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慕許猛地擡頭,果然看見安諾從車上下來。

確切說,是被兩個傭人扶下車。

蘇慕許擡眼望天,等蘇慕林將車停下後,讓他揹着顧謹遇去掛急診。

顧謹遇迷迷糊糊的,聽不清他們說了什麼,但有點他記得很清楚,蘇慕林很積極的要求醫生給他塞退熱栓,等退燒了好做進一步檢查。

顧謹遇在心裏將蘇慕林揍了個五花八門,狠狠的記上一筆。

他就是連夜飛回來,沒有休息好,又參加她的成人禮,被羣毆一頓,又沒休息好,纔會發燒的!

他只需要好好休息,保持好心情!

“打針吧,打針,”蘇慕許抱着顧謹遇,像是保護他的清白一般,“他不喜歡用退熱栓。”

這話說的,誰能喜歡用?

打了一針退熱針,顧謹遇聽見蘇慕許給蘇慕白打電話,叫劉主任來照應一下,她不懂醫院的流程。

劉主任本來已經下班,接到消息立即趕過來,親自爲顧謹遇看診治療。

顧謹遇對劉主任是放心的,想到蘇慕白很快就會過來,放棄了強撐,昏睡了過去。

蘇慕白趕來的路上,給蘇慕許打電話:“小妹,你回家休息吧。”

蘇慕許:“不用,我要照顧他。”

蘇慕白擡手扶額,打心底裏同情他的好兄弟,勸道:“小妹,你不擅長照顧人,先照顧好自己。”

“大哥,我可以學。”

“以後再學。聽話,先回家休息。”

“大哥,我不累,昨晚睡的還不錯。”

“……非要我把話說直白一點嗎?你再不回去,我擔心顧謹遇要被你照顧死。”

“……”

好像挺有道理的。

蘇慕許依依不捨的離開,爲了保險起見,把二哥也給叫走。


剛離開病房,手機響了,是安諾打來的。

眼珠微轉,蘇慕許接通電話,語氣冷漠:“有事嗎?”

安諾有氣無力的說:“我在醫院,有些不舒服,你能給我送午飯嗎?”

蘇慕許一臉冷然。

不舒服就對了!

她讓她的心腹女傭連着一日三餐給他送加了料的飯菜,並叮囑看着他吃完,不給他拉個虛脫,都對不起他上輩子連個馬桶都不給她準備!

說是上輩子,其實就幾天前,那感覺,那種種,歷歷在目!猶在昨日!

蘇慕許沒有出聲,安諾說:“我把地址發給你,等着你。”

蘇慕許想到一個好主意,笑了起來:“好的。”

回到車上,蘇慕許迅速點了一份麻辣燙,特辣的。

外賣到了之後,她提着外賣去找安諾,要親眼看着他吃光。

蘇慕林跟着,縱使心裏還記着顧謹遇兇他小妹這筆賬,還是偷偷給蘇慕白髮了條微信:“大哥,小妹點了一份特辣麻辣燙,進電梯了。”

蘇慕白只覺得頭痛。

爲什麼偏偏是他的好兄弟遭這份罪?

還好顧謹遇在睡覺,一時半會兒醒不來,那麻辣燙他給消滅掉就好。

左等右等,沒等來蘇慕許,蘇慕白剛要問,來了新消息。

蘇慕林:“大哥,信息有誤,小妹是給安諾送吃的。”

蘇慕白:“安諾在醫院?”

蘇慕林:“腹瀉,脫水,發燒,急性腸胃炎,在輸水。”

蘇慕白:“麻辣燙他吃了?”

蘇慕林:“盛情難卻,正在吃。”

蘇慕白:“我知道挺不厚道,但給他吃比給謹遇吃要好一點。你覺得呢?”

蘇慕林想了想,擡眼看向安諾,只見他鼻涕一把淚一把,快要辣死了。


好像是這麼回事吧,他跟顧謹遇沒仇,卻一直看不慣安諾。

細皮嫩肉的,不經打。

吃點苦頭也好,權當鍛鍊了。

“咚咚咚。”病房門輕輕響了三下。

蘇慕林看了一眼,略有疑惑,對蘇慕許說:“小妹,你閨蜜來了。”

聽到閨蜜二字,蘇慕許握着手機的手暗暗用力。

閨蜜?她不配!

安諾聽到後,愣了一下,滿是疑惑:“你跟她說了?你不是不喜歡我和她碰面嗎?”

蘇慕許:“我纔沒說!”

安諾:“那她怎麼會來?”

蘇慕許沒出聲,只看着提着保溫飯盒進來的喬珺雅,萬般滋味涌上心頭。

眼前這位,是她唯一的好朋友,是她一高興就喊姐姐的人。

喬珺雅,比她大一歲,長得溫婉可人,聲音甜糯,性格文靜溫良,不但學習好,還很會做菜,絕對的長輩眼裏的好孩子,衆多同齡人眼裏的女神。

和她這個小魔女相比,天壤之別。

然而,又有誰知道,喬珺雅隱藏的有多深!心機多麼的惡毒! “你怎麼來了?”安諾奇怪的問。

喬珺雅笑了笑,“我爺爺住院了,碰巧看到你的車,問了一下你的司機,知道你生病住院,順道把我爺爺吃不完的午飯給你送點過來,乾淨的。”

說完,看向蘇慕許,“許許,你怎麼讓安諾吃麻辣燙?他腸胃炎要吃清淡的。”

蘇慕許閉上眼睛,忍住翻白眼的衝動。

這一刻,她想大開殺戒!

安諾笑道:“是我點名要吃的,嘴巴沒味兒,想吃重口味。”

“那你快吃。”蘇慕許睜開眼睛,催的很急。

安諾點點頭,繼續吃麻辣燙,明顯辣的受不了。

喬珺雅張口欲言又止,倒了杯溫開水放到安諾的手邊,“許許,我還要陪我爺爺,先走了。”

蘇慕許沒做聲,在喬珺雅走後,給蘇慕林遞了個眼色,讓他去查喬珺雅說的話是真是假。

三分鐘不到,蘇慕林查到的結果發了過來。


喬珺雅的爺爺確實住院了,但不在這家醫院。

不是什麼順道,她是特意來的。

蘇慕許不動聲色的將手機關掉,低呼一聲:“哎呀,手機沒電了,安諾哥哥,你手機借我玩一會兒。”

安諾辣的直吸溜,猛喝半杯水,將杯子遞給了蘇慕許:“好燙,幫我接點涼水吧,要辣哭了。”

蘇慕許假裝看不出來安諾要做什麼,接過杯子去接水,然後猛地轉回頭。

果然,安諾正雙手捧着手機,看樣子是在刪除聊天記錄。

她真傻,從來沒懷疑過他跟喬珺雅有什麼不正當的關係!

有好幾次她都撞見他跟喬珺雅在一起,卻一次都沒有懷疑過!

如今回想起來,簡直蠢到無可救藥!

她親眼看到安諾和喬珺雅在婚紗店裏試婚紗和禮服,竟真的相信是請喬珺雅幫忙挑選而已,還感動他的貼心。

可笑至極!

“許許?水快滿了,小心灑出來。”安諾輕聲提醒,確定手機沒有不該有的任何東西,纔將手機放到了餐桌上。

蘇慕許回過神來,將水杯隨手放下,徑直出了病房,一個字都沒說。

她不想看到他!

不想聽到他說話!

她怕她會失控,當場弄死他!

“小妹,你哭了?”蘇慕林看到蘇慕許紅着眼睛出來,拳頭立即握緊。

蘇慕許搖搖頭:“二哥,不是,我就是困了,打哈欠打的。”

“那回家睡覺。”

“現在就想睡。”

“現在?”

“去找顧謹遇。”

結果顯而易見,顧謹遇睡的正香,又被拽下病牀,騰位置給蘇慕許。

蘇慕許一句話都沒說,鑽到被窩裏就睡,眼淚順着眼角流淌出來,也沒有去擦。

被按在沙發上的顧謹遇,生無可戀的望着病牀上那一頭如瀑秀髮,幾乎心肌梗塞。

蘇大千金連五星級酒店的牀都不睡,出行自備房車,現在玩的是哪出?

他睡過的被窩比較香?

就非跟一個病號搶被窩?

“謹遇,我小妹隨心慣了,你擔待着點。”蘇慕白爲蘇慕許說好話。

顧謹遇輕笑出聲,連嘲諷的話都懶得說出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