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的王者之刃只是被擋住了一秒鐘,不過,這一秒之間,庄小穎已經逃出了他的攻擊範圍,她和庄小希又出手攻擊任羽思。血狼見勢不妙,他馬上進入死亡狀態,放在任羽思面前,並化成獸體。

此處的鐘乳石柱太多,血狼的獸體太大,幾乎被夾住了,他不好動用狼爪,不過,他還有嘴。

庄氏姐妹見血狼化獸,她們的臉上齊齊露出冷笑,可是就在下一秒,她們的表情僵住了,因為血狼向她們噴出一團火焰,這正是滅世血焰。

滅世血焰來得太快太突然,庄氏姐妹沒來得及躲,結果,庄小穎被燒到左肩,庄小希被燒到右肩。滅世血焰在她們肩上熊熊燃燒,炙烤著她們的俏臉,她們將全部的神力都運轉到了被燒的部位。

「忘了告訴你們,就在前幾天,有個神力六段的天才敗在我手上,他是夏狂島島主的五兒子,人稱江五少。」血狼化為人形后,露出睥睨天下的眼神,提著大刀走向庄氏姐妹,霸氣道:「就你們的實力,和他比起來,簡直就是垃圾。」

庄小希只顧著滅火,她沒注意聽血狼的話,而庄小穎卻聽得清清楚楚,她頂著疼痛,有些震驚的說道:「你是說江心塵嗎?他是我遠房表弟,他的天賦和實力是何其的強悍,你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如果是生死搏鬥,我也許不是他的對手,不過,在我的滅世血焰的威脅下,他不得妥協。」血狼淡淡一笑,一刀斬向庄小穎,庄小穎無法使用太多的神力進行抵擋,故而被擊飛,撞在鐘乳石柱上。

這時,任羽思拿著水月神劍,直刺庄小希的心窩,庄小希也只能倉促抵擋,也被擊飛。

「見過我使用滅世血焰的人,一般都得死,你們兩,顯然不是例外。」血狼一閃身,出現在庄小穎身後。

此時,庄小穎還在滅火,血狼毫不猶豫的舉起王者之刃,而庄小穎向前一躍,急切喊道:「血狼,別殺我。」

「別怪我刀下無情。」血狼搖了搖頭,正欲一刀斬下,而旁邊的庄小希著急了,馬上喊道:「血狼,我告訴你我們進來的目的,不要殺我姐姐。」


「哦?」血狼微微一笑,停止攻擊,但他依然揮出一道神力,打在庄小穎背上。

「啊……噗……!」庄小穎吐出幾口鮮血,撲倒在地,又慢慢爬了起來,肩上被火焰灼燒,背上又被血狼用神力攻擊,不暈過去算她意志堅強,她狠狠地瞪了血狼一眼,繼續運轉神力滅火。

庄小穎的狀態極差,血狼也不怕她翻身,他來到庄小希面前,逼視著她,嚴肅道:「快說,你們來這個洞里幹嘛?如果你敢騙我,我現在就讓你們死。」

庄小希咬了咬粉唇,毫不情願的回道:「師傅派我們來島上取一樣東西,他說那東西就在這個洞穴里。他要去對抗暗黑神教,而且他本來就是想將那東西送給我們,所以,他便讓我們自己來取。」

「別跟我賣關子。」血狼語氣霸道:「那是什麼東西?你們還沒得到吧?」

「那是,那是乳石精靈,師傅說它是由鐘乳石的精華凝聚而成的,乳石精靈開啟了靈智,我們也不知道它在哪?」庄小希有些無奈。


「乳石精靈?」血狼沉吟片刻,眼睛一亮:「曾聽師傅說,那可是好東西啊!」 「你也知道乳石精靈這東西?」庄小穎走了過來,表情詫異。

「很奇怪嗎?」血狼冷笑一聲,接著道:「你們說的乳石精靈,應該是這兩天剛變成的吧?我也聽我師傅說,乳石精靈不易形成,而且很怕人,一般人是抓不到的,除非它自己來找你。」

血狼話落,一大群夜光又飛來攻擊任羽思,他馬上揮出一層能量罩,擋住這些夜光的攻擊。

「煩死人了!」任羽思眼中露出一絲殺意,身上的殺氣也漸漸流出。

之前,這些夜光一直攻擊任羽思,由於夜光的數量太多,她一時間又殺不完,死一隻又來一隻。面對這些夜光的找死行為,任誰攤上都得抓狂,更何況任羽思又不是那這種很有耐心的女人。


「別生氣。」血狼溫柔的撫摸著任羽思的秀髮,並安慰她,這才讓她鎮定下來。

「狼哥。」任羽思並沒有聽說過乳石精靈,她好奇的問血狼:「乳石精靈是幹什麼用的?」

「乳石精靈,我了解的也不多。」血狼閉上眼睛,回憶了一下,道:「據說,那東西有靈智,有靈魂,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但她渾身雪白,惹人喜愛,而且行動敏捷靈活,還可以成長,長大后,會變成一個美女。」

任羽思饒有興趣的問:「有多美?有什麼用?」

「我又沒見過,怎麼知道她有多美?」血狼嘿嘿一笑:「不過,書上記載,女神見了她們也自愧不如。至於她有什麼用,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有很大的用處,前提是你能得到她。」

「那我們去找吧!」任羽思忍不住貪婪。


「好!不過得先解決這些夜光。」血狼對任羽思點了點頭,又對庄小穎問道:「你師傅,有沒有把形成乳石精靈的位置告訴你們?」

「沒有。」庄小穎搖頭道:「他只是說這洞里有乳石精靈,讓我們自己來找,並沒有說乳石精靈會在哪裡形成。」

「那好。」血狼對庄小穎點頭提議:「你們快出手,和我們一起擊殺這些夜光,然後我們一起去找。」

「不。」庄小穎堅定的搖頭道:「我們絕不會幫你們擊殺夜光,你們不是海族中人,我也不想跟你們解釋太多。如果我們惹了夜光,詛咒不僅會讓我們本人倒霉,而且還會讓我們的家人,甚至是讓我師傅和朋友也跟著倒霉,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純屬扯淡!你們要是再不出手,我會殺了你們,別以為我在開玩笑。」血狼也不等庄氏姐妹答應,他收掉能量罩,馬上攻擊這些夜光,因為他知道,如果不將這些夜光屠盡,那麼任羽思會瘋掉的。

「你殺了我們我們也不會出手。」庄小穎說得非常堅定,血狼根本沒有懷疑她這話的真實性。

「極端分子!」血狼哭笑不得,感嘆道:「這世上怎麼那麼多極端分子呢?這些夜光沒什麼智商,極端一點也就算了,兩個大活人也是如此,這得多大的勇氣啊!?」

「狼哥!」任羽思一劍斬死幾個夜光,對血狼笑道:「你不也一樣是個極端分子嗎?好意思說別人。」

「額……」血狼仔細想了想,確實是這樣,每個人都有他心中的那份堅持,為了那份堅持,常會做出一些常人所不能理解的事。因此,別人就會把這個人看成極端分子,但他本人卻覺得這是正常的事。

也許,這就是信念的不同和觀念的差距所造成的。

「暫時不殺你們。」血狼說著便加快速度,毫不留情的擊殺這些夜光,可是,他和任羽思殺了近半個時辰,這些夜光仍然還有很多。

「怎樣才能儘快的殺完這些夜光呢?」血狼心想著,但卻找不到突破口。

「那兩妞,死也不肯出手,那我就將這些夜光引過去攻擊她們,看她們怎麼辦?」血狼想到這,並著手實施,但這個計劃有點難度,因為庄氏姐妹可以跑,可以躲,而且這些夜光並不一定會攻擊她們。

趁著血狼和任羽思在對付夜光,庄氏姐妹想要逃走,而血狼卻不會給她們機會。

血狼和任羽思邊對付夜光,邊跟著庄氏姐妹,她們走到哪,血狼和任羽思就跟到哪,她們發怒了。庄小希狠狠地瞪著血狼,酥胸起伏,銀牙暗咬:「血狼,你們好卑鄙!」

「那又如何?」血狼並不示弱,他時不時抓起幾隻夜光,往庄氏姐妹身上扔。

庄氏姐妹本就討厭這些夜光,她們躲過去了還好,沒躲過的話,那些夜光就會攻擊她們,她們只好被迫抵擋。

這些夜光有兩種攻擊方法,第一就是用嘴咬,還有就是用尾部射出一種咖啡色的液體,這些液體不僅粘稠,而且還有一股濃烈的腥味。

庄氏姐妹的身上沾上了那些液體,再加上血狼的無恥手段,她們越來越煩躁,身上的殺氣也在成倍劇增。

「血狼,今日之仇,日後定當百倍奉還。」庄小穎說著場面話,血狼這廝卻笑顏相對,她和庄小希都快氣炸了,而她們又無路可走,就算有路走,血狼和任羽思也總能跟上,她們的心情,也許只有她們自己知道。

「血狼,我本以為你是條漢子,可沒想到你卻如此卑鄙,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還引誘這些噁心的東西來攻擊我們。」庄小希冷哼一聲,她忍不住了,提劍刺向血狼。

「不要,小希……」庄小穎想阻止庄小希,卻遲了一步,因為她受的傷比較重一些。

「來得好!」血狼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他隨手抓來兩隻夜光,往庄小希的劍尖上扔去。庄小希神色一驚,想要收劍,卻為時已晚。

「唰唰……!」

兩隻夜光無辜的被庄小希來了個「一箭雙鵰」。

「我……我居然親手殺了夜光……啊!」庄小希握著劍的手在不停的顫抖,她又喊了一聲,把劍扔掉,扭頭撲進庄小穎懷裡………

「這……」看著庄小希的表現,血狼已震驚,就連任羽思也有些無法理解,不就是殺了兩隻夜光嗎?至於嗎?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

「血狼,你這個惡魔!」庄小穎惡狠狠的盯著血狼,血狼卻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好了,你們現在已經惹了這些夜光,可以出手了吧?」

「不可能。」庄小穎怒哼一聲:「小希不是故意殺夜光,所以,我們不會受到詛咒。」

「那好吧!你們已經沒救了。」血狼也不再理會庄氏姐妹,他和任羽思專心擊殺這些夜光。

夜光的數量雖多,但也不是無數的,血狼和任羽思足足殺了近兩個時辰,才將這樣夜光殺盡。

現在,這洞穴里到處都飄蕩著濃濃的腥味,血狼四人都不願在裡面呆,但他們進來太久,忘了出口的位置,而且為了得到乳石精靈,他們都毫不猶豫的選擇留下。

「狼哥,我們一直在這裡面轉,你還記得出口在哪嗎?」任羽思問到了重點。

「不記得了。」血狼無奈的搖了搖頭:「這裡面太寬,面積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想像,似乎沒有盡頭,我們進來時的入口又太小,也許,我們得從其它出口出去。」

「你確定還有其它出口嗎?」任羽思想了想,又換了一個話題:「我們連乳石精靈都還沒找到呢!」

「想得到乳石精靈,這得看緣分和運氣。」血狼做了個深呼吸,緩緩說道:「我的神念,現在已經被完全限制了,你們的呢?」

「一樣。」庄氏姐妹異口同聲,回答得有些機械化,不用問,她們仍在氣頭上。

「我的也一樣。」任羽思眉頭一皺:「現在,我們是不是很危險?」

「不知道。」血狼拿出一根火把,將火把點燃。

「大家別動。」血狼觀察著火苗,發現這些火苗正在向一個方向飄動,只是飄動的幅度很小,但這足以說明,溶洞里的空氣是流通的,也就是說,溶洞不止一個出口,順著風的方向,總能找道出口。

「找出口,應該不是問題。」血狼說著自己的看法:「這座小島直徑不過二十公里,這溶洞的面積不可能太大,我們先找乳石精靈吧!」

…………

中域。

靈湖的某座島上。

四大部落和五大宗的首腦都在此集合,只是南域的海族卻沒人前來。

「現在,極幻界各地傳得沸沸揚揚,說你們冥宗勾結血盜盟和暗黑神教。」一個中年男人說得義憤填膺,他正獅部落的首領歐陽博,他目光冰冷的看著冥宗宗主冥正天,逼問道:「冥宗主,對於此事,你怎麼解釋?」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冥正天神色淡然:「我,無需解釋。」

「我們先不考慮消息的真假,那麼,冥宗主,你來出個主意。」鳳部落的首領蕭殷淼發出嬌媚的聲音,對冥正天說道:「暗黑神教的大軍在南域時隱時現,隨時都有可能衝過來,到時候,你說怎麼辦?」

「到時候再說,人家海族還沒發話呢!而且我們那麼多人,難道還怕他們?」冥正天說得很不負責任,眾人一聽就來氣。 「話,不能這麼說,暗黑神教的實力不容小覷,我們必須做好準備才行。」狼部落首領庄清宏轉身看著冥正天,正色道:「冥兄,你機智過人,給大家出個主意吧!」

「叫我出主意?」冥正天面色不悅:「大家都明白,我冥宗實力最弱,現在敵人虎視眈眈,你們一個個都被嚇傻了嗎?我們來此,本就是準備一起想辦法,現在都來針對我,我他媽又不是罪人?」

「冥兄,你底氣不足啊!」龍部落首領哈哈一笑:「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感覺很可疑,上次有人傳出消息,說暗黑神教會在三天之後出兵攻打極幻界,結果確實如此。而現在傳出消息的人,和上次傳出消息的是同一個人,你剛才說人家污衊你,那麼,人家任何要你滅你?」

「虧你們還是部落首領!」冥正天不服,反唇相譏:「僅憑一面之詞,你們就能斷定我宗勾結暗黑神教嗎?如果真是這樣,我也不會來和你們開這個會。」

「我們只是懷疑,並沒有斷定,冥宗主應該聽得懂我們的意思,彆扭曲我們的原話。其實,我也不相信貴宗會做出如此之事,但我不得不懷疑。」龍傲宇掃視眾人,道:「我提議,大家一起去冥宗宗址調查一番,不知冥宗主可否配合?」

「你們逼人太甚。」冥正天忍不住了,他並不是怕別人查出什麼,而且感覺自己和宗門被侮辱了,大聲說道:「我冥宗好歹也是極幻界的大勢力,一方巨頭,雖然實力不如你們,但也是有尊嚴的,豈容爾等如此冒犯?」

「冥宗主,我們並非有意冒犯。」蕭殷淼出來充當和事佬,她笑看著冥正天,道:「我們也是為了極幻界的和平才出此下策,如果我們查不到你們勾結暗黑神教的證據,那麼,我們都會給你們全宗賠罪,但如果我們發現了什麼,呵呵……」

「女人的話,說得比唱的還好聽。」冥正天怎麼會相信蕭殷淼等人會對他道歉?他冷笑一聲:「如今已是兵臨城下之際,我們應該團結一致,共商抗敵大計,而你們卻在猜忌我宗圖謀不軌,當真是讓人心寒啊!」

「好了,大家先安靜。」這時,靈魂宗的宗主站了出來,正色道:「我認為,還是很有必要去冥宗調查一番,我相信,為了極幻界的和平,冥宗主應該不會拒絕吧!」

「哼!」冥正天冷哼一聲,道:「方宗主,別拿極幻界的和平來說事,這頂帽子,我戴不起。難道為了極幻界的和平,就得犧牲我們冥宗的尊嚴嗎?這算哪門子道理?我拒絕。」

靈魂宗的宗主名叫方海辰,他聽了冥正天的話,也不高興了,嚴肅的對冥正天說道:「冥宗主,你要明白你現在所處的位置,淼淼妹子剛才也說了,如果你們沒有勾結暗黑神教,我們會公開給你們全宗道歉,這麼說,你也不能接受嗎?剛者易折,你好好考慮吧!」

「不用考慮了,我非常明白我的位置。」冥正天也不示弱,毫不退讓,大聲說道:「身為一宗之主,我有權利維護本宗的尊嚴,要是把我逼急了,呵呵……俗話說得好,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

「這麼說,沒有商量的餘地了?」歐陽博倒是個急性子,他一身神力涌動起來,冷視著冥正天。


「歐陽兄,淡定,各位都坐下來好好談吧!沒必要傷了和氣。」庄清宏笑呵呵的伸出雙手,示意歐陽博和冥正天等人別太激動,眾人才平靜一些。

庄清宏又緩緩說道:「我感覺,這事的真實性很可疑,你們好好想想,這些消息到底是傳穿出來的?」

「誰傳出來的?」冥正天仍在氣頭上,咬牙道:「我懷疑,肯定是有人從中作梗,想讓我們自相殘殺,如果你們執意要逼本宗,那就正好讓敵人奸計得逞。拿出你們的腦子,好好想想吧!」

這時,眾人紛紛沉思起來。

…………

南域。

血狼所處的溶洞中。

血狼他們在裡面轉了一天,連乳石精靈的影子都沒看見,但這並沒有讓他們灰心,因為這才一天時間,他們都是非常有耐心的人,又怎麼會因為這點小事而著急呢?

「如果我們一直找不到乳石精靈怎麼辦?」庄小希提出疑問。

「找不到就走唄!」血狼笑著回道:「我還想出去抗擊暗黑神教呢!為了一個虛無縹緲,不一定存在的乳石精靈,我並不會一直留在這裡,你們沒事的話,倒可以留下來等著。」

「那你什麼時候出去?」庄小穎似乎有些高興,因為她很討厭血狼和任羽思在她身邊,只是不敢說出來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