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類心臟落到地面,暈出了巨大的紅色水紋,巨大的蛇身再沒有半點動靜,而這隻始終散發著光芒看不清真切身形的巨鳥瞬間消失,那張咒符也化為了灰燼,消融於洞穴之中。

洞穴內一片安靜,憐有些說不出話來,那隻巨鳥……

「那是金魂鳥嗎?」羅德伊緩緩開口,若有所思的看著憐,琥珀驚訝不已,「金魂鳥?!」

憐沒有開口,那並非是金魂鳥,雖然在身形上金魂鳥同它很類似,但它不是,真正的金魂鳥小黃就在室之內,況且這巨鳥的氣息和架勢都要比金魂鳥更加狠厲,小黃或許都不會是它的對手。憐不由得想起在那個廣場之上看到的巨石,難不成這巨鳥便是其中一個巨石之內的物種,這道力量也是來自於它?

「也只有金魂鳥了……我也只是聽說過,能夠有幸見到也不錯。」羅德伊呵呵一笑,「琥珀,你妹妹還真是有幾分本事,雖然我不清楚她如何讓金魂鳥出來的,不過我們也逃過一劫。」

「金魂鳥……」琥珀喃喃自語,羅德伊走到黑四翼面前,毫不客氣的用鐮刀將它的腦袋砍下,一枚碩大無比的青色元氣丹出現,看著顏色,應該已經到了聖殿級別的最高等!

「給你。」羅德伊將染著血的元氣丹丟過來,元氣丹落到憐身邊,足足有小腿的高度,「這是你應得的,我應該對你說聲謝謝。」

憐扯扯嘴角,看著身旁的碩大元氣丹,這可是好東西,憐將元氣丹收起,琥珀仍然有些疑惑,「剛才我和羅德伊進入到了一個封閉的空間,憐,你去了哪裡?」

憐眉峰微挑,琥珀和羅德伊被那位前輩直接關了起來,自己應該要怎麼解釋……「行了琥珀,她自然是去了該去的地方。」羅德伊將武器收好,打斷了琥珀的疑惑,琥珀還想問什麼羅德伊直接將他的肩頭攬了過來,悄聲低語,「你看不出來么,你的妹妹也有自己的秘密,不想讓你知道的秘密。」

琥珀愣住,羅德伊挑眉,「你不也是如此?所以別再問了。」

琥珀沉默片刻,隨後點點頭,憐看著他們竊竊私語的樣子心中也不知該如何解釋,進入到那樣的獨特空間之內也讓憐明白室的重要,或許這個室關乎著某些特殊的東西,老師將如此特殊的東西就交給自己一定有著特殊意義,她對待室要更謹慎,雖然琥珀是自己的哥哥,但有些東西現在還不能分享。

「琥珀妹妹,這條大蛇死了,你的空間傳送陣應該能把我們送出去了。」羅德伊笑著回頭,憐點點頭,黑四翼身死她感覺到周圍的空間禁止已經解除,要離開這洞穴之內也是簡單的事情。

「那我們走吧。」琥珀淡淡開口,憐抬頭看向琥珀,琥珀呵呵一笑,大手摸了摸憐的發頂,「好了,我知道的。」

「嗯。」憐應了一聲,空間傳送陣起,三人順利離開了停留長達三年之久的洞穴,內海之中的異族誰也不會想到,大名鼎鼎的黑四翼竟然如此凄慘的身死在這個洞穴之內,最後化為一具白色蛇骨。

黑四翼的身死哪有這兒簡單啊~ 章節名:章71戰還是不戰

「你說什麼!黑四翼死了!」

內海某處的地域之內,壯碩無比的一條細長黑影盤旋在某個地洞之中,當得知這一個消息之後,一雙碩大的雙眼自黑暗中張開,獸眸里透著的是不可思議,看著站在面前回報信息的傢伙,低聲開口,「你確定這都是真的?黑四翼真的死了?」

「沒有錯,黑四翼已經身死。」稟報的人低聲開口,盤踞在那的碩大黑影許久沒有動靜,「它是怎麼死的?」

「……被幾個人類所殺。」

「人類?!」盤踞在那的黑影將獸眸瞪大,道道邪光迸射而出,在最初的驚訝過後倒興趣了很多興味,這內海之中竟然有人類徘徊?「幾個人類怎麼可能將黑四翼殺死,除非他們是聖殿級別以上,若是實力真到了這樣地步,我怎麼可能會感應不到。那幾個人類定然用了什麼特殊辦法,才將黑四翼殺死。」


稟告消息的人默不作聲,在他看來黑四翼被幾個人類殺死這件事本身就解釋不通,黑四翼的實力雖然在這內海之中排不上前幾,但也不是誰都可以招惹的存在,作為獨特的內海物種個體,縱然是群居的異族也不敢對它隨便挑釁,這樣的黑四翼被幾個區區人類殺死,真的是無法相信。

「閣下不打算出手嗎?」來人低聲詢問,很是恭敬,盤踞在那的黑影發出一聲冷哼,「我為什麼要插手?這幾個人類在內海肆虐,倒也沒有犯到我的頭上,更何況我老早就看黑四翼不順眼,這幾個人類倒是幫我解決了。」

來人表情尷尬,「閣下若是不出手,豈不是太有損內海異族的尊嚴,任由幾個人類不斷興風作浪,內海異族……」

「那也是你們異族的事情,同我沒有任何關係。」巨大黑影一點都不給對方面子,「你們異族的事情我可不想攙和,區區幾個人就能讓你們異族如此苦惱,你們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嗎?」

「這個……倒也不是這樣。」來人很尷尬的回答,巨大黑影淡淡開口道,「既然這樣,就快點離開,若是你們故意將那幾個人類引導我的地盤上,我也不會放過你們!」那雙巨大的獸眸迸射出陣陣寒意,來人的身體狠狠一顫,「知道了,不打擾閣下,我馬上離開。」來人狼狽不已的迅速離開,不敢有任何停留,等那人離開之後,獸眸中帶著冰冷笑意,幾個區區人類竟然讓內海異族如此頭疼,看來那幾個人類的確有點本事。

「這一次就算了,若是再有下一次,再敢如此擾亂內海,我也不會放過你們幾個。」

靠近內海西海岸的沿岸地帶早已經布滿了異族的崗哨,每天每個時段都有不同的異族巡邏,但過去了這麼長時間仍然不見那三個人類的蹤影,這讓久久守候在這裡的虎迦族王有些心焦難耐,那幾個人類在最初的時期還時不時的能被掌握行蹤,但一次詭異的時刻過去之後,那幾個人類就悄無聲息完全沒了蹤影,不管內海異族如何加大搜尋力度,甚至加派人手都沒有任何結果。

一早便等在這裡的虎迦族王在漫長的等待中焦躁著,尤其是這幾個人類完全消失的時間,他相當於等在這裡白做工,只要一想到自己兒子是那樣的死法,還有那些虎迦族人被屠殺的場面,虎迦族王心中的仇恨越發濃重,也就憑著這股仇恨虎迦族王等了下來,一等就是三年之久,他原本也想要放棄了,但驚聞黑四翼的死是由於幾個人類,虎迦族王身軀一震,是他們!

虎迦族王絕對不相信幾個區區人類能夠弄死黑四翼,那幾個人類一定有什麼特殊手段,或者直接刷陰招才弄死了黑四翼,虎迦族王心中的仇恨不斷翻滾,那幾個人類肯現身就好,他就一直等在這裡,只要他們一靠近西海岸,他就會在第一時間知曉!

「族王!那幾個人類已經進入了西海岸區域!」

虎迦族王眼中久久不散的陰霾在這一刻突然散去!嗜血的興奮在他的眼底閃爍,不斷閃爍!「來了!你們終於是來了!」虎迦族王健步如飛,憑地一聲怒吼,「傳令下去!所有異族不準動那幾個人類,放他們過來!」

「是!」

虎迦族王站在那裡,一雙眼灼灼發亮的盯著前方,你們這幾個人類,我一定要親手宰了你們,就如同你們當初害死我兒子一樣!扒皮抽筋,放干你們身上的每一滴血液!

三道身影在迅速的往內海西海岸敢去,三年的時間造就了三人的實力提升,憐的空間傳送陣傳輸的距離也有所長進,在一段時間的全力狂奔下,三人終於靠近了內海的西海岸邊緣,隱隱能看到西海岸邊緣的海岸線,到了這裡憐也不再用空間傳送陣,三人改以步行的方法前行,畢竟這裡離異族的生活區域已經隔開很遠,沒有了在內海中心的危險性。

「內海異族看樣子是放棄搜索了?」琥珀看著周圍,平靜不已,這一路上他們基本沒有遇到異族,三年的時間過去,異族遍尋他們不到也是時候放棄了。

「不太可能,三個人類在內海之中遊盪,內海中的異族怎麼可能輕易罷手,不過這裡的平靜的確詭異了點。」羅德伊看著周圍,沒有遇到內海異族反而讓他有些懷疑。

憐倒是同意羅德伊的想法,內海異族不太可能這麼輕易放過在內海中遊盪的人類,況且他們三個可是手刃了不少異族,看內海異族的架勢,人類侵入內海之中這件事就已經損害了他們內海異族的尊嚴,若是不能抓住他們三個,內海異族怎麼會罷休?

「琥珀,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好,就算到了這裡,也不能放鬆。」憐輕聲開口,琥珀點點頭,「我明白。」

元氣涌動,三人逐步朝著西海岸靠攏,周圍依舊風平浪靜沒有任何動靜,但三人的戒備卻越發敏感,躲在暗處的虎迦族王看著不斷靠近的三道人類身影,只感覺口中的唾液不斷分泌,這幾個人類的實力看樣子不低,但在他的眼裡,也是一樣拿下!虎迦族王本來想要在暗中伏擊,卻發現自己根本找不到任何機會,索性直接走出,一道水浪直接朝著三人招呼而去!

「終於出來了么!」羅德伊一聲怒吼,三人躲開水浪,只看到一臉陰鬱的中年男人站在三人面前,身著華麗的貴族服飾,看樣子身份不低。虎迦族王站在那裡,那雙與人類千差萬別的雙眸掃過面前的三人,微微沙啞的開口道,「你們,就是殺死我兒子和族人的人類!」

憐同琥珀心中一驚,這是虎迦族王?琥珀當下邁出一步,「虎迦族王!是我殺死你的兒子和族人,同他們兩個沒有任何關係,你若是想報仇,就來找我!」

「琥珀!」憐發出一聲驚呼,在這樣的時刻他還逞能做什麼!

「哈哈哈!愚蠢的人類,你以為這樣說我機會放過你們?!做夢!我兒子被放干血的屍體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族人凄慘的屍體也同樣如此!你們要為此付出死的代價!」虎迦族王的雙掌鱗片泛出,兩股巨大的水壓自他的手掌邊形成,羅德伊低喝,「別跟他正面打,我們拼不過他!」

內海異族用水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更何況是一族之王!縱然三人的實力都有提升,然而三對一的話,仍然有些勉強。這就是內海異族同人類的詫異,這也是為什麼內海異族會如此蔑視人類,人類不論從實力的晉陞速度、還有實力的底蘊都無法和內海生活的異族相比,內海異族長久生活在內海之中,若是他們有上岸的能力,恐怕人類早已經沒有了生存之地!

憐經過了內海這一次,也深刻明白了自己如今的實力根本不足為題!在人類世界她或許會被列為九五之尊,但在這內海之中,她也只不過是中游罷了!虎迦族王的實力能夠以一敵三,然而虎迦一族卻還被其他內海異族嘲笑實力不濟啊!

可想而知廣闊的內海之中潛伏著多少實力高手,可想而知人類世界所熟知的實力巔峰是有多麼的脆弱!

教廷之所以能夠在內海之中留有自己的生存地域,完全是因為有教皇還有其他幾個不出世的人物坐鎮,不然的話,內海異族怎麼允許人類和他們共同生存?

三人心中很是明白,能夠不打就不打,能夠上岸就必須上岸!在海中同異族之王糾纏,他們本身就佔據了弱勢。雖然憐只要拿出一道符咒也能解決問題,但符咒珍貴,憐已經用了一道,並不想再連接用上第二道,畢竟也只有四張而已。

「刷刷刷!」三人心思一致,直接繞過虎迦族王,奔著西海岸而去,虎迦族王眼中露出瘋狂之色,雙拳猛然揮出,兩道水浪直接轟來!

「嘩嘩嘩!」即便是在水中,依舊能夠清晰看到水浪席捲而過的痕迹,強大的水壓如兩柄利劍,戳刺而來!

「轟!」其中一道水壓轟在巨石之上,巨石瞬間崩碎,化為了陣陣粉末!憐吃驚的看著瞬間粉碎的巨石,更能清晰的明白這力量是有多強大!

「小心!」羅德伊大喊一聲,憐猛然回頭側看,另一道水壓直奔她的背後襲來!

「憐!」琥珀一聲驚呼,身影直接竄了過去,然而憐卻直接一道力量甩出將琥珀擊飛,黑耀出現,手腕輕轉巨大的劍身護在身前,黑耀一聲翁明,一道水遁直接以劍身為中心形成,將憐牢牢的護在後面。

「嘩!嘩嘩嘩!」

巨大的水壓衝擊在水盾之上激起巨大的浪花,陣陣疼痛直接自巨劍傳到憐的掌心,憐只感覺自己的手掌幾乎要被這壓力劈成兩半,但手中依舊狠狠握住!強大的水壓直接將憐沖退百米,然水盾卻沒有破!

「竟然擋住了?」虎迦族王眼中好奇,巨大的水花消失,憐忍不住急喘幾口氣,還好她事先已經將自己的元氣送入黑耀之內,現如今的黑耀可以直接代替魔杖引發元素能量,這才有了剛才救命的水盾。

琥珀同羅德伊看到憐沒事,兩人都忍不住鬆口氣,心中也有著慶幸,那樣一擊沒能穿透水盾,這黑色巨劍還真是厲害!

「憐,沒事吧!」黑耀的聲音響在腦海之中,憐呼出一口氣,「還好,只不過手掌有些疼。」手指現在還在發麻,憐黑眸看著站在那僅僅才用出一擊的虎迦族王,這便是異族之王的力量,她能躲過,全屏黑耀。

「在內海之中你的火元素根本沒有發揮的餘地,就利用水系和毒系同他拼吧!」

「水系的話……我在他面前也只能是班門弄斧。」憐心中無奈,黑耀稚嫩的聲音響起,「誰說的!你的水系本源可比其他兩系還要強大,你根本不需要怕他,還有我呢!」

憐心中低笑,手掌握緊黑耀,面對異族之王,這樣特殊的對手,若是不能好好戰上一番,豈不是辜負了上帝安排的這一次機會!黑眸深處兩簇火苗熊熊燃起,黑耀哈哈一笑,「沒錯沒錯!我正想著什麼時候能大戰一番,就是現在!」

她的眼神變了。羅德伊驚訝的看著憐,剛才若是他們三個心思一致都是逃離,現在這金髮姑娘明顯不是這麼想的,她黑眸中的那簇火焰可是燃燒的鬥志!她這是要戰的姿態!她的對手可是異族之王!

虎迦族王見到憐的神情哈哈一聲狂笑,「人類,你能接下我一擊,自認為就有資格同我一戰?很好,我就讓你明白自己是有多麼的軟弱!」虎迦族王雙拳握緊,憐的手掌也隨之握緊,琥珀同羅德伊剛要有動作,虎迦族王直接兩道水壓轟來,琥珀、羅德伊的身形瞬間被震飛,同一時刻,大批的內海異族自周圍出現,將兩人重重包圍!

「琥珀,別亂動!你可躲不過四面八方的攻擊,就算你是狂戰士!」羅德伊馬上低吼,提醒琥珀不要輕舉妄動,琥珀當下也明白,憐見到這一幕瞳孔狠狠一縮,虎迦族王以居高臨下的姿態開口,「人類,我就給你一個機會,若是你能不死,我就放你們離開!否則,就葬身在這內海海底!」

小憐要奮力一戰! 章節名:章72出海

看著虎迦族王那雙怒火狂燃的雙眼,憐清楚他心中是有多麼的憤恨,如內海並不是自己的選擇,來到這內海也並非自己的選擇!

「雖然現在我說什麼都於事無補,但我還是要說,殺害虎迦族人還有你的兒子,都不是我們的本意。」

虎迦族王揚聲狂笑,「狡猾的人類,廢話少說!你若是不戰就乖乖等死,若是有膽量和我一戰,就握好你的武器!」虎迦族王的瞳孔狠狠一縮,尖銳的指間指向琥珀的方向,「看到了么,那兩個被包圍的人類,只要一聲令下,他們就會變為一灘爛泥!」

憐的呼吸一緊,戰,這是唯一的出路,是她唯一的選擇!

「羅德伊,包圍的這些異族真的會是你我的對手?」琥珀低聲開口,羅德伊冷冷一笑,「琥珀,最好將你腦子裡的念頭打消掉,這裡可是內海,不是我們隨便肆虐的地方!就算斷胳膊斷腿,你和我也要用別的方法逃出去!」

「為什麼!憐她……!」

「琥珀!」羅德伊一聲低喝,「你難道願意讓你妹妹看到你那個樣子?」

琥珀的身體整個僵住,不再開口說話,羅德伊微微側過眼神,看著不遠處手拿黑色巨劍的金髮姑娘,「琥珀,不要小看你妹妹,她可不一定會輸。」

「你在開玩笑么!憐她面對的是虎迦族王!內海異族之王!他剛才的一擊雖然憐接了下來,但並不代表就能和他對戰!如果憐受傷的話,我……!」

「好了朋友,你冷靜點。」羅德伊無奈的嘆口氣,「先看看情況再說吧。」

憐握緊手中黑耀,虎迦族王嘲弄的眼神好似憐就是只隨時都可以碾碎的螻蟻一般,人類的生命的確脆弱,但也能在某個瞬間爆發其他種族所沒有的堅韌和頑強!

「憐,戰吧!」黑耀稚嫩興奮的聲音在憐的腦海中低吼,巨劍本身也散發著不斷的嗡鳴之聲,憐深吸一口氣,是啊,開戰!

「哼,不自量力的人類。」虎迦族王暗諷一聲,隨即兩道水浪自雙拳劃出,幽深的瞳色閃閃發亮,剛才的一記你能躲過,那麼這一次的雙擊呢?虎迦族王看著憐瘦弱的身軀,人類,你可別太早死,否則怎麼讓我盡興?


「嘩嘩!」兩道水浪自兩邊襲來,憐這一次可不打算硬接,身形如魚,靈活無比,虎迦族王冷冷勾笑,雙拳再度緊握,水浪自他的掌中不斷被推出,猶如驚濤駭浪!

「那人類躲的倒是很快啊。」包圍琥珀和羅德伊的異族們見到這一場戰鬥忍不住悄聲議論,憐的移動速度堪比飛魚,在水浪之中不斷穿梭,靈動無比,如此多的水浪密集而來竟然在短時間沒有傷害到憐半分,虎迦族王的臉色有些掛不住了。

「哼,你也就只會跑了。」虎迦族王雙拳再度緊握,隱隱的水壓自他的掌中不斷催化,這一次沒有水浪,虎迦族王雙拳狠狠鑿擊地面,水壓透過地面向四面擴散,海底地面震了三震!

「砰砰砰!」

「咕咕咕……」隱隱的水泡在地面冒出,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所有人都好奇的看著地面上平白無故而出的水泡,琥珀同羅德伊頓時臉色陰沉大喝,「快跑!」

「刷刷刷刷!」一道道如刀鋒般鋒利的細小水浪自地面竄出,在每一個水泡冒出的地方!憐瞳孔狠狠一縮,黑耀一聲嗡明水盾直接出現將憐的全身包裹,縱身一躍,卻依舊躲不開自地面而出的密集水浪。

「哈哈哈!人類,你不是很會躲么!」虎迦族王站在那,雙眼冰冷的看著憐,他要折磨她,慢慢的將她折磨致死!

「不愧是虎迦族王,虎迦一族對於水的掌控能力,果然厲害啊!」異族們紛紛感嘆,琥珀看的心下焦急,渾身的肌肉在這一刻狠狠暴起,羅德伊知道他快要壓不住了!一旦壓不住的話,那麼場面將會變的無法收拾,羅德伊狠狠咬緊壓根,大喝一聲,「琥珀妹妹!將地面震碎!」

憐當下明白了什麼,細小的水浪依託於地面成形,只要這地面不存在,水浪自然就是一灘水而已!

「嗡!」黑耀自憐的掌心旋轉,水盾衝擊著無數的細小水浪,有些地方直接被水浪衝破,到了憐的身上!冰冷刺骨的疼痛自皮膚上傳來,憐握緊手中黑耀,還好這是一把巨劍,還好她拿的是黑耀!

「給我破!」一聲怒吼,黑色巨劍重重鑿擊地面,塵土飛揚,碎石崩裂!異族們紛紛眯起雙眼,在一片塵土飄散過後,無數的水浪全都消失不見,憐喘著粗氣站在那裡,看著崩碎的地面終於能鬆口氣,虎迦族王冷冷勾唇,手掌自虛空一握,水流自他的掌中形成長鞭,最後成型!

通體冰藍色的長鞭閃爍著幽幽藍光,長鞭的尾端有著細小的冰藍倒刺,若是被這長鞭捲住,哪怕是挨上一下,就會皮肉翻飛。

長鞭么?憐微微皺眉,現在的她不懼怕任何形式的攻擊,近距離她完全可以發揮騎士的優勢,遠距離她則是完美的元素師,長鞭卻帶有一定的局限性,長鞭的攻擊範圍太廣,她要在不能被長鞭勾到的同時發揮進攻。

「這虎迦族王看來對水元素很精通,憐,你也用水系本源和他對抗!看看到底誰厲害!」

水系本源……憐體內的水系本源可是特殊的,巨大的冰層對她有利有弊,在冰層消融到一半的現在,憐運用水系本源完全沒有問題,隨著冰層溶解,事實上憐的水系本源能量也在加強,可以說三系之中最突出、最強悍的水系本源卻是最少登場的。

「好!」憐手掌一震,黑耀體內的元氣立刻引發水系本源力量,憐只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元氣空間發生著巨大變化,元氣們似乎瘋狂起來,一股股冰冷感不斷自元氣空間湧出,然這一次卻對憐本體沒有任何傷害,黑耀在不知不覺中竟然覆蓋上一層冰藍色,上面隱隱可見冰霜圖案,憐看著驚訝,這就是水系本源同黑耀結合之後的模樣?

「哼!雕蟲小技!」虎迦族王不屑一顧,冰藍色長鞭揮舞而來,憐手拿黑耀閃身一躲,虎迦族王手中的長鞭緊跟而來,迅速纏上巨劍劍體,一股力量自長鞭傳來,虎迦族王想要將黑耀自憐的手中強行拽離,「咔嚓!」冰藍色的劍身冰霜出現,冰冷的寒氣迅速自劍身遊走到長鞭之上,只見冰霜沿著長鞭迅速朝著虎迦族王的手掌而去,虎迦族王眼中驚訝,立刻收回長鞭,這人類竟然是水系本源的元素師?

「水系本源?在本王面前你也敢用水系本源!」虎迦族王冷冷開口,長鞭朝地面狠狠一甩,直接消失,虎迦族王的身形瞬間消失,下一秒來到憐的面前,本能反應,憐手腕一轉,黑耀擋在自己身前,只聽「咣!」一柄藍色長劍與黑耀碰撞,兩把劍身壓在一起,嗡明對撞嗡明,力量對抗力量!


強大的力量自長劍那方壓來,若拿著的不是黑耀,恐怕早被這長劍一劈兩斷,憐只感覺自己的手腕發麻,好大的力氣!

「這是矮人一族鑄造的武器,怪不得……」虎迦族王近距離的打量黑耀,也算明白為什麼這把巨劍如此厲害,甚至能夠對抗他的力量,虎迦族王眸底殺意出現,既然這人類擁有這樣的武器,他也沒有這個必要和她慢慢玩下去了!

虎迦族王的身形再次迅猛消失,憐知曉,這一次虎迦族王是要全力以赴,要給她致命一擊!

身體內的元氣瘋狂涌動,憐只感覺自己的肉身幾乎要不存在,都被元氣所充斥,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下,只要能不死就可以!手中的黑色巨劍也在不斷嗡明震動,提醒著憐自己和她同在,琥珀已經按耐不住,「不行!憐接不下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