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櫟走過去,眼眸深深,他快速的嶽桐梓的肩膀上劈去。

嶽桐梓如瞬間解脫了一樣,身子緩緩往一旁倒去。

蘇櫟將他的身子放平,這纔將門關好出去。

秦詩語一見蘇櫟出來,瞬間緊緊的盯着蘇櫟的身影。

蘇櫟在大廳裏看了一眼,沒有看到南宮黎的身影。

這南宮黎又跑到哪裏去了?

星際之佛系女配 蘇櫟皺了皺眉頭,不會也出事了吧!

突然,有一個黑衣人出現在蘇櫟的身邊。

在蘇櫟的身邊低語了幾句。

蘇櫟一聽,快速的往殿外走去。

秦詩語一看到暗衛心裏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這裏居然有暗衛!

該死的!

蘇櫟看起來沒事,馨兒急匆匆的走了。

秦詩語看了一眼緊關着的房門,嶽桐梓還在裏邊。

不會是蘇櫟沒有吃東西,嶽桐梓吃了吧!

她一直在外守着,蘇櫟要是有事情,早就有事了。

腹黑寵妻 她快速地起身,小心翼翼的穿過人羣,跟在蘇櫟身後。

蘇櫟在殿外的拐角處,看到一羣女人正在圍着一個嬌小的身影。

蘇櫟定定的站在原地,他到是要看看,這個女人是不是就這樣靜靜的被別人欺負了去。

“你們說夠了沒有?”南宮黎突然怒吼道。

蘇櫟脣角微微一扯,他雙手環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們。

“怎麼了?這樣就受不了了,你可知道,那少主是什麼人,你也敢輕易地去招惹,也不看看你這豬德性,你也配得上少主嗎?”濃妝豔抹的女人語氣中帶着濃濃地鄙視之意。

“哼!”南宮黎輕輕哼了一聲,“我南宮黎配不上,你就配得上馬,你有本事,等頂着你這張像鬼一樣的臉去招惹一個給我看看?”

南宮黎看着她的臉就噁心,她那一抖,臉上的粉都落到她身上來了。 絕情首席霸愛黑道小姐 “你……”濃妝豔抹的女子沒想到乖巧的南宮黎突然反擊起來,一句話就讓她無地自容。

她的皮膚不好,一臉的痘印,如果不擦這麼多的粉,那那些痘印就會出現。

她居然敢說她的是鬼臉。

“呵呵……”周圍的幾個女子一聽,瞬間笑了笑。

女子用冰冷的目光,冰冷的掃了一眼她們。

她們快速地停止了笑聲。

“賤女人,你要是在敢去找少主,你以後就別在皓月國京城混了。”濃妝豔抹的女子突然被氣得口不擇言。

“呵呵……”南宮黎冷冷一笑。

“你還真看得起你自己,你以爲你是誰?你有那個能力把南宮王府從皓月國京城攆出去嗎?”

“南宮王府,你是南宮郡王的女兒,本小姐可是右相的女兒,你區區一個外姓郡王,有名無實,你以爲本小姐會怕你嗎,你聽着,少主是本小姐看上的女人,本小姐早晚有一天是要嫁進雲城的,你有多遠就給本小姐滾多遠。”

濃妝豔抹的女人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南宮黎一聽,看了看周圍的女子。

原來是右相的女兒,冷豔!

難怪這些女人會對她馬首是瞻。

大言不慚,蘇櫟要是會喜歡這二五八粗的女人,那她還真的要懷疑自己的眼光了。

“真是可笑,你現在不是還沒有嫁進雲城嗎,你就在這裏耀武揚威的,說我不要臉,你這臉都沒有了,還好意思說別人。”南宮黎怒氣衝衝的。

這一羣女人,簡直就是蠢,這不作就不會死。

“賤人!”冷豔怒不可止,快速的擡手將南宮黎手中的托盤打翻。

食物潑了南宮黎一身,一身潔白的衣裙瞬間被毀。

蘇櫟一看,微微蹙眉。

這個蠢女人,就不知道躲嗎?

她穿這裙子挺漂亮的。

“你幹什麼?說話就說話,這些食物糟蹋了多可惜?”南宮黎咬着脣,冷冷的看着冷豔。

冷眼冷冷一笑,譏諷輕蔑地說道:“看看,真不愧是小家小戶裏出來,就這麼一點食物就叫着心疼了,這些食物,我們右相府給下人吃的比這些好。”

“右相府這麼有錢,給下人吃的都是大魚大肉和一些靈獸肉,這右相的月奉可真多!”南宮黎微微一笑,她纔不相信,右相到底是有多摳門,怎麼可能會給右相的下人吃這些食物。

“那可不是你們這些小門小戶能夠知道的事情。”冷豔一臉得意的看着南宮黎。

“冷小姐,時間差不多了,讓她給冷小姐道個歉,我們走吧,等一下得餓肚子了。”冷豔身旁的一名女子有些餓了。

她們到這裏,本就是爲了看蘇櫟的。

蘇櫟一會就要出來了。

秦詩語站在蘇櫟身後不遠處。

看到他沒有救南宮黎,她的心情大好。

她就說嘛,蘇櫟怎麼會看上南宮黎那個笨蛋呢?

她只不過是和那愛慕蘇櫟的冷豔說了幾句南宮黎的壞話,那冷豔按耐不住自己衝動的性子來找南宮黎的麻煩了。

正在秦詩語得意之際,卻看到蘇櫟緩緩走向一羣女人。 秦詩語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蘇櫟這是要過去幫南宮黎解圍嗎?

“快點給本小姐道歉,否則!明日,你那些試吃的糕點就會毒死很多的人,到時候你們南宮府不想滾出京城都難。”冷豔趾高氣揚的看着南宮黎,今日本就要好好教訓一下南宮黎的,只是在這裏,她也只能爲難一下南宮黎了。

日後找找機會殺她,敢搶她冷豔看上的男人,簡直就是在找死!

“在這之前,本少主會讓冷丞相先滾出皓月國京城。”突如其來的冰冷的聲音讓一羣女人瞬間覺得掉到了地獄。

衆人回頭一看,真的是蘇櫟,更是一個個的驚慌失措的愣在原地。

“少主。”冷豔也沒有想到蘇櫟會找過來。

聽到他剛纔說的話,冷豔的心瞬間猶如掉到了冰窟裏,冷的她全身發抖。

南宮黎一看到蘇櫟,突然眼前一亮,他這是……

南宮黎輕輕的咬着下脣,心裏卻是挺開心的。

他來救自己了。

“少主,你誤會了,是南宮黎,她撞到看我,轉身就走了,我有些生氣,一時間就說了一些氣話,少主不要往心裏去。”冷豔急急的解釋道,一羣女人當中,她又高又壯,此時更顯得狼狽窩囊。

“哼!”蘇櫟冷冷地哼了一聲。

“一時的氣話你也敢把主意打到雲城的頭上,想在糕點裏下毒陷害雲城嗎?看來,這冷丞相平日裏喜歡貪一些小便宜,那是人之本性,你到是心大到想吞了雲城,不錯,你很不錯!”蘇櫟的聲音很淡,很輕,卻讓人感覺到透着一股死亡的氣息。

那挺拔好貴的身影,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息,更是讓人心驚膽戰。

“少主,冷豔絕對沒有那個意思,都是那個南宮黎,囂張跋扈,目中無人,要不是被她氣到,冷豔也不會這樣口不擇言的。”

冷豔將所有的錯全部往南宮黎身上推,殊不知,這樣只會讓自己死得更加的快。

“南宮黎囂張跋扈,目中無人?”蘇櫟冷冷的重複着冷豔的話,目光卻直直的看着那也怔怔的看着他的南宮黎。

南宮黎知道,他是不會相信冷豔說的話的。

“是呀,少主。”冷豔快速的點了點頭。

蘇櫟這是相信她的話了嗎?

真好!

冷豔心裏鬆了一口氣!

突然,蘇櫟緩緩一笑,那笑不達眼底:“冷豔小姐,整個過程本少主都目睹了,你大概是平時囂張慣了,忘記南宮黎是本少主帶來的女人,你剛纔說,想讓南宮黎給你道歉?”最後一句,蘇櫟說得非常的重。

冷豔鬆懈的心瞬間掉進了地獄,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南宮黎是他帶來的女人。

他說,他目睹了全部過程,冷豔的心開始顫抖着。

“還不快過來。”蘇櫟冷冷的看着南宮黎。

南宮黎一臉委屈的走到他身邊。

蘇櫟一看,氣不打一處來。

“你是啞巴嗎?被欺負了也不喊一聲,想做我蘇櫟的女人,這麼窩囊可是沒有機會的。”

“啊!”南宮黎突然驚訝的看着他,他剛纔說的話……。 南宮黎咬脣看着他一臉怒容,卻突然幸福的笑了笑。

南宮黎突然大着膽子說道:“就是因爲是你的女人,所以纔不想事情鬧大的。”

蘇櫟目光突然怔了怔,沒想到她瞬間就懂了自己的意思。

蘇櫟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羅山。”不遠處,羅山快速地走了過來。

“本少主不打女人,這幾個女人,派人把她們送回去,查清楚底細,交給皓月皇處理,就說是本少主的意思。”

“是,少主。”

“啊!”一羣女人一聽,快速的跪在地上,少主饒命呀,我們真的不是故意。”

“少主,我是跟過來看熱鬧的,沒有爲難過南宮小姐。”

“少主,我們都是聽了冷小姐的話過來的,沒有爲難過南宮小姐。”

大難當頭,誰還顧得上誰呀?

南宮黎也變成了南宮小姐,而且是畢恭畢敬的。

南宮黎看着她們,雖然她們很可恨,不過她們應該是被人指使的。

心裏有一個疑惑,不想就那樣放過背後指使的人。

“阿櫟,我都不認識她們,她們也不認識我,一定是有人在背後煽風點火了,不如就饒過他們一次吧。”南宮黎拉着蘇櫟的手,撒嬌地說道。

阿櫟?

蘇櫟聽着彆扭極了,不過心裏卻有一股興奮的感覺。

看到南宮黎和蘇櫟走得這麼近,而且好叫得那樣親密,她們一個個都跟着連死的心都有了。

惹誰不好?偏偏就惹了蘇櫟的女人。

南宮黎叫了他之後,目光溫柔的看着他,他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烏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澤,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脣形,無一不在張揚着高貴與優雅。

這樣的他,無時無刻都在吸引着她。

不過蘇櫟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問題,他是過來解救她的,她卻拆了他的擡。

好吧,身安不如心安,屋寬不如心寬。

這小丫頭即使是想拆他蘇櫟的臺,他就是在包容她,在放縱她,有關男人尊嚴的事情,他也不會答應她的。

若是真的有人在背後指使,不一會就會浮出水面。

而躲在不遠處牆角的秦詩語,更是害怕得全身顫抖。

今日的事情,是她和冷豔說的,這下完蛋了。

“本少主說出去的話一像不會有任何改變,雲城的威嚴,更是不容任何人挑釁,”蘇櫟邪魅的笑看着南宮黎,一字一句說的很清楚。

南宮黎一聽,突然嘟着紅脣。

“少主,是秦詩語,是她說南宮小姐勾引少主的,冷豔也心儀少主,一時間生了嫉妒之心,少主就饒過我這一次吧。” 腹黑甜妻纏上身 冷豔被南宮黎這一提醒,心裏瞬間明白了秦詩語今日和她說的南宮黎的勾引少主的事情。

“看吧,我就說會是這樣。”

南宮黎擡眸,笑盈盈的看着蘇櫟。

蘇櫟低頭,撞近她笑吟吟的眼底,心不由自主的柔和了幾分。

她那一張一合的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豔若滴,腮邊兩縷髮絲隨風輕柔拂面憑添幾分誘人的風情,而靈活轉動的眼眸慧黠地轉動,幾分調皮,幾分淘氣,美得如此無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間煙火。 蘇櫟從來沒有想到,這樣近看着她,她會如此的美!

而聽到秦詩語三個字時,南宮黎的心微微刺痛。

那是她來到京城以後,唯一一個肯去南宮府找她玩的人。

秦詩語一臉面如死灰,突然被人拽了一把,秦詩語一看,是自己的大哥,秦詩語就如瞬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羅山,派人把他們送回去,然後再去找秦小姐過來。”

“是,少主。”羅山恭恭敬敬的應道。

蘇櫟拉着南宮黎就離開。

“少主,饒命呀!”

“少主,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放過我們一次吧!”

可是任憑她們喊的撕心裂肺的,也沒有換來蘇櫟的一次回眸。

一個個絕望的被人帶走。

“阿櫟,你真的要把她們全部趕出京城嗎?”南宮黎覺得那樣做太殘忍了。

蘇櫟突然停下了腳步,冷冷的看着她,“你覺得這樣做很殘忍嗎?”

南宮黎快速地點了點頭。

蘇櫟去冷冷一笑:“如果你覺得殘忍,過幾日我就可以爲你收屍了。”

蘇櫟說完,快速的轉身離去。

南宮黎不大明白蘇櫟的話,這怎麼和她的生死扯上關係了?

拐個王爺回山寨 “阿櫟。”南宮黎快速地跟着過去。

蘇櫟不理會她,直接往包間裏走去。

南宮黎這會肚子很餓!

看到包間裏的小桌上有食物。

她拿起來就要吃。

蘇櫟一看,一把奪了過去,丟在地上。

“這是有毒的,你想死呀?”蘇櫟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這個不省心的小女人。

“有,有毒?”南宮黎有些不相信,他這是不想給自己吃吧。

微微偏頭,看到一旁躺着的那嶽桐梓,看到他胸口上的血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