近!”嚴曼琪接完了電話,對小鷗說了地址,“宇哥說在那裏晚餐,我們打車就好了。”

“好!”兩個人一起向路邊走去。

就在她們兩個美滋滋的就要到馬路邊的時候,小鷗的電話又驟然響了起來,葉小鷗看了一眼,還是盧迪。

她只好接起來,“盧迪!”

“小鷗,我已經到了銀泰廣場這裏了,我怎麼沒有看到你?你穿的什麼衣服呀?”對面盧迪對葉小鷗說道。

“你在什麼位置?我穿牛仔褲白色上衣!”葉小鷗想周圍看着。

“我在咖啡店這裏!”

“那你向外走!”葉小鷗說完對曼琪說,“姐姐,你稍等一會,我去我同學那拿下資料,馬上回來!”

“好!”曼琪說完站住腳,就站在馬路邊上,看着葉小鷗向內快速的走過去。


“葉小鷗!”曼琪身後有人喊了一聲,嚴曼琪馬上轉過頭,以爲是認識小鷗的人,就看過去。

她看見路邊剛剛停下一輛車,車上下來一個男人,五大三粗的,嚴曼琪剛剛一晃神的功夫,就被那個男人拉進車裏,她剛剛想呼喊一聲,一個東西捂住她的鼻子… …

葉小鷗走到大廈的門口,也沒有見到盧迪的影子,她快步走進去,在咖啡店的門口又四處看了一下,也沒有看到盧迪的影子。

她有些納悶,心裏想,這個盧迪,真不靠譜。

她急切的拿起電話打給盧迪,可是對方的電話竟然關機了,葉小鷗攥着電話有些納悶。

這是幾個情況,手機沒電了?

她又徘徊了一會,可還是不見盧迪過來,她一跺腳,不等了!再說好了。

她果斷的轉身向外走去,小跑着到了路邊,可是竟然沒看到曼琪的影子,葉小鷗更納悶了,“曼琪姐!”

她叫了一聲,想周圍看去。

沒見人回答,她的目光在人羣裏搜尋,也不見嚴曼琪的影子,葉小鷗想,她也不可能自己就離開了?

她找到曼琪的號碼撥過去。

關機!

她有點急,來來回回的在路邊徘徊着,突然她看見馬路路基的地上,有一樣小東西,她趕緊大步走過去,彎身撿起來,那是一隻小巧的女孩子的小童鞋,只有一隻,葉小鷗當然認識,那是她親手給小精靈選的。

葉小鷗的頭‘嗡’一下大了,難道… … 她不敢再想下去,趕緊抓着電話翻出周筱宇的電話,手顫抖的厲害,她撥出電話。

對面馬上就接了起來,“嗯!怎麼還沒到?”周筱宇對着電話問道。

“宇… …宇宇哥,不… …不好了!”葉小鷗說完就哭了出來,她是真的怕了,“不好了,曼琪姐姐… …不見了!”

對面的周筱宇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慢慢說,怎麼不見了?”

兩世為仙 ,穩住自己的情緒,對着電話裏說道,“宇哥,我在銀泰廣場這裏,我與姐姐來逛街,接到你電話正想打車回去,就接到了我同學的電話,然後離開她去取東西,結果返身回來,姐姐就不見了!”

“站那,別動!”周筱宇對葉小鷗囑咐到,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葉小鷗沒有領會周筱宇的意思,她太慌亂了,她來來回回的在原地踱着步,反應着,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情?

突然他想到顧臻樺之前告訴過她,讓她不要理會盧迪。

她趕緊給顧臻樺打了一個電話,不多時顧臻樺接起了電話,“小鷗!哪呢?什麼… …”

還沒等顧臻樺說完,葉小鷗就對電話裏喊了一聲,“臻樺哥,出事了… …你趕緊給我想辦法找盧迪,找她!”

“怎麼回事?說清楚!“顧臻樺一聽葉小鷗的一句出事了,當即一震,“出什麼事了?快說你在哪?”

“我在銀泰廣場!我跟姐姐逛街,結果盧迪就一再的打電話來,讓我拿什麼考試資料,結果我去她指定的地方拿資料,結果姐姐不見了… …我… …”

“我懷疑跟盧迪有關係,因爲我… ..根本就沒有看見她,她還關機了!”葉小鷗對顧臻樺語無倫次的學着,“找到盧迪!”

顧臻樺正在葉小鷗的公司,他剛想帶着馬英趙麗珠下班,此時一聽小鷗這樣說,趕緊拽着馬英喊了一聲,“上車!”

他們迅速駛離直奔銀泰大廈。

葉小鷗一下蹲在了地上,無助的等待着周筱宇。

不多時,周筱宇到了,他下車直奔葉小鷗,“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的臉陰得像暴風雨來臨之前,周身佈滿了戾氣。

正當這個時候,顧臻樺的車子也‘吱的一聲停在他們的身邊。

葉小鷗站起身,又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細的說了一遍,顧臻樺突然插嘴,“宇少,趕緊查找溫靜雅,我懷疑是溫靜雅所爲!”

周筱宇陰鷙的眸子看向顧臻樺,顧臻樺吞嚥了一下,“我這段時間一直關注她,最近幾天發現她與小鷗的同學,就是這個之前給小鷗打電話的盧迪,有密切的接觸。我懷疑她不是對曼琪來的,是對小鷗來的,是錯將高少夫人當成了葉小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