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舜的臉色陰沉得可怕,他剛要上前攔住她,忽然,一群黑衣人破門而入,將二人團團圍住。讀讀看小說

王幸宜停下腳步,吃驚的看著突然衝進來的人。

蔣舜箭一樣的身影衝上去,將王幸宜護在身後。

葉建明陰沉著一張臉走了進來。

王幸宜和蔣舜一看到葉建明,彷彿已經猜到為什麼會有這些人衝進來。

王幸宜心裡十分擔心,她緊緊的抓住了蔣舜的手。

蔣舜轉過頭,大手輕輕觸上她的臉,「別擔心。」

王幸宜很擔心蔣舜,葉建明很顯然是沖著他來的。

葉建明走上前來,憤怒的目光盯著他,「你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

他的語調並不是詢問,而是確定。

蔣舜冷冷一笑,「葉董事長大駕光臨有什麼事?」

「別跟我裝了,我妻子不見了,這件事情你應該比誰都清楚。」

蔣舜恍然大悟,「原來葉董事長夫人不見了,可是關我什麼事,你還找我幹什麼?」

「行了,別跟我裝,他到底在哪裡?你最好把她交出來,要不然的話我對你不客氣。」

蔣舜冷哼了一聲,「不知道。」

啪!

葉建明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

「你到底說不說!」

王幸宜一驚,「阿舜。」

蔣舜目光狠戾的盯著他。

忽然,他的視線變得陰沉可怕,「我說了我不知道,她是你老婆,你來找我做什麼?」

葉建明沒了耐心,他跟一幫的手下使了個眼色。

很快,手下衝上前,直接將王幸宜抓住,用槍口抵著她的頭。

「你幹什麼?放開她!」

蔣舜剛要上前將王幸宜搶回,葉建明厲聲道,「我給你10秒的時間,你要是再不說,我就殺了她!」

「阿舜。」王幸宜心裡很害怕,可是現在她也很擔心蔣舜。

「幸宜。」蔣舜攥緊拳頭,怒火滔天,「葉建明,你放了她,有什麼你沖我來,跟她沒關係!」

「你到底說不說?」

「你就那麼在意萬熙華嗎?你是不是很愛她?那我媽算什麼?」蔣舜幾乎是嘶吼出聲。

「……」

葉建明半晌沒有說話。

蔣舜衝上去,一把揪住了葉建明的衣領。

「董事長。」保鏢剛要上前,葉建明伸手阻止。

「沒錯,她在我手裡。」蔣舜憤怒道,「心疼了是嗎?你怕我殺了她?」

「她還活著嗎?你最好告訴我她還活著。」葉建明緊皺著眉頭,疾言厲色。

「放開幸宜,跟她沒關係,讓她離開這。」

「那萬熙華呢,要你要放了她!」

「葉建明,你別跟我討價還價。」

「你別跟我討價還價,說出她所在的地點,要不然的話……」葉建明又給下屬使了個眼色。

很快,下屬直接按著王幸宜。

王幸宜被迫跪在地上。

蔣舜憤怒不已,「葉建明,不準傷害她!」

「那就說萬熙華到底在哪?我沒有耐心再跟你耗下去了。」

萬熙華不能死,她要是死了,對自己來說,不但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會使他陷入巨大的困境。 畢竟萬家的人不好對付。

「蔣舜,你聽清楚了,萬熙華要是死了,你是逃不了的,你以為她娘家是好對付的嗎?你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功夫才把這件事壓下去,才讓人沒有懷疑到你身上,要不然的話你現在已經沒命了!」

蔣舜目光猩紅,「這麼說,我還要謝謝你葉董事長了。」

「我是你的親生父親!趁現在還有的談,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我知道你母親的死讓你很傷心,可是這件事情沒有證據顯示是萬熙華做的,萬一你殺錯了人,那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

「就是她做的,你別為她找借口,你知道萬熙華是什麼樣的人,別再自欺欺人了,你不就是為了保住你董事長的位置,所以不敢得罪萬家人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

啪!

葉建明彷彿被戳中了痛處,又是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目光猩紅,「你再說一句試試!」

「夠了,他是你的親生兒子,你不能這樣對他,王幸宜在一旁焦急不已。

「……」

蔣舜看了一眼王幸宜,對葉建明說道,「東新區明和路的廢棄大樓,葉建明,你聽清楚了,告訴你是為了幸宜,不是我怕了你,更不是因為你是我所謂的父親!」

「……」

葉建明轉過頭,立刻對手下說,「還不快去找!」

「是!」

一部分手下離開了蔣舜的家。

蔣舜立刻說,「放了幸宜!」

「……」

葉建明示意手下放手。

蔣舜立刻上前將王幸宜抱在懷裡,「沒事了,別擔心。」

王幸宜幾乎癱軟在他懷裡。

「幸宜,你先離開,這裡的事我會處理的。」

「不。」王幸宜說,「我不能把你留在這兒。」

「快走。」他擔心王幸宜在這裡會受到牽連。

「我不走。」王幸宜哭著搖頭。

「幸宜,你聽我說。」蔣舜捧著她的臉,「這是我和他父子之間的事情,我們必須要私下裡處理,我不想把你牽連進來,你在這裡我會分心。」

「可是……」

「行了,我不會有事的,別擔心。」

「阿舜,答應我,」王幸宜哭著說,「千萬不要做任何傻事。」

「你放心,我不會做傻事,更不會出事,快走。」蔣舜狠下心,將王幸宜狠狠往前一推。

王幸宜咬了咬牙,離開了這裡。

王幸宜離開后,蔣舜轉過身,面對葉建明,「你今天要麼殺了我,要不然,我一定不會讓萬熙華好過。」

……

王幸宜離開之後,非常擔心蔣舜,可是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想到葉建明派人去那棟大樓找萬熙華了,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看看萬熙華有沒有被救出來,是不是還活著?

她希望萬熙華還活著,因為只有她活著,蔣舜才有希望。

王幸宜一路開車跟過去,她發現萬熙華被人從大樓救了出來,放入一輛車裡帶走了。

最後,王幸宜又開車回來。

剛到蔣舜家的門口,她發現葉建明已經帶著人走了,那輛車剛剛離開。

王幸宜匆匆下車,衝進了房子里。

她發現蔣舜倒在地上,渾身血污。

王幸宜心驚膽顫,立刻衝上去,「阿舜。」

她將蔣舜抱了起來,立刻用手去試探蔣舜的脈搏,發現他還有氣,她幾乎用盡全力將背起來。

……

醫院。

蔣舜睜開眼。

王幸宜守在她的身邊,緊緊握著他的手。燃文小說網www.rwxsw.net

「阿舜,你終於醒了。」

蔣舜的頭很痛,渾身骨頭也像是斷裂一樣。

「幸宜,你怎麼會在這兒?」

「我回去看你倒在地上,嚇壞我了,我就立刻把你送到醫院了,你受了很嚴重的傷,是不是葉建明?」

「別擔心。」蔣舜安慰,「我沒事。」

「他們怎麼能把你打成這個樣子?太過分了!」

蔣舜扯了扯嘴角,「我抓了葉建明的老婆,他自然生氣。」

「可你是他的親生兒子呀,而且你也是事出有因的。」

「幸宜,別擔心我,我沒事。」

「我怎麼能不擔心,你都變成這個樣子了,他會不會來找你麻煩?這件事情最後會怎麼樣?」王幸宜越想越害怕。

「沒事。」蔣舜輕輕吐了一口氣,「這件事情暫時告一段落。」

「可是萬熙華那邊,她知道是你抓她的。」

「你放心,她不知道抓她的人是誰。我的確是想報復她,但是我不會搭上自己。」

王幸宜鬆了一口氣,「那就好,可是你父親他,他會不會……」

蔣舜忽然笑了,「他不是我父親,他是我的仇人而已。」

「……」

蔣舜緊緊握住王幸宜的手

王幸宜感受到了他的恨。

……

轉眼,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童阮阮和慕淵臨在一起一個月。

這一個月頭來,童阮阮度日如年。

慕淵臨還像往日一樣,帶著童阮阮去公司。

童阮阮在辦公室里吃零食看電影,鬧出很大的動靜,而慕淵臨安心的工作。

很多時候慕淵臨都會放下手裡的文件,來到童阮阮的身邊摟著她,和她一起看電影。

有時候,光看電影似乎還不夠,又將她抱起來去休息室里。

每次童阮阮出來的時候都是滿臉怨念,恨他恨得要死,可是卻拿他無可奈何。

又有一場會議。

慕淵臨將童阮阮帶到帶到會議室。

慕氏集團旗下的公司開發了一款新的筆記本電腦,所有的一切都做好準備,很快就要上市。

可就在上市前夕,對手搶先一步,上市了一模一樣的電腦,而且價格要更加便宜,可這款產品是慕氏集團開發的,最新型的功能都被抄襲了過去,導致慕氏集團遭到了不小的損失。

慕淵臨開會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

他在商業上向來都是當機立斷的。

在鄙視了在場所有人都是廢物之後,讓他們今天之內拿出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

雖然他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完美解決方案,但是他想要看看這些廢物到底是有多廢,能不能想出得跟他一樣,或者想的比他更好的。

會議只開了幾分鐘,即將結束。

在場有一個高層開口,「慕總,對方抄走其他的東西不難,可是關鍵在於電腦系統的創新設計是有嚴格的技術,對方不可能短時間之內就輕易的複製。除非是他們拿到了現成的,直接照抄。我懷疑我們公司有間諜,故意向對方泄露這些消息。」

「……」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紛紛點頭。

「有道理,慕總,要不然對方不可能連我們的技術都抄走了,可是重要的資料,不是誰都能接觸到的,如果真的有人泄露,那就是我們在場的其中一個,只有在這個會議室里的人,才能接觸到核心的技術文件。」

慕淵臨的目光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

他又何嘗不知道這個問題,只是……

「慕總,必須要揪出這個姦細,要不然的話以後還會出現別的問題。」

正在這時,傳來一陣女人的笑聲。

「哈哈,真可愛。」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不遠處一個悠閑的女人身上。

只見童阮阮正抱著手機,並且戴著耳機在看電影,笑的十分開懷。

似乎發現所有人都在看她,童阮阮抬起眸,和他們對視。

「……」

一陣詭異的沉默后,童阮阮著摘下了自己耳朵上的一隻耳機。

「你們都看著我幹什麼?是不是我又打擾你們了?這就要問你們慕總了,我可不想來聽你們這些枯燥的會議。」

童阮阮又戴上了耳機繼續看電影。

所有人,「……」

這是第一個這麼公開,不把慕淵臨放在眼裡的女人。

慕淵臨眼底閃過一絲不易捕捉的無奈,「今天就到這裡,散會。」

說完,慕淵臨率先離開。

令人壓抑的氛圍,終於暫時結束,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剛剛才幾分鐘的會議,就像過了幾百年一樣,就是過不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