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德斯接着說,“要是入口不在這座山上呢?要是他們有什麼密報可以破壞封印你們不知道呢?”

“這個···”森藍也有些猶豫了,可這是一道光影在護照中浮現,一個身穿但紅色鎧甲的老人出現在人前,可看他的樣子有點驚慌失措,最顯眼的是手裏拎着一個面目猙獰的人頭。

“各位,有大事發生,我們應經陷入絕地!”這名老者一陣殘影就到達洞口附近,和其他神級強者會和在快速說着什麼,森藍也一道金光射到洞口,十五名神級強者不知道在商量着什麼,好有幾人,名色發白。

“什麼大不了的事啊,能讓他們這幫老頭子面色蒼白,大不了不要寶貝,誰還能攔住他們?”比爾想不出有什麼能提能難住神級人物。

“也不見得,那個人頭,沒準就是去搬救兵的神級,可他現在死了!”蘭德斯說完,滿臉凝重的看着衆神級商量。

其他劍士工會人員,聽到這個猜測也極度恐慌,神級都已身死,讓我們這些人物呢?

在魔幻大陸之上,到達聖級以上,基本就不在外出,一般都閉關,體味天道,衝擊更高境界,大陸之上一般幾十年都不會有一個聖級生死,也是聖級以上逃命功夫了得,打不過也能逃脫,可現在神級都沒命,這令人難以接受。

“是什麼原因,另神級人物都逃脫不了,身隕再此。”蘭德斯同樣疑惑,逃都逃不了該是多可怕的事情。

在焦急中等待,足足煎熬了半天的時間,時至中午森藍長老才返回,但看臉色,和生一場大病相似,蒼白的嚇人。

“各位到這裏來。”森藍把工會衆人都叫到身邊,蘭德斯走着的同時偷看了一眼,其他工會人員,也都在聚集,看來事情不小啊!

“我也不隱瞞大家,暗族已經在這方圓五百公里的範圍內,刻畫上了絕天陣法,任何人都不能活着出去,連我也一樣。”森藍說完靜靜的看着大家。

“長老什麼叫絕天?”

“是啊,有十五名神級也出不去嗎?”

蘭德斯沒有提問,二是等待着長老接着說,其中肯定還有隱情。

“絕天陣法,是暗族掌握的比較大型的殺陣,由二十名神級和一名真神級主持,封印了方圓五百公里的土地,一旦發動,生靈塗炭,全部都要滅絕生機。”森藍低垂這頭顱,“暗族傳信說,給我們三天時間,如果不撤出這裏就發動大陣,把我們和這裏幾十萬的居民煉成血水。”

蘭德斯不由得心裏真冒涼氣,心裏也不由得產生了一股懼意,可一想到‘玄天祕錄’能破除一切封印,心裏多少踏實一點,可眼前這些人員?還有這附近幾十萬無辜的百姓怎麼辦?

“長老,那個人頭也是神級的嗎?”

“是啊,出去通信,正好遇見暗族擺下大陣,可是被真神級發現,死於非命,而後派人將人頭仍至山下,被巡視的人員發現,被附帶一封信,內容我已經說過了!”森藍連同其他人都默不作聲,只有新來的那名年輕人還在打着酣,一幅滿足的樣子。

“把他給我打醒!”森藍咬牙切齒。

蘭德斯把他搖晃醒來,揉揉睡眼,低聲的說,“該下洞了嗎?”

“你這個蠢蛋!”森藍又簡述一遍現在的遭遇,“我們沒有任何辦法,準備撤離此地,活着就有希望報次之仇。”

“哦好的,我通知下拉菲德斯大長老,我要回去了沒有什麼事!”這名青年從自己身上摸出一物,裝似魔核,但整體通透發出銀色光芒,在在其內刻畫着繁複無比的陣文。

“千里傳音石!”一聲大叫驚動了所有人,衆神級好像看到了美女一般,直勾勾的盯着青年手裏拿着的這塊石頭。 一個晶瑩剔透的水晶,顯得那麼純潔那麼自然,在其內刻畫着繁複無比的陣文,這就叫做千里傳音石,可以傳音千萬裏不受拘束,是非常昂貴奢侈的東西,但卻是是十分便捷。

“你哪來的?你怎麼會有這個?拉菲德斯大長老目前在那?”森藍長老說話有些急促,甚至是粗暴,但大家都可以原諒,因爲他們有迴旋的餘地了!

“這是大長老分部時給我的,說我到這裏有急事時給他聯繫,他有不好的預感,他在離這裏最近的棼城坐鎮!”這個年輕人一點也不着急的吧事情說完,而且還打了幾個哈氣,把衆多神級強者給急出一頭汗。

“塊給我!”森藍紅着眼睛,奪過千里傳音石,手指輕點,一道金光射進千里傳音石,只見白色透明的水晶石,泛起金色的波浪,裏面的陣文一下子亮了起來,在晶石上面空間爲之一振動盪,突然出現一個老者的畫面。

“大長老事情不好了,請快點救援!”森藍見到老者,恭敬的施了一個大禮,讓後纔敢說話,“暗族那幫狗孃養的,把我們都算計了,····”森藍把這幾天遭遇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虛空中出現的這名老者,鶴髮童顏,雙眼如燈,兩眼分別含着火焰和海水,看起來奇異無比,聽完森藍的訴說,老者沒有任何反應。

老者就是劍士工會內院的大長老,名叫拉菲德斯,常年坐鎮劍士總部,據說有通天的大能力,不知道這次爲什麼來棼城分部。

“森藍,我知道你說的情況了,我有種很不好的預感和猜測。”拉菲德斯大長老,面目嚴肅,臉色沉重如山,“這裏面絕對不是什麼墓穴,估計另有隱情,你們利用陣法在堅持幾天,最長五天我就會率領執法隊,感到你那裏!”

“執法隊?劍士公會的執法隊?”

“天啊,有數十年沒在大陸上聽到他麼的消息了。”

“有救了,我們沒事了!”

衆衆人議論紛紛,但都對執法隊有很高的評價,好像次對一處,大陸無敵的樣子,沉重的氣氛,因爲執法隊三個字,給化解的無影無蹤。


“大長老,這裏什麼情況?要不我讓人下去看看,看看底下到底有什麼那麼吸引暗族。”森藍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完後接着說道,“我們會盡最大權利保護這裏,可週圍幾百公里的居民,會白白送死的?”

拉菲德斯大長老,明顯不願冒天下大不韙,如果不救周圍民衆,劍士公會的名聲將一落千尺,被世人指指點點,但撤出這裏,底下的東西可能會助長暗族,那就等於危害世間,會死更多的人,但期限是三天,自己和執法隊,就是全用瞬移趕路也要四天多,這時間差怎麼彌補呢?

森藍和陣法裏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大長老的,等待着他的決定,可拉菲德斯緊皺雙眉,在進退之間取捨,好半天時間,大長老終於開口。

“現在你們,夠三人下洞對吧?讓他們下去,還有個公會和組織,夠資格能下洞的都下去,目的只有一個,追查暗族的下落,探聽裏面到底什麼東西。”大長老拉菲德斯接着又言,“據我估計,就算暗族下洞,也只有一個身穿黑龍甲的神級,其他也都應該是三級以下,短時間內不會得到他們想要的物品。”

“那我們··”

“你們等下洞人員下去之後,就全部撤離,往棼城方向和我會合,我會通知在場的所有組織的總部。”拉菲德斯,沒有再給森藍說話的機會,關閉千里傳音石,空中震盪的空間也恢復正常,千里傳音石啪的一聲成爲碎片。

“各位都聽到了吧?還有什麼人有異議的?”森藍立刻轉身對諸多神級和組織大聲高呼,想看看他們的意思。

_ ttka n_ ¢○

“聽到了,估計神兵會合什麼非常邪惡之物在一起,這個邪惡之物可能就是暗族的目的,我同意劍士工會的意見。”

接下來的人都是類似的觀點,但魔法師公會的強者開口,“老夫認爲,這裏面不論有什麼祕密,都和那把神兵分之不開,下去的人員,不宜妄動此物,以免生出事端。”

接下來,衆多公會和組織,都在挑選可以下去的人員。

“我覺得,此事很是蹊蹺,暗族爲什麼而來?爲什麼要趕走這裏所有人?要是真有大陣,發動就好了,反正他們也不在乎這些人的生死,何必多此一舉?”蘭德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接着又道,“不敢發動大陣,又要轟走我們,只有兩個目的,一是不要讓我們發現他們真正的目的,其二是怕發動大陣,危害到裏面的什麼東西。”

一語點醒夢中人,森藍恍然頓悟,“對啊,蘭德斯你說得對,照你這麼說,他絕對不敢發動陣法?”森藍長老低聲細語,沒有被其他組織聽見,“但長老下令,再說我們等在這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蘭德斯沉思片刻,“他們雖然不敢發動所謂的絕天陣法,但殺光這裏的百姓應該能做到,他們來了整整二十位神級,做到應該還是很輕鬆!”蘭德斯眼睛裏放出自信的光芒,“聽大長老的,您撤退把,我和比爾,額··還有這位朋友會組織暗族的一切目的。”

蘭德斯習慣和比爾搭檔,突然多出一人很不適應,差點沒有加上他。

“好吧,他你們還要多照顧着點,也許會拖累你們。”森藍說完一轉身,直奔其他組織和工會而去。

“蘭德斯你分析的很對,可是到裏面能怎麼樣?你認爲我們能打過穿着黑龍甲的神級嗎?”比爾認爲下去也是死路一條,他們和神級的差距太明顯了。

“嘿嘿!你怎麼那麼笨啊,我是打不過,可是我有‘玄天祕錄’,逃跑問題不大,暗夜君王那傢伙通知我一定要下去,沒準有什麼好東西在等着我們呢!”蘭德斯的這番話是用傳音發出,外人根本聽不見。

“那就下去,大不了跑!”比爾略微猶豫了一下,“不過那個小子跟着咱們,有點不方便啊?”


“到時候隨即應變吧,看看有多少人可以下洞,應該不足十人。”蘭德斯左右盤算了一下,各大公會和組織,下洞人員猶豫襲擊,隨時慘重,不過終究有逃過一劫者,也有後來恢復的。

正在這時,森藍招呼劍士工會的人員去中央洞口集合。

蘭德斯車走路時,和那個年輕人聊了起來,“朋友啊,你一直很忙,不知道能不能交個朋友,我叫蘭德斯,這個是我兄弟比爾,你叫什麼?”

蘭德斯希望能摸清這個人的底細,是否好接觸,到現在除了知道他愛睡覺,別的一無所知。

“哦你好,我叫維尼,是大劍士,希望下洞我們能交到好運。”威爾彬彬有禮,像個書生一般,身體也不夠結實,不像個習武之人啊。

維尼說話間身體還帶有一種睏意,久久不能驅散,看樣子十分懶惰,給人一種不能信任的感覺。

“維尼啊,我比爾說話直接你不要見怪,我看你好像一隻沒有睡醒的樣子,你爲什麼會這樣啊?”比爾沒有拐彎抹角,直接捅出了自己想問的話語。

雖然話有些直接,但連蘭德斯和比爾,還有周圍劍士工會的人都豎起耳朵在聽,顯然對這問題,也十分好奇。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有時候一睡就睡十天。”維尼也無奈的搖着頭,“但每次睡醒之後都精神百倍,力大無窮,修煉起來,鬥氣也是飛速的進展,奈何我一個月有一多半都在睡覺。”

“啊··”衆人都吃驚的章大了嘴巴,怎麼也沒有想到維尼是天生這樣,並非自己主觀願意睡覺。

蘭德斯聽完沒有像衆人一樣,吃驚偷笑,而是害怕的倒吸了一口涼氣,維尼此人只有別人三分之一的時間修煉鬥氣和劍術,就可以達到這等水平,要是全身心都能用到劍術當中,現在該是多麼璀璨的一顆明星。

在吃驚和談話中,劍士工會走到了中央的園洞邊上五米處停了下來,蘭德斯撒眼一看,個個組織和工會已經在園洞周圍圍城了一個圈,並且神級強者站在本隊人馬的前方。

最中央只留下了森蘭長老和一個老魔法師,在整個魔幻大陸,監事和魔法兩大公會,的影響力還是比較強大的。

“大家好,我是魔法師公會的外事長老,阿瑪尼。”老魔法師,仙的老態龍鍾,但是傻瓜纔會對他不敬,因爲那是找死,神級魔導師的能力堪稱恐怖。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現在的情況,請各位下洞的人員,走出隊伍來到我身前。”阿瑪尼,聲音不大,但字字入耳。

蘭德斯和比爾還有維尼交換了一個眼神,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本隊,站在老魔法師身前,蘭德斯偷眼觀瞧,四大公會,兩大宗教,還有六個古老家族,總共十二支隊伍,劍士工會三人,魔法師公會兩人,其他每個隊伍裏只走出一個人,總共十五人之多,這遠遠超出了蘭德斯的預料。

這十五人都聚集在阿瑪尼身前,進行最後的調整,準備下洞。 蘭德斯頭一次站在墓穴的洞口之前,伸頭看去,一股陰森恐怖的感覺,瞬間籠罩全身,有一股冰冷的意志,直竄腦袋,渾身上下冷汗不住往下流淌,蘭德斯好像釘在了這裏相仿,一動都不能動。

和蘭德斯你養好奇的大有人在,出來維尼這個嗜睡狂,其他人都遭受了這股冰冷意志的侵襲。

這時一股祥和的光芒籠罩了蘭德斯,頓時感覺,暖洋洋的氣息,驅走了陰冷,身體如同沐浴在和煦的陽光下,睜眼定睛一看,阿瑪尼右手高舉,掌心拖着一個銀色的光球,散發着柔和的光芒。

“原來他是光明系的神魔導師。”這着實讓蘭德斯大吃一驚,光明和黑暗在大陸上的稀少是出了名的,可眼前的這一位竟然是光明魔導師,據傳光明系的魔導師,有起死回生之術,黑滅天地的本領,也不知道是不是誇大了。

所有要下洞的人員,都被老魔法師的能力驚呆了,誰都沒有想到,稀少的光明系魔導師,就在自己眼前,崇拜的目光像阿瑪尼投去。

老魔法師輕咳一聲,“小夥子們,你們太激動了,不要那麼心急,危害沒有把話說完呢!”阿曼尼右手一晃光球泯滅在空間中。

“這裏面具體有什麼,有多大,有什麼危險,我們一蓋不知道,剛纔你們所經歷的是,神兵之中的器魂,所散發出的意志。”森藍長老接口,繼續說道:“不要小看神兵自己的意志,他對天空劍士和大魔導師以下都能起作用,會令你們,神志不清,最嚴重的會被神兵控制成爲他的奴隸!”

此話一出震驚全場,神兵對覺得多數人來說,都是陌生的,從沒聽過有器魂,更沒聽過,活人會成爲神兵的奴隸,簡直太匪夷所思,難以想象了。

“不要太驚訝,這還不是你們能接觸到範圍,考慮也沒有用處。”阿瑪尼手中多處了一個銀光閃耀的玉佩,“這時我自己煉製的一個小玩意,可以抵擋神識的侵襲,當然也能防止神兵對你們神識的干擾。”

說話間沒人都從阿瑪尼手中接到了一個圓形的銀光玉佩,入手之後頓時感覺,一股清涼之氣遊走全身,腦部感覺清爽無比。

“我們能幫你們的,也就這麼多了,最後我要說的只有。”森藍和阿瑪尼異口同聲的說道,“祝各位好運,希望能安全歸來。”

說話間,阿瑪尼打了個手勢,讓所有團隊,都退出大陣的保護範圍,“小夥子們,後悔還來得及,如果不後悔就進入洞中把,我們的時間寶貴。”

在場的衆人,彼此相互對視,都不願意第一個下去,誰都不知道下面什麼在等待着自己,都希望有個探路者,蘭德斯也在等待,可暗夜君王,用極微弱的神識通知,“塊下去,快啊!”

蘭德斯一陣猶豫,玩意有絕世兇物,自己將是最倒黴的一個,可又一想,自己要是第一個下去,有什麼好處,自己可以先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下!”

蘭德斯下定決心,拉扯一下比爾,兩人先後躍進深諳的洞口,但是第三個等了許久都不見出列。

蘭德斯和比爾現在身在一個神通鑄就的大殿,裏面金碧輝煌,異常的大氣,有十二根五人抱的大柱,支撐起大殿,他們二人在大殿裏顯得渺小而又不起眼。

“這裏真像個帝王的宮殿啊。”蘭德斯吃驚的環視四周,“這裏也沒有什麼敵人,活着寶物,暗夜君王,你我們下來,到底有什麼事!”


一陣爽朗的笑聲之後暗夜君王說道,“這裏面,好像有這什麼祕密?但我現在還探查不到,但我交易你儘快下來的原因有二。”


“哦,還有兩個原因?”比爾也好奇起來。

“第一,就是我們要找一處,封閉的空間,用來激活你的寶劍和昊天塔,其二我感覺到這裏好像埋藏這一宗寶貝,先到先得。”暗夜君王說明了原因。

蘭德斯一想也是,也不是脫離大隊,自己激活寶劍都找不到機會。

一聽到有寶貝,探寶愛好者比爾,眼睛又發出驚人的光芒,“快說,是什麼寶貝,我們的寶貝已經夠多了,還有什麼能另我們動心。”

暗夜君王說出了簡單的兩個字,“地圖!”

“地圖?”蘭德斯和比爾都大小瞪小眼,不知道地圖有什麼稀罕的!

“暗夜前輩,不知道是哪裏的地圖,有這麼稀罕?能讓前輩的法眼相中!”蘭德斯對地圖也是深感疑惑,什麼樣的地圖能讓活了幾萬年的暗夜都激動不已。

“我問你們,魔幻大陸,有多大?有人居住的地方又有多大?”一連串的問題,讓蘭德斯好一陣頭疼,魔幻大陸,無邊無際,誰又能知道這一切的答案。

“前輩這些問題我們不知!”蘭德斯爽快的承認了,自己不知道的事實。

“我說的這幅地圖,試衣服魔法地圖,據說摹繪出來大陸所有的邊疆,包裹十大禁地和四大絕地。”暗夜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據我知道,魔幻大陸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地域,是人類和其他種族涉及的,另外那七十,根本就沒人任何人知道里面埋藏了什麼。”

“不對啊,不是說,黑暗國度十萬年前進攻這裏,把大陸都快摧毀了嗎?怎麼會有那麼多地方,沒有涉及呢?”蘭德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這不合常理啊?”

“你知道的到着不少,是有怎麼回事!”暗夜接着說道,“可誰又告訴過你,戰爭在全大陸爆發?只是在有人居住的地方爆發而已。黑暗國度也沒敢涉及那百分之七十的地域,至今黑暗國度爲什麼而來?至今還是個迷!”

“你的意思,你說的地圖,有剩下百分之七十的地圖?”蘭德斯也琢磨到一絲這個地圖的珍貴之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