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輕對這些「雜質」很感性興趣,因為這些雜質居然能與精神元氣相融,這是非常不簡單的。

把這種雜質記錄下來后,蘇輕正式開始今天的試驗。

他用靈力和氣血滋養出精神元氣,這次的量比哄騙安小小的時候多得多。

精神元氣滋養出來后,蘇輕先分出一些開始用靈識往內添加我是一條龍,以及觀想出來的龍的形象,然後注入到銀蛇的肉疙瘩里。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含有附加信息的精神元氣很快就被肉疙瘩吸收了,銀蛇似乎感覺到了極大的愉悅,腦袋在蘇輕面前晃來晃去。

而那個肉疙瘩真的長大了些微!

雖然十分有限,但一直用靈識觀察的蘇輕還是察覺到了肉疙瘩的變化。它真的變大了!

既然試驗有效,蘇輕便開始不斷重複剛剛的動作,往銀蛇的肉疙瘩里注入添加有暗示信息的精神元氣。

巘戅妙筆庫miAoBi&#戅。十分鐘后,銀蛇腦袋上的肉疙瘩變大了五分之一左右。

半個小時后,銀蛇腦袋上的肉疙瘩變大了一半多。

但蘇輕也不得不停下來,隨著肉疙瘩的長大,原本一直干到很愉悅的銀蛇漸漸不安和暴躁起來,到最後,整個蛇身都開始扭來扭去,如果不是在蘇輕跟前,這條銀蛇怕是得暴虐了。

蘇輕停止滋養精神元氣,開始探究銀蛇暴躁的源頭,很快,他就發現了癥結——那就是銀蛇的腦容量太小了。

銀蛇的精神主體在大腦,或者不恰當的說,是它現如今的藏神之所。

蘇輕注入精神元氣被肉疙瘩吸收之後,除了用來孕育未來的藏神之所,還有不少是壯大它的精神體,這便和大腦產生了矛盾——腦容量太小,容納不下那麼「強壯」的精神體。

如此,銀蛇便非常難受。

蘇輕察覺到癥結之後,很無語,但也沒辦法。

又不能去責怪銀蛇,畢竟出身不好,天資太差不是它的錯,如果可以選擇,相信它肯定願意去當人。

看著面前很難受的銀蛇,蘇輕陷入沉思,最後發現,實在沒有什麼好辦法能快速增加它的腦容量。

之前這段時間,它提型變大了好多倍,腦容量卻沒怎麼增加,真正的只長「個子」,不長腦子。

「只能你自己先抗一抗了,早知道你這麼不經造,我就少給你注入點精神元氣了。」

再次給大家拜年了,牛年大吉大利!

有紅包嗎? 張權聽著馬雲天的話,隨後也是笑了笑。

「馬總,我們染雲已經將京力手機擊垮了你知道嗎?」

張權笑著說道,馬雲天拿出煙盒子,給張權遞了一根,他自己也是美滋滋的點燃抽了起來。

張權的染雲手機公司擊潰京力手機的事情,早就在圈內傳開了,不少人都猜測是張權動用了什麼手段,把李賀直接送了進去,而目前京力手機他們面對的不少黑料新聞,說不定都是張權以一己之力弄出來的。

而事實也確實如此,張權掌握了李賀的不少黑料,直接爆出來,點燃了這易燃的火藥桶。

這結果嘛,當然就是京力手機的潰敗了。

「這一次我擊潰京力手機,其實也不是沒有好處的。」

張權賣了個關子說道,馬雲天也不著急,只是靜靜的看著張權,等待著張權給他解答。

「就在前不久,我已經見了京力手機背後的李家家主李青松,李老爺子也算是一個很有眼光的人,他知道京力手機現在無力回天了,即便是李賀放出來,他也無法修復他們在民眾心中留下的壞印象。」

「因此,目前李老爺子是已經打算將京力手機旗下的一些工廠,還有生產資源,都拱手相送,讓給我們染雲手機公司。」

「如此一來,我們染雲手機公司也算是完成了質的飛躍,在生產能力上,已經逼近了這個國際通訊行業三巨頭。」

這些,都是張權的底氣,是他自信的來源。

有了李家的這些工廠作為幫助,他當然是能夠放心的和這些三巨頭一戰了。

更何況他還掌握了聯發科這個手機晶元的絕對優勢。

「三星集團,他們現在掌握的通訊技術或許要比我們更加強悍,但是這裡畢竟是華夏,自從李家倒下以後,京力手機也隨之沒落,而另一個通訊公司,電信,目前正在崛起,如果要在華夏建立自己的手機王朝,和電信之間的關係也是必須要弄好的,所以我們染雲手機公司目前已經和電信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係。」

張權又爆出了一個猛料,馬雲天對這個電信公司也是有些了解的。

但是他沒有想到,張權竟然能夠和這個電信公司進行一些合作,這還真是讓人有些意外。

「這個電信公司,靠譜嘛?」

馬雲天抽了一口煙,隨後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個可以絕對放心的。」

張權笑了笑說道,現在的馬雲天當然還不知道電信的厲害,畢竟在後世,這可是一個老牌的巨頭,雖然後面有聯通和移動這兩家新崛起的公司,但是電信的影響力,在這個時代還是很不錯的。

「行吧,既然你已經規劃好了,那我就不多說了,只是希望你今後加加油,爭取給我們華夏爭口氣。」

「我就看不慣三星集團這些人的嘴臉,你要是能給他們一個教訓,那可千萬別客氣。」

馬雲天笑了笑說道,眼眸中滿是希冀的色彩。

張權也明白了馬雲天的心思,站在他的立場上,當然也是希望能夠好好的教訓一下三星集團的。

「對了,我估計三星集團到時候也會找你們麻煩的,你們可要做好準備。」

馬雲天畢竟是一個商場上沉浮了多年的人,他們想要找三星集團的麻煩,而三星集團,當然也是想要找張權的麻煩。

現在三巨頭聯合起來,似乎是打算起訴張權,告他們一個手機外觀侵權。

只是這些東西,根本就傷害不到張權的根骨,所以張權也沒有放在心上。

「早就料到了,不過這對我們並沒有多大的影響,現在這通訊行業的三巨頭,其中摩托羅拉他們公司還有一些把柄在我的手中,要是他們真的打算對我們下手,那麼到時候大不了魚死網破。」

張權淡淡的說道。

摩托羅拉他們花了五千萬掌握了張權的手機拍照技術,他們現在也能夠生產這拍照手機。

但是,想要真正的實現這份技術,終究還是要找聯發科提供晶元,所以摩托羅拉,算是已經被張權牢牢的牽制在手中了。

而聯發科目前已經和摩托羅拉展開了合作,他們似乎還不知道聯發科和張權的關係。

如此一來,張權反而是掌握了主動權。

「至於那個三星集團,他們的產品目前我們正在研究中,一旦找到了漏洞,到時候也會要他們一命。」

張權聲音有些冰冷,他擅長在這些巨頭的產品中尋找破綻,而一旦被他找到了破綻,那麼染雲就會像是一條奪命的毒蛇,狠狠的咬他們一口。

至於諾基亞,這個通訊公司也就只能在這個年代混一混了,他們的產品很快就會自己過時,這根本就不需要張權擔憂。

「嗯,沒想到小張你還是做了充分的準備嘛,哈哈,看來我沒有看錯人啊。」

馬雲天拍了拍張權的肩膀,隨後端著酒杯對著張權敬了一杯酒。

張權也是微微一笑,畢竟現在馬雲天也是加大了對染雲手機公司的投資,馬雲天說變了就是他們染雲手機公司的合伙人,他張權不管怎麼說,也得保證馬雲天的利益不是?

這一場飯局沒有持續多久,拿下了龍首,馬雲天也還有一些事情要和國家博物館的楊老商量,因此張權也識趣的離開了酒店。

等到張權回到家中的時候,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家裡好不熱鬧。

「媽,芸芸,我回來了。」

張權走進家門,這才發現家裡混亂不堪,不少小孩子正在嬉戲打鬧,田桂芳和王萍兩人趕著這些孩子,江芸臉上也有些無奈。

這混亂的一幕,讓張權有些摸不著頭腦。

「芸芸,這是怎麼了?」

張權微微一愣,有些茫然的說道。

「家裡來人了,這些都是來求你辦事的老鄉……」

江芸無奈的看著這些孩子說道,那些大人們,這一刻都在客廳裡面呢,張權微微一愣,求他辦事?

他張權雖然現在小有成就了,但是也絕對不是很好說話的人啊,這些人張權看著有些眼熟,好像都是張家村的人嘛。

「張權回來了!」

這時候這些老鄉們都看見了張權,頓時一個個激動的說道。

。 餐桌邊三個孩子已經吃完冰糖葫蘆。

飛快跑到李安安身邊,一個給媽咪按肩膀,一個給媽咪捶背,一個給媽咪唱歌。

李安安突然就覺得無比的幸福。

褚逸辰有點不高興「那我呢?」為什麼他會覺得被區別對待。

寶寶唱完了一首兒歌,認真的說「爸比,媽咪需要我們的保護,你不需要,因為你就像獅子一樣,很強大。」

她只看到媽咪被人欺負,而爸比從來沒有哦,所以說爸比不需要他們的安慰。

俊俊說「是的爸比,媽咪很脆弱,需要我們的呵護。」他很操心地說,所以他們要對媽咪好。

君君用小手捶著媽咪的肩膀,表情嚴肅「爸比,你像獅子,而媽咪像綿羊,所以我們要多愛護媽咪。」

李安安聽得感動又難過,原來她在孩子們的心裡,竟然這麼弱嗎?俊俊都用上了脆弱這個詞,實屬讓她意外。

她覺得該檢討一下自己。

褚逸辰勾唇笑,覺得這個比喻有意思。

「那爸比,考你們一個問題,如果遇到危險你們是保護媽咪還是爸比?」

李安安皺眉,這問題跟你喜歡爸比,還是媽咪差不多,果然每個孩子都會遇到這個問題吧。

寶寶毫不猶豫地說「都保護,爸比媽咪我都要保護。」她說得很有氣勢,但奈何給人的感覺奶凶奶凶的。

君君和俊俊也說「是的,都要保護,我們會保護爸比和媽咪。」

褚逸辰滿意的笑「原來你們還是很喜歡爸比的,但爸比不要你們保護,遇到危險,爸比會保護你們,和你們的媽咪,爸比會像獅子一樣的強大。」

三個孩子滿臉的崇拜,果然爸比很厲害!

李安安好笑,褚逸辰也有爭風吃醋的時候。

寶寶說「我就知道爸比最好了,所以爸比可不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

她把口袋裡的雞蛋拿出來,放到茶几上,之後往沙發上爬。

褚逸辰一隻手把她抱到腿上。

「什麼要求?」

「明天早上我要給爸比拍一張最帥的照片。」

「嗯?」

褚逸辰眉頭微挑,疑惑女兒為什麼會提這個要求。

「是幼兒園有比賽,看誰的爸比最帥嗎?」

他打趣。

寶寶點頭「嗯嗯,算是吧,反正我想所有人看到爸比的帥。」

褚逸辰一笑。

「好,不過一定要是早上?你能不能起來。」

寶寶喜歡賴床,每次讓她起床都費一翻功夫,還不聽話的往被子里鑽,未必起得來。

「放心爸比,我今天問管家爺爺要了鬧鐘,我會早醒。」寶寶很有信心。

褚逸辰一臉的寵溺「嗯,爸比等你給我拍照,不過不要起得太早,白天會犯困。」

寶寶高興「好的,寶寶不會半夜三更就起來的。」

她又去看兩個哥哥,看她多棒。

君君和俊俊交換神色,妹妹好聰明哦。

褚逸辰挑眉,為什麼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李安安讓孩子和褚逸辰玩,站起來給鶴城打電話,他下午說要來看自己,她想告訴他不用了,她沒那麼脆弱。

偷香「鳳老師,下回還探劉導的班嗎?」

沈汐禾看着見底了的奶茶,意猶未盡地舔了下唇。

在花姐手底下,她有幾個月沒喝過這玩意兒了。

原本她這試探性的話,叫鳳緋池一愣,但等他看到她看奶茶的眼神后,就秒懂了。

有時候,想誤會都難。

「不了。」

他便存心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