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風有點懷念紫色小獸在身邊的日子,有小傢伙在,即使是相隔遙遠的距離,它也能發現生長的靈藥。

拋開心中的雜念,葉風看著前方的霧海,開口道:「應該就是這裡了,只是不知道裡面的傳承是否還在?」

「不管怎樣,總得進去看看,到時候就知道了。上一次滄瀾界出世,進入裡面接受傳承的弟子不知何故隕落,也不知是死在傳承之地,還是隕落在這方小世界的其他危機之下。」赫連素素說道。

「信息所記載,這霧海很詭異,有三重。前兩重中竟有一種霧獸存在,而最後一重更是詭異。有奇異的聲音,可湮滅人的靈魂。這應該是傳承之地的外圍守護禁制。如果連霧海都闖不過去,也就沒有資格接受傳承考驗。」葉風說道。

「裡面的霧獸最強也不過凝神境,這點考驗還難不住我們,唯一麻煩點的就是第三重霧海中的詭異聲音,就是沒有魂寶,我們也能闖過去。」赫連素素笑道。他們都是劍宗的年輕天驕,實力同代稱雄,既然以前的劍宗弟子能夠闖關此關,兩人也自然不懼。

「幸好上古大戰過後。滄瀾界中的天地法則異變,無法誕生強者,否則的話,裡面出現蛻凡、通玄級霧獸,我們根本就沒有一絲機會。」葉風說道。

「也許那位留下傳承的上古劍宗大能發現了天地法則的變化呢,不然的話,第三重霧海威力不應該這麼小。如果前兩重能夠誕生蛻凡、通玄境霧獸,後面的詭異聲音威能應該更加可怕,可湮滅蛻凡強者。」赫連素素說道。

「嗯。有道理。」葉風點頭。

兩人相視一眼,同時邁出腳步,往前掠去,眨眼之間就進入茫茫霧海之中。

「果然很詭異。」一進入霧海。眼前白茫茫一片,視距不過三米遠,而且在這霧海之中。神念受到極大的壓制。以葉風遠超同階的精神力,竟然也只能延伸出去百米。如果在外面的話,他的神念可延伸五十里。已經達到凝神境的極致。

「我的神念受到很大的壓制,僅能維持十米範圍,如果有霧獸襲擊的話,會很麻煩。」赫連素素說道,雖然早就知道神念會受到壓制,但親身體會不同聽聞,心中仍然很是震撼。

「沒事,我能探索百米,可以提早發現霧獸。」葉風微笑著說道。

對此,赫連素素並未驚訝,她早就知道葉風精神力強悍得讓人無語。

兩人小心翼翼的行走,當進入霧海四百米后,葉風止住身形,說道:「來了,前方出現兩隻霧獸,正朝我們趕來。」

「呼!」

眨眼間,霧氣洶湧,兩隻霧獸出現在面前,獸爪向兩人撕裂而來。

霧獸形似猛虎,彷彿由無數的霧氣凝聚而成,眼眶中有霧氣繚繞,身軀上覆蓋著波浪式的鱗片,宛如大師雕刻而成一般。

葉風微微一笑,心中沒有絲毫的緊張,藍色長劍閃電般點出,瞬間就擊在兩隻霧獸頭頂中間位置,力量透體而入。

藍色長劍擊中霧獸的瞬間,兩隻霧獸即時靜立不動,身軀很快就崩解,化為一團濃烈的霧氣消散開去,融入霧海之中。

霧獸很奇特,渾身由霧氣凝聚成,哪怕你將它的身軀斬成無數塊,它也會重新凝聚出新的身軀,好像不死生物一樣。但它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腦海中的魂火,只要毀掉魂火,霧獸就徹底消亡。

如果沒有劍宗的信息,葉風或許還要花費點時間,去發現霧獸的弱點,但事先知道一切后就不一樣,這些先天境的奇異生物,根本對他構不成絲毫威脅。

「還真如信息中所記載,霧獸是由無窮霧氣凝聚而成,只要毀滅它的魂火,就能徹底消滅。這霧海還真神奇,竟然誕生這種奇異的生物,真是千奇百怪。」赫連素素說道。

「神話境強者可開闢小世界,攝入山川河流,塑造秘境。更強大的存在,甚至能夠虛空造物,創造生靈。這點小手段,在那些上古大能眼中,不足為奇。」葉風微笑。

兩人繼續深入,第一重霧海中的霧獸,對於他們來說,沒有絲毫危險。別說有葉風這位妖孽在,就是赫連素素也是遊刃有餘,輕鬆自如。

赫連素素是能夠和余觀魚爭雄的年輕天驕,實力略遜於紀千帆和左輕語,能夠斬殺凝神前期的人物,這些先天境的霧獸隨手就能滅殺。況且,還有葉風神念警戒,只要霧獸出現,百米外就能夠知道。

第一重白色霧海僅有萬米深,葉風和赫連素素很快就闖過去,進入第二重灰色霧海。

第二重灰色霧海中的霧獸實力果然有了很大的飛躍,兩人剛一進入,就有一隻凝神前期的霧獸冒出,被葉風隨手一劍擊殺。

「小心了,這一重都是凝神境霧獸,甚至有凝神圓滿的霧獸。」葉風說道。

「嘻嘻,怕什麼,不是有你這位大高手嗎?」赫連素素揶揄道。

「呵呵。」葉風微笑,說道,「不知以前的劍宗弟子是如何闖過去的,凝神圓滿可不是一般半步凝神能夠對付的。」

「劍宗傳承久遠,底蘊深厚,每代都會出現絕世天才,身含大氣運,有種種不可思議的手段,更擁有諸多寶物,也不難理解。」赫連素素笑道。

「天下英傑豪雄眾多,的確不能小覷。」葉風感概道。

「但像你這樣的不世妖孽就寥寥可數,劍宗百萬年歷史上,可是從未出現過。也只有上古時代,天才遍地,才會出現你這樣的人物,成為無數人仰望的存在。」赫連素素雙眸中異彩連連。

「好像挺有道理的,我都有種飄飄然的感覺。」葉風大笑道。

「懶得理你。」赫連素素白眼一瞥,嬌哼道。

兩人速度很快,邊說邊走,很快就前進了三百米。

「嗷嗚——」

五隻凝神境的霧獸出現在葉風神念中,其中更是有一隻凝神中期的霧獸,如果沒有葉風在,赫連素素很怕要經過一番苦戰。

「留一隻給我。」赫連素素興奮的說道,很想試試自己的實力。

「小心。」葉風說道,長劍一揮,無數的劍氣籠罩四隻霧獸,包括那隻凝神中期的霧獸。

劍氣如潮,似重重浪潮洶湧澎湃,氣勢鋪天蓋地。

面對如海的劍氣,四隻霧獸彷彿初生的幼兒,脆弱得不堪一擊,瞬間就被劍氣肢解,只留下四朵魂火浮在灰霧中,被劍氣斬滅。

葉風擊殺四隻霧獸后,轉頭看向赫連素素那邊的戰場,他非常清楚赫連素素的實力,一隻凝神前期的霧獸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未完待續。。) 情形果然不出葉風所料,那隻凝神前期的霧獸完全被赫連素素壓著打,十米長的劍氣縱橫,劍氣中星光流轉,一道道星光劍氣宛如星河倒掛,在霧獸身軀上來回切割。

一塊塊軀體被斬掉,化為濃郁的霧氣,霧獸憤怒而不甘的嘶吼,無窮的霧氣從四面八方洶湧而至,被霧獸吸入體內,重組真身。

「哼!」赫連素素冷哼一聲,體內澎湃的元氣迸發,整個人都被星光籠罩,宛如月中仙子。


這星光竟然都是一道道劍氣,隨著赫連素素劍訣的展開,如孔雀開屏般驟然炸開,劍雨如潮,萬物皆寂。

落英繽紛之中,無數的星河劍氣湧入霧獸體內,然後猛烈的炸開,點點星光散去,周圍的霧氣劇烈的翻動起來。

霧獸魂火熄滅,屍骨無存,雖然他擁有比擬凝神前期的戰力,但畢竟不同智慧生靈,沒有神通秘術,無法和真正的凝神武者相比。

「你的星河劍訣越來越厲害了。」葉風笑著讚歎道。

原來赫連素素施展的劍法,正是劍宗最高劍法《星河劍訣》,因為《劍典》不全只剩半部,《星河劍訣》就成了劍宗的最高典籍,非核心傳人不得修鍊。赫連素素是劍宗宗主之女,身份尊貴,而且為年輕天驕,自然有資格修鍊。

葉風本來也可修鍊的,貢獻值也夠,但他有更大的野心,更高的追求,想要走上劍道的極致。沒有好高騖遠,而且夯實基礎。修鍊各種低級劍法,爐養百經。海納百川,將最精粹的感悟融入青蓮相思劍法中,創造最適合自己的劍法,熔煉自己的劍道。

他想等境界更高后,再去兌換《星河劍訣》和其他高深的劍法,到時候修鍊也不遲。磨刀不誤砍柴工,修鍊更不可能一步登天,只能一步一個腳印。

當然,這並不是說赫連素素修鍊《星河劍訣》就是錯誤的。只是每個人走的路不同。《星河劍訣》為上古劍宗三大劍典,高深莫測,包羅萬象,涵蓋了所有的境界,可以修鍊至天神之境。

葉風練劍十幾年,早已清楚自己的道,他要以諸天御藏經為根基,青蓮相思劍法為骨架,其他功法戰技秘術為枝葉。走出自己的道。

這是一條無比艱難的路,充滿著荊棘坎坷,但他武道意志堅定,有著大信心。大智慧,大毅力,堅信自己能夠成功。

歷史長河中。每一位巔峰大人物,都擁有著堅定的信念。走出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道。拾人牙慧,追尋前人的腳步。最終的成就也不過前人的高度。

「不好,我們剛才戰鬥動靜太大,恐怕會驚動其他霧獸,還是快離開此地,以免被大量霧獸纏住。」赫連素素看著不斷翻滾震蕩開去的霧氣,皺眉道。

「嗯,走吧。雖然不懼這些霧獸,但總歸是麻煩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葉風點頭,兩人迅速離開,往更深的地方而去。

剛才的戰鬥餘波果然驚動了霧海中隱藏的霧獸,兩人前進的路上遭遇不少霧獸,但都一一隕落在葉風和赫連素素劍下。

每次遇到霧獸,葉風都會或多或少的留一些給赫連素素,讓她歷練,磨礪劍法。在外界,除非進入秘境或者深入蒼莽山脈深處,才會碰到凝神境荒獸,平時很難見到。這種磨鍊的好機會,赫連素素當然不會錯過。

隨著兩人的深入,碰到的霧獸實力越來越兇悍,漸漸地,凝神中前期霧獸已然不見,出現的都是凝神後期,甚至凝神圓滿境的霧獸。

「鏗鏘!」

一道驚天的劍光乍起,翩若驚鴻,似羚羊掛角,以完美的軌跡快若閃電的斬在一隻凝神圓滿霧獸頭頂,瞬間將之斬成兩半,化為無窮的霧氣融入四周。

「應該快到第三重霧海了。」葉風說道,兩人已經在第二重灰色霧海中前進了八千米,剩下的路不遠。

「前兩重霧海都是萬米深長,第三重卻只有千米遠,反而是最詭異最難闖過去的。」赫連素素笑道,神態很輕鬆,霧海雖然危機四伏,尚且難不倒他們。

兩千米距離,對於葉風和赫連素素來說,片刻即至。途中雖然多次遭遇凝神圓滿霧獸,但都安然走過來,最兇險的一次居然七隻霧獸同時出現,結果被葉風一式『長河落日圓』籠罩住所有霧獸,全部斬殺。

此時,葉風和赫連素素就站在第二重霧海的邊緣,三米外就是最後一重霧海,漆黑如墨,沒有絲毫的光明,宛如九幽地獄,鬼氣森森。

兩人攜手邁入黑色霧海之中,頓時感到陷入無邊的黑暗,讓人有種心生恐懼之感。除了無窮黑霧,空無一物,只能從掌中感受到彼此的溫暖。

「嗚嗚嗚嗚!」

就在葉風和赫連素素踏入黑霧中時,詭異的嘯聲在腦海中響起,各種負面情緒紛沓而至,讓人靈魂悸動。

詭異的嘯聲從四面八方傳來,不斷的震蕩,無窮無盡,異常的奇異。這種聲音直接在識海中響起,無孔不入,連綿不絕的攻擊人的靈魂,就像汪洋大海的波浪一樣,沒有盡頭。

葉風識海中的魂和魄在輪迴盤的影響下,變得非常凝鍊,純粹,在聲音的攻擊之下,巋然不動。輪迴盤靜浮在識海上空,並沒有異動,任霧海中的聲音攻擊葉風魂和魄。識海中的魂魄手結法印,如佛祖拈花一笑,不受任何外物的影響。

赫連素素精神力雖然沒有葉風那般強大,但也凝聚出了五魄,而且她還擁有赫連笑笑賜予的魂寶,同樣不懼。

她識海中的魄冷哼一聲,手捏劍印,往虛空一斬,斬滅因詭異嘯聲而升起的負面情緒。

兩人各呈手段,頂著詭異嘯聲前進,速度非常的快。

這是一種磨鍊,是一種機緣,霧海嘯聲雖然危險,但闖過去也收穫巨大,可讓靈魂變得更加的純凈,強大。

有付出就有收穫,危機往往和機遇相伴相生,就如禍福所依一樣。實力不夠,危機自會降臨,實力強大,就能化危機為機遇。

葉風和赫連素素都是大氣運者,同代中實力絕對強悍,這在別人眼中的危機,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機遇。

如果換成實力稍弱者,絕對無法做到像他們這般風輕雲淡,將危機當成磨鍊精神力的機遇。一些弱者進入這黑霧中,極可能心生大恐懼,變成瘋子,甚至會被詭異的嘯聲湮滅掉靈魂,成為失去意識的行屍走肉。

為了磨鍊精神力,兩人只是一步步的走著,詭異的嘯聲時時刻刻都在攻擊著他們的靈魂,這種不間歇的無形攻擊,比第二重灰色霧海中的霧獸更加可怕,帶給他們的壓力也更大。


時間不斷的流逝,不知不覺間,葉風和赫連素素終於走出霧海,踏腳在一片草地之上。

前一刻還在無盡黑暗中行走,驟然間來到光明之中,兩人都有種強烈的反差。

「呼!」

葉風和赫連素素都暗呼一口氣,心中竊喜,感到沒有白白經過黑色霧海,在詭異嘯聲的不斷攻擊之下,他們的精神力都發生了一些變化,變得更純凈,更強大,武道意志也得到了極大的磨鍊。尤其是赫連素素,收穫比葉風更大,畢竟她的精神力要比葉風弱很多。

眼前是一處不大的草地,青草生機勃勃,散發著誘人的清香。在草地中央,有間小木屋,木屋是由普通的樹木蓋成,歷經無數年,卻沒有在歲月的侵襲之下腐朽,但也有種滄桑氣息。(未完待續。。) 四周黑霧環繞,草地方圓百米,無山無水亦無木,沒有任何生靈存在,僅有一間小木屋,顯得非常靜謐祥和。

葉風、赫連素素腦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現一幕,一間小木屋落座於草地上,周圍環繞著三色霧海,蔚為奇觀。

然若有人從高空俯視,看到的景緻絕非如此,無窮山脈中的一處平原,茫茫白霧蒸騰,遮掩了一切。

很顯然,此地被上古劍宗大能施以大手段,逆轉天機,遮蓋住了真相。

「木屋就是傳承空間所在,裡面是一個劍之世界,可惜得到的信息太少,不知究竟有多少道考驗。」葉風平靜的看著小木屋,道。

「上古劍宗大能留下的傳承考驗,當然非同小可,況且可能涉及到三大劍法秘典,更加不會讓人輕易得到。不過好在只要身為人族,在劍之世界中就會沒有生命危險,即使不能通過考驗,也能安然無恙的出來。」赫連素素微笑道。

關於傳承,劍宗得到的有用信息也不多,只知道木屋中是一個小空間,被那位上古劍宗大能以無上神力開闢出一個劍之世界。最為奇異的是,劍之世界中的時間流速是外面的百倍,顯然那位上古劍宗大能精通時間法則,修為通天,深不可測。

當初那位劍宗弟子闖入裡面,足足呆了三個多月,以為錯過了回歸外界的時間,成為滯留滄瀾界中的遺民,嚇得亡魂皆冒。後來才知道,兩者的時間流速不同。劍之世界中的三個多月,外面才過去一天。心中震撼無比。

葉風和赫連素素走到木屋前,裡面空蕩無一物。只是一個丈許見方的房間。

眼睛看到的並非就是真實,如無劍宗留下的信息,兩人第一印象也只會認為這僅是一間簡陋的木屋。

邁入木屋內,一個神奇的世界頓時出現在葉風和赫連素素眼中。

這是一個很大的空間,目測至少有萬米方圓,入眼是一處五彩繽紛的劍光海洋,無窮無盡。在劍之世界的中央,有一座百丈高的筆直山峰,山峰宛如一柄倒插大地之上的通天巨劍。支撐這這劍之世界。

在劍形山峰頂峰,有座巍峨神殿,雄偉壯觀,恢宏浩瀚。再明顯不過,山頂的神殿,就是傳承所在,只要進入神殿,就能得到上古劍宗大能留下的機緣。


葉風和赫連素素眼神熾熱的看著神殿,知道那裡就是最終目的地。

然而。想要得到神殿中的傳承,必須經歷劍之世界的諸多考驗,歷重重磨難,才能得償所願。

雖不知究竟要經歷幾道考驗。但至少需要闖過第一關——劍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