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萱一陣陣的犯噁心。

樂天吃完了自己的,看看蘇紫萱沒什麼胃口的樣子,他端起蘇紫萱面前的麵糊糊一點也不客氣的往自己的肚子里填。

「我現在真的懷疑你是不是一個人類了!」蘇紫萱擦了擦嘴。

小店裡的客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了樂天和蘇紫萱,這樣冷清的小店,吃的東西這麼難吃,喝的東西……好吧,至少那白水還是很好喝的,這樣的地方是靠什麼東西維持下去的?

「什麼意思?」樂天抬起頭,臉上罕見地出現了一絲謹慎。

「就這個意思!你喜歡的東西都不是正常人喜歡的!」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眨著眨眼,沒做聲。

「我會讓你早點習慣我的生活!」他終於開口。

「我幹嘛要習慣你的生活?」蘇紫萱看著樂天。

「因為從現在開始,我決定要追求你。」樂天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一口白水噴了出去,不過她是故意的。

「夠不夠讓你清醒的?」她瞪著樂天。

「夠了。」樂天抹了把臉。

「你給我記住了……老娘不是你的菜,如果再讓我聽到你想吃天鵝肉的話!別怪老娘不客氣。」蘇紫萱直接封鎖了自己的全部防線。

「我可以請你看個電影嗎?」樂天看著她。

蘇紫萱還真的是服了,感情自己剛剛說的話都是放屁?

「我剛剛說的話你都沒聽見嗎?老娘可沒時間玩那些兒女情長!」她站起身就想走。

「看恐怖片!最新出的……保證你沒有看過,而且看了你不會後悔!」樂天依舊看著她。 蘇紫萱仔細的看著樂天,自己也不是第一次接觸這個傢伙,雖然兩個人不是那麼熟悉,但是這傢伙的心理診所自己也去過幾次,在自己的印象中……這傢伙好像並不是一個自我認知都沒有的人!

「你確定要請我看電影?」她問道。

「確定!」樂天點點頭。

「要是我不去呢?」 妖后,看朕收了你 蘇紫萱依舊看著她。

「你怕了?是不是害怕看到什麼恐怖的畫面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還是……你怕和我一起看一場電影就喜歡上我了?」樂天笑呵呵的看著她。

蘇紫萱挑了挑眉,她突然發現面前的樂天變得有點不同了,至於是什麼地方不同,她又一時間說不出來,反正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在這一瞬間依稀發生了什麼改變。

「好啊。」蘇紫萱同意了。

樂天裂開嘴笑了。

「結賬!」他喊了一聲,將口袋的一百塊錢扔到了桌子上。

蘇紫萱看了看,沒人出來收錢,她剛要開口,樂天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拉走了。

「你是不是腦袋有病?就那兩份麵疙瘩你給一百?」蘇紫萱忍無可忍的踢了樂天一腳。

敗家也沒有這麼個敗法。

「值啊。」樂天點點頭。

「值?你身上還有沒有錢了?」蘇紫萱無語了,她瞪著樂天。

樂天翻了翻口袋,無奈地搖搖頭。

他的口袋從來都是沒錢的,這個沒錢的原因實在太深奧,即使說給蘇紫萱聽,估計她也聽不懂!

「那你還請我看個屁的電影!」蘇紫萱吼道。

宋醫生的隱婚新妻 她轉身要走,樂天一把抓住了她。

「想找揍你就直說……」蘇紫萱冷冷的看著樂天。

這傢伙膽子越來越大,敢對自己動手動腳了?

「我記得……當時韓妮妮說過,李大富如果是從他辦公室掉下來的,他的屍體不會保存得那麼完整,你為什麼忽略了這一點?」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一愣。

「這算是什麼?也許他是被什麼東西掛到了一下唄,那棟樓那麼高,根本查無可查嘛。」她哼了一聲。

現在那個保安已經完全承認了是自己把李大富嚇到了跳樓,其他的雖然有一點點小瑕疵,但是完全不會影響到最終的結果。

「那你不想知道李大富到底在做什麼生意?」樂天神秘兮兮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挑了挑眉,仔細地看著樂天。

「你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唄,還有……那個林雄壯也不簡單啊,我勸你最好把他看得仔細一點,因為想得到陰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樂天繼續說道。

蘇紫萱皺了皺眉,這傢伙說話說一半,搞得神神秘秘的到底想做什麼?

「你有話就直說!別和我拐彎抹角的……」她有點不耐煩了。

「你請我喝一杯咖啡……我就告訴你。」樂天笑呵呵的看著她。

一男一女坐在一個咖啡廳的裡面,晚上這裡的人很少,不過情調還是蠻不錯的,特別是單身男女坐在裡面,有種談戀愛的衝動。

「你為什麼非要來這裡喝咖啡?」蘇紫萱看著樂天。

這傢伙放著近的咖啡店不來,非要跑了老遠來這一家,她扭頭看了看窗戶的外面,馬路對面就是李大富跳樓的那一棟寫字樓。

「因為這裡距離電影開演的地方比較近!」樂天沒頭沒腦地說道。

蘇紫萱已經對樂天的話徹底免疫了,這傢伙的腦袋一定是被驢踢了。

「喝啊,你不是要喝咖啡嗎?喝完了咖啡把你剛才說的那幾句話都給我說清楚了!」她哼了一聲。

樂天看了看咖啡,端起來喝了一口,表情有些糾結,看起來咖啡不太好喝的樣子。

蘇紫萱看了看自己的面前的咖啡,她端起來喝了一口,苦澀中夾雜了香甜,好喝的很!

「首先……我認為李大富做的不是什麼正經的生意!」樂天說道。

「你認為?你以為你是老天爺?」蘇紫萱翻了個白眼。

「因為這個!」樂天拿出了一張紙。

他慢慢的攤開,在這張紙上面有一些白色的粉末。

「這是我在李大富的辦公室抽屜角落發現的,這個白色的東西……據我所知應該是一種藥品!」樂天看著蘇紫萱。

「什麼藥品?」蘇紫萱一愣。

她仔細地看了看,純白色的粉末,看不出什麼東西。

「一種精神類致幻劑!可上癮……有強烈的戒斷反應!」樂天慢慢的說道。

「毒品?」蘇紫萱吸了口冷氣。

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不說話了,她馬上伸手拿過這張紙,仔細地看了看之後收了起來。

「另外……我覺得殺死李大富的還有幫凶!」樂天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你說這話可得有證據!」蘇紫萱看著樂天。

「我記得韓妮妮的屍檢報告上寫了,李大富當時身上的衣服並無破損,是不是?如果他是被什麼東西掛住,衣服毫無破損是不是說不過去?」樂天仔細的分析。

蘇紫萱點點頭。

她的眼睛落到樂天的臉上,這個男人仔細思考的時候,還是有一點小帥的,如果不是見識過樂天的邋遢和奇葩,這個傢伙總體來看還是蠻不錯的。

「李大富的手指骨折了是吧?」樂天問。

「是的,韓妮妮說是受到了重擊,這個沒什麼好懷疑的吧?從那麼高的地方落下來,手先著地的話骨折是正常的。」蘇紫萱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的確是正常的,可是造成骨折的方式有很多種……也可能不是摔的呢?」樂天笑了笑。

「你能不能別笑了!你知不知道你笑起來非常的滲人!」蘇紫萱脫口而出。

「是嗎?那我改一改。」

樂天點點頭,換了一個笑容。

「啊!」

一旁經過的服務員不經意看到樂天的臉,小姑娘嚇的一聲尖叫,手裡的咖啡都扔了出去。

蘇紫萱翻了個白眼,這個白痴……

「小妹妹……我有那麼恐怖?」樂天很仔細的看著這個服務員。

小姑娘捂著胸口,沒好氣的瞪著樂天。

「你是不是有病啊!沒事做什麼鬼臉……大晚上的嚇死人了!」她呵斥道。 樺柑認為,放人類進入家園帶來的危害,遠比現在拼個魚死網破帶來的危害更嚴重,所以她不會退讓。

塔可見樺柑的態度如此強硬,難免也陷入了思考之中。塔可早就把輝等人看成同伴了,而她做不出放棄同伴之事。但塔可也明白這次和談的珍貴性,她同樣不願輕易放棄這次能讓大家暫且安身的機會。畢竟塔可所在的這支隊伍已經連續奔波了太長時間,大家都已經疲憊不堪,若還得不到休息,那大家必然有怨言,進而動搖這支隊伍存在的根本,而塔可更不會允許那種情況發生。

「我尊重你的想法,可你也知道,我不會拋棄同伴。這樣吧,我答應你的要求,我保證人類們不會進入你們的家園,可你也要在家園周圍給他們找一個安身之地,以便我們聯繫。」

塔可沉思良久,她最終想出了一個折中方案。

「如此也好,不過他們要受到我們監視。」

樺柑認為塔可的方案可行,所以她就額外補充了一條規則,防止人類們亂來。

「這是當然,放心吧,我想我們能相處得很愉快。」

塔可通過樺柑的語氣中判斷出,這次的和談已經成了,所以她鬆了一口氣,上前一步對樺柑伸出了手,以示誠意。

「你說,我怎敢握你的手啊…」

樺柑看著塔可伸過來的手,無奈地吐槽了一句。

而塔可這才意識到,自己身上還燃著火焰,也難怪樺柑沒有回應塔可伸過來的手。塔可本想讓那火焰退去,可她的能力實在是太強了,哪怕她盡全力剋制,也無法熄滅身上的火焰,或許只有再次纏上那些被解開的緞帶,塔可才能恢復正常。但塔可現在不會掏出那些緞帶,因為她不想在樺柑面前暴露那些緞帶的作用。

「看來你是打算一直讓大家熱著了。」

樺柑見塔可沒有熄火的意思,就隨口吐槽了一句,試探塔可是否有別的意圖。

「真是抱歉,我有時候無法控制自己的能力,給大家造成麻煩了,還請大家不要在意。

我們也不要愣在這裡了,處理一下各自的傷員,然後一起回去吧。」

塔可對樺柑表達了自己的歉意,並示意樺柑現在可以回去了。

而樺柑也沒多說什麼,她招來了隊里的醫生,簡單處理了一下在場的傷員。

「先去召集你們的隊伍吧,等大家都齊了,我們就一起回去。」

樺柑想親眼見證塔可隊伍的規模,所以在回去之前,她提議塔可先召集她的隊伍。

「好,請你在此稍等。冉琴,我們兩人回去叫來大家。」

塔可點點頭,她雖然沒說什麼,但為了防止樺柑破壞約定,所以她只叫上冉琴跟自己一同回去,留下了實力同樣很強的凝雪等人戒備樺柑。

塔可和冉琴回去了,而與此同時,輝和殤也因為一些事情沒能立刻離去,他們此刻正待在隊伍駐紮之地。輝等人類之所以沒能離去,是因為他們內部產生了一點矛盾,流蘇不認同殤的撤離計劃,並和殤爭論起來。 藥結同心 賣相極爲不錯的箭矢上噼裏啪啦的電光纏繞閃爍,把路易的英俊的臉龐照的格外的英武,不少精靈一族的年輕族人不由得擔憂起來,長久的封閉在精靈之森這個世外桃源的他們,對於大陸的頂尖實力瞭解並不多,也並不深刻,更別說十聖至尊級別的強者了,這也是爲什麼路易可以趾高氣昂的對秦守等十聖至尊發號施令,夜郎自大,不外如是,沒見過世面,如果他親眼看到十聖至尊的戰鬥場景的話,恐怕笑的就不會是他了。

在場的所有精靈族人不由得都提起了緊張的心,在他們的眼中,路易作爲精靈一族最爲傑出的神箭手,幾乎沒有族人能夠接下他的三箭,當然,一直處於閉關狀態的莉莉絲和希芙蓮除外,現在路易八成是動了真火了,竟然連破壞力極大的奔雷箭都用了出來,精靈一族的人提心吊膽的,生怕秦守作爲客人受到了什麼傷害,給生命的禮讚籠罩上一層陰影。

希芙蓮和莉莉絲則是表情相當的淡定,只是嘴角帶着淺笑,路易看的妒火中燒,最後奔雷箭勢如破竹的激射而出,秦守只是淡淡的擡起了左手,輕輕的一點,那狂暴如同奔雷一樣的箭矢竟然通體一顫,隨後所有的雷光統統都被震碎,只剩下了光禿禿的箭矢,被一股恐怖的引力所左右,動彈不得,隨後在所有人倒吸涼氣的注視下眼睜睜的看着箭矢化作點點齏粉飄散。

路易則是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的驚叫道:“怎麼可能?!我的奔雷箭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被化解?”

秦守冷笑一聲:“你這也叫箭?”

咻咻咻!

秦守巋然不動,須佐能乎完全體緩緩的凝聚出赤金色的本相,通體骷髏燃燒着赤金色的查克拉能量火焰。百丈的身軀籠罩着秦守,灑下一大片的陰影,恐怖的氣機和壓迫感讓精靈之森的所有鳥獸紛紛悲鳴顫抖,驚起大片飛禽走獸,只見須佐能乎完全體手中一團黑色的造化火焰化作天之麻迦古弓,清脆的箭矢震鳴,根本看不到秦守到底是如何拉弓引箭的。深紫色的天之麻迦古矢的氣機已經鎖定了自己。

路易駭然的變色,臉上丁點兒血色都看不到了。煞白煞白的一片什麼都沒有剩下,雙腿不由自主的開始打擺子,哆嗦的如篩糠,那凝若實質的殺氣太過恐怖。壓迫感彷彿一尊真正的太古神山壓在了他的肩膀上,讓他動彈不得,路易咕咚艱難的吞了口口水,面如死灰,深深的絕望之色爬滿了他的臉上。

死定了……只要秦守動一動手指,死的一定是自己!

路易滿臉絕望的渾身顫抖着,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那是面對太古神靈一般的浩大強悍的對手,自己只能如螻蟻一樣的顫抖。秦守施展須佐能乎還帶着十聖至尊級別的威壓,這股幾乎是將天地都填滿的恐怖氣息讓所有的精靈族人呼吸的權利都被剝奪了,一個個撲簌簌的顫抖着。差點兒控制不住的跪倒在地。

嗖!

沒有一個人能夠看清這一箭的軌跡和速度,恐怖浩瀚的爆炸衝擊波鋪天蓋地的席捲開來,將萬年老藤所搭建的生命禮讚臺階給徹底擊碎,炸燬的衝擊波盪漾起大片的光雨,可怕的破壞力更是震驚了所有人,紛紛如同世界末日到來一般的用驚恐交加的眼神看着秦守。彷彿秦守是一尊深淵中爬出來的惡魔一樣,秦守只是揮了揮手。轉生眼的能力將爆裂的煙霧和衝擊波迅速聚攏歸來,並沒有擴散開,消散於無形。

但是秦守帶來的震撼實在是太可怕了,路易那一身英武的鎧甲徹底被冷汗給打溼了,整個人彷彿剛剛從河裏撈出來一樣,顫顫巍巍的哆嗦着不敢看秦守的眼睛,如果不是他有着自己的底氣,恐怕現在已經直接被嚇尿了,秦守一言不發,淡淡的轉身回到了莉莉絲的身旁。

路易長長的鬆了口氣,彷彿死裏逃生一般的慶幸自己能夠活下來,他也不敢再炫耀自己的第三箭了,因爲從秦守的示威所展現的冰山一角來看,自己根本就不是秦守的對手,兩個人根本不是一個世界,他即便是努力到死最後也只能仰望秦守,實力就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秦守毫無懸念的勝過了路易,路易滿頭大汗的退下,臉色慘白,嘴脣發青。

莉莉絲笑意盎然,眼眸眯成了月牙兒一般,歡喜的抱住秦守的胳膊,似乎是在彰顯自己的主權,頗有得意洋洋炫耀的意思,在一旁的希芙蓮始終面帶微笑,但是多少有些牽強和哀愁,眼眸裏更是透露着對莉莉絲的羨慕和悲苦哀愁,精靈女王幽幽的嘆了口氣,對希芙蓮微微搖了搖頭。

秦守所帶來的震撼還是太過碉炸天了,一時間根本沒有精靈族的男性再敢上去張揚了,對於秦守這些外來的尊貴客人可是心存敬畏,不過作爲精靈一族的大節日,也不能就這麼冷場,最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下,終於一位高大俊朗的男性精靈站了出來,赫然就是之前敗在金小胖手裏的那位精靈,下方許多年輕貌美的女精靈滿面含羞,星眸閃爍的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期待他能夠垂憐,但是這位男精靈卻不屑一顧,傲然的將手指赫然指向了精靈女王。

全場愕然,秦守等人也是目瞪口呆,唯有精靈女王不施粉黛的美豔面龐閃過點點羞紅,卻並沒有任何反駁,顯然精靈女王也默許了,不過鑑於女王的獨有領導地位,是不會有固定的丈夫的,即便是他勝出贏得了女王的歡心,也只能是維持很短的一段時間,最多半年就要‘讓位’了。不過能跟位高權重,是整個精靈族中最有魅力的成熟女精靈,能跟女王一夕歡好。不知道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啊。

“唰唰唰!”

接二連三的跳出四五個男性精靈,一個個荷爾蒙和腎上腺素分泌的爆表,彷彿換了一個物種,化身狼羣的呲牙咧嘴,爲了奪得女王的歡心,能與之一夕歡好,看樣子他們是要全力以赴的戰鬥競爭了。這位男性精靈雖然強悍,但是其競爭者也是不弱。一時間陷入了混戰,而且越來越多的男性精靈加入,竟然有三十多個男性精靈擾亂了戰圈,你追我打。場面混亂不堪,精靈女王恬靜淡然,嘴角帶着笑容。

突然,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震驚寰宇,千丈的蒼龍之軀橫亙在天幕之上,如同真龍復甦,威壓蓋世,真龍之氣鋪天蓋地的壓落,萬獸臣服。極道的壓制力量整個精靈之森彷彿都一瞬間被定格了,一股強悍的氣浪撲面而來,所有爲了爭奪女王入幕之賓位置的男性精靈一個個都被震飛。狼狽不已的變成了大土狗,千丈蒼龍化作人身,龍淵神色冷峻,緩步立在中央。

獨特的皇道氣息加上龍淵原本的那張冷峻的面孔,現在龍淵的魅力已經超越了當初的大皇子龍傲天,一舉一動都暗合天道。 嚴禁女配作死快穿 讓在場的所有女性精靈無不爲之心神動搖,癡迷不已。而精靈女王更是如同懷春的少女,星眸閃爍異彩,亮晶晶的癡迷的看着如同神之子嗣的龍淵,怦然心動,面頰潮紅,忐忑的如同最單純的少女,害羞的甚至有些躲閃不敢看他。

龍淵沉穩的走到精靈女王面前,霸氣側漏的叫道:“現在算是我勝出了吧?還有人不服想要挑戰麼?”

下方灰頭土臉的一羣男性精靈一個個那叫憋屈啊,整個人都不好了,內心哭嚎都快要咆哮出來了,這特麼太憋屈了,這羣外來的貴客簡直強悍的戰鬥力爆表啊有木有,好不容易找個心儀的女精靈,這下子竟然統統都被人家搶佔了,偏偏還不是人家的對手,這叫什麼事啊?!

還有沒有點兒公平可言了!就連他們最崇敬的女神,精靈一族的至高女王都眸帶異彩的癡迷的看着那傢伙,還讓不讓男精靈活了,這樣下去好貨可都讓外人挑走了啊!

不過悲憤歸悲憤,事實擺在眼前也容不得他們多發牢騷,精靈女王癡癡的看着龍淵,一顆久未悸動的心靈劇烈的跳動起來,緊張的手指都在顫抖着,把自己的王位讓出了半個給龍淵,龍淵也毫不客氣的坐下,要知道龍淵可是皇族衆人,修煉的也是皇道龍氣,整個人就代表着一國的國運,整個人類帝國國運的興衰存亡可都是繫於他一人,不怒而威,淵渟嶽峙的氣勢磅礴而浩然,簡直比皇帝還要皇帝,精靈女王此時就真的如同陪襯一樣,更加心醉癡迷的看着他,一顆心都不知道飛到了那裏去。

秦守看的目瞪口呆,話說這龍淵隱藏的纔是最深的傢伙吧!冷冰冰的面癱男不動聲色,還以爲這傢伙六根清淨,無慾無求,一心追求力量呢,該死的這特麼才愕然的發現,這貨深藏不露竟然是一個御姐控,悍然出手,一擊必殺的虜獲了精靈族女王的芳心。

自己的母親精靈女王被龍淵給弄到手了,今晚可能就是喜事臨門,莉莉絲和希芙蓮臉上露出了由衷的祝福和笑意,並沒有對此有任何的芥蒂和不悅,風俗和價值觀擺在這裏,已經是根深蒂固了,秦守估計也說不上什麼話,只能同樣表示祝賀了。

接下來的男性精靈們老實多了,乖乖的找那些年輕貌美,心儀已久的女精靈,一番不算激烈的搏鬥之後,成功抱得美人歸,很快重新恢復了正常的氛圍,除了萬年古藤搭建的臺階被秦守打碎了有失優雅之外,一切重歸正常化,中途發生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有一位不知死活的男性精靈高大帥氣,俊朗非凡的挑中了洛清,結果被洛清上前擡腳踢得不省人事之後,再也沒有男性精靈敢招惹曉組織一行人中的女性生物了,那驚恐交加的眼神估計會讓他們留下終生的陰影。

終於是緩過勁來的路易重新調整好了心態,畢竟他也是有着自己的底氣和自信的,只不過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罷了,路易昂首闊步的重新走上前來,心有餘悸的看了秦守那個方向一樣,但是卻不敢正視秦守,不過似乎是爲了證明自己的男子氣概,極力壓着自己的聲音鼓足勇氣,擡手一指莉莉絲旁邊的希芙蓮。

“我想選擇的伴侶是,希芙蓮!” 蘇紫萱憋著笑,不去管樂天,看看這傢伙怎麼處理這事。

「咦?我就是和我的女朋友開個玩笑,我也沒礙著你啊。」樂天攤了攤手。

「神經病!做鬼臉嚇唬人……現在你這個樣的神經病怎麼這麼多!」小姑娘憤憤的罵道。

蘇紫萱笑的渾身直顫,這個白痴還敢反駁?

小姑娘看了看地上撒了的咖啡,無奈的彎腰收拾,她剛剛要抬頭,一張臉就映入了自己的眼中。

「啊!」

田園醫妃千千歲 她又嚇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是不是有病啊!三番兩次嚇唬人家!」蘇紫萱都看不過去了。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這個女人神經這麼大條,以前的案子都是怎麼破的?

這個小姑娘明顯是曾經受過了驚嚇,現在的她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驚弓之鳥。

「小姑娘……你大難臨頭啊!」樂天誇張地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