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衣聽到陸蕭的話,有點懵了,這哪是我的兒子,這可是皇子呀!就算是我的兒子,你也不能說他是畜生,這不間接說我是畜生了?

血衣原本要去反駁,但就在這時陸蕭動了,一腳踹在千葉胸口,千葉就像一顆炮彈一樣,從一個窗戶飛了出去。

“啊!陸蕭你這個混蛋,你竟敢毆打本皇子,你竟敢以下犯上,我要滅你滿門。”千葉嘴裏一聲淒厲慘叫。

千葉的護衛再次懵了,陸蕭的速度太快了,就在他們眼前,一腳把他們的皇子踹出去了。


九公主也懵了,沒想到在陸蕭心裏,已經把自己當做他的女人了,這果然是色鬼中的惡鬼呀!而且爲自己吃醋了,竟然把千雪帝國的皇子揍了,難道這就是衝冠一怒爲紅顏?九公主想到這裏,心裏美滋滋的,千葉是一個**煩,她就是躲避千葉纔來陵城的,現在也只有陸蕭可以收拾千葉了。

“陸蕭,你大膽,竟敢行刺四皇子。”血衣非常憤怒叫道。

血衣的由來,是戰場殺出來的,號稱血衣大將。自己的皇子,被人一腳踢出去,這是奇恥大辱。血衣動了,一劍朝陸蕭刺過來。血衣出手,他不敢殺陸蕭,他只是想教訓一下陸蕭,爲自己找回臉面。

但是陸蕭好對付嗎?陸蕭也動了,青銅劍已經拔出,一劍斬在血衣的劍刃上,兩把劍架在一起。結果血衣被震的後退了幾步,陸蕭也後退了一步。血衣吃驚不小,陸蕭竟然這麼強大,而且這麼年輕,而且還沒有突破金丹境,若是突破了金丹境,十個他也不是陸蕭的對手。

“陸蕭,真沒有想到,你竟然這麼強大。就算你實力強大,也不能以下犯上。”血衣咬着牙說道。

血衣感覺很無助,他沒有實力拿下陸蕭,陵城可是陸蕭的地盤,他絕對沒有能力對陸蕭怎麼樣。

“什麼以下犯上,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按理我應該把他倒吊城樓三天三夜。”陸蕭也憤怒的說道。

血衣被嚇了一跳,他還以爲自己夠鐵血了,陸蕭比他還要鐵血。

“我們走”血衣朝其他人叫道。

其他幾位護衛,跟着跟着血衣走了出去,今天他們算丟死人了,這麼強大的陣容,卻在陸蕭的手中吃了敗仗。


血衣走到外面,見到千葉竟然還躺在地上**,當檢查千葉的身體狀況,血衣又一陣大怒,千葉的肋骨竟然被踢斷了,這下手也太重了吧!

“豈有此理,血衣,你要幫我殺了陸蕭這個雜碎。”千葉上氣不接下氣的吩咐說道。

血衣心裏叫苦,這都是你丫的惹的禍,這可是陸蕭的地盤,陸蕭不但自身實力強大,而且還有幾萬軍隊。還有更可怕的,靈丹閣還有伽羅大師,還有冰山美人,這都是成名的人物。還有更爲恐怖的,就是妖族四個妖王。在這裏惹事,這是嫌自己命長了。

“陸蕭哥哥,九公主怎麼成了你的女人了,你要給我一個說法。”小昭非常憤怒的質問陸蕭叫道。

陸蕭心裏納悶,你丫的,這麼小就會吃醋了,我剛纔只不過隨便說說而已,你丫的就不滿了,就開始生氣了。

小昭說話的聲音很大,千葉也聽到了,差點急火攻心,那竟然是九公主。 千葉原本已經重傷,而且斷了肋骨。當聽到小昭說九公主,他已經明白了,原來那個大美女就是九公主。

“陸蕭,你這個混蛋,九公主是我的女人。”千葉氣急敗壞叫道。

血衣聽到九公主,心裏也非常震怒。九公主是誰,千葉來天都帝國目的又是什麼?

天都帝國要與千雪帝國聯盟,把九公主嫁給千雪帝國的四皇子。而九公主聽到這個消息,就從帝都逃了出來。

等千雪帝國的使團,到了帝都,結果九公主跑到了陵城。千葉想表達自己的誠意,也想展現自己的實力,相信自己的人品,相信自己的風度,相信自己的玉樹凌風,一定會感動九公主。

當來到了陵城,就進了陵城最有名的酒樓,也就是和園酒樓,結果就有了色迷心竅。因爲不認識九公主,竟然在大庭廣衆之下,要求九公主陪酒。

但是結果很悲催,被陸蕭一腳給踹了飛出來,肋骨都斷了。陸蕭踹他的理由,就是千葉色膽包天,竟然讓陸蕭的女人陪酒。

若這真的是南宮潁豔也就罷了,結果千葉弄錯了,這不是南宮潁豔,這就是九公主。按理來說,他千葉已經成爲天都帝國名義上的駙馬,九公主也是他名義上的女人。

千葉要求自己的女人陪自己喝酒,也是非常正常的,但就是被陸蕭一腳踢出來了,而且陸蕭還說九公主是他的女人。

千葉氣的不行,陸蕭搶了他的女人,而且還揍他一頓,這真是豈有此理。千葉被人扶了起來,原本要離開去找九公主的,但是九公主就在裏面,而且是這樣一位讓千葉動心的大美女,千葉當然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千葉被扶着再次進入和園酒樓。

見到千葉這副樣子,酒樓裏面的人,而是非常震驚,陸蕭竟然出手這麼重。幸好他們沒有得罪陸蕭,不然也會被揍的這麼慘。原本有幾個人,色眯眯的盯着九公主看,當見到千葉這副光景,嚇得他們再也不敢亂瞄。

“陸蕭,你這個混蛋,九公主是我的女人,我現在是天都帝國的駙馬,你竟敢染指,你不怕株連九族嗎?”千葉非常憤怒的叫道。

其他人把千葉看成傻逼,你丫的都這副半殘廢了,你還敢這麼放肆,真是打不變的豬。

陸蕭聽到千葉的話,感覺怪怪的。千葉不把九公主誤會南宮潁豔,九公主竟然不生氣,九公主的傲氣去哪了?陸蕭說九公主是自己的女人,九公主也不吭聲,露胸啊還以爲自己佔了便宜,結果自己被利用了。

陸蕭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算計了,若是硬把九公主留下,要把千葉得罪死。若是讓千葉把九公主帶走,那是更加不可能的,他陸蕭已經在大庭廣衆之下,說了九公主是自己的女人,若是九公主被帶走,那麼自己今天就要丟人了,那麼以後自己還怎麼混?

“陸蕭,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你一定要保護我。”九公主跟陸蕭說道。

陸雲仙眼睛瞪的圓圓的,就像寶石一樣。小丫頭真的要哭出來了,哥,你怎麼禍害女孩子這麼厲害,脾氣大傲氣的九公主,也被降服了。

“你們想怎麼樣,要麼滾,要麼戰。想滅我九族,你還沒有這樣的能量。得罪你,最多就是兩國交戰,我率領幾十萬大軍與你們征戰。”陸蕭帶着殺氣說道。

血衣這下爲難了,戰還是不戰,雖然他們人多,但是誰知道陸蕭有沒有後手,陸蕭敢跟他們一戰,就一定有準備。

“陸蕭,我們這裏有夏皇的聖旨,難道你想抗旨?”千葉拿出一個金色卷軸說道。

陸蕭知道,這確實是夏皇的聖旨。九公主此時臉色不好看了,夏皇是天都帝國的主宰,誰敢抗旨?

九公主非常討厭千葉,千葉原本傳聞就已經夠壞了,結果見面更加噁心,真是禽獸加三級。

九公主若是被這種禽獸帶走,那九公主的好日子也到頭了,九公主是一百個不願意的。

“聖旨又怎麼了,我靈丹閣不受皇權約束。雖然我不喜歡我哥給我找這麼多嫂子,但是絕對不允許你給我哥帶綠帽子。”陸雲仙氣鼓鼓的說道。

靈丹閣還是挺有震懾力的,血衣感覺爲難了,若是與靈丹閣對上,那麻煩會很大。

陸蕭心裏非常安慰,你丫的經常讓哥丟人,現在終於會維護哥的尊嚴了,坑哥的妹妹終於長大了。

九公主對陸雲仙投來感激的目光,這小丫頭的能量竟然這麼大。

血衣感覺很悲催,現在他戰不是,退也不是。戰的話,麻煩大了。退的話,那又太丟人了。

“我們撤。”血衣叫道。

血衣帶着人走了,千葉也被人帶走了。千葉心裏倍受打擊,他可是地位尊貴的皇子,竟然在陸蕭這個小小的侯爺面前吃嗆,弄不好自己還要被戴綠帽子,這是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呀!

“血衣大將軍,你的修爲比陸蕭高這麼多,爲什麼不拿下他,今天若是我們就這樣走了,以後我哪還有臉見人?”千葉非常憤怒的叫道。

千葉沒看到血衣與陸蕭交手,根本不知道陸蕭的強大,在他看來,血衣拿下陸蕭是手到擒來。但是血衣心裏叫苦,若是能夠拿下陸蕭,他還要受這種氣?

“殿下,你就忍忍吧!在陵城,我們鬥不過陸蕭,我在樓頂感受到了幾股強大的氣息,他們的實力都不下於我,若是真的動手,他們還真會毫無顧忌對殿下動手。”血衣額頭冒汗說道。

四大妖王,跟着小昭形影不離,就算是被陸蕭帶着出去玩,他們四個也跟着,在樓頂的,就有四大妖王。四大妖王的實力,當然非常強大了。伽羅大師,也跟着來了,特意保護陸雲仙的,也在房頂,這五股強大的氣息,把血衣嚇着了。

一個陸蕭,已經讓血衣頭痛了,再加上這五個人,血衣可不想找死。

千葉與血衣已經離去了,酒樓裏面陸蕭、九公主、小昭、陸雲仙四個人情緒有些複雜,尤其是小昭嘟着嘴巴,玉符生氣的樣子。

“仙兒妹妹,你不是不讓你哥再給你找嫂子嗎?但是剛纔聽你的意思,你怎麼不反對呀!”小昭非常不解的問道。

陸蕭也很無語,小昭才這麼小,就懂這些了,而且還是一個醋罈子,小昭的家教很可怕,陸蕭很是汗顏。

陸蕭很想跟小丫頭解釋,這是一個誤會,九公主並不是自己的女人,剛纔只是想維護自己的尊嚴而已。

“小昭嫂子,我感覺我錯了,不是我哥要給我找嫂子,而是這些嫂子硬要跑到我家裏來。只有上官雲燕姐姐是我哥自己找的,其她的嫂子,南宮姐姐,還有你,還有九公主,都是自己找上門來的。反正蝨子多了不癢,再有一百個嫂子送上門,我也不會在意。”陸雲仙一副失落的樣子說道。

九公主被陸雲仙的話氣的不行,什麼是我自己找上門的,我好歹也是一個公主,我還是帝國四大美女之一,難道我還要倒貼嗎?但想到自己的舉動,心裏後悔了,你丫的虧大了,真的倒貼了。九公主心裏委屈,小妹妹,你不能把我比作蝨子呀!

小昭心裏委屈,她可不是自己找門來的,而是陸蕭先去九龍找她的。更讓小昭委屈的是陸雲仙把她比作蝨子,她雖然不是人,但也是神獸血脈,怎麼會是蝨子呢?


“你們的思想真是複雜,剛纔只是一個誤會而已。妹妹你不要太傷心,哥不會給你找嫂子的,就算給你找了一個嫂子,也只會多一個人疼愛你,多一個人關心你,絕對不會分擔哥哥對你的好。”陸蕭安慰陸雲仙說道。

陸蕭說的話,也算有道理,無論是上官雲燕,或者南宮潁豔,再者小昭,都第陸雲仙疼愛有加。

陸雲仙突然開心起來,怎麼自己沒有想到,哥哥對自己一直都很好,從來沒有變過。而且這幾個嫂子,拼命巴結自己,確實多了幾個人疼愛自己。

“哥哥,你真的太好了,原來是這樣的。”陸雲仙開心的叫道。

陸蕭心裏捏了一把汗,小丫頭終於開心了,陸蕭最擔心小丫頭傷心,最不喜歡看到小丫頭悶悶不樂。


“哥,我好羨慕仙兒姐姐,有這麼多人疼她,你也要給我多找幾個嫂子,最少也要十個八個的。”硃紅跟朱達昌說道。

朱達昌有些無語了,蕭哥呀,你真能了,你一個花心大蘿蔔,竟然被你說成大好人了,竟然讓我妹妹都羨慕了。

“陸蕭,你剛纔說什麼?你竟然說是誤會,你讓我以後臉往哪裏擱,我跟你沒完。”九公主氣得不行。

九公主真的生氣了,心想,你丫的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我是你的女人,要拒絕也是讓我拒絕才行,若是被你拒絕了,以後我的清譽完了,你還讓我怎麼嫁的出去。

“公主姐姐,你來我家吧!我娘很早就想抱孫子了,只要你多生幾個娃就行了,最主要的是要疼我。”陸雲仙開心的,向九公主招手說道。 九公主氣得不行,小丫頭的思想太壞了,還生娃呢。還要疼你呢,你丫的還不把我氣死。

陸蕭解釋了很多次,說這是一個誤會,但九公主依然住在靈丹閣,對九公主來說,天下只有靈丹閣這一片淨土了。

血衣帶着千葉離開,直接去了天都城帝都,把這件事狀告夏皇。這可把夏皇攔住了。若是把九公主強搶回帝都,有些不妥。若是不把九公主找回來,就要得罪千雪帝國,可能引起兩國戰爭。

爲了商議此事,夏皇把軍方首腦狂奔大元帥找了過來,還有文官之首高翔也找了過來。並且把幾位皇子也找了過來,共同商討此事。

“兩位愛卿,現在有點麻煩了,原本把九公主嫁到千雪帝國,兩國聯姻,加強兩國聯盟,好抗衡千蛇帝國與狼魔帝國的聯盟。但是小九這孩子,竟然跑到了靈丹閣。陸蕭這個小混蛋,竟然把千葉這小子揍了回來。依我的氣,我真想把靈丹閣給滅了。”夏皇憋了一肚子氣說道。

作爲皇帝,最爲痛恨的,就是在自己的國土,竟然有皇權無法到達的角落。在天都帝國,就有這麼一個地方,就是靈丹閣,而且蔓延整個陵城,自己的皇權都受阻。

“陛下,如果九公主實在不願意,就把別的公主嫁給千雪帝國的皇子吧!”高翔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

高翔這個主意,也比較恰當,不然還能怎麼辦,難道調兵攻打陵城,把陸蕭抓起來,這能行嗎?就算陸蕭背後沒有九龍山,沒有天火神殿的支持,但是陸蕭戰功赫赫,拿下陸蕭也不方便。

“陛下,我覺得高丞相這個策略可行。把九公主嫁到千雪帝國,是爲了加強聯盟,維護帝國的安穩。就是另外嫁一個公主,也是一樣的效果,反正這事又沒有昭告天下,也不算丟人。反而還有另外一件好事,若是把九公主嫁給陸蕭,陸蕭能不爲帝國效力嗎?以他的能力,可以繼我之後,保帝國百年安穩。”大元帥狂奔劍意說道。


夏皇氣得不行,他是問如何處理這件事,如何讓陸蕭不插手此事,但是這兩個首府大臣倒好,竟然討論如何嫁女。

尤其是狂奔這個大元帥,不說如何處置陸蕭也罷了,竟然還要把自己的寶貝女兒嫁給陸蕭,竟然用這樣的方式來保帝國百年安穩,難道天都帝國沒有他陸蕭不行?沒有陸蕭還真不行,狂奔已經老了,半截身體入土了,只有陸蕭可以震懾鄰國。

現在狂奔還在,不需要陸蕭也行,但是狂奔又不能征戰一輩子,人總是要死的。狂奔百年之後,只有陸蕭可以繼續保帝國不被鄰國入侵。看着情況,把九公主嫁給陸蕭,也不是一件壞事。

把九公主借給千雪帝國的皇子,一旦戰事爆發,千葉皇子肯定爲自己的國家利益着想。但是陸蕭是本國人,一旦有戰事,首先考慮的是本國安危。

“父皇,這個主意不可行,絕對不行。陸蕭現在就無視皇權,若是把九皇妹嫁給他,那麼他也有了爭奪皇位的資格了,而且他現在就手握重兵,這是埋下了禍根。”二皇子阻止說道。

夏皇也被說的愣住了,二皇子說的不無道理。陸蕭可是掌握兵權的大將,若是成爲了駙馬,就也身懷皇家血脈,還真有爭奪皇位的資格了。到那個時候,就真的天下大亂了。

“那好吧!就按照大元帥的意思做,另外嫁以爲公主給千葉。至於小九,可以以後再嫁給陸蕭,反正早嫁與晚嫁都是一樣。”夏皇笑着說道。

狂奔與高翔,聽到夏皇的話,他們心裏都服了,這也行,感情是你要等自己死了之後,再把女兒嫁出去了,那時你丫的女兒都老了。

夏皇還真這麼做了,在朝堂上一陣推脫,要另外嫁一個公主給千葉。但是千葉對九公主情有獨鍾,在他的眼裏,只有九公主才配得上他,夏皇竟然臨時改召,千葉感覺這是自己的恥辱,這個罪魁禍首就是陸蕭。千葉心裏氣憤,拒絕了其他公主,這次聯姻以失敗告終。

聯姻失敗,這事件轟動帝都。在陵城的九公主,聽到這個消息,興奮的不得了,當得到消息,夏皇要把她嫁給陸蕭,剛剛氣走一個色狼,結果又來一個色鬼,而且是色鬼中的惡鬼。

這段時間,在陵城附近,也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有幾條河流水位漲高了,比如錢江、古水、林河。而出現這種跡象,正是與明德城接壤的冰山正在融化。

傳聞冰山不過,那是因爲太冰寒了,只要有人到了那裏,進入一定範圍,就會被寒氣凍僵,冰山竟然被融化。

冰山融化,陸蕭也沒有去理會,感覺這是自然規律,冰山被融化也算正常,若是一直不融化,那就真的不正常。

就在十幾天時間過去,冰山全部融化了,陵城與明德城地帶,竟然發生地震。冰山的位置,浮現一座宮殿,名爲九天冰玉宮,整座宮殿霧氣環繞,如若仙境。

這還沒有完,竟然從仙宮中,飛出無數的玉簡,散落世界各地。陸蕭都沒有出去,就有一枚玉簡,飛落在陸蕭的手中。

“老大,喜事,喜事,仙宮傳承。”譚飛跑了過來,手裏正握着一枚玉簡。

陸蕭已經得到了不得的傳承,對於什麼仙宮傳承,陸蕭也不是怎麼很在意。所以沒有看,譚飛也得到了一枚玉簡,而且興奮的不得了。

陸蕭見歎服這麼興奮,也開始查看自己的玉簡,玉簡裏面有信息,竟然有一套劍法,名爲冰霄玉劍,品級已經達到了地級,這可是了不得的傳承。

這套冰霄玉劍,對陸蕭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對其他人來說,那可是了不得的劍法,修煉這套劍法,足以縱橫天下了。

“譚飛,我也得到了一枚玉劍,裏面有一部劍法,名爲冰霄玉劍,你的玉簡內容是什麼?”陸蕭詢問道。

譚飛很驚訝,他是在外面而然得到的玉簡,而陸蕭呆在靈丹閣,足不出戶,怎麼也得到了玉簡,難道玉簡還能飛來不成。其實玉簡就是自己飛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