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你就送肖大師回去吧,待會就不用來案發現場了,直接回家休息。”

“是!”

……

丁薇開了一輛警車送肖遙回家,肖遙沒有拒絕,他知道丁薇的目的,無非是想再跟他多聊幾句。

果然不出肖遙所料,剛一上車,丁薇便迫不及待地衝他問道:“師父,那隻大猩猩真的是阿祁麼?你不是在逗我玩吧?”

“我逗你玩幹嘛,要不是阿祁乾的,我幹嘛深更半夜大老遠跑到這鬼地方來。”

“對哦,你跑這兒來幹嘛呢?”

“我得知道阿祁究竟捅了多大的簍子,有沒有傷及無辜。還好,它只是把那些個古武殺手解決掉了而已。”

“就算是這樣,但這也太可怕了。”

“這也不能怪它,那幫傢伙把我弄進了牢裏,沒人約束阿祁,它纔會闖出這麼大的禍來。所以我說那幫傢伙是死有餘辜。”

肖遙說到這,話鋒一轉,

“不過,我已經向你們龍隊長做出保證,以後絕不會再有類似事件發生。”

丁薇立刻點頭道:“這還差不多,你可一定得管好它。”

“放心啦。”

……

第二天,S市各大報紙頭條,都刊登了巨猿襲擊德林山莊的事件,肖遙趁機對阿祁好好教育了一番,並與它約法三章。

其一,不得在市區變身,因爲市區內到處都是監控攝像頭,萬一被拍下來,難免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其二,不得再擅自行動,任何行動,都必須聽從肖遙指揮。

其三,即使變身,一般情況下,身高不得超過兩米。畢竟,兩米高的大猩猩,在現實中還是存在,隨隨便便就變成好幾層樓高,實在是太驚人了,就算沒有傷害人,若是無意間被人瞧見,也足以把人嚇個半死。

肖遙又趁機教育了一番辰月,辰月的脾氣,可比阿祁火爆得多,而且她是一條體型龐大的火龍,若是恢復本來面目,在S市上空飛一圈,那估計全城人民都得陷入瘋狂。

好在警方處理危機公關的能力還算不錯,沒過幾天,這件事便算是過去了。

各大媒體都沒再提及這事,原本網上流傳出來的視頻文件也一夜之間銷聲匿跡,就像壓根沒發生過這事一般,雖說街頭巷尾仍然有人議論,但大多數人已經開始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

有人認爲這不過是一次惡作劇而已,還有人認爲,所看到的視頻場景,或許是在拍攝影視劇。

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肖遙心裏這才鬆了口氣。

這天傍晚,他忽然接到了溫鴻九親自打來的電話,溫鴻九在電話那頭告訴他,安世軒安老爺子,想見肖遙,讓肖遙去他那兒一趟。

肖遙沒想到安世軒居然主動找自己,他立刻驅車趕去了金鉢街,跟他一塊前去的,還有冷若冰。

因爲溫鴻九在電話裏說,讓他帶上冷若冰一塊。

到了水鏡須彌,肖遙發現溫鴻九也在,難怪他讓他帶着冷若冰一塊來,原來是想見自己女兒了。

肖遙跟安世軒與溫鴻九打了招呼,笑着對溫鴻九說:“九爺,您要想見若冰,跟我說一聲就好,我肯定立馬帶上若冰來思雅齋看望您,幹嘛還非得在安老爺子這兒見面呢。”

溫鴻九笑了笑,說:“我是想見雅兒,不過今兒個,讓雅兒前來,可不是我的主意,而是安大哥的意思。”

聽溫鴻九這麼說,肖遙有些驚訝,他轉頭看向安世軒,

“安老爺子,您……您找若冰做什麼?”

安世軒笑着說:“我不但找她,還找你。”

肖遙與冷若冰相互對望了一眼,兩人臉上都顯露出茫然神色,肖遙定了定神,笑着衝安世軒問道:“安老爺子,不知您找我倆有什麼事麼?”

安世軒嘆了口氣,緩緩地說:“交代後事。” 聽安世軒這麼一說,肖遙與冷若冰都嚇了一跳。

“安老爺子,您可別嚇唬我,我看您身子骨硬朗得很,交代什麼後事?”

溫鴻九笑着說:

“你們別聽安大哥瞎說,還是我來解釋吧,安大哥打算立遺囑,因爲他膝下無兒無女,也沒親人在身邊,所以他打算將財產交給雅兒打理。”

“交給我!?”

冷若冰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她跟安世軒算不上熟,也就見過幾面而已。 異世邪妃 她萬萬沒有想到,安世軒居然會將所有財產交給自己。

她轉頭看向溫鴻九,怔怔地問道:“爲什麼是我?”

安世軒微微一笑,捋着鬍鬚說:“鴻九,你還是把實情告訴雅兒吧。”

溫鴻九點了點頭,對冷若冰說道:“其實安大哥原本有一個女兒,他這個女兒在二十年前因爲難產而死。不過在臨終前,誕下了一女。”

“啊!這麼說,安老爺子您有一個外孫女啊?”

“呵呵,老夫的確有一個外孫女,而且,這個外孫女,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冷若冰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立刻轉頭看向肖遙,一臉震驚的神色,肖遙也很是吃驚,立刻衝安世軒追問道:

“安老爺子,您的意思是,若冰就是您的外孫女!?”

安世軒捋着鬍鬚,點了點頭,

“正是。”

溫鴻九接過話說:“我本來應該找點告訴你,但你始終想不起小時候的事情,我怕你一時之間難以接受,所以才一直沒說。”

“那現在怎麼又告訴若冰了呢?”

“我已經這麼一大把年紀了,我怕若是再不將此事說出來,只怕就沒機會說了。”安世軒說到這,臉上閃過一絲悲傷的神色。

肖遙眉頭微微一皺,

雖說安世軒臉上一直掛着笑容,但他隱約覺得,安世軒有點兒不對勁。似乎有什麼事瞞着他和冷若冰。

他定了定神,開口問道:“那個……,安老爺子您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事了?”

竹馬在身邊:豪門千億老婆 安世軒笑着說:“呵呵,我一把老骨頭,能有什麼麻煩事。”

“安老爺子,既然您是若冰的外公,那咱們就是一家人,有什麼事,不妨跟我直說,也許我能幫你做些什麼。”

“呵呵,肖遙兄弟,你想多了,我真沒什麼事。”

安世軒說着,摸出兩份文件遞到冷若冰面前,

“雅兒,咱們不多說了,先把這財產轉讓協議簽了吧。只要簽了字,這水鏡須彌,還有我的所有財產,從此便歸你支配了。”

冷若冰接過文件看了一眼,頓時瞪大了眼睛,驚呼道:“八億!?”

“什麼八億?”

肖遙將臉湊過去一看,也吃了一驚,只見協議上除了提到水鏡須彌和一大堆古董之外,居然還有八億存款。

“臥槽!安老爺子,您這可是一大筆財富啊。”

安世軒笑了笑,說:“對我這麼個糟老頭子來說,錢財不過是身外之物而已。能夠交給雅兒打理,這些錢,也算是起了一點作用。”

冷若冰看着手裏的協議書,並沒有簽字,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着,似乎正在思索着什麼。

溫鴻九在一旁催促道:“雅兒,別愣着了,趕快簽字吧。”

誰知冷若冰卻將手裏的筆放了下來,深吸一口氣,說:“這個錢,我不能要。”

“爲什麼?”

溫鴻九很是驚訝。

“我沒有理由要安老爺子的錢,而且,我也不懂得如何管理一家古董店,所以,這協議,我不能籤。”

“怎麼沒有理由,你是安大哥的親外孫女,他的錢自然留給你。”

“總之,這錢我不能要。”

冷若冰態度堅決。

“可是……”溫鴻九還想再說些什麼,肖遙打斷了他:“九爺,既然若冰不要,您也彆強求,依我看,這事還是等她記得以前的事了再說吧。”

溫鴻九與安世軒相互對望了一眼,安世軒笑道:“不愧是我的外孫女,跟當年明婉的脾氣簡直一模一樣。罷了,這份協議我已經簽字,等雅兒哪天想清楚了,再籤不遲。”

他說着,將協議收了起來,又轉頭對肖遙說道:“肖遙兄弟,我把你叫來,其實還有一件東西,要交給你代爲保管。”

肖遙微微一怔,問道:“敢問安老爺子,是什麼東西?”

安世軒二話沒說,從身後捧出一個紅木匣子,遞到了肖遙面前,肖遙迫不及待地打開紅木匣子一看,只見裏面擺放着一隻看起來頗爲精緻的瓷鉢,鉢體之中,瀰漫着一縷縷淡紫色的霧氣,一看就不是凡物。

反穿之貴妃駕到娛樂圈 肖遙正感到驚訝,耳畔傳來系統提示:“宿主請注意,此乃一件仙家法寶,名爲紫金鉢盂。”

臥了個槽!

這居然就是傳說中的紫金鉢盂!

肖遙頓覺心頭一陣激動。

他早就知道,這件傳說中的法寶就在安世軒手裏,他還特地問過安世軒,但安世軒並沒有承認,他也就沒好意思再問。

沒想到現在安世軒竟然主動將紫金鉢盂拿出來,而且要將紫金鉢盂送給自己。

肖遙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擡起頭來衝安世軒問道:“安老爺子,這……這是紫金鉢盂!?”

安世軒捋着鬍鬚,笑着說:“我果然沒看錯人,肖遙兄弟居然一眼就看出這是何物。”

“安老爺子,此物應該是您最鍾愛之物吧?您怎麼願意將它交給我保管?”

“此乃一件無價之寶,在老夫手裏,已有五十載,老夫已經年近百旬,萬一哪天乘鶴仙去,此物豈不是沒了傳承之人,老夫思來想去,還是肖遙兄弟你最有資格傳承這件仙家法寶。所以便將它交給你。”

聽了安世軒所說,肖遙小心翼翼地將紫金鉢盂從紅木匣子中拿了出來,拿在手中仔細端詳了一番,發現紫金鉢盂外表刻着九條金龍,那九條金龍活靈活現,看上去便彷彿是真龍一般。

鉢體之中,瀰漫着淡紫色的仙霧,肖遙無意中吸入了一縷紫霧,竟感到心曠神怡,緊接着,便聽耳畔傳來系統提示:“Duang!增加陽氣值15點。” 肖遙不由得吃了一驚。

我勒個去!

老子只是吸入一口霧氣而已,居然就增加了15點陽氣值,那老子要是把這玩意兒放在牀頭,睡一晚上醒來豈不是能增加個好幾千點陽氣值!

這可真是一件仙家法寶,簡直太適合老子了。

肖遙沒跟安世軒客氣,他謝過安世軒,將紫金鉢盂收進了系統物品欄中。

總裁纏身:緝捕小嬌妻 不過他轉念一想,更加覺得安世軒不對勁了。

心裏暗忖道:“這老頭到底是怎麼回事,把全部家當轉讓給小老婆還可以理解,但他怎麼會將他最爲鍾愛的紫金鉢盂拿出來給我呢?難道他當真遇到什麼過不去的坎了?”

肖遙思索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之前來店裏找茬的黑白雙煞,那兩個傢伙是趙傲天的手下,而且他倆就是爲了紫金鉢盂而來。

莫非,那幫傢伙已經威脅到安老爺子的生命了?

想到這,肖遙立刻衝安世軒追問道:“安老爺子,您還是跟我實話實說吧,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趙傲天的人在要挾您?”

一聽肖遙提到趙傲天,安世軒臉色微微一變,

肖遙見狀,愈加肯定了心裏的猜測。

他立刻站起身來,向安世軒拍着胸脯表示:“安老爺子,有我在,您不必怕趙傲天那傢伙,我還正想找他呢!”

安世軒笑了笑,說:“既然你已經猜到了,那我也不必再隱瞞,沒錯,也不知趙傲天從哪得到消息,知道紫金鉢盂在老夫手裏,雖說老夫始終不認,但他絕不會善罷甘休,遲早會找上門來,老夫並不是怕他,但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老夫這條命不值幾個錢,但這紫金鉢盂,絕不能落到他趙傲天的手裏,否則……”

他話說到這,頓了頓,溫鴻九有些好奇地追問道:“安大哥,否則會怎麼樣?”

“究竟會如何,老夫也不知道,不過,趙傲天倚靠的是九龍會,而這紫金鉢盂上,剛好便刻有九條龍。老夫總覺得,這其中有着某種微妙的聯繫。”

聽安世軒這麼一說,肖遙微微一怔,

瑪了個蛋!

還真是這樣,紫金鉢盂鉢身上刻有九條龍,難道說,這玩意兒原本屬於九龍會?

等等!

九龍會其實跟九條龍沒什麼關係,其標誌是長有九顆龍頭的怪獸,象徵着九首魔龍,而紫金鉢盂上所刻的,是九條獨立的龍,所以,二者之間應該沒什麼聯繫。 神秘老公惹不起 那麼趙傲天要這紫金鉢盂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這紫金鉢盂除了能夠散發出仙靈之氣外,還有其它什麼用途呢?

一連串的疑問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他決定,等回去後,好好研究研究。

肖遙定了定神,對安世軒說道:“安老爺子,這紫金鉢盂我便先代您保管着了,您不用擔心趙傲天那傢伙,我不怕跟您說實話,前幾日,我去了一趟M市,目的,就是對付趙傲天。”

“你當真去對付他了?”

安世軒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

沒等肖遙回答,一旁的溫鴻九說道:“安大哥你絕不會想到,肖遙兄弟與趙傲天如今已經徹底撕破臉皮了。”

他說着,將肖遙前往M市大鬧玄青觀以及趙傲天的莊園,隨後趙傲天又陷害肖遙等等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向安世軒簡單介紹了一番。

聽溫鴻九說完,安世軒恍然大悟,笑着說:

“我說呢,難怪黑白雙煞向老夫放了狠話,卻一直沒來找老夫的麻煩,原來是因爲他們已被肖遙兄弟你逼入絕境,自顧不暇了。”

“所以,安老爺子您放心,我絕不會讓趙傲天有機會動您。”

“哈哈!那老夫就先謝過肖遙兄弟了。”

從水鏡須彌出來,肖遙立刻召喚出兩名鬼將,讓兩名鬼將暗中保護安世軒,若是有魔族敢來找安世軒的麻煩,格殺勿論。

這兩名鬼將都得到了東嶽大帝所賜予的修羅鬼刀以及法力,修爲達到初級鬼仙級別,對付一般的古武殺手,絕不在話下。

在返回家路上,冷若冰不無擔心地衝肖遙問道:“老公,你說那幫邪魔不會真的爲難安老爺子吧?”

“嘿嘿,小老婆你剛纔表現得那麼冷漠,其實心裏還是很擔心他,所以,其實你是相信他就是你的外公,對不對。”

冷若冰嘆了口氣,

“也許安老爺子說的是真的,可是,我始終想不起來。”

肖遙伸手輕輕撫了撫她的頭髮,安慰道:“小老婆別擔心,我會盡快幫你找回記憶。”

“你說真的?”

“也是時候幫你找回記憶了,其實我已經掌握了一些方法,只是還沒有必然的把握而已。但我想應該用不了多久。”

聽了肖遙所說,冷若冰眼中閃過一絲希望的神色。

其實她比誰都希望能夠找回七歲以前的記憶,只有這樣,她才能確定,溫鴻九是她爹,安世軒是她外公。雖然在她內心深處,她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將溫鴻九當成了自己的父親,但她還是希望能夠自己想起來,而不僅僅只是聽說而已。

……

回到家中,肖遙立刻將那紫金鉢盂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來,在心裏默問系統:

“系統,這紫金鉢盂到底有什麼功效?”

“宿主確認是否需要了解關於紫金鉢盂的信息?”

“當然確認!不然老子問你幹嘛呢。”

“該信息價值12000點陽氣值,請宿主確認是否兌換該信息。”

瑪了個蛋!

問個問題而已,居然要消耗老子12000點陽氣值,真尼瑪不是一般的坑!

肖遙差點沒破口大罵,不過他終究還是忍住了,12000點陽氣值雖說不是一個小數目,但對現在的他來說,倒不是什麼大問題,畢竟,他現在差不多有二十多萬的陽氣值,完全經得起消耗。

他思索了片刻,跟系統討價還價道:“能不能便宜點,12000點陽氣值也太貴了吧。”

“如果宿主現在確定兌換的話,本系統可以爲宿主你打個7.5折,算你9000點陽氣值。”

哎!既然都已經打折了,那就兌換吧。肖遙將心一橫,選擇了兌換。 “Duang!宿主消耗9000點陽氣值,成功兌換一則天機信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