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晨一怔,自己怎麼就成爲禽獸了?

“小馨,你怎麼說話呢?”林香茹瞪了一眼楚雨馨,這傻妞說話怎麼這樣呢。

“呀,香茹姐,你看葉晨哥,不論咪咪大小,他都喜歡,這不是禽獸麼?”楚雨馨說道。

葉晨滿臉黑線,這樣就成爲一個禽獸了?這楚雨馨也太彪悍了吧。

“你還說。”林香茹看着一臉發緊的葉晨,微微的掐了一下楚雨馨。

“呀,小馨不說葉晨哥是禽獸了。”楚雨馨被林香茹這麼一掐,着急的說道。

“走,跟我回房間。”林香茹拉着楚雨馨就要走。

“香茹姐,你的麪條還沒有吃完呢。”楚雨馨原本就想吃林香茹的麪條。

“吃你個頭,等下看我怎麼收拾你。”林香茹那裏還吃得下,接着,就拉着楚雨馨往樓上走去。 美麗的眸子波光流轉,楚雨馨很享受的聽着葉晨這樣稱呼自己。林香茹有點好奇的看着他們,也不知道這兩人在私下達成了什麼協議。

“嘿嘿,小弟乖,你來開車。”楚雨馨迴應一聲,玉手輕拋,就把車鑰匙給了葉晨,繼續說:“葉晨哥,車鑰匙就給你了,以後就由你開車。”

葉晨坐在駕駛位,淡淡的點點頭,隨後發動車子。前往學校。

很快,來到學校。待得她們進去後,葉晨才悠哉的走進去。

走進校園,總感覺到清新的惆悵。

目光停留在幾個人的身上,前方,一個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印在葉晨的眼眸中,皺了皺眉頭,葉晨仔細一看,頓時一愣,原來是楊雪那美妞,說起來,楊雪也是自己的女人了。回想起那一晚的事情,葉晨有點覺得對不起楊雪。淡淡的搖了搖頭,既然遇見了,就沒有理由不去打一聲招呼。

皺了皺眉頭,葉晨快要走到楊雪跟前的時候,幾個男人圍住了楊雪。葉晨也沒有急着出手,先看清楚情況在說。

五分鐘後。

驚奇一幕。

葉晨有點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似有一抹做夢的感覺。不相信的瞪大眸子。饒是葉晨經歷過風雨的洗禮。也是對眼前的一幕,爲之震驚。

前方,不知何因,前去圍繞在楊雪旁邊的幾個男生,竟然齊刷刷的被踢飛出去。重重的落地後,楊雪雙眸凌厲,俏美的臉頰掛上陰冷的表情。

一個看似柔弱的女子,爆發力竟然如此強悍,一直被葉晨以爲是一個普通女孩子的楊雪,這一刻,葉晨被深深的震撼。

楊雪微微起伏的胸脯,加上有點急促的呼吸,半跪於地的她,隱隱約約之間,有股強烈的殺意。

地上的幾個男生,蒼茫的捂住痛楚,急忙的逃離現場。

這個時候,周圍並沒有多少人,葉晨知道楊雪察覺到了自己,也沒有必要隱退了。

“哈,雪兒,你在這裏啊。”葉晨來到楊雪的身邊,一臉笑容。

“葉晨,你也是這裏的學生?”楊雪恢復了以前的性情,對剛剛發生的也隻字不提。

“恩,是的,和你是校友了吧。”隨後,葉晨走到楊雪的身邊,伸手摟住楊雪的腰部,繼續說:“咱一起走唄。”

楊雪的臉頰微微紅暈,也沒有拒絕葉晨這麼摟住自己,在她的心中,已經不在牴觸葉晨。

淡淡的點了點頭,葉晨覺得楊雪這妞,確實有點讓人捉摸不透,出手的凌厲和此刻的溫柔,簡直就是一個極大的反差。她的背景又會是什麼?

不過,葉晨也不在意,不管楊雪的背景如何,也無所謂了。不過讓葉晨感覺很奇怪的是,當初見到楊雪的時候,她完全可以不理會這一切,但是爲何卻沒有出手呢?心中對此充滿了疑惑。

她的身手,足以可以讓她對危險的預知,不過有時候,也自然會出現防不勝防。

葉晨有點享受的摟住楊雪走進教學樓,忍不住的輕揉了楊雪的那至柔的臀部。楊雪也沒有什麼反應,甚至沒有做出反應,就這麼任由葉晨揉着自己的小屁屁。

“葉晨,我的教室就在前面了。”楊雪微微低着頭,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說起來,眼前的這個男子也算是自己的第一個男人,但是自己和他卻只有肉體上的關係,並沒有名義上關係。

“恩,一起吧,我的教室也在前面。”楊雪的性格,着實讓葉晨有點摸不透了,這丫頭,不會是愛上自己了吧?不過,葉晨也鄙視了自己一番,她都是自己的女人了。

不過,葉晨也不喜歡沒有感情的性,愛。

“你們快看,那不是我們學校的冷豔校花麼?身邊還跟着一個男生。”

“不可思議。那男的也太強悍了吧?”

葉晨和楊雪一起的這一幕,讓許多同學有點震撼了。楊雪也是新生,不過卻十分的冷淡,對所有人都是如此。

“就到這裏了吧,我的教室就在這裏。”楊雪停留在教室門口,淡淡的對葉晨說道。

“恩,好,我的教室就在你的隔壁,嘿嘿。我先走了。”葉晨笑道,然後隨意的看了一眼楊雪,別說,這小丫頭,確實很美麗。精緻的臉頰,有股脫俗的質麗。

和楊雪分離後,葉晨就走去了自己的教室,漆黑的眸子淡淡的環視一圈,然後走到自己的座位。

“老大,你今天中午有空不?”李東看着葉晨來了,興奮的說道。

“有事兒麼?”葉晨說道。

“是這樣的,小韻有事兒找你。”李東急忙的說道。

“中午有點事兒,下午吧。”葉晨中午的時候,送回林香茹和楚雨馨後,就準備去見然姐了。畢竟狼族和虎族來到天朝,葉晨也要去見見他們。


“好的,老大,那我中午的時候,就轉告小韻。”對於葉晨的話,李東也沒有多想什麼。

馬俊這個時候,走了進來,來到自己的座位,眼神陰狠的看着葉晨,拿出手機,發出一條短信,內容是:可以開始了。

這一次,馬俊花了高價,從社會中買通了一批黑社會,準備報復葉晨。

“三哥,馬俊發來短信說可以開始了。”教學樓的一個廁所中,集聚了二十多個黑社會分子,其中一個頭發染得黃色的青年,收到了馬俊的消息。

三哥不以爲然的笑了笑,說:“你去把葉晨請到這裏來。”

“好滴,我這就去。”青年屁顛屁顛的走出則所。

來到葉晨所在的教室,青年很有禮貌的敲了敲教室門,說:“葉晨出來一下。”

所有同學的目光落在葉晨的身上,這傢伙的麻煩不斷,但是卻依然好好的,他們有點好奇,葉晨是做什麼的了,一個學生,有這麼厲害?

葉晨微微皺了皺眉頭,自己本來打算休息一下的,沒有想到,又有事兒找上門了。目光有點疑惑的看着馬俊,說:“不會是你找來的人吧?”當然,葉晨只是開玩笑的看着馬俊。

馬俊一愣,葉晨難道知道了?看着葉晨有點疑惑,馬俊知道,肯定是葉晨隨意說的,然後急忙說:“葉晨,怎麼會是我啊,我也不敢啊。” 看着馬俊陰冷的一笑,葉晨說:“最好不是你。”說完,葉晨起身走了出去。

冷汗直冒,馬俊對葉晨的話,也是有點後怕,要是自己找來的人,不能解決葉晨,最好說出自己的話,就完蛋了。不過想到葉晨畢竟是學生,而那些都是社會上的人,不至於弄不過葉晨吧?

“你找我?”葉晨和這個青年會面,散漫的說道。

“跟我走一趟,我們老大找你有事兒呢。”青年算得很客氣。他也比較聰明,十分的會看形勢,倘若自己一上來就牛逼哄哄的叫葉晨跟自己去,說不定就被葉晨給暴打一頓。只要自己能把葉晨帶去,那就算自己有本事。

“你們老大是誰啊?找我什麼事兒?”葉晨並沒有動,而是看着青年隨意的說了一句。

“至於什麼事兒,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就和我走吧。”青年微眯眼眸,嘴中叼着一支菸,一股子的痞子氣息。

葉晨淡淡的一笑,說:“走吧。”

見葉晨同意,青年立即眉開眼笑,說:“請。”

“去哪裏?”

齊樂 去廁所唄。”

“你們老大請我上廁所?”

“額..不是。他在廁所等你。”

“你們老大還真是奇葩,有事兒都是去廁所的吧?”葉晨打趣的說道,看來又是找自己麻煩的人。

“情況特殊,廁所方便解決。”青年強忍心中的一抹怒意。自己好歹也是一個黑社會的,竟然對一個學生如此卑微。但是對方確實很厲害。不然也不會讓老大親自帶人上陣了。

很快,來到廁所,葉晨看着站在廁所外面的兩個男子,有點疑惑的說:“有意思,你們老大前世不會是一條廁所裏的蛔蟲吧。”

青年快要逼不住了,強忍着心中怒氣,臉部卻是淡淡的笑容,說:“走吧,我們進去。”

進入廁所,入眼的便是黑壓壓的一片,粗略一看,似有二十幾人的模樣。每一個人,看着葉晨,都是一臉的兇相,沒有半點吝惜。

“你就是葉晨?”這幫人的帶頭老大袁全兵說道。皺了皺眉頭,打量着眼前的葉晨,這個少年,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袁全兵有很大的自信,一拳就可以打得葉晨滿地找牙。

葉晨也只是一個小青年而已,並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一身的書生氣息,倒是給他增添了活力。

“你找我?”葉晨淡淡的說道。雖然對方人多,但是根本不在意。

“很有膽識,聽說你在學校很囂張嘛?”袁全兵一怔,這個少年也太鎮定了吧?面對自己這麼強悍的陣勢,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要是換做其他人,估計都跪地求饒了吧。

“囂張不囂張,與你何干,沒有事兒的話,我走了。”葉晨擡起腦袋,一臉的漠然。

囂張,十足的囂張,這是葉晨給袁全兵的感覺,臉色也垮了幾分,說:“你知道我們什麼人嗎?”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葉晨白了一眼袁全兵,不由好氣的說道。

袁全兵氣得牙齒癢癢的,葉晨這傢伙,竟然敢有這樣的眼神看自己。自己今天要不好好的折磨他,還怎麼混?

“我們是黑社會,黑社會,懂不?”袁全兵說道。看着葉晨皺了皺眉,知道自己嚇到了他,繼續說:“今天,我們也不難爲你,你看到這是什麼了吧,只要你把它給喝下去,就沒有事兒了。”

葉晨覺得袁全兵這傢伙十足的有病,看着袁全兵身邊小弟手中拿起的一拼淡黃色的液體,猜測那應該是尿液。

自己和黑社會也沒有多少交接,怎麼會有黑社會的找自己的麻煩呢?回想起最近接觸的幾個黑社會成員,也沒有他們這麼做事的,看着一臉傲氣十足的袁全兵,葉晨說:“誰讓你找我麻煩的?”

“我找你的麻煩,需要誰命令我麼?我就樂意找你麻煩,我就看不慣你的行爲,我就想弄你。”袁全兵也只是一個黑幫的小頭目,手下也就二十幾人的規模。

葉晨看着這副嘴臉的袁全兵,淡淡的搖了搖頭,說:“你吃飽了沒有事幹吧?”

“我靠,你喝不喝?”袁全兵大怒,葉晨這傢伙,還真的是無法無天了。竟然一點都不怕自己。

“你很想喝?”葉晨看着一臉怒意的袁全兵,也是好笑。

“你們把他給我拿捏住了。”袁全兵二話不說,就讓葉晨身後的幾個小弟拿捏住葉晨,準備給葉晨灌下瓶子中的尿液。

葉晨雙眸一冷,未等他們出手,就已經棲身來到袁全兵的身邊,快速的捏住袁全兵的咽喉,一切未等袁全兵反應過來,就已經完成,其他人愣神的看着這一幕,簡直太戲劇化了。


感受到強大的殺意,袁全兵有點不知所措了。

全身感覺到猶如掉進j冰窖一般的寒徹,支支吾吾的說:“你,你,就是一個魔鬼。”葉晨出手的速度,讓袁全兵震撼,這傢伙簡直就是一個魔鬼。誰出手的速度又這般的快?

“你說對了,我就是一個魔鬼,邪魔。”葉晨齜牙冷笑,給袁全兵的感覺就是,這傢伙似乎想要吃掉自己一般。

“放開我。”袁全兵全身冷汗直冒,背後的毛孔也是豎立起來。

“滾。”葉晨手臂微微用力,就把袁全兵給推了過去。隨後被他的小弟接住。

喘了幾口粗氣,袁全兵死死的盯着葉晨,怒道:“都特麼給我上,廢掉這小子。”

袁全兵的小弟,也是蠢蠢欲動,得到了他的命令,所有人蜂擁而上,空間不大的廁所,這個時候,二十人就這麼撲向葉晨。

面對如此陣勢,葉晨冷眼一掃,隨即迅猛的踢出一腳,不管對方是否有武技,也是於事無補,只見,葉晨這一腳,狠狠的踢在最前面的一個青年身手,頓時被踢飛出去,惡狠狠的砸在身後的同伴身上。隨同被砸得同伴一一摔在地上。

緊接着,葉晨起身一個完美的空中飛踢,直接將靠近的幾個人踹飛在地上。袁全兵有點傻眼了,看了葉晨確實很難對付,自己的這些小弟,也只是一些小混混,根本沒有接觸過專業的訓練。面對葉晨這樣的對手,也只有被揍的份了。 但是此刻,這些雖然是小混混的人馬,許多殺紅了眼眸,不顧一切的撲向葉晨,這一點,到是讓葉晨有點吃驚。

不過很快,二十人幾乎沒有人站着,都躺在地面不停的抽搐,袁全兵這一刻,愣在原地,感覺雙腿已經不在屬於自己,動憚不得。雙眸血紅的看着葉晨,一臉的不相信。愣神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弟。他有點不敢想象自己的眼了。

眼前這個人,絕對是一個魔鬼,出手狠辣,速度猶如鬼魅。

葉晨表情十分的淡漠,沒有在理會他們,而是直接走出了廁所,葉晨也沒有必要和他們計較。

袁全兵看着離去的葉晨,久久纔回過神色。看着地面痛苦不堪的小弟。袁全兵才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